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一章 血海深仇/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义城,南门。

城门前,昏黄的油脂路灯映照,一道昂藏身影,背负一柄黑色长刀,自远方徒步而来。

他迎面对着油脂路灯,面朝着城门,昂藏的身影在地上留下老长的倒影。

走到城门前,他微微昂头,露出冷毅的面孔。

灯光映照,让他的脸颊看起来更显冷硬,如那雄山岭脉,菱角分明。

夜风轻拂而过,掀起他耳畔鬓发,发丝飘扬,更为他增添了几分桀骜不逊的张扬。

他徐徐而至,看了一眼城门上的牌匾,便目不斜视的径直入城。

“站住!”

但在这时,一位矮胖男子架刀断喝,制止了他的前路。

昂藏男子扭头,看向了矮胖男子,面无波澜,目无慌乱,一派平静。

他一语未发,只是沉静的盯着矮胖男子,脸颊眼中皆看不到半点情绪。

“不懂规矩吗?第一次来吗?”

矮胖男子按刀而立,堵在昂藏男子身前,斜视着对方,一脸轻蔑的询问。

昂藏男子微微皱眉,俯视着略低他一头的矮胖男子,眼生狐疑。

矮胖男子见状,嗤笑一声,甩手用食指和拇指捏了捏,示意道:“钱,入城税,都是规矩,明白吗?”

“多少?”

昂藏男子深深地凝视了矮胖男子一眼,沉默的他终于开口。

“两万两银子!”

矮胖男子伸出两根手指比划了下,随即补充道:“当然,其他天材地宝,灵药宝物都可以等价替换。”

昂藏男子目无波澜,面无表情,一眨不眨的盯着矮胖男子,一语未发。

他没说话,两眼目光深沉,好似两汪深潭,看得矮胖男子都是身躯一颤,心底情不自禁的升起几分毛骨悚然。

“你……你你你……你想做什么?我警告你,义城之地,不要胡来啊!”

矮胖男子畏怯的后退了两步,双手紧按刀柄,一脸戒备的盯着昂藏男子,道:“我乃是青木堂弟子,你要是敢动我,青木堂绝对不会放过你,义城之地,定叫你无法立足。”

“青木堂?”

昂藏男子微微挑眉,略感疑惑。

矮胖男子顿时脊背一挺,故作镇定,傲然道:“青木堂乃是义城十八泰斗势力之一,我们堂主乃是聚神九重境的盖世强者,在义城威名赫赫。”

昂藏男子微微颌首,表示明了,但脸颊却依旧没有表情。

他迈开步子,朝着矮胖男子逼上前去,阔步昂首,朝着义城大门径直走去。

“你你你你你想做什么?年轻人,我告诉你,你不要冲动!上一个这样冲动的人,现在已经全城皆敌,无地立足了。”矮胖男子被逼得步步倒退,一脸慌乱的喝道。

昂藏男子面不改色,紧紧地凝视着矮胖男子,语气平静,不含情绪的道:“要钱,还是要命?”

“什……什么意思?”

矮胖男子驻足,一脸疑惑。

昂藏男子同样止步,盯着矮胖男子道:“要钱,我便取你命!要命,你便滚开!”

“你……你在威胁我?”

矮胖男子勃然变色,一脸震动。

昂藏男子没有说话,只是抬起右手,缓缓地摸住了后背的长刀刀柄。

五指紧握刀柄,男子气质陡然一变,桀骜狂霸的气势外放开来,城门下的空气都仿佛滞碍。

不只是矮胖男子,周围所有城卫纷纷变了脸色,心头剧震。

一些人都是双腿颤栗,差点瘫软在地。

这人好强的气势,如此年纪,居然有此威势?

这是哪来的天骄俊彦,远胜义城同代。

矮胖男子彷徨交加,面色惶恐,他今日倒了八辈子血霉了吗?接连遇到两个变态。

早上一个,晚上一个,还要不要人活了?

矮胖男子欲哭无泪,在昂藏男子的逼迫下,瑟瑟发抖的挪动着双腿,挪向旁边,再不敢阻拦其前路。

周围城卫呼啦散开,纷纷退避左右,放任通行。

男子松开刀柄,狂霸强势的气势顿时消失,气质一改,变得深沉内敛起来。

他看也没看矮胖男子一眼,径直向前,便要离开。

不过,刚刚迈出一步,他又突然止步回头,吓得暗松口气的矮胖男子脸色一僵,落下去的心又陡然高悬起来。

忐忑不安中,便见昂藏男子取出一副画像,在其面前甩开。

“见过这个人吗?”

男子目光冷锐,凝视着矮胖男子询问。

矮胖男子闻言,目光急忙看向画像,便见上面素描着一位身材消瘦,五官清秀,大约十七岁的少年郎。

“这不是莽金刚吗?”

矮胖男子看清画像素描,顿时失声叫道。

画中人像,赫然乃是孙逸。

莽金刚?

昂藏男子微微偏头,一双刀眉都是微微拧起。

矮胖男子看出对方疑惑,急忙解释。

“大兄弟,这人跟你一样,也是从这个门强闯入城的。”

矮胖男子满脸忧郁的道:“不止如此,这人还劫持了天刀盟三公子,索要赎金。午后时分,更还强破古墓,自义城天骄面前夺走天鸢剑。”

“今夜时候,更是带着守护兽,强闯天刀盟驻地,重伤天刀盟两位盟主,大闹一番,扬长而去。”

“我告诉你啊,大兄弟,此人在义城可谓凶威赫赫,刚来不足一天,就闹得全城沸腾,世人皆知。”

“现在各大势力发布悬赏,要取其项上人头。据传,此人强闯天刀盟时,劫走了大批宝贝,如今自西城门逃离,不知去向。”

矮胖男子不敢隐瞒,一五一十的告知了所有事情。

其中一些小道消息,都是添油加醋的说了出来,不遗余力的为昂藏男子解惑。

得知孙逸踪迹,昂藏男子两眼微眯,眼瞳深处掠过一丝冷厉。

“蹿得倒是挺快的……”

男子冷然一哼,收起画像,随即阔步昂首,大步流星的朝着义城内扬长而去。

负刀的背影,雄武霸气,看得身后的矮胖男子等人不胜唏嘘。

……

“锋弟死了?”

义城,北部庄园。

冠城江氏,在此暗立着据点。

厢房内,传出江明厉的嘶声震撼。

他噌的一下自床榻上站起,双手颤抖的捏着手中信件,一脸震动,难掩骇然。

“什么?”

房内,瞿老也是失声,骇然大惊。

“怎么可能?锋弟天纵之资,尤胜于我,更乃流云宗掌门亲传,怎么会死?孙逸是谁?竟敢如此大胆?”

江明厉满脸狞恶,狠狠地将手中信件揉成团,忍不住厉声质询报信的侍卫。

“厉少爷,孙逸乃一介边城土著,却身负机缘,拜得法身高人为师。以至于为人张狂,在黑曜城作威作福。”

“锋少爷不齿其为人,双方发生冲突,以至于被其嫉恨,从而落得跳崖自尽的结局。”

“厉少爷,老家主有令,请厉少爷务必尽全力,杀了孙逸,取其人头,为锋少爷报仇雪恨!”

侍卫跪伏在地,含泪禀告。

江明厉紧咬牙齿,两眼圆睁,双拳紧握,一脸的煞气腾腾。

他挥手示意侍卫起身,道:“孙逸人在哪儿?”

“就在义城!”

侍卫起身答道。

“好!杀了我弟,还敢在义城现身,我定叫他死无葬身之地!”

江明厉一脸凶狞,随即质询道:“他长什么模样?可有画像?”

“有!老家主托人素描了一副,属下已经带来!”

侍卫急忙从怀中取出画像,在江明厉面前迅速拉开。

江明厉微微侧头,扫了一眼画中人像。

只一眼,便大吃一惊。

“莽金刚?”

江明厉骇然失声,一脸震动。

侍卫讶异,一脸迷惘。

“竟然是他害死锋弟?”

江明厉震骇片刻,醒悟过来,震怒欲狂。

双手嗤啦撕碎画像,江明厉捶胸怒吼:“该死的莽金刚,你我之间竟有如此血海深仇!我若不杀你,誓不为人!”

“厉少爷,若杀此人,恐需从长计议!”

瞿老在旁皱眉,沉声提醒:“按老家主的书信所言,此人虽然家世普通,但却拜得法身高人为师。所以,称得上来历不凡。”

“若是我们明着杀了他,恐会为江氏带来灭顶之灾。所以,若要杀他,需得从暗地入手,不可莽撞胡来。”

江明厉闻言,压下燥怒,控制下情绪。

重又坐回了床榻,他冷幽幽的眼神闪烁精光,寒芒起伏,在沉思。

许久,江明厉才重新开口,打破沉寂。

“要杀他,简单!如今局势,根本不需要我们动手!”

江明厉嘿嘿狞笑:“现如今,想杀他的人太多!只要我们煽风点火,激发义城群雄对其偏见,产生仇视,那他便再无活命的机会!”

“届时,即便法身高人问罪,也于事无补。义城人流量巨大,江湖人士来往繁杂,谁又知道谁呢?”

瞿老闻言,赞许的点了点头,轻抚长须,一脸欣慰。

“厉少爷,准备如何安排?”瞿老微笑追问。

江明厉微微思索,便抿嘴狞笑:“通知手下人,将天鸢剑事关天神女遗墓的消息放出去。就说,莽金刚斩获天鸢剑,获得天神女遗墓传承的踪迹,疑是至宝将现世。”

“记住,不惜一切代价,不计一切手段,务必挑动起群雄的贪婪,勾起天下人的心。那样,我们才可以借刀杀人,借这天下人的刀,杀那狂徒!”

瞿老轻轻颌首,眼中赞许之色更加浓郁,脸上欣慰之色更是钦佩。

“厉少爷英明,智勇双全。”

瞿老不轻不痒的拍了个马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