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七章 交恶/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何事如此慌张?”

裘文盛脸色冷厉,扭头看向侍卫喝问。

侍卫跪伏在地,瑟瑟发抖,惶恐交加的叩头禀告:“盟主,莽……莽莽莽金刚去盟里了。”

“什么?”

裘文盛脸色一僵,霍然大惊。

去盟里了?

这他妈算什么回事?

自己处心积虑,布下天罗地网等着对方,人家却倒好,直接去了大本营。

该死!

这家伙的脑袋到底是怎么想的?

裘文盛脸色骤沉,质问道:“怎么回事?说清楚!”

侍卫慌不迭的将事情经过讲述了一遍,没有添油加醋,一五一十的如实解释。

裘文盛听完,险些暴走,差点气炸。

“混蛋!找死的东西,竟敢强闯我天刀盟!”

裘文盛暴怒,一掌将旁边实木茶桌都拍得粉碎。

“他人在哪儿?”裘文盛喝问。

“回盟主,他他他他……他就在盟内,说要等盟主回去!”

侍卫不满怠慢,如实解释。

“走,召集人马,回盟!”

裘文盛怒斥一声,火急火燎的朝着天刀盟大本营赶赴回去。

……

天刀盟被人强闯,副盟主身负重伤,消息不胫而走,转瞬传扬了出去。

一时间,各大势力,纷纷得知了消息。

许多人都是倍感讶异,有些意外,谁人如此大胆,居然强闯天刀盟?

什么时候义城来了位这样的大人物,连追魂手都被重伤?

当得知强闯天刀盟的是刚刚声名鹊起的莽金刚时,各大势力纷纷哗然。

“怎么可能?莽金刚有那本事?”

“不是莽金刚有本事,而是其背景似乎不小,带着一位大人物。”

“天呐,莽金刚到底什么来头?带来的护卫居然重伤追魂手?”

“追魂手的凶名,义城足以排进前十,却被人重伤,未免太可怕了吧?”

“查!一定要查出具体事情,查出莽金刚的来历!”

各大势力纷纷不安起来,躁动安排。

当然,也有一些大势力相对平静,处于沉寂状态。

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

“天刀盟这次,怕是要偷鸡不成蚀把米咯。”

“嘿,想要谋夺莽金刚的东西,恐怕没那么简单呢。”

“也许,人家正主就是看透了这点,所以才找上门去。由此可见,莽金刚的身份底气,有多强,压根儿不畏天刀盟。”

“有理!有理!哈哈,这回有好戏看了,裘文盛这人素来眼高于顶,心黑手狠,这次他会饶得了莽金刚吗?”

“若是他们挑起矛盾,天刀盟从此除名,嘿嘿……”

不少势力私下交流,相互调侃,皆都是看好戏的态度,不免有些幸灾乐祸。

“如此好戏,不亲自去看看,乃是遗憾!走,去观望观望!”

“哈哈,有道理,难得见裘文盛吃瘪,岂有不去‘恭贺’的道理?”

“走走走,一起前往!”

各方势力高层纷纷大笑而起,朝着天刀盟赶赴而来。

……

义城,天刀盟。

四合院,前院大厅。

孙逸坐在上位,旁边有侍女奉茶,但他并没有在意,而是依靠着椅背,安静地饮着酒。

黑狗蜷缩在旁边的椅子上,撑起上半身,一只前爪抓着一只灵果,正噗嗤噗嗤的啃得带劲。

震慑群雄后,黑狗当然不会错过这种祸害人家底蕴的机会。

然而,天刀盟众高层却是一语不发,一声不吭,不敢反抗。

大厅内,群雄矗立,垂手站着,坐都不敢坐。

不少人面部淤青,带着伤痕,模样凄惨,此刻都在压抑着呻吟着。

这些人都是先前黑狗索要灵果灵珍时,大力反对的人,被黑狗挨个教训了一顿。

于是,天刀盟众高层,全被黑狗凶威震慑,再不敢多言。

一个个如避鬼神,惶恐交加,坐立不安。

以至于,大厅内的气氛都是沉寂得压抑,许多侍女侍卫颤颤赫赫,胆颤心惊,很是不安。

“砰!”

这时候,天刀盟外,一道身影火急火燎赶赴回来。

“莽金刚在哪?”

人未到,雄浑燥怒的声音却是远远的传遍八方。

“盟主!”

“盟主,救我们啊!救我们啊!”

“盟主回来了,盟主回来了!”

前院大厅,天刀盟众人顿时哗然,纷纷惊呼,欣喜交加,皆大声呼喊起来。

“莽金刚,你别嚣张,现在,是你的死期到了!”

“盟主回来了,这回看你还如何狂妄!”

“无知小儿,别以为有条狗,就可以横行义城,我们盟主的实力深不可测,威震义城,会让你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莽金刚,还不滚下来受降,向我们道歉,否则,定叫你死无全尸。”

一些人更是信心膨胀,气势勃发,一个个怒目圆睁,重现桀骜,瞪着孙逸喝道。

可以看得出来,裘文盛实力之强大,让部下对其很有信心,十分自负。

孙逸瞥了一眼天刀盟众人,未曾在意,依旧平静的灌着酒。

黑狗更是淡定,压根儿都没有看他们,忙碌着啃噬着灵果,大快朵颐,不亦乐乎。

什么叫嚣声,指责声,威胁声,统统充耳不闻。

这般态度,气得天刀盟众人怒不可遏,气急败坏。

“哐当!”

这时,裘文盛带着滚滚狂风,跨进了前院大厅。

狂暴气势汹涌,掀起怒海惊涛般的气浪,将大厅门庭都震得轰鸣,哐当作响。

许多人都是站不稳脚跟,被气势掀翻在地,厅内座椅板凳全都哗啦啦飞散。

“盟主!”

“盟主!”

众人纷纷大喊,喜不自禁。

裘文盛没有搭理,抬手轻轻压下,天刀盟众人纷纷闭嘴,保持沉默。

众人很有默契退后,朝着大门口撤离,站在了裘文盛身后。

裘文盛腰佩宝刀,右手按刀柄,气势汹汹的朝着上位走去。

他硬朗的五官冷厉尽显,两眼内煞气腾腾,显得十分凶狞。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裘文盛步步逼近,凝视着孙逸,冷声询问。

孙逸收起了酒葫芦,提在手里,依旧椅坐在上位宽椅上,纹丝未动,居高临下的看着裘文盛。

他对裘文盛的气势,分毫不在意,反倒淡淡笑问:“裘盟主,这厢有礼了!”

“放肆!”

“大胆!竟敢对盟主无礼!”

“竖子小儿,见盟主还不跪拜?滚下来!”

裘文盛还没暴怒,身后的天刀盟众人反倒纷纷暴喝起来,煞气腾腾的斥责。

一股股声浪,迫人至极。

孙逸淡淡地瞥了一眼,不以为意,看向裘文盛,道:“裘盟主,在下今日前来,只会有事询问贵公子。烦请裘盟主行个方便,请贵公子与我一见!”

“放肆!”

看到孙逸如此不在意他们,天刀盟众人纷纷怒斥,恨不能动手。

裘文盛的脸色都是铁青起来,孙逸的态度,可让他很不爽呢。

但他还是强压下怒气,抬手压下了属下们的躁动,两眼冷冷地看了一眼孙逸,又看向了旁边啃食灵果的黑狗,一双眼睛布满冷厉。

“给我一个解释,否则,今日,本盟主让你们,走不出天刀盟!”

裘文盛紧按刀柄,五指紧握起来,那般架势,分明是一言不合,就要拔刀相向。

孙逸闻言,含笑摇头:“裘盟主误会了,在下前来,并无恶意,也没想过与贵盟交恶。在下着实有要事,面见贵公子,请裘盟主大开方便之门,在下询完要事,自会离开。”

“住口!”

听着孙逸的解释,裘文盛顿时暴怒,破口痛斥:“黄毛小儿,天刀盟岂容你撒野!我儿,岂是你想见就能见的?滚下来!”

这般态度,无需多言,显然是不可能有和合的机会。

孙逸笑容渐收,两眼微眯起来,淡淡地凝视着裘文盛,道:“裘盟主,这是执意要跟在下交恶吗?”

“放肆,你算什么东西?也配跟我们盟主相提并论?”

“还不赶紧滚下来,俯首跪拜,向我们道歉,请求盟主大人原谅!”

“无知小儿,别自误!天刀盟之地,盟主大人面前,岂容你嚣张撒野!”

天刀盟众人,纷纷跳脚斥责,破口痛斥。

叫嚣声,充斥大厅,整个大厅瞬间沸腾。

许多人振臂高呼,喊杀四起,气氛充满剑弩拔张的味道。

孙逸脸色渐渐冷了下来,他高坐上位,灌了口酒,提袖擦了擦嘴角,眼神变得漠然下来。

俯视着裘文盛,孙逸微微倾身,沉声告诫:“裘盟主,我,再问一遍,你,是不是,真的要,跟我交恶?”

“黄毛小儿,凭你,也配跟我如此讲话?”

裘文盛的态度依旧,冷声斥喝。

“轰!”

孙逸再没废话,朝着旁边的黑狗看了一眼,顿时,黑狗身影自原地消失。

身下座椅猛地爆碎,木屑纷飞四溅,黑狗的身影连影子都没有留下,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

但一股恐怖气势,却在滚滚汹涌,朝着裘文盛猛地扑去。

那般威势,宛如天地崩塌,虚空沉陷,恐怖绝伦。

“铮!”

裘文盛脸色大变,骇然惊绝,下意识的仓皇拔刀。

但刀锋刚刚出鞘一半,裘文盛便感觉到右手一沉,被一股重力狠狠打中,整个手掌瞬间粉碎。

“嘶……”

凉气刚刚倒吸出来,胸口一股螺旋状旋风猛地轰来,狂暴雄浑的力量直接震动他的五脏六腑。

痛如弓虾,踉跄飞退,裘文盛只觉喉咙鲜血上涌,就要喷出来。

但还没张嘴,一只大爪子在瞳孔迅速放大,猛地拍在了他的面门上。

噗的一下,裘文盛半边脸孔都被拍得塌陷,脸盆粉碎,血肉模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