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五章 将计就计/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刀盟,一片沉寂。

群雄纷纷沉默,鸦雀无声,皆都一语不发的盯着裘文盛。

裘文盛双手后背,脸色深沉,面目铁青,极具威严。

许久,才攥拳恨道:“莽金刚一日不死,我终日难安,天刀盟便难以安宁。”

“是极!是极!”

不少人纷纷附和,十分赞同。

“想办法,务必杀了莽金刚!特别是那条黑狗,我要吃其肉,饮其血。”裘文盛表态,杀意弥漫。

群雄沉寂,天刀盟众高层纷纷思索,目光闪烁。

裘荣两眼微眯,神情深思,片刻,挑眉起身,道:“爹,孩儿有一计,或可一试!”

“噢?”

裘文盛顿时挑眉看向裘荣,目含期待。

群雄也都是扭头,纷纷侧目。

裘荣清了清嗓子,讲述道:“此次风波,引发义城广泛关注,许多人都对莽金刚着重关注。特别是天鸢剑出世,更让其处在风口浪尖。”

“这时若是我们继续煽风点火,散播流言,指莽金刚已经找到天神女遗墓,并获得传承。想来,天下群雄会更加激烈,针对他的态度会更强烈。”

“届时,他必然难以逃脱!”

裘荣胜券在握,显得成竹在胸,十分自信。

裘文盛却是眉头皱起,道:“借刀杀人?此计已经用过一次,再用第二次,未免有些老套。”

“不!一点儿也不老套!”

裘荣摇头,道:“第一次用,虽有借刀之嫌疑,但却并没有真正借刀。仅仅只是借势而为罢了,所以效果并没有最大化。”

“如今大势已起,所有矛头皆已指向莽金刚,我们再施以此计,方才算真正借刀。”

“势在我们,才能借天下之刀!”

说到最后,裘荣紧握拳头,重重地扬了扬。

一副激昂的架势,显得十分慑人。

裘文盛两眼微眯,深深地看了裘荣一眼,颌首道:“荣儿所言有理,且详细道来!”

裘荣一甩袖袍,淡然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想要借刀,不外乎是利益。只要我们许以重诺,必然会有群雄响应。”

“什么重诺?”裘文盛追问。

裘荣看了裘文盛一眼,道:“爹去年不是偶有所获,留下一件通灵宝器空置么?以此为利益,必然会有豪雄动心。”

霍然,裘文盛目光微凝。

通灵宝器,无论在任何地方,都是价值无量的宝物。

神兵之下,通灵宝器为尊。

如天刀盟,都仅有两件而已!

区区两件,可以想象有多稀少!

如黑曜城柳氏圣族,都仅有四五件,每一件都视为底蕴,不可多得。

可以想象,其价值之高。

天刀盟以此为代价,诱惑豪雄出手,试问,几人能够抵得住诱惑?

可以说,一件通灵宝器,足够引起宗师,甚至半步法身的觊觎。

为了弄死孙逸,裘荣可谓煞费苦心。

裘文盛却是颇为不舍,眉头紧皱起来,道:“通灵宝器,可是我费了好大的心思才偶然所获。若是交出去……”

“爹,孩儿斗胆,敢问天鸢剑贵重,还是通灵宝器贵重?”裘荣挑眉质询。

“自然是天鸢剑!”裘文盛不假思索答道。

裘荣顿时笑道:“折一件通灵宝器,却可得天鸢剑,外加揭开天神女遗谜。敢问爹,这个交易又如何?”

“大赚!”

裘文盛毫不犹豫回答。

“既然如此,爹何须犹豫?”

裘荣含笑反问,驳得裘文盛哑口无言。

沉思片刻,裘文盛洒然失笑,顿时拍手赞同。

“好!此事就以荣儿所言去办!三日之内,我要见到莽金刚的项上人头。”裘文盛拍手笑道。

“是!”

群雄纷纷领命,陆续安排去了。

没多久,义城传开流言,谈及孙逸寻找到了天神女传承。

于是,义城再次沸腾,风波不停的局势,再次涌动。

对此,孙逸暂不知情。

藏身客栈内,疗伤半日,孙逸的伤势逐渐痊愈。

只是,耗损的生命精华无法弥补,需要灵粹宝药方可弥补。

治愈的只是外伤,以及内伤等不涉及根本的伤势。

伤势康复,孙逸睁开眼,查探了一下自身状况。

精气神处于半饱满状态,其他一切如常。

“义城局势叵测,人心驳杂,以我当前实力自保都难。想要在义城立足,并顺利寻找语嫣踪迹,还需提升自己。”

回想起两界山的困境,孙逸反省自身,决定提升自保实力。

“目前能够快速提升实力的办法,不外乎提升修为,或者研习符咒。”

孙逸思索了下,很快有了决断。

“若要提升实力,需要灵性之物辅助,方可短时间内提增。义城驳杂,不便搜索,便只好收购材料,描摹符咒为宜。”

思及于此,孙逸翻身起床,换洗了干净衣袍,便是朝外离去。

走出厢房前,孙逸面部肌肉蠕动,五官逐渐变化,最终面貌大变,判若两人。

改头换面!

前世时候,一路走来,这点傍身技巧,自然难不住孙逸。

以防再陷危机,孙逸只好变换相貌,稍作乔装。

走上街,便听到各地议论,谈及种种流言。

“听说了吗?有人传出消息,谁若是能够摘下莽金刚人头,便奖赏一件通灵宝器。”

“什么?通灵宝器?谁人如此大手笔?”

“通灵宝器啊,十八泰斗势力都为数不多,价值无量。谁人如此舍得,耗费这样的代价,要杀莽金刚?”

消息传播,十分迅速,整个义城都是沸沸扬扬。

大街小巷,家喻户晓,人尽皆知。

孙逸走出客栈,行走在街道上,耳闻种种流言,心头顿时升起一股煞气。

他初来义城,未曾惹事,不曾主动招惹任何人,却是接二连三有人要置他于死地。

这样的事情,换做谁人,只怕都不会好受,心头会怒火澎湃。

孙逸前世贵为法身,见惯风雨生死,情绪已经很好的控制了,却仍旧忍不住煞气升腾。

“谁人如此可恶,躲在暗中伤人!”

孙逸暗暗思索,不禁回想早前围杀,他愈发决定,背后人的阴险狡诈,以及暗藏危机之巨大。

“这种人若是不趁早铲除,恐怕我会坐卧难安。”

随时被人威胁生命,换谁来只怕都难以心安。

即便孙逸见惯生死,却也不愿这样被一条毒蛇在暗中时常窥视。

必须找出来!

将之毙杀!

孙逸暗道:“我倒要看看,谁人如此大胆,敢在背后算计我!”

这一次,孙逸怒了!

屡次三番被人算计,险些深陷重围殒落,换谁来都无法平静。

暗下决定,孙逸便是打算将计就计,联合黑狗,反击对方。

于是,孙逸返回客栈,回到了客房。

黑狗匍卧在客房内,呼呼大睡。

为防暴露,孙逸先前制止了黑狗随同。

叫醒黑狗,孙逸将城中流言与自己的打算告知了黑狗,黑狗顿时睁大了眼睛,兴趣高涨,情绪亢奋起来。

“好啊好啊,这种坑人的事情,本王最是喜欢!”

黑狗呲牙一笑,急声赞同。

“你准备怎么做?告诉本王,本王配合你。”黑狗嘿嘿一笑:“不过,丑话说在前面,一切收获,我们五五分。”

“好!”

孙逸颌首赞同。

能够以通灵宝器暗算自己的人,想来底蕴不浅,身价不菲。

一旦抓获,必然会缴获大批资源。

所以,黑狗才如此心动。

说做即做,二人商议了下对策,便是偷偷溜出了客栈。

在浩瀚人潮中,乔装后的孙逸宣布自身以斩杀了莽金刚,并顺利摘取到莽金刚的人头,当众宣布,要见幕后指使者。

消息传开,各地哗然,引发广泛关注。

但最初时候,没人相信,皆都质疑。

天刀盟的人时刻关注着城内风波,听到动静,自然赶来查探,却是并没有现身。

孙逸坐在义城众神庙前,闭目养神,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引人瞩目。

时渐推移,众神庙前,汇集了诸多人。

各地人纷纷策马赶来,查探究竟。

莽金刚声名鹊起,震动义城,可谓影响深远。

有人能够摘取其项上人头,着实引人瞩目,十分重大。

毕竟,莽金刚身负天鸢剑,可能关乎着天神女的传承。

义城,十八泰斗,皆都来了人,混迹人群中,观望孙逸。

“此人是谁?居然有能耐摘取莽金刚的人头?其可信度有多大?”

“据传,莽金刚身份不凡,背后有大人物撑腰,此人何德何能,可以杀得了他?”

“莽金刚若是那般容易杀害,天刀盟何至于损失惨重?”

“不错!”

“可是,此人若是没有斩杀莽金刚,那又怎敢再次宣扬?难道,他有胆量,敢诓骗悬赏?”

“若是诓骗,此人胆魄之大,不下莽金刚啊。”

围观的人纷纷哗然,凝望着闭目养神,一语不发的孙逸,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人群中,天刀盟来了人,裘文盛戴着面具,凝视着孙逸。

他想要以神念窥探孙逸深浅,结果,神念刚刚靠近孙逸身周三米,便被一股强横的神念力量狠狠锤击。

“哼!”

神念遭击,如被雷劈,裘文盛忍不住闷哼一声,身躯狠狠一震。

有高人!

裘文盛脸色剧变。

不只是裘文盛,人群中,还混迹着青木堂、御龙堡、长春殿、百夜阁等高层人物。

他们皆都暗中窥探,想要探查孙逸深浅,结果不一而足,全被一股强横力量击溃,纷纷骇然。

【作者题外话】:终于回家了~第一更到,第二更稍晚点,明天四更,开始加更爆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