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章 借刀杀人/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神域,酒神宫。

长生殿,供奉着诸多灵位。

一位位灵位以品字形整齐排列,井然有序。

而在最上处,却独独立着两块长生碑。

左侧:恩师孙义云之灵位。

右侧:师娘龙语嫣之灵位。

……

义城,天刀盟。

前院大厅,群雄沉寂,全都聚集在一起。

盟主裘文盛被众人搀扶起来,取出灵丹妙药为其疗养伤势。

诸多人愤慨,在大厅内骂骂咧咧,痛恨交加。

不少人都在担忧裘安的安危,害怕着孙逸会伤害裘安。

裘文盛疗养伤势都没法安心入定,裘荣在旁更是忐忑得不敢闭眼。

很多人焦急,担忧裘文盛和裘荣的伤势。

“盟主,安心疗伤吧,莽金刚应该不至于那么狠毒的。他若有歹心,咱们早就死了,又哪还有机会活着在这儿?”

“对呀!盟主,放心吧,相信莽金刚不会有恶意的,也许真的是有要事询问三公子,才这么鲁莽冲动。”

“盟主,快些疗养伤势。你若有伤在身,莽金刚真要逞凶,你这样也拦不住啊。”

旁人劝导,裘文盛才渐渐放下忐忑的心情,全心全意的闭目调养。

这时,裘安自外走了回来,出现在众人视野内。

“三公子!”

霍然,大厅一片哗然,掀起了骚动。

“三弟,你没事吧!”

裘荣第一时间站起,裘富在旁搀扶着他。

“大哥,我没事,没事。”裘安快步迎上前去。

“他没伤害你吧?”

裘荣抓住裘安胳膊,转着圈将裘安打量了一遍。

“没事,真没事,他人不错,没伤我,只是询问了我一些有关天神女的传闻。”裘安如实告知。

“那就好!那就好!”

裘荣和裘富皆都松了口气,紧张的心绪放松下来。

“安儿!”

刚刚闭目的裘文盛睁开了眼睛,叫住了裘安。

“爹!”

裘安急忙迎上前去,蹲坐在裘文盛面前的地上。

“他人呢?”裘文盛询问道。

“走了!”裘安解释道。

“去了哪儿?”裘文盛追问。

“不知道啊,他没说。”裘安如实回答。

裘文盛眉头皱起,眼中一缕厉色一闪而逝。

他一脸沉肃,郑重地盯着裘安,问道:“安儿,你如实告诉爹,他跟你说了什么?都问了你什么?”

“爹,你要干嘛啊?”

裘安不是傻子,听出了裘文盛话语中暗藏的煞气。

裘文盛脸色微沉,厉色外显,道:“天刀盟屹立义城数百年,威震八方,从未有人敢挑衅。如今,却被人践踏,强闯入门,简直是耻辱。这种耻辱,天刀盟不能容忍。”

“爹,你不要命啦?都被打成这个熊样了,你还要找麻烦吗?”裘安脸色一凝,脱口而出。

裘文盛脸色顿时一沉,眼神幽幽的看了裘安一眼,裘安这才意识到说错了话,急忙闭嘴。

“天刀盟,不可辱!”

裘文盛冷着脸道:“从没有人敢这样羞辱了天刀盟后,还大摇大摆的安然离去。安儿,你身为天刀盟子弟,岂能不为天刀盟荣誉所考虑?”

裘安脸色大急:“可是,爹,他有狗啊!”

裘文盛脸色骤黑,想起黑狗,苍白的脸都是涨成了猪肝色。

“这种时候,我们不能再与其硬碰了!”

裘文盛沉默了下,沉吟道:“那条狗确实不容小觑,我们若是硬碰,肯定讨不到好处。但是,这天底下,杀人,未必得需要自己动手。”

“爹,你想……?”裘安脸色微僵。

“借刀杀人!”

裘文盛沉声狞笑。

“借谁的刀?”裘安皱眉追问。

“天下人!”

裘文盛咬牙冷笑:“传出风声去,莽金刚身怀天鸢剑,且从天刀盟偷走诸多宝物。想来,会有人心动的。”

裘安闻言,脸色僵滞。

周围天刀盟众人,皆都纷纷窃喜,一脸嘚瑟。

自古财帛动人心,天下人心复杂,难保不会有谁见财起意。

且,天鸢剑声名极广,千年前曾尽显神威,至今流传诸多传闻。

若是天鸢剑被证实为真,只怕各路豪雄都会坐不住,一起动身。

届时,便看莽金刚如何挡得住。

“好主意!盟主果然思维缜密!”

“盟主英明,这回,看那狂徒还如何得活!”

“敢招惹天刀盟,定叫他生不如死!”

天刀盟上下,诸多人纷纷附和,赞同裘文盛的计谋。

唯独裘安一脸难色,犹豫道:“爹,以孩儿之见,要不……算了吧?那家伙,不是好惹的。”

裘文盛两眼骤狞,冷幽幽的看了裘安一眼。

裘安脸色微变,眼中闪过一丝畏怯,慌不迭的缩起了脖子。

在裘文盛的凝视下,裘安嚅了嚅嘴角,沉默许久,终没敢再多言。

最终,在天刀盟的宣扬下,消息传扬出去。

没多久,义城沸腾,各地尽知。

……

义城,北部庄园。

冠城江氏,在此暗立着据点。

江明厉在厢房内,一身伤势不轻,在服食灵药后,已经得到遏制,勉强恢复了活动的力量。

“哐当!”

这时,房门被推开,一位半百老者自外走了进来。

“厉少爷,探子回来了!”

老者拱了拱手,向江明厉通禀道。

“让他进来!”

江明厉坐在床榻上,自调养中醒来,睁开眼,示意道。

老者退了出去,很快,一位樵夫打扮的男子走了进来。

“拜见厉少爷!”

樵夫男子单膝跪地,恭谨施礼。

“起来吧,打探到什么消息?说说看!”江明厉颌首,示意道。

“回厉少爷,属下打探到,莽金刚去了天刀盟,他身边带着一条狗,十分了得,强闯天刀盟,安然无恙,居然平安无事的退了出来。”

樵夫男子沉声解释:“据悉,天刀盟盟主,亡命绝刀裘文盛,以及副盟主追魂手皆重伤。”

“继续!”

江明厉眉头微皱,颌首示意。

“莽金刚不久前已经离开了天刀盟,天刀盟便传出消息,说莽金刚身怀天鸢剑,且从天刀盟抢走诸多宝物。”樵夫男子回道。

“天鸢剑?诸多宝物?”

江明厉目光一闪,眼珠子微微转动,顿时会意过来。

“嘿,裘文盛此人,还真是狠得下心呢,居然主动将这个消息透露了出来。这招借刀杀人,倒是够果断的。”江明厉顿时冷笑起来。

“厉少爷,我们怎么做?”樵夫男子询问。

江明厉思索了下,随即询问:“莽金刚去了哪里?”

“回少爷,据眼线汇报,莽金刚自天刀盟出来,就自西门出城去了!”樵夫男子回答道。

“出城?这个时候出城?知道他的目的地吗?”江明厉追问。

“不知道,西门道路复杂,通达八方,目前暂不知晓其目的地。”樵夫男子摇头道。

江明厉目光闪烁,沉思了下,随即道:“那你可有探查到,莽金刚强闯天刀盟,都做了些什么事吗?”

“这个……好像是为了找裘安三公子,似乎有什么事情询问。”樵夫男子回答。

“裘安?那个废物,能知道些什么?”江明厉顿时嗤笑起来。

“裘安此人,无才无志,并无奇特之处,莽金刚找他问事,傻了吧?”樵夫男子也是疑惑得很。

江明厉没有说话,眼神闪烁着,沉思未言。

半百老者在旁垂手而立,低眉垂眼,突然插话,道:“据老夫耳闻,裘安此人没其他长处,但却有个特点,喜爱听故事,特别是天下奇闻,各地轶事十分喜爱。”

“少爷,你说,莽金刚找裘安问事,会不会是询问某些奇闻轶事?或者,某个人的传闻?”

老者的话,如同醍醐灌顶,瞬间敲醒了江明厉。

啪的一巴掌拍在一起,江明厉顿时失声道:“很有可能!除此之外,我便也想不到,裘安这个废物,还有什么用处?”

樵夫男子愣了愣,不禁追问:“那少爷,莽金刚会询问谁的传闻?”

江明厉摩挲着下巴,目光闪烁着,沉思片刻,随即道:“莽金刚斩获天鸢剑,你们说,会不会是天鸢剑内藏着什么秘密?”

“难道,天鸢剑还关乎着什么隐秘不成?”樵夫男子疑惑。

老者则是皱起了眉头,思索道:“天鸢剑乃是天神女之佩剑,千年前,天神女横空出世,拯救人族于水火。镇压异族皇者,斩杀异族诸王,战功赫赫震古今。”

“但是,击退异族后,天神女却是凭空消失,无影无踪,至今都是谜团。少爷,你说,天鸢剑,会不会暗藏着天神女的去处踪迹?”

“当初,世间留有传闻,天神女当初镇压异族皇者,斩杀异族诸王,身负重伤,难以治愈,可能已经殒落。这天鸢剑适时出世,是否彰显着,天神女遗墓之地?”

老者细细推论,让得江明厉和樵夫男子皆都目光大亮。

“瞿老高见!”

江明厉鼓手称赞,失声叫道。

“阿枫,速速安排人马,跟踪莽金刚,务必追查到他的去处。”江明厉顿时看向樵夫男子道。

“是!”

樵夫男子急忙领命而去。

但樵夫男子前脚刚走,一名侍卫自外跑了进来,通禀道:“厉少爷,族内有快马来报,送来加急书信。”

“让他进来!”江明厉挥手示意。

很快,一名风尘仆仆的江氏侍卫快步进门,递交上来一封书信,禀报道:“厉少爷,老家主的亲笔书信,请您亲自过目!”

“爷爷的信?”

江明厉两眼骤凝,急忙翻身下床,撕开书信,翻阅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