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九章 龙语嫣的去处/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义城,天刀盟驻地。

一座僻静后花园,孙逸一边走,一边饮着酒,带着裘安,走进了园内凉亭下。

“坐!”

孙逸甩手拂袖,示意裘安落座。

同时他也在对面挥袍坐下,酒葫芦收起,他铮的一下拔出了后背的天鸢残剑,哐当一下摆在了石桌上。

“你想做什么?”

裘安吓了一跳,条件反射的惊叫着站起,瞪大眼睛,一脸惊慌的看着孙逸。

孙逸瞥了他一眼,淡淡道:“我来,主要是想询问你一些事情。”

“什么事?”

裘安瞥了一眼孙逸,又看了一眼天鸢残剑,目光闪烁,心头隐隐有所猜测。

孙逸弹了弹天鸢残剑,道:“认识这把剑吗?”

裘安怯怯地看了孙逸一眼,又看了一眼天鸢残剑,随即才默不作声的点了点头。

“那你应该知道,我想问的是什么。”孙逸取出酒葫芦,又灌了口酒。

“天神女?”

裘安目光闪烁了下,试探性问道。

“说说吧,你知道的奇闻异事!”孙逸颌首示意。

“大哥,天神女是千年前的人物,我一介蝼蚁,怎么可能知道那些?你来问我,这不是自讨没趣吗?”裘安顿时叫屈。

“可你很爱听故事,你曾说过,有关天神女的传说,你网罗搜集过许多。我来,就是想听你说说,你搜集的那些传说。”孙逸灌了口酒,示意道。

他自然知道裘安不可能知道龙语嫣的真正去处,之所以来询问,就是想靠着一些传说,从而推断其去处行踪。

裘安曾经特地网罗搜集过许多有关龙语嫣的传闻轶事,所以找他打听,比在外搜集,或去众神庙看片段记载,更有效许多。

否则,他何必多此一举,大费周章的特地前来找裘安呢?

裘安怯怯地看了一眼孙逸,心底暗恨,恨不能抽自己一个大嘴巴。

早知今日,当初干嘛要给这家伙透露那么多,现在惹来一身麻烦。

愤慨了下,但裘安却不敢隐瞒,只能讲述道:“我不知道你到底想要知道什么,我只能告诉你,一些我知道的传闻。”

孙逸轻轻颌首,默不作声,只是平静地看着裘安,静候裘安讲述。

裘安抿了抿嘴唇,思虑了下,随即讲道:“千年前,异族大举入侵,神州便掀起了震动史诗的卫道之战。”

“异族来势汹汹,实力强大,特别是其皇者更是天威盖世,众神皆不可敌。人族最终惨败,节节退避,逐渐陷入危机。”

“而在人族岌岌可危,处境堪忧之际,天神女从天而降,一人一剑,杀入异族大军。镇压异族皇者,斩异族诸王,平息异族入侵,为人族解了灭亡之危机。”

“此后,天神女率领万族聚义,共讨异族,将入侵的异族杀退,屏蔽在两界山外。”

说到这里,裘安便沉默下来,没了动静。

“然后呢?”

孙逸眉头微皱,追问道。

“然后?卫道之战就结束了啊。”裘安摊了摊手,一本正经的回答。

“天神女呢?”孙逸疑惑。

“不见了啊。”裘安解释道。

“不见了?”孙逸眉头紧锁,一脸不解。

“对呀,不见了,没人知道祂去了哪里,正史典籍内,都无记载。曾有神袛透露,击退异族后,天神女就凭空消失了。”裘安解释道。

“凭空消失?”

孙逸眉头皱出了川字,一颗心顿时沉入谷底。

凭空消失,就意味着无迹可寻。

这可不是孙逸想要的结果!

这样的结果,出乎意料,让孙逸的脸色都是拧巴得深沉铁青,很是难看。

裘安怯怯地看了一眼孙逸,嘴角嚅动了下,有些犹豫,吞吞吐吐的道:“不过,我……我听说过一些传闻,也许,也许预示着天神女的踪迹。”

“什么传闻?”

孙逸霍然看向裘安,两眼冒精光。

“据悉,有野史记载,两界山,有天门,藏着一条通天大道,可以直达天界。击退异族后,天神女曾登临两界山”裘安小声讲述。

“天门?通天大道?天界?”孙逸眉头挑动,一脸讶异。

“这些都是不靠谱的传闻,记载在野史中,具体是不是,我可不知道。所以,我奉劝你,最好别太当真,不然失望的痛苦是很难受的。”裘安劝诫道。

“给我说说两界山。”孙逸坐直,倾身向前,凝视着裘安道。

“两界山啊?也没什么好说的,在千年前,两界山其实不叫两界山,而叫‘天灵山’。自从千年前卫道之战,异族占据山的对面,从此人族和异族分割而治。于是,才更名为两界山。”

裘安讲述着往事,“两界山,位处南岭山脉最西部,东连南岭,西邻渤海。其山势雄伟险峻,地形复杂。”

“其山体巍峨,直插云霄,故而有传闻,两界山,能连通天界。在其山巅,藏有天门,登天梯,跃天门,便可直达天界。”

“有野史传闻,异族,便是从天界而来。”

讲到最后,裘安摇头一笑,道:“都是传闻,真真假假,不太靠谱。兄弟,你还是悠着点,不要太当真。”

“毕竟,若是传闻为真,众神岂会不去探索?若是真有天门,众神怕是早已登天而去。”

孙逸闻言,目光闪烁,没有说话。

天灵山,前世时候,他曾听闻过。

那时候起,世间便有山巅通天界的传说。

为此,他成就法身后,还特地去探索了一番。

结果,证实传闻为虚。

不过,龙语嫣击退异族,便凭空消失,这点却有些诡异。

消失前,登临过天灵山,这二者间会不会存在什么联系?

孙逸心有思索,决定前往两界山探个究竟。

心绪渐渐平复,孙逸灌了口酒,随即转移了话题,问道:“我再问你,你可知道,吞天葫的主人?”

“吞天葫?”

裘安愣了愣,反应过来,解释道:“酒神吗?”

“酒神?”

孙逸讶异了下,但很快恍悟,按照老酒鬼的个性,酒神这个封号,似乎挺给力的。

看出孙逸的讶异,裘安解释道:“酒神因喜爱饮酒,嗜酒如命,所以,才获封这个称号的。”

“那你给我说说酒神。”孙逸示意道。

“酒神,原名贺文龙……”

裘安整理了下,徐徐讲述。但还没说完,便被孙逸抬手打断。

“祂叫贺文龙?”孙逸讶异。

“对呀,酒神贺文龙,举世皆知啊。”裘安瞪着眼睛,一脸坦然的道。

不是老酒鬼……

孙逸叹了口气,有些失落。

虽然也姓贺,但贺文龙,孙逸并不认识。

想来,应是老酒鬼的后人吧。

一千八百年,老酒鬼果然没有活那么久远。

裘安始终观察着孙逸的反应,察觉到孙逸的失落,裘安心底不免讶异。

从孙逸的眼神中,裘安可以肯定,孙逸绝对是个有故事的人。

他很想打开孙逸的心扉,听听孙逸的故事。

他觉得,一定很离奇有趣。

“你继续说。”

孙逸灌了口酒,收敛心绪,示意裘安继续。

裘安嚅动了下嘴角,沉吟了下,随即讲述道:“说起来,酒神贺文龙,家世背景十分雄厚。据传,其祖上便是法身境高人,曾名震天下,凌压万族。”

那还用说,老酒鬼贺博弈,一千八百年前,在法身高人的天榜中,名列第六。

其嫡长子贺宇轩,当年便是半步法身,位列地榜第三。

以其资质,不出意外,必然可以晋升法身。

贺文龙若是老酒鬼的后裔,论起来背景,着实吓人得很。

老酒鬼当年为人仗义,十分豪爽,结交广泛。

如孙逸,龙语嫣,皆为挚友。

整个天榜,八十一位法身,三分之一都跟老酒鬼交情莫逆。

所以,论背景,当今时代,任何一位法身高人,都未必比得及。

孙逸灌了口酒,擦了擦嘴角,随即看向裘安问道:“那你可知道,昔年卫道之战时,天神女可曾与酒神有过交集?”

“这个?倒是不知道了,没听说过。”裘安眉头挑动,思索了下,摇头道。

“没听说吗?”

孙逸眉头微皱,心下失落。

按理而言,若是贺文龙乃老酒鬼后裔,龙语嫣不可能不认识。

法身境界,会开辟天眼,可洞察本质,勘破虚妄。

以龙语嫣的实力,看透贺文龙和老酒鬼的血脉牵连,并不困难。

而以双方关系,龙语嫣见到挚友后人,应该会相认。

结果没传闻,难道,龙语嫣当年根本没有用心与他们交往?

一切,都只是逢场作戏。

所以……

想到那种可能,孙逸心底便忍不住隐隐揪痛。

裘安察觉到孙逸抽动的眉头,忍不住询问:“兄弟,没事吧?”

孙逸摆摆手,克制住情绪,仰头大灌了口酒。随即收起天鸢剑,徐徐起身,转身便走。

“兄弟哪儿去?”

裘安急忙起身询问。

“事已问完,告辞!”孙逸头也不回的回道。

“诶诶诶,这就走了啊?我跟你说了那么多,你要不跟我讲讲你的故事呗?”裘安招手大喊。

孙逸未曾回答,一语未发,自顾自的灌着酒,阔步而去。

裘安盯着孙逸的背影,目送着孙逸一步步消失在后花园转角处,一条黑狗昂然追随,他才收回了目光,一脸遗憾。

他的故事,应该很动人,可惜,无缘一听啊。

裘安甩手后背,摇了摇头,朝着前院大厅快步走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