第两百五十四章 卫道之战/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义城,某小巷角落。

孙逸狂逃至此,在转角处逗留。

背靠墙壁,长吐口气,忍不住心有余悸。

早前多亏他反应迅速,心思敏捷,且速度迅疾,否则,就得交代在那。

成百上千的高手围杀,即便孙逸长有三头六臂,有着九条命,都绝对活不成。

逃了几条街,彻底甩掉了追杀者,孙逸平静下来,心绪很沉重。

看这架势,他在义城似乎到了人人喊打的地步。

他做了什么吗?

居然会落得这样的地步?

孙逸沉思,确认自己并没做什么出格的事。

他就俘虏了裘安而已,便被天刀盟发布悬赏,搞得人尽皆知,人人以杀他为目标。

至于吗?

他俘虏裘安,也没虐待对方吧?

而且,还是对方招惹他在先,意图杀他。

他只是想给对方一个教训,让对方以后老实点。

却没想到,引来这样大的风波。

由此可见,天刀盟在义城的威望,有多深厚。

一般的势力,能掀得起这样大的风波吗?

孙逸不得不承认,自己小觑了天刀盟在义城的地位。

思及于此,孙逸的思维不断持续发散,陷入深思。

既然天刀盟发布了悬赏,对他颇多敌意,那么,裘安的身边必然少不得护卫,想要再劫持,显然是不可能的。

若是靠近,必然会被众高手围杀,会深陷重围的。

可是,他又必须找到裘安,向其打探一些事关龙语嫣的奇闻异事。

尽管有些记载众神庙都有,但都只是片段,记载不详。

而裘安这家伙特爱探索那些江湖轶事,早前有自曝曾经时常抓捕江湖人士为其讲述各地趣闻乐事。

所以,裘安掌握的消息,远比众神庙记载的全面得多。

找他探听必然没错,比其他人更靠谱。

所以,裘安,孙逸必须见上一面。

如此下来,就有些难办了。

孙逸沉思苦想,他准备借犬王的势,直接去天刀盟强势要人。

想来以犬王的修为,足够震慑天刀盟的人吧?

聚神九重境的人物,黑狗应付不难。

如此,也可以震慑义城群雄,让宵小止步。

否则,他在义城行事都得躲躲藏藏,举步维艰。

想到这里,孙逸沉重的心绪便轻松了下来。

他与黑狗有约,不能就让对方在身边白白浪费。

思及于此,他便联络起黑狗。

……

义城,天刀盟驻地。

内院后庭,裘文盛做主,准许了裘安离开驻地,前去听香阁听书。

裘安兴高采烈,一脸喜窃的离去。

目送着裘安的背影消失在长廊尽头,裘荣在旁跺脚愤慨:“爹,您怎么可以这样?难道您不知道小弟现在有多危险吗?万一莽金刚再来劫持小弟,他会有性命之危的。”

“来便来吧,就怕他不来!”

亡命绝刀裘文盛摩挲着掌中厚茧,意有所指的轻笑。

裘荣闻言,眉头挑动,惊疑的看着裘文盛的侧脸,询问道:“爹……是不是有什么计划?”

裘文盛摩挲着掌中厚茧,扭头看了裘荣一眼,笑了笑,道:“我们天刀盟在义城立足三百年,久经风浪,底蕴扎实,声望悠远。”

“如今,却被宵小欺凌在头上,践踏盟中威严。若是我们不表明些态度,荣儿觉得,这天下英杰,会如何看待我们?”

裘荣目光闪烁,霍然醒悟:“爹准备擒杀莽金刚,维护天刀盟威严?”

“不错!”

裘文盛点了点头,脸上笑容消失,转而被冷厉取代,“犯我天刀盟者,格杀无赦!”

“那爹让小弟出去,是为什么?做诱饵?”裘荣两眼微眯起来。

“是啊!”

裘文盛吐了口气,背起了双手,道:“我刚得到消息,莽金刚回来了,并且,在城门卫那儿打听过安儿的消息。”

“什么?打探过小弟消息?莽金刚他想做什么?还要劫持小弟吗?”裘荣脸色骤沉。

“用意明显!”

裘文盛沉着脸哼了声:“所以,我便将计就计,让安儿现身。他若敢来,我必斩他!”

说着,裘文盛背在身后的两手微微拧了拧。

“若是莽金刚一死,他之所有,也都将沦为天刀盟底蕴?”

裘荣目光一闪,还看透了裘文盛的另一从打算。

显然,天刀盟另有谋划。

裘文盛哈哈一笑,满含欣慰的看着裘荣,赞赏道:“荣儿果然有勇有谋。”

“谢爹夸奖!”

裘荣抿嘴一笑,忐忑的心绪瞬间平静了下来。

裘文盛抿嘴一笑,不胜唏嘘:“天鸢剑,天下第一神剑,威名远播。”

……

听香阁,是家规模不大的酒肆。

相较之富贵酒楼,豪华客栈,完全不在一个档次。

但是,其名誉,在义城却是不小,丝毫不弱于富贵酒楼,豪华客栈。

而这一切,皆因为其内有项独一无二的娱乐。

评书!

说白了就是讲故事!

这项娱乐,在义城传播极广泛,影响深远。

其讲述的故事,涉及诸多传说,奇闻异事,囊括天下。

因此,引得各地江湖人士,少爷公子,趋之若鹜,络绎不绝。

夜六点,听香阁人满为患,且仍有许多人赶赴而来。

皆因六点一刻,评书会将准时开始。

听香阁,说是阁,其实根本就是一座木瓦房。

占据在长街旁边,四周无墙壁,四通八达,仅立着几根柱子,撑起整个房屋顶。

而在酒肆内,则摆放着一百张木桌。

木桌四周,放置着长凳,全坐满了形形色色的人。

夜六点刚过,眼看着评书将要开始,听香阁外,人群骚动,裘安驱马而来。

“哎哟哟哟,安少爷,可算是等到您来了,快快快,快请进,您的位置,给您留着呢。”

裘安刚刚现身,听香阁的小二便是喜笑颜开的迎了出来,牵住马,扶着裘安下马,领着就往酒肆内走。

在靠近讲座的位置,空留下一座,裘安被领进此处,大咧咧的坐了下来。

而在裘安抵达听香阁,酒肆周围,人群中人影攒动,多出了许多带刀人。

修为各不相同,多是开窍境高手,却也不乏聚神境强者。

他们散落四周,看似毫无章法,但实际却隐隐将听香阁围堵起来,严密封锁了听香阁四周所有角落。

而在听香阁对面街道的酒楼上,亡命绝刀裘文盛也是现出身影。

手举一杯酒,站在楼栏前,凝眉眺望着听香阁。

其神念弥漫,笼罩听香阁四面八方,观察着一切动静。

一旦有可疑痕迹,皆瞒不过其感知。

“我倒要看看,哪来的妖人,敢在义城放肆!”

裘文盛脸现冷厉,嘴角微抿,露出几分嗤笑之色。

“你若敢来,定叫你有来无回!”

轻喃一声,裘文盛仰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而在这时,六点一刻,听香阁评书开始。

酒肆内,后院方向传来骚动,一名驼背的须白发老者,手拄着一根拐杖,提着一个酒葫芦,自内走了出来。

“啪啪啪!”

老者刚现身,酒肆内顿时响起一片鼓掌声。

“霍老,你可算来了,可等得急死我们了!”

“赶紧开始吧,霍老!”

酒肆内的人纷纷高喊,群情激动。

老者姓霍,正是听香阁的评书人。

据悉,也是听香阁的老板。

在一名少年的搀扶下,走进酒肆大厅,在讲座处盘膝坐下。

“感谢各位捧场,老朽这厢有礼了。”

霍老放下拐杖,向着左右拱了拱手,寒暄一番。

众人皆等不及,催促霍老开始。

“霍老,抓紧时间开始吧,您老今儿要是讲得好,本少爷依旧重赏!”

裘安叫得最欢,啪啪啪取出百两纹银拍在桌上,豪气万丈的道。

霍老喜笑颜开的看了裘安一眼,微微颌首,随即伸手摸了摸讲桌上的惊堂木。

“啪”的一声拍落,酒肆内顿时陷入寂静。

霍老挽袖,便是滔滔不绝的讲述起来。

“咱们上回说到,神州大陆突然震动,发生了地动山摇的异变。大批的域外族群,从天而降,降临在了神州南部。”

“那些域外族群刚入神州,便大行杀戮,屠戮人族,迫害神州生灵。”

“人族群情激愤,联合聚义,奋起反抗,便发生了震动千古,名传后史,涉及天下的世界性战争——‘卫道之战’。”

“域外族群生性狂悖,嗜血凶狂,如厉鬼恶魔,被人族视为魔族。因此,卫道之战,又称除魔之战、驱魔之战。”

“话说,那域外族群来势汹汹,实力强大,阵仗非凡。皆因其族内有一皇者,生着三头六臂,长得青面獠牙,奇形怪异。”

“战争之始,异族皇者便是出世,横推天下,神州无人能敌。即便人族众神现世,都无法挡其魔威,节节败退。”

“话说,那异族皇者魔威不可测,皆因仗着一件通天魔器。”

“那魔器乃是一张云幡,制式漆黑如墨,描摹着诡异符纹,具有深不可测的威能。”

“那云幡一摇,群魔怒啸,天地色变,地动山摇。”

“众神群起,都无法挡其威能,无法撼动其皇者。”

“……”

霍老滔滔不绝的讲述,酒肆内听众听得津津有味,目眩神迷。

仿佛间,都沉浸在了那段岁月,被带进了那段可歌可泣的流血时代。

异族横行,魔人猖獗,人族节节败退,处境岌岌可危。

在霍老的讲述中,不少人都是心潮跌宕,心绪起伏,被牵动着心神,紧张彷徨。

而在听香阁的评书愈演愈热时,天刀盟驻地外,孙逸带着一条黑狗,徐徐走出街头,朝着天刀盟四合院大门,阔步而去。

【作者题外话】:第三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