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八章 法身境下无敌/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短短几个呼吸,威名震义城,凶威昭著的亡命绝刀裘文盛重伤倒地。

整个过程,全没有半点反抗的余地。

这让天刀盟众人齐齐傻眼,原本的信心全被摧毁,所有骄傲全部崩塌。

亡命绝刀,威名无敌,听其绰号就知道。

裘文盛绝对是个强势,霸道,敢拼,敢杀,狠辣,决绝的枭雄。

否则,何以敢称‘亡命’?何以敢叫嚣‘绝刀’?

结果,这样的人物却被一条狗,在短短几个呼吸内挫败。

败得惨烈,败得一塌糊涂,败得连刀都没来得及拔出来。

这可以称之为耻辱,是裘文盛纵横数十年以来,从未有过的耻辱。

“噗!”

倒地咳血,裘文盛气急攻心,险些一口气上不来。

他一代绝刀,威震义城,鲜有败绩,最终却在一条狗身上丧尽英名。

这若是传出去,他恐怕会沦为天下人的笑柄。

强势重创裘文盛,黑狗的身影终于再现,人立而起,环抱前爪,站在大厅中央,一副趾高气昂的架势俯视着倒地难起的裘文盛。

“叫你合作就乖乖配合,哪来那么多的废话?非得本王揍你一顿才老实,你说你是不是贱得慌?”

黑狗哼哼唧唧,不屑一顾的样子,充满了一种讽刺。

裘文盛半边脸染血,听到这话,气得七窍鲜血狂喷,险些没晕厥过去。

被狗打了,还他妈被狗侮辱,做人做到这份上,真的是没法活了。

没脸活啊!

裘文盛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太他妈羞耻了。

天刀盟众人齐齐沉寂,鸦雀无声,噤若寒蝉,没人敢说话,没人敢开口驳斥。

甚至,他们连呼吸都屏住,压抑得微不可闻,深怕会打扰到黑狗,从而惹来雷霆之怒。

满场沉闷,声息全无。

黑狗蔑视一眼全场,哼唧了声,嗖的一下跳回原位,落在另一张座椅上,爪子扒拉着灵果继续啃食。

一副稀松平常的样子,全然没有半点波动。

孙逸高坐宽椅上,灌了口酒,对黑狗的威势,深信不疑。

目睹裘文盛毫无还手之力便重创难起,他连眼皮子都没有眨一下。

黑狗的来历不凡,曾为法身级神兽,被其主人封印,斩了部分道行,才跌落下法身境。

但是,其修为境界,却是在法身境下无敌。

毕竟,其主人斩其道行,乃是为救牠,方便自保,不被某种力量所算计。

所以,不可能会摧毁掉其所有根基,必然会留有自保之力。

孙逸多番观察,发现其血气、精气、神气等皆十分雄浑,精气神颠沛。

唯一的伤势,便是元神道伤,那是关乎法身境修为的伤势。

这说明什么,前世身为法身境高人的孙逸再熟悉不过了。

一旦黑狗元神道伤痊愈,其修为就会瞬间恢复到巅峰时期。

而以其目前的状况,应付法身境以下强敌,搓搓有余。

甚至,仗着极速,估计一般的法身境高人,都未必追得上牠。

黑狗保命的绝技,堪称首屈一指,当今时代可天下无敌。

可笑的是,天刀盟众人轻视黑狗,以为只是普通的兽王,大加蔑视,结果招来横祸。

孙逸暗暗摇头,同情了下天刀盟的人,随即灌了口酒,扫视着厅内众人,淡淡问道:“裘三公子,何在?”

厅内众人相顾无言,皆埋首不答,不敢发声。

孙逸微微皱眉,重复问道:“裘三公子,何在?”

厅内依旧无言,众人一言不发。

孙逸眉头紧锁,自宽椅上徐徐站起,他收起了酒葫芦,环视四周,沉声喝问:“没人回答我吗?”

众人听出了孙逸变冷的语气,纷纷吓得惶恐,无不跪伏在地,瑟瑟发抖。

但全场众人,仍不敢言。

“我的耐心,可不是很好!”

孙逸紧锁眉头,语气骤冷。

这时,黑狗一口吞下爪子上的灵果,凶相毕露的扭头看向了天刀盟众人。

顿时,天刀盟众人匍匐在地,身体抖动得更猛烈了些。

许多人惶恐交加,惊悚难安。

“行了,不要为难他们了!”

这时,大厅内一人蹭的站起,冲着孙逸喝道。

此人一袭锦衣,二十二岁年纪,相貌堂堂,眉宽脸长,赫然是大公子裘荣。

裘荣挣脱旁边长者的制止,站起身来,冷脸凝视着孙逸,道:“有什么事,冲着我来!我三弟,早已经不在天刀盟,你别想再找他。”

孙逸闻言,紧锁的眉头皱起了川字,凝视着裘荣,哪会不明白对方的心思。

“兄弟情深,难能可贵!”

孙逸赞了声,灌了口酒,随即解释道:“我说过,此番前来,不是为了找麻烦,也无意与贵盟交恶。只是单纯的有些事情需要询问贵三公子,问完便走,尔等为何不信我?”

“莽金刚,你休要花言巧语,你以为,你的拙劣把戏,能骗得了我们?”

裘荣手指孙逸,斥喝道:“你若无心交恶,何以重伤我爹?你若无心交恶,何以强闯天刀盟?你若无心交恶,何以在我天刀盟内逞凶?”

“……”

孙逸无语凝噎,这些事情如果不是天刀盟咄咄逼人,趾高气昂,他何以如此做?

不震慑下他们,他们焉能老实?

“顽固!”

孙逸只能摇头,无奈的叹了声。他灌了口酒,随即道:“算了,既然你们不愿主动请出三公子,那我便只好自己去找了。”

说完,带着黑狗便要离开。

裘荣侧身一闪,挡住了去路。

“不许伤害我弟!”

裘荣拔出佩剑,持剑横阻去路。

同时,一手后背,朝着门口一位侍卫做手势,示意对方前去通知裘安逃离。

孙逸耳目聪锐,岂会察觉不到裘荣的小动作。

但他没有阻拦,甚至面无波澜,看都没有看偷偷溜走的侍卫。

他目光盯着裘荣,灌了口酒,道:“裘大公子护弟心切,让我很是钦佩。不过,大公子为何不信我一次,我对三公子确实无恶意。”

“今夜前来,若非你们天刀盟处处为难,步步紧逼,我又何须动武?彼此又怎么会发生这些不愉快呢?大公子是聪明人,何不自己多思考,想想关键。”

裘荣面目冷厉,寸步不让。

“不管你如何花言巧语,今夜我在此,你就休想踏出这个大门。”裘荣态度坚定,顽固道。

“大公子这是要逼我动武吗?”

孙逸灌了口酒,神情冷淡的反问。

他对裘荣的顽固很厌烦,若非佩服其护弟情深,他早就一脚踹开对方了。

“你以为,我怕你不成?”

裘荣脸色骤冷,佩剑颤动,剑鸣骤起,一身气势勃发,威武昂扬。

孙逸见状,耐心被消磨殆尽,脸色骤沉,一步踏出,猛地跨了上去。

“轰!”

一脚踹出,快如闪电的踹进了对方的腹部。

磅礴大力疯狂灌溉,裘荣都没来得及做出防备,便被踹飞出了大厅。

滚进厅外过道上,在地上倒翻了三四圈,才稳住去势。

“既然你觉得我仗势欺人,那我今夜,便仗势一次!”

孙逸懒得再废话,冷冷一哼,灌了口酒,径直走出大厅,便要去寻找裘安。

他十分在意龙语嫣踪迹,迫切渴望寻找到龙语嫣的影踪,任何挡路者,都是对他的挑衅。

屡劝不退者,杀了便是!

“大哥!”

孙逸刚走出大厅,对面长廊便传来惊呼声。

只见裘安和裘富二人急匆匆的跑出来,冲向裘荣。

“裘安!”

孙逸锁定了裘安,沉声喝了声。

裘安听到声音,抬头看清孙逸面容,顿时哆嗦了下,一脸苦涩的跪倒在地。

“兄弟,咱俩不是都两清了吗?你还来找我干啥啊?”

“当初咱俩可是说好了,我告诉你神女遗墓的消息,你就放弃赎金。你咋就这样说话不算话?”

“难道你还想要再劫持我一次?不要了吧?你要钱是吧?行行行,你说多少?我给!我他妈给还不成吗?”

说到这里,裘安抬头冲着身后跟来的侍卫大声吼道:“去给这位兄弟,取一百万两银子。不!一千万两!取一千万两来,送给这份兄弟,快去!”

身后侍卫不敢怠慢,转身就要离去。

“不必了!”

孙逸抬手,叫住了对方,灌了口酒,解释道:“我说过,今夜前来,我不是为了找事,也不是为了赎金,纯粹是找你有些事情询问。”

“有事问我?”

裘安一脸懵逼,狐疑不解的看着孙逸。

“对!”

孙逸郑重点头。

“我草,大哥,有事你就问我啊,你欺负我家人干嘛啊?闯我天刀盟,伤我父亲,打我大哥,你至于吗?”裘安欲哭无泪,捶胸愤慨。

“……”

孙逸无语,很想说他愿意这样吗?要不是这些家伙不知死活,他至于吗?

“行了,此事个中恩怨,你我都清楚,不要装可怜了!”

孙逸灌了口酒,淡淡斥道,随即转身,朝着旁边僻静小院走去。

转身时,淡淡吩咐道:“跟我来!”

裘安看了一眼孙逸的背影,又看了一眼倒地不起,瞪大眼睛,一脸担忧抓着他胳膊的裘荣,最终咬了咬牙,挣脱裘荣的手,起身追着孙逸而去。

前院一片死寂,天刀盟众人无不压抑呼吸,屏息凝神,紧张兮兮的盯着孙逸和裘安离去的背影。

他们很担忧,孙逸会不会兽性爆发,做出什么凶狠残暴的事情。

不少人也在猜测,孙逸寻找裘安,会是什么要事?以至于如此兴师动众,大动干戈。

【作者题外话】:今日两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