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七章 问罪天刀盟/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义城,天刀盟。

前院大厅,群雄汇集,高层列坐,噤若寒蝉。

他们全都在焦急等待,期待着管事带回来好消息。

裘文盛背着双手,在大厅内来回踱步,显得很是忐忑躁动。

众高层皆都紧握双手,坐立不安,十分彷徨。

大厅内的气氛十分压抑,不少人都是额生冷汗,隐约可见的紧张。

眼看着夜幕降临,有侍女登门点燃了油脂灯。

昏黄的灯火摇曳,映照得他们的模样更加彷徨交加。

压抑的气氛僵持弥漫,登门的侍女都是局促不安,呼吸粗重,手脚忙乱。

“哐当!”

一不小心,失手将灯盏打翻,滚倒在木桌上,掉落在地,溅起一片火星。

霎那,大厅内的沉寂气氛被打破,压抑的氛围都是猛地一凝,每个人的心都是情不自禁的紧绷了起来。

霍然,所有人都是齐刷刷扭头,眼神不善的看向了侍女。

这种时候,任何打扰,都会造成惊吓。

侍女顿时脸色大变,身躯颤栗,吓得惶恐跪倒。

“大人饶命,大人饶命!”

侍女跪伏求饶,惶恐交加,难以凝静。

“混账!”

裘文盛破口痛斥,紧张的氛围让他一颗心都是高高悬起,忐忑的情绪让他十分躁动。

看到侍女笨手笨脚,顿时恼怒不已。

“大人饶命,奴婢知罪!奴婢知罪!求大人饶命!”侍女惶恐求饶。

“来人!”

裘文盛毫不在意,面无表情的冲着大门外暴喝:“给我拖下去,乱棍打死!”

顿时,两名侍卫冲了进来,架起地上跪伏求饶的侍女,粗暴蛮横的朝着外面拖去。

“大人,饶命啊,饶命啊!”

侍女嘶声惊叫,绝望呐喊,却没换来任何同情和怜悯,没人为其求情。

整个大厅内所有人,都是一片冷漠。

侍女被拖了出去,命运似乎已经注定了结局。

“砰!”

然而,没多久,厅门外传来动静,引起了厅内众人注意。

猛地抬头,便看到拖着侍女粗暴离去的侍女先后倒飞了进来。

噗噗两声,纷纷翻滚着砸进了大厅内。

“什么情况?”

“怎么回事?”

“谁在放肆?”

霍然,厅内所有人脸色微凝,眉头紧皱,齐齐看向了门外。

黑夜中,一位少年,身穿青袍,及肩长发随意披散,清秀五官一派平静,仰头一边灌着酒,领着一条黑狗一边走来。

“莽金刚!”

看清对方面貌,天刀盟众高层纷纷大骇,勃然色变。

所有人无不惊起,瞳孔紧缩。

裘文盛更是心脏猛地跳动了下,如遭雷击,险些碎裂。

他整个人都是一震,脚步隐约踉跄了下,情不自禁的后退了半步。

莽金刚来了!

莽金刚找上门了!

他知道了什么?

这是来清算了吗?

感觉成真了吗?

裘文盛心乱如麻,呼吸都是粗重起来,隐约揣揣难安。

在众人瞩目中,孙逸灌了口酒,阔步昂然的走进了大厅。

孙逸一语不发,径直走向上座,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坦然无波的坐了下来。

他沉静的样子,显得十分深沉,让人捉摸不透。

天刀盟众高层皆不敢言,全都暗捏了把汗,一颗心高高悬起,难以放下。

裘文盛僵滞了片刻,呆愣了好久,才反应过来,脸色沉重的看向孙逸,拱了拱手,道:“不知阁下造访,裘某有失远迎,万望恕罪!”

孙逸灌了口酒,淡淡抬头,目光平静,一脸淡然的凝望着裘文盛。

他仍旧没有说话,嘴唇都没有嚅动分毫,显得十分冷漠。

裘文盛顿时心跳加速,揣揣不安,额头冷汗流淌,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滑落。

静候许久,仍不见孙逸开口,裘文盛不由慌了,加重了语气,双手抱拳,微微躬身,询问道:“敢问阁下造访,有何吩咐?但请讲来,天刀盟上下,必定举全力以赴。”

“对对对!”

天刀盟众人纷纷点头,急忙附和,显得十分恭谨。

孙逸却是淡淡一笑,不以为意的灌了口酒,环视群雄,道:“我来,是为天刀盟,送一份贺礼!”

“贺礼?”

裘文盛一愣,有些疑惑。

孙逸淡淡一笑,抬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笑吟吟地看着裘文盛道:“我的人头。”

“什么?”

裘文盛失声,骇然看着孙逸,道:“公子玩笑了,莫要折煞裘某。”

“折煞?”

孙逸顿时嗤笑:“这不一直都是你所期盼的吗?天刀盟想要摘取我的脑袋,如今我亲自送来,怎么?这份贺礼,不值价吗?”

“公子,此话从何说起?”

裘文盛心头剧震,脸上却是做出一片迷惘的样子。

“啪!”

孙逸一巴掌拍碎了旁边实木桌,猛地站起,气势升腾,淡淡地凝视着裘文盛,道:“裘盟主,明人面前不说暗话,你想要我的脑袋,那便光明正大的来取就是。玩阴谋诡计?耍下三滥手段?未免有损人雄风采。”

“公子,这都是误会,天刀盟深知公子威势,哪敢触犯。”裘文盛解释。

“裘盟主若是如实交代罪行,我或可饶恕你们。但若是裘盟主死不悔改,拒不认罪,那在下可就不留情面了。”孙逸灌了口酒,面貌冷漠的道。

“公子,裘某愿以性命立誓,公子所言之事,天刀盟绝没做过!”裘文盛一脸郑重,信誓旦旦的道。

“是吗?”

孙逸灌了口酒,似笑非笑的看了裘文盛一眼,随即甩手,掌中出现了那枚圆盾。

“裘盟主所言,可是当真?”孙逸把玩着圆盾,一脸玩味的凝视着裘文盛追问。

看着圆盾,裘文盛瞳孔微不可察的缩了缩,一颗心顿时狠狠一沉。

他知道,前去交换人头的管事已经栽了。

但这种时候,他不敢认罪,拒不承认。

“裘某所言,句句属实,天地可鉴。公子还请明察。”裘文盛郑重回答。

孙逸闻言,丝毫不恼,早已料到裘文盛会矢口否认。

即便自己拆穿,他也会推脱是手下人私自报复,与他无关。

所以,孙逸早有准备。

他自怀中取出了一枚水晶,元力灌入,水晶顿时浮映起一片霞彩。

霞彩铺满虚空,如水波荡漾,映照起一片画面。

画面内,正是孙逸审问天刀盟管事的一幕。

“我是天刀盟的管事,我叫李牧,是受裘文盛指使,前来换取你的人头的。”

“裘文盛贪图天鸢剑,心系天神女传承,又恼怒你们重伤他,损害了其声名威严,心头不服,便屡次报复。”

“义城传扬的悬赏,都是裘文盛主导的,是大公子裘荣出谋划策,由我们执行的。”

“公子饶命,饶我一命,我能交代的,都交代了……”

一幕幕画面,很是清晰,管事面貌清晰可见。

其仓皇的声音,传遍大厅,众人皆听得清楚。

霍然,不少人变了脸色,裘荣更是瞳孔紧缩,嘴唇微张,骇然之色流露出来。

即便是裘文盛都是身躯一震,瞳孔紧缩,再难掩饰情绪。

至此,孙逸收起了水晶。

这种水晶,乃是经过处理的记忆水晶,可以记录发生的一幕幕事迹。

自孙逸觉醒反击开始,便准备了记忆水晶,以做证据。

不过,证据摆了出来,裘文盛却是依旧拒不认罪,反倒勃然怒斥。

“混账!这该死的东西,竟敢污蔑裘某!陷害天刀盟!”

裘文盛急中生智,破口痛斥道:“公子,你可要明鉴,这人所言,乃是栽赃污蔑,定是其他势力的死士,知晓天刀盟曾与公子生间隙,所以故意借此机会陷害天刀盟,想要借公子之手,铲除天刀盟。”

“公子英明神武,智勇双全,定然要明察秋毫,莫要沦为他人手中刀,成为他人利用的对象,而错杀了好人!”

裘文盛言辞切切,一副诚挚的态度,显得很悲戚。

孙逸灌了口酒,静静地听着裘文盛的辩驳,丝毫也不着急。

黑狗在旁边匍卧下来,老神在在,漫不经心,显得很闲散慵懒。

待得裘文盛说完,孙逸才瞥了他一眼,反问道:“说完了吗?”

“公子……”

裘文盛脸色微僵,想要继续辩解,却见孙逸摆手,制止了他。

“我有办法,证明裘盟主清白,就是不知道裘盟主敢不敢配合我了?”孙逸灌了口酒,摆手笑道。

“什么办法?还请公子明示!”裘文盛顿时做出一副视死如归的架势。

孙逸抿了抿嘴,道:“让我搜魂,搜查裘盟主的记忆,那么,一切真假,自然可辩。”

“什么?”

裘文盛霍然变了脸色,昂藏身躯都是踉跄了下。

孙逸灌了口酒,淡淡抬头,漫不经心的盯着裘文盛笑道:“怎么?裘盟主怕了吗?”

裘文盛脸色一凝,目光闪烁,暗藏冷色。

“公子是否知道,若是搜魂,稍不注意,很可能会导致神魂混乱,裘某可能会意志崩溃。”裘文盛冷着脸道。

“无妨,裘盟主若是不方便,那我再找个人,不如,大公子如何?”孙逸又看向了裘荣,后者吓得脸色一凝,瞳孔猛缩。

裘文盛脸色骤沉,缩在袖口的双手微微握了起来。

“公子这样做,未免有些过分了吧?”裘文盛冷着脸反问。

“过分?”

孙逸灌了口酒,徐徐起身,扭头凝视着裘文盛,淡淡道:“我便过分,你又要怎样?”

【作者题外话】:第一更,继续写第二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