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八章 裘安谢罪/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便过分,你又怎样?

一番话,霸气侧漏,狂放十足。

众人皆都身躯一震,肝胆一颤,面色剧变。

孙逸这番话,无疑表明了态度,今夜前来,压根儿就不是跟他们来讲理的。

摆明了就是来强势问罪的,证据在手,不管你认还是不认,天刀盟都不可饶恕。

许多人都是呼吸一滞,心肝颤栗,大汗淋漓。

面对孙逸,他们倍感压抑,忍不住的心生惶恐。

那条黑狗的威势,实在太凶猛,让人胆寒,都提不起任何反抗的信心。

即便裘文盛都是变了脸色,身躯震动,脚步踉跄,骇然的朝后退却了几步。

他一脸愤怒地凝视着起身的孙逸,缩在袖口的拳头紧紧攥着,元力在拳头内滚滚汹涌。

“公子,你这样做,就不怕天下人唾骂?”

裘文盛还想殊死挣扎,负隅顽抗。

“唾骂?我素来行得正,坐得端,何曾惧怕这些?”

孙逸灌了口酒,铮的一下拔出了腰间天鸢残剑,直指裘文盛,道:“若是裘盟主识时务,自杀谢罪,我便不追究天刀盟的过错。如若不然,今夜,血洗天刀盟!”

“公子,执意要这样做吗?”裘文盛脸色骤沉,冷漠地凝视着孙逸反问。

孙逸面不改色,平静而立,剑指裘文盛,丝毫不动。

“放肆!”

裘文盛顿时大怒,气势勃发,浑身元力滚滚汹涌,刹那间灌满四肢百骸。

“欺人太甚,某先杀你!”

裘文盛一步跨出,骤然动身,朝着孙逸扑杀了上去。

他知道,孙逸今夜登门,天刀盟在劫难逃。

既然如此,不如擒贼先擒王,擒住孙逸,掌控局势。

傻子都看得清楚,黑狗虽然厉害,但却以孙逸为尊。

只要控制住孙逸,黑狗再厉害,也是徒劳无用,依旧会被他们玩得团团转。

所以,明知无法和解,裘文盛便恶向胆边生,直接动手,擒杀孙逸再说。

“去死!”

聚神九重境的威势爆发开来,整座大厅都是轰然剧震,滚滚雄浑的气息弥漫开来,厅内桌椅板凳皆不堪重负,纷纷炸碎成木屑。

裘文盛一步踏出,身影所动,虚空都是扭曲压缩,掀起雄浑狂暴的气浪。

宛如惊涛,直击长空,带动起的威势十分可怕。

即便聚神八重境的巅峰强者都是倍觉压抑,有种呼吸滞碍的感受。

孙逸首当其冲,更是如被大海吞噬,要被卷入海啸中,整个人,身与魂,血与骨都要被碾碎成肉沫,难以承载。

然而,眼看着孙逸将要遭劫,裘文盛逼近孙逸面前,大手就要将孙逸擒杀时,一道黑影,快如闪电,远胜裘文盛十倍不止,猛地迎击了上来。

早前慵懒匍卧的黑狗自原地消失,刹那间人立在了孙逸面前。

一只前爪抬了起来,布满黑幽幽的元力波动,以漫不经心的姿态拍向了裘文盛的手掌。

元力波动疯狂翻滚,爪掌交击,顿时爆发开雷鸣轰动声。

一股浪潮,如决堤山洪猛地翻滚开来,奔腾肆虐,将四周群雄都给扫翻了出去。

“噗!”

裘文盛首当其冲,如遭雷击,昂藏身躯一震,咳血暴退。

那只打落而来的手掌五指都是纷纷折断,白骨茬外露,将血肉都洞穿,看起来惨不忍睹。

鲜血咳出,裘文盛捂着手飞退,脸色剧变。

“汪汪汪!”

黑狗并未止步,穷追不舍,狂吠一声,人立的身影再次消失不见,下一刹那直接追上了裘文盛。

一只前爪探出,从天而降,带着滔天伟力,轻飘飘的拍在了裘文盛的肩膀上。

咔嚓!

裘文盛半边身子都被拍得坍塌,骨骼寸断,整个人都是一软,砰的一下滚倒在地。

七窍鲜血流淌,模样凄惨。

“盟主!”

天刀盟众高层纷纷大喊,冲上前来,想要合围黑狗。

“唰唰唰唰!”

破空声阵阵,黑狗身影化作鬼魅,在大厅冲击,顿时无数只黑狗窜动起来,从四面八方冲击开去。

“噗噗噗噗噗!”

一道道身影咳血倒飞,将大厅四壁撞得崩塌。

一位位强者纷纷不敌,翻滚着砸进废墟,溅起漫天沙尘。

转眼间,大厅内站立着屈指可数。

从上到下,不一例外,全被放倒,皆重伤难愈。

镇压下群雄,确认再无威胁,黑狗才呲了呲牙,四蹄落地,晃悠悠地走向旁边,在孙逸的身旁站定。

狗头昂然,凝视八方,颇有一副俯瞰天地的霸气。

王者风采,张扬十足。

天刀盟众人震骇,敬畏交加。

孙逸却是十分平静,整个过程一片坦然。

目睹着黑狗逞威,他眼皮子都没眨下,全程都在平静地喝着酒,一语不发。

“混蛋!莽金刚,狂徒,今夜纵使你杀了裘某,这义城之内,仍旧不会有你的立足之地!”裘文盛身负重伤,半边身子都烂掉了,却一脸狞色的瞪着孙逸喝吼。

“哈哈哈,你这狂徒,猖獗无度,张扬霸道,在这义城,迟早会被人斩杀。你以为,有条狗,就了不得吗?义城之地,强者无数,能杀你者,多不胜数。”

“今夜裘某不敌,天刀盟瓦解,乃是裘某技不如人。但是,这却不代表,你有能力在义城逞凶!你之威武,不过是仗着一条狗而已!”

“没了那条狗,你算什么东西?不知死活的蝼蚁而已,若你猖狂,杀你易如反掌。”

裘文盛疯狂唾骂,对孙逸大加贬低。

孙逸闻言,面不改色,波澜不惊。

他平静地灌了口酒,然后提着天鸢剑,朝着裘文盛漫步走去。

“死到临头,都还在百般算计?”

“你以为,凭你三言两语,就能破我道心,乱我心扉,让我种下心魔吗?”

孙逸一脸坦然,淡淡地俯视着裘文盛,道:“吾之心迹,岂是你这井底之蛙所能揣测的?”

裘文盛脸色狞恶,狠狠地瞪着孙逸,嗜血凶狂的眼神,恨不能将孙逸生吞活剥。

“莽金刚,某要诅咒你,不得好死!”裘文盛破口痛斥,嘶声怒吼。

“很抱歉,即便我有那一天,你也看不到了!”

孙逸灌了口酒,随即提起天鸢剑,朝着裘文盛眉心狠狠刺去。

此人心狠手辣,诡计多端,屡次三番算计他,可谓罪大恶极。

他若不死,便如毒蛇潜伏左右,如芒在背,时刻都会危及自身性命。

所以,孙逸来此之前,便没打算,留其性命。

“住手!”

不过,就在孙逸即将杀掉裘文盛时,一声暴喝,自厅门外传来。

一道身影,快如疾风,飞扑而来。

孙逸微微一滞,抬头看了来人一眼,赫然乃是三公子裘安。

“放过我爹!”

裘安扑近孙逸身前,跪倒在地,张开双手拦在裘文盛身前,抬头望着孙逸,恳切道:“大哥,我裘安求你,放过我爹!我愿以性命立誓,劝诫我爹放下芥蒂,就此罢休。”

孙逸长剑逼近裘安眉心,都未曾让其面目变色。

裘安一脸决绝,跪倒在地,阻拦孙逸动手。

孙逸眉头微皱,凝视着裘安,眼中闪过一丝犹疑。

说实话,他对裘安并没有太大的恶感。

尽管当初城门前十分愤慨,但随着后来接触,发现裘安的性子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恶。

相对而言,其心性很幼稚,较为天真。

所以,孙逸对裘安恶感渐消,直到询问龙语嫣的消息后,恶感彻底瓦解。

此刻裘安求情,倒让他有些心软。

不过,想到裘文盛的冷厉,以及种种算计,孙逸却又将那一丝心软压了下去。

裘文盛是一头豺狼,心性狠辣,若是留着,必然会反伤自己。

所以,即便裘安求情,裘文盛也要杀掉。

“让开,今夜,没谁能够求情,裘文盛,必死无疑!”

孙逸冷然斥责,随即扬剑轻拍,裘安便被拍翻在地。

“住手!”

不过,裘安再次翻身而起,重又迅速坐了起来,抱住了孙逸的双腿。

“大哥,不要啊!不要杀我爹啊!”

裘安嚎啕大叫:“要杀就杀我吧!你们之间的恩怨,皆因我所起。如果不是我当初冲撞了你,我爹便不会如此冲动。若没我惹事在前,便不会有后面的纠葛。”

“大哥,杀我吧!我愿替我爹一死,一命偿一命,换我爹活!大哥,裘安求你了,求你了啊!”

裘安抱着孙逸双腿,任凭孙逸挣扎,死活不放手。

这般固执,让孙逸眉头紧锁。

他虽然杀伐果断,却也不是滥杀无辜的人,如若不然,前世也不会获得‘义薄云天’的绰号,受万族而敬仰。

所以,裘安这般固执求情,孙逸仁义之心起伏,顿生无奈。

身后黑狗见状,眼神闪烁,微微摇了摇头。

远古之战,若是那猴子少点仁义,也许,那一战的结局就可以改写。

裘安似乎察觉到了孙逸的迟疑,松开孙逸双腿,爬进了孙逸面前。

双手抓住了孙逸的手,抬头笑道:“大哥,你与天刀盟的恩怨,因我裘安而起。今夜,裘安跪求大哥,这场恩怨,便以裘安为终。”

说完,不待孙逸答应,双手按住孙逸右手,压着天鸢剑,引颈上前。

剑刃锋利,划破肌肤,不见血痕。

许久,裘安颈脖裂开痕迹,鲜血狂飙。

“安儿!”

“三弟!”

霍然,裘文盛,裘荣,裘富纷纷失声。

裘安瘦弱的身体,徐徐倒下,两眼大睁,一眨不眨的死死盯着孙逸。

那逐渐晦暗的眼瞳深处,恳切之色,依稀可见。

【作者题外话】:第二更,第三更稍晚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