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六章 王者风范/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刀盟管事一言不合,就动杀招,要将孙逸擒杀下来。

但面对着如此处境,孙逸却是不慌不忙,依旧镇定自若,面不改色,对他的威势视而不见。

反倒是旁边的黑狗,人立而起,前爪环抱,上前一步,挡在了孙逸的面前。

那般姿态,看起来十分好笑。

一条狗,装作人样,保护他人。

“人模狗样,滚开!”

管事脸色冷厉,红缨枪抽动,呼呼作响,抡爆空气,势不可挡。

“汪汪,吾乃三界犬王!”

听到管事的叱骂,黑狗顿时暴跳如雷,牠最讨厌别人蔑视牠了。

但凡蔑视牠的人,几乎都死了。

“嗖!”

黑狗怒斥一声,眨眼消失,原地不见了踪影。

四周顿起狂风,飓风呼啸,卷动得左右两尊丈高的石狮都是轰隆隆震动,拔地而起,要冲霄而去。

“砰!”

风暴骤起,冲杀出来的管事便如遭雷击,迅猛前扑的身影猛地一滞,紧接着弓如龙虾,朝着后方滚滚飞退。

“砰!”

刚刚离地,又一声轰响,管事后飞出去的身影猛地一震,去势更急。

但还没飞出去多远,身后一阵飓风,一股滔天大力猛地打在他的脊梁上。

“砰!”

后躬的身体又猛地前扑了出去,整个人直接朝前飞扑。

结果还没飞出去多远,一团大力又从前面打来,将他打得又再次后飞。

一口鲜血刚欲喷出,又一团大力从后面打来,打得他又前扑出去。

如此来回往复,足足持续了上百次。

当最终停下来时,管事被锤落在地,整个人瘫软如泥,浑身骨头悉数粉碎,五脏六腑都是塌陷碎裂,元神都被打得暗淡无光。

其模样之惨烈,不堪入目。

其伤势之沉重,触目惊心。

周围天刀盟的侍卫都是惶恐,看得哆嗦,毛骨悚然。

胆小者,都是直接尿湿了裤裆,吓得遍地乱爬。

“吾乃三界犬王!”

打得管事人事不能自理,黑狗才显现出身影,但仍旧愤愤不平,咬牙切齿,深邃幽黑的眼瞳中充斥着羞恼怒色。

显然,蔑视牠乃是禁忌,会让牠暴走。

孙逸目睹这一幕,都是暗暗咋舌。

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黑狗暴力出手,简直是果断干脆,强势碾压。

这姿态,倒是有几分王者风范。

全场噤若寒蝉,鸦雀无声,孙逸甩了甩袖袍,施施然走上前来,俯视着瘫软在地的管事,淡淡道:“现在,我可以登门了吗?”

管事瘫软在地,早已发不出声音,一张嘴早被打塌陷,颌骨都是碎裂,面部烂得不成样子。

孙逸没再看他,反倒是看向了早前留守大门的侍卫领头,道:“劳驾,通传裘盟主。”

领头侍卫身躯哆嗦,颤抖了下,反应过来,急忙解释:“大大大大……大人,裘盟主真的不在。”

“不在?”

孙逸眉头挑动,“那裘安呢?”

“安少爷去去去去……去听香阁听书去了。”领头侍卫慌忙解释。

“那天刀盟就没个其他做主的人了吗?”孙逸冷脸问道。

“有有有有有有……副副副副副盟主在在在在在……在呢……”领头侍卫惶恐解释。

“通知他,开门。”

孙逸甩袖示意,领头侍卫不敢怠慢,慌不迭点头,连连称是。

然后跌跌撞撞转身,连滚带爬的冲进四合院,手慌脚乱的前去通传副盟主。

很快,一名身穿酒红色长袍,面相阴狠的光头中年在领头侍卫的引领下,带着大批天刀盟高层走了出来。

密密麻麻,数百人,围堵住了天刀盟大门口。

“天刀盟外,谁在放肆?”

光头中年冷眼扫视孙逸,厉声喝问:“就是你?”

孙逸看了一眼光头中年,淡淡问道:“你是谁?”

“放肆!我在问你话,岂容你问我?”

光头中年顿时怒斥,宽厚的掌指暗涌元力,一身气势凛冽生威。

这是一位聚神八重境的巅峰强者,实力卓绝,凌压义城无数豪雄。

不过,孙逸并没有丝毫畏惧,对光头中年的威势视而不见。

他淡淡地耸了耸肩,道:“不管你是谁,都无关紧要。我来,只为找裘安,你若能做主,烦请派个人,将裘安叫出来。”

“放肆!”

光头中年对孙逸的态度很不满,顿时怒斥一声,转而狞笑:“真是有意思,我追魂手横行义城多年,可是很久没有人敢这样跟我说话了。小儿,你倒是有种!”

“管你是谁,到底能不能做主?”

孙逸对光头中年的自我吹嘘很是不耐,脸色骤冷,沉声喝问起来。

真是麻烦!

他不过是来找裘安问些事而已,本不愿大动干戈。

天刀盟的人却婆婆妈妈,逼逼叨叨的简直是烦人。

就不能直接简单,果断干脆一点?不要浪费大家时间?

孙逸很不耐,十分厌烦,这种态度惊呆了天刀盟众人。

许多人忍不住哗然,甚至失声震动。

“好狂的竖子,竟敢对副盟主如此不敬。难道他不知道追魂手三个字,在义城的含义吗?”

“不愧是狂徒,狂妄无知,猖獗无度,在追魂手面前如此嚣张,真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他完蛋了!这回嚣张可是找错了地,踢到了铁板呢。”

“快看,副盟主怒了!”

不少人交头接耳,纷纷私语。

一些人看向孙逸的目光如同看待死人和蠢货,满是嘲弄与讥讽。

“找死的东西,我便让你看看,这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光头中年追魂手一声冷哼,抬手横握,朝着孙逸当头抓去。

虚空震动,轰隆隆雷鸣,天地元气疯狂汇聚,化作一座牢笼,凝固成一尊掌印,遮天蔽日,覆盖下来,笼罩整条长街。

掌印内天威煌煌,倾轧下来,虚空都是崩裂开缝隙,似乎天穹一样,沉重无匹,无可承受。

即便天刀盟众人都是遭受波及,感受到恐怖威压,忍不住心惊胆颤,惶惶难安。

许多人都是下意识看向孙逸,脸现嘲弄之色。

“他死定了!”

“副盟主横行义城多年,其威势横压群雄抬不起头。聚神境中横推无敌手,对手皆命丧黄泉。”

“副盟主在义城凶名昭著,可都是一路杀出来的。”

“此子一介开窍境,也敢在副盟主面前放肆,简直是捋虎须,在自寻死路,不自量力。”

“快看,他承受不住了!”

天刀盟众人纷纷低语,讥笑着关注着孙逸的处境。

在光头中年的威压下,孙逸首当其冲,顿时感觉到一股恐怖力量作用在身上,要将他五脏六腑,三魂七魄,神魂元灵都直接碾得爆碎。

血肉、筋络、骨骼、脏腑,元力,全都扭曲起来。

整个人都是不断痉挛,要大变模样,在掌印倾轧下直接爆碎。

好恐怖!

聚神八重境的强者,皆都非同凡俗,远不是开窍境高手可以抗衡得了的。

孙逸早有体会,但并不慌乱。

因为在这时,黑狗四蹄踏地,低吼一声,猛地自原地消失,不见了踪迹。

追魂手的威势,根本拦不住牠,也压不住牠。

“副盟主小心!”

留守大门的侍卫领头一直都在关注着黑狗,看到黑狗突然消失,勃然色变,慌不迭失声叫喊,提醒追魂手。

“嗯?”

追魂手眉头微皱,下意识看向了侍卫领头。

但刚有所动作,灵觉异动,捕捉到了危机感。

心底狐疑,追魂手另一只手横起,拍向了身前虚空。

元力滚滚,汹涌奔腾,身前虚空塌缩,掀起怒海惊涛般的威势。

他感觉到了危机,凭着感觉出手,想要遏制那种危机。

但刚刚出手,一团大力从身前打来,迎面扑近,像是一片大海,猛地压来。

恐怖的威势,席卷天上地下,轻而易举的碾爆了追魂手的力量。

那团力量势如破竹,如入无人之境,狠狠地轰进了追魂手的胸膛。

“轰!”

狂暴恐怖的力量直接震断了他的骨骼,炸裂了他的脏腑。

追魂手惨叫着倒飞,将身后天刀盟驻地大门都是直接撞得爆碎,然后如同炮弹般飞进了驻地深处,不知踪影。

半空中只留下血迹飘扬,迎风飞洒。

“副盟主?”

天刀盟上下皆惊,无不震动失声,骇然惊绝。

“这是怎么回事?什么情况?”

“副盟主他怎么了?谁在暗中偷袭?”

“好大的胆子,简直放肆!竟敢暗袭副盟主,这是对天刀盟赤‘裸’裸的挑衅,欺我天刀盟无人吗?”

“无胆鼠辈,丑陋宵小,有本事滚出来!”

天刀盟众人纷纷暴怒,眺望四方,厉声斥喝。

众人太愤慨,怒不可遏。

这时,虚空波动,旋风呼啸,黑狗重又现出身形,人立而起,前爪环抱,趾高气昂的扫视四周。

“有谁不服?”

黑狗口吐人言,傲气质问。

全场瞩目,霍然沉寂,鸦雀无声。

“狗?一条狗?”

“偷袭副盟主的是是是……是一条狗?”

“怎么可能?一条狗居然可以重伤副盟主?”

“天呐,副盟主纵横义城多年,横压群雄抬不起头,结果却被一条狗挫败?”

众人无不震骇,哗然失色。

“无知蠢货,就这点实力,也敢在本王面前嚣张?”

黑狗人立而起,环抱前爪,一副倨傲的态度冷冷哼道。

这般态度,孙逸觉得很稀松平常,不觉得有什么。

但是,不了解黑狗身份来历的天刀盟众高层却是气得浑身发抖,脸面铁青。

“畜生!畜生!天刀盟,岂是你可以羞辱的!”

有高层人物指着黑狗破口痛骂,满脸愤怒。

“汪汪,大胆,竟敢辱骂本王!”

黑狗顿时恼怒,嗖的一下消失在原地,啪的一爪子将对方拍翻在地。

那人顿时口吐鲜血,滚倒在地,半边身子都是碎裂开来,结局十分凄惨。

黑狗下手极为狠辣,全没有留情。

一爪子下去,几乎都丧失掉了战斗力。

“本王功盖三界,威镇寰宇,谁敢不服?”

黑狗退回原地,人立而起,环抱前爪,狗眼大瞪,环视天刀盟众人喝问。

群雄皆静默,愤慨者都不敢乱言,不敢再开口,深怕招来黑狗的血腥报复。

傻子都看得出来,眼前这条狗,绝非好惹的,是个硬茬子,狠角色。

威慑住天刀盟众人,黑狗抱爪人立,看了一眼平静无波的孙逸。

见得孙逸点头示意,黑狗环视天刀盟众人,随即厉喝:“都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给本王通知你们裘盟主!”

“是是是是!”

天刀盟一些下人和侍卫纷纷领命,慌不迭爬起来就跑。

有人牵出骏马,扬起马鞭,撒丫子狂奔而去。

有人清理大门,开门迎接着孙逸和黑狗入府。

孙逸没有畏惧,领着黑狗,大大方方的走进天刀盟四合院,在前院大厅安静地等候着裘文盛归来。

亦或者是,等候裘安回来。

所过之处,天刀盟众人噤若寒蝉,无人敢阻。

甚至一些胆小的,都是垂下了脑袋,恭谨矗立,不敢直视孙逸。

而天刀盟驻地发生的事情,远在听香阁的裘文盛和裘安皆都不知情。

晚八点,评书接近尾声,霍老的滔滔讲述,引来大片喝彩声。

整个酒肆内一片叫好,鼓掌拍桌,喧嚣嘈杂。

裘安听得眉飞神舞,心情激昂,顿时豪斥千两,打赏霍老。

最终,在一片依依不舍的喧嚣中,霍老隐退,评书结束。

听香阁对面的酒楼上,裘文盛眉头紧皱,一脸深沉。

“盟主,评书结束了,目标没有出现!”

身后包厢,传来贴身侍卫的禀告声。

裘文盛脸色深沉,目光扫视着大街周围,头也没回的询问:“一点踪迹都没有发现吗?一点异样都没有察觉吗?”

“盟主,没有!许是对方太狡猾,属下等人皆没有任何发现。”侍卫恭谨禀告。

“该死!难道是走漏了风声,吓跑了他?所以,他不敢再来了?”裘文盛冷脸猜忌。

“很有可能!属下听闻,目标下午入城,被许多人认了出来,然后遭遇围杀,险些遭劫。所以,属下猜想,他必然被吓破了胆,已经逃之夭夭,断然不敢再现身义城。”属下如实回禀。

“该死!竟让他就这样逃掉了!”

裘文盛心情不悦,将手中酒杯狠狠地摔在了地上,一脸厉色冷哼:“可恨!可恨我处心积虑,一心算计,却全是无用功,白费了心思。”

天鸢神剑,就这样擦肩而过,失之交臂?

裘文盛满脸不甘,饱含愤怒。

但在这时,一名侍卫跌跌撞撞冲上楼,惊慌失措的叫道:“盟主,盟主,出大事了!”

【作者题外话】:本章四千字大章节,今日两更,过两日外出,要耽误下,本月预计10号来次大爆发~爆发量不低于八更~这两日请多担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