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一章 总领事/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众神庙,演武场。

各方势力的高层齐聚,演武印证所学的年轻子弟纷纷罢手,彼此丢下兵器,转身套上长袍,站在了老者和中年男女身后。

一个个器宇轩昂,气势勃发,显得十分张扬。

各方势力高层齐聚,皆都心绪忐忑,揣揣不安,不明白神城使者为何突然驾临。

如此大规模召集各方势力齐聚,兴师动众,却是有些骇人听闻。

有史以来,义城鲜有这样的个例。

“诸位不要惊慌!”

但在各方势力忐忑不安时,演武场内高坐着的老者淡淡一笑,道:“此番吾等前来,别无他事,只是奉命寻找一人。”

“义城浩大,地域广袤,人员众多,吾等区区数人,恐不能得偿所愿。故而,广邀诸位,劳驾诸位帮忙。”

老者话语慈蔼,很平和,显得平易近人。

顿时,各方势力的人纷纷松了口气,高悬着的心放松下来,紧绷的心弦徐徐松缓,整个人都是轻松了下来。

紧接着,便有人站出来,抱拳施礼,恭谨道:“大人有何吩咐,只管道来,我等必然竭尽所能,肝脑涂地。”

“对!竭尽所能,肝脑涂地!”

群雄纷纷附和响应,不敢怠慢。

“倒不至于,倒不至于。”

老者抚须一笑,两手抱拳,朝着半空虚拱了拱,随即解释道:“吾等前来,乃奉总领事大人之命,找一位绰号‘莽金刚’年轻人。”

“莽金刚?”

“大人找他?”

“竟然是莽金刚!”

霍然,全场哗然,各方势力的人马无不震动,蓦然失声。

莽金刚之名,如雷贯耳,今日可声名大噪呢。

我的个乖乖,莽金刚的名头,都传到了总领事大人的耳内了吗?

其声名传播得这么广,这么快吗?

莽金刚何德何能,居然会引起总领事大人的注意?

许多人暗忖,暗暗吃惊,暗暗思索。

总领事大人,乃是平原城一切事务的都统。

说白了,就是平原城城主之类的职务,统辖平原城一切事宜。

人员调动,兵马征集,种种大小事务,皆需要他把控都统。

其地位声名,远胜常人。

并且,据悉总领事大人,更是一位半步法身。实力强悍,有封神的潜能。

这样一位大人物的惦记和注意,换做常人,恐怕是天大的福缘,是机遇造化。

许多人都是心头凛然,目光闪烁,脸色微凝。

一些人忍不住对视,皆都可以看到彼此眼中闪过的骇然。

天刀盟的人则是微微蹙眉,眉头微皱,目光凝重。

总领事大人指名道姓的找寻,不知所谓何事?

是利是弊,是好是坏?

暂且不知,天刀盟刚和莽金刚结盟,表示臣服。

若是总领事大人欲要责备莽金刚,那天刀盟可就要被牵累了。

因此,副盟主追魂手犹疑了下,上前半步,抱拳问道:“在下斗胆,敢问大人,总领事大人找寻莽金刚,所为何事?”

“你知道他在哪儿?”

老者没有回答,反倒一脸笑意的询问追魂手。

“这……”

追魂手脸色一僵,不知该作何回答。

各方势力皆都沉默,纷纷看着追魂手,各有情绪。

有同情的,有怜悯的,有幸灾乐祸的,种种态度,比比皆是。

眼看着追魂手犹疑,演武场内,一名白袍少年,长眉挑动,一脸不悦的斥道:“叫你说就说,吞吞吐吐作甚?”

白袍少年正是早前勒马问话的少年,气势不凡,桀骜外显,十分张扬。

追魂手脸色僵滞,面露挣扎之色。

“怎么?总领事大人的命令,你也要违抗不成?你可知道,违逆总领事大人,就是违逆人族。”白袍少年一甩袖袍,厉声断喝。

“公子言重了,在下不敢。”

追魂手顿时脸色一变,大汗淋漓,慌忙抱拳躬身,解释道:“非是在下不愿言,实在是莽金刚与我天刀盟关系匪浅。在下贸然道出,唯恐惹怒大人。”

“管你们什么关系,有话说话,赶紧让他滚出来,随我们前往平原城,面见总领事大人。”白袍少年冷漠训斥。

“这……”追魂手再次犹疑。

“少说废话,速叫人前去通知,限你半个时辰内,务必把人带到。否则,本公子轻饶不了你。”白袍少年甩手拔出一杆长枪,锐气腾腾的指着追魂手斥道。

一位聚神八重境的巅峰强者,却被他训得没有脾气。

神城使者的身份,有多可贵,难以想象。

“是是是,在下这就命人速去通禀。”

追魂手哪敢怠慢,急忙叮嘱身后管事返回天刀盟,通知孙逸素来众神庙。

管事领命,匆匆离去,庙外策马狂奔,迅速消失。

对此,孙逸并不知情,沉浸在修炼中,全然没有关注外界风云。

天刀盟,密室内。

孙逸将一干灵药悉数炼化,体内元力沸腾澎湃,迅速饱满充沛。

在其体内,元力如洪潮,不断翻滚流动,冲击四肢百骸,灌溉奇经八脉。

他两眼、双耳不断喷薄霞光,那是精气神充沛的表现,是元力饱满的征兆。

“是时候再做突破了!”

元力饱满,便需要更进一步。

孙逸运转《引灵诀》,引导着体内元力不断冲击口窍。

顿时,体内元力如山崩地裂般,如海啸冲霄,自四肢百骸,奇经八脉,周身骨骼、血肉、筋络内纷纷升腾,疯狂的朝着口窍灌溉。

宛如决堤山洪,如冲霄海浪,如倾泻的瀑布,不断冲击。

孙逸口窍不断喷薄霞光,嘴唇阵阵发光,牙齿都是被光芒包裹,晶莹剔透,宛如玉泽一样。

口窍开辟,唇齿凌厉,如玉铁浇筑。

这样的状态,不断持续,僵持不下。

而在孙逸强势突破时,密室外,自众神庙返回通禀的管事匆匆跑了回来。

“孙公子,孙公子!”

管事气喘吁吁,急声呼唤,想要叫醒孙逸。

“汪汪汪,吵什么吵?”

密室门口,黑狗匍卧在那,为孙逸护法,不容外人惊扰擅闯。

“大人,烦请通禀,小的有急事告知公子。”

被黑狗呵斥,管事吓得腿脚一颤,急忙躬身,放低姿态,恳请道。

“没空!”

黑狗淡淡瞥眼,冷淡地回绝。

“大人,事关紧要,不容怠慢啊。”管事急声解释。

“怎么?本王的话,你当耳旁风了?”黑狗两眼骤睁,煞气腾腾的盯着管事质问。

“大人宽恕,小的绝无此意。只是,实在是事关紧要,小的必须见到公子啊。”管事吓得跪伏在地,惶恐禀告,“请大人容小人道来!”

黑狗目光微凝,沉默了下,随即摆了摆爪子,道:“你且说来,若是不能让本王满意,小心本王活撕了你。”

说着,还似模似样的呲了呲牙,一副凶相毕露的架势,很是慑人。

管事吓得身躯一颤,不敢怠慢,慌不迭的解释道:“大人,神城有使者驾临,指名道姓,要让孙公子前去拜见。恐有大事召唤,小人被逼无奈,方才如此紧急通禀。”

“神城使者?什么东西?”

黑狗眨了眨眼睛,疑惑问道。

神城使者是东西?

黑狗的话,令得管事瞬间错愕,猛地抬头,一脸惊骇的看着黑狗。

我草,他这是头一次听闻,有人不知道神城使者的,还问神城使者是什么东西的。

好大的狗胆……

这话要是被神城使者耳闻,指不定会雷霆震怒。

管事不由满脸大汗,差点没被吓破肝胆,反应过来,慌不迭的道:“大人莫要胡言,神城使者可不是什么东西。”

“既然不是东西,那你何须如此慌张?”黑狗目光冷淡,反问道。

我草,我说什么了吗?

管事脸色一僵,顿时醒悟自己失言,急忙扇了自己嘴巴一巴掌,随即慌忙改口:“不是这样的,大人,神城使者他是东西。哎呀,错了错了,神城使者是大人物,地位声望不凡,远在天刀盟之上。”

“在我们这样的边城内,神城使者便是天,足以主宰天下,总揽杀人特权。所以,神城使者指名道姓要见孙公子,孙公子便务必前往,不得怠慢。否则,会招来杀身大祸的。”

管事急得大汗淋漓,一番话都说得囫囵不清。

黑狗没有在意,但却明白了一点。

这劳什子神城使者不能怠慢,一旦怠慢,会招来杀身大祸。

顿时,黑狗眼珠子一转,黑幽幽的瞳孔深处,闪过一丝狡黠。

牠打了个哈欠,随即摆摆爪子,心不在焉的道:“行了行了,本王知道了。你便回去告知那什么使者,就说公子没空见他。”

“什么?”

管事膛目结舌,一脸错愕。

自己费尽口舌解释这么多,居然迎来这样一番态度?

这样的话,他怎么敢回去交代?

一张脸顿时剧变,管事急声解释:“大人,万万不可啊,神城使者如此轻怠,恐有大祸啊!”

“怕什么?天塌了有公子兜着,你慌什么慌?”

黑狗漫不经心的瞥了管事一眼,冷幽幽的道:“他若是为难你,你便告诉他,若是想见公子,自己没长腿儿吗?不知道自个儿来吗?”

“……”

管事无语,吓得肝胆俱颤。

我的妈呀,这狗好大的胆子,竟敢对神城使者这幅态度?不怕死吗?

管事心惊胆颤,想要继续解释,却被黑狗两眼一瞪,煞气流转,吓得屁滚尿流,仓皇而去。

【作者题外话】:第一更~昨天四更居然没人刷评论、推荐、收藏和打赏,好让人失望啊~另外,郑重呼唤,请用充值塔豆订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