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九章 直击特使/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义城,天刀盟。

击退众天骄,孙逸便是转身去了内庭,在天刀盟安排的别苑住所内研习符咒。

随着他在义城搅动的风波越来越大,孙逸愈发感觉到压力陡生,再不敢如早前怠慢。

现在的他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提升实力,在加强自保的底蕴。

目前为止,他的修为开窍三重境,单凭自身资质,开窍八重境内足以横扫。

但是,在不激发金猴意志的情况下,与开窍境巅峰高手仍有很大差距。

所以,他需要借助外物弥补这段差距!

金猴意志虽好,但终归后遗症太大,且持续时间有限。

一旦敌人过强,或者敌人太多,贸然激发金猴意志,恐怕会更快陷入绝境。

所以,具备些外物傍身,不是坏事。

描摹符咒的材料不缺,天刀盟底蕴不浅,早已收割而来。

孙逸这次描摹的依旧是《引风咒》,只是描摹的材料,再次提升,改用了造气境小成灵兽的精血与皮囊。

一旦成功,开窍境巅峰高手也不敢撄锋,需得退避锋芒。

对于《引风咒》的描摹,孙逸早已经得心应手,符纹摆置熟记于心,描摹起来行云流水,十分顺畅。

只是,制造材料再次提升,难度同样相对提升。

材料越高级,引动的天威越浓郁,造成的压力就越大,难度自然就相应越大。

毫无疑问,第一次不曾熟悉天威程度,孙逸在最后一笔的时候失败。

半成品的符咒爆开,不下于开窍九重境高手的全力一击。

孙逸咳血横飞了出去,撞塌了一根凉亭石柱,下面的石桌都在爆炸中粉碎,化作齑粉飘扬迸溅。

这般状况,孙逸早有预料,心有防备,所以在失败前撒手撤退,及时闪避,便受伤不重。

以霞帔疗养片刻,便恢复如初。

孙逸再次铺展开皮囊,重又继续。

第二次描摹前,他识海观摩了下先前描摹的过程,弥补了不足,反思了缺陷。

于是,第二次谨慎描摹,侥幸成功。

试验了下威势,发现威势远不如想象中那般威猛,有所欠缺。

显然,描摹还不够精细,未曾将威势全部发挥出来。

第三次孙逸继续观摩第二次的描摹过程,继续反思不足和缺陷,将之改善,尽善尽美。

最终动手,顺利成功。

符纹圆润,一气呵成,全无停顿褶皱。

随着首尾相连,符纹吸允天地元气灌溉,变得晶莹剔透。

根根如龙,条条如蟒,相互纠缠交织,繁奧复杂。

不用试验,孙逸仅凭直觉便可以笃定,这张符咒的威势绝对强盛,足以重伤开窍九重境高手。

孙逸灌了口酒,擦了擦嘴角,铺展开第三张皮囊,便要继续描摹。

笔走龙蛇,迅疾如电,比起描摹第二张时更加从容。

不过,就在将要成功的时候,别苑大门被人突然撞开。

“大哥!大哥,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裘安撞门而入,急声大吼。

孙逸受扰,笔下一顿,霍然间,流畅的符纹出现紊乱,吸入的天地元气不稳,骤然混乱,紧接着崩溃,发生大爆炸。

轰隆巨响,孙逸猝不及防,直接咳血倒飞了出去。

这回,他可是没有半点防备,全然没有预料到裘安会突然闯入。

并且,这张符咒描摹更加精细,引动的天威更强,发生爆炸而造成的威势不下开窍巅峰高手的全力一击。

孙逸首当其冲,未曾避开,被重伤,脏腑都是龟裂开来。

“大哥,大哥,你你你你……你没事吧?”

裘安慌不迭扑上前来,搀扶起孙逸,一脸惊惶的问道。

孙逸欲哭无泪地看了裘安一眼,却又不好指责,只能摆摆手,表示无碍。

眼看着孙逸摆手,裘安松了口气,也没多想,便又急声喊道:“大哥,大哥,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孙逸无奈的看了裘安一眼,道:“有什么事,尽管说,这么扯呼有必要吗?”

裘安脸色一僵,愣了愣,反应过来,急忙解释:“大哥,神城特使亲自来了,扬言要镇压你,现在就在我们前厅!”

孙逸眉头挑动,对此早有预料,并不显得意外。

他站了起来,擦干净了嘴角血迹,灌了口酒,洗漱了口中血沫,这才看向裘安道:“走吧!”

“大哥,你干嘛去啊?”

裘安拉住了孙逸胳膊,急声询问。

“当然是去见见,什么样的神城特使,如此张扬!”孙逸灌了口酒,淡淡笑道。

“大哥,你疯了吗?那可是神城特使,他可是来者不善啊,你这样去,不是自寻死路吗?”裘安大急。

“神城特使就可以予取予夺吗?”孙逸扭头询问。

裘安被问得一怔,但很快回答:“只要不主动招惹,特使也无权杀人。但是,现在人家有借口,有正当理由啊,我的哥。”

“若是他们要杀我,我即便逃脱,天下之大,又能去哪?神城号令,普天之内,哪有我的容身之所?”孙逸又问。

裘安再次一怔,居然无言以对,无可辩驳。

神州天下,神城为尊,若有号令,天下响应。

别说孙逸区区开窍境,即便是宗师人物,也无处藏身,将举世皆敌。

“走吧!”

孙逸摇头一笑,灌了口酒,便是阔步而去。

裘安慌不迭追上前去,不再阻拦,却仍不忘告诫:“大哥,听兄弟一句劝,势不如人暂低头,没什么大不了的。可别冲动,枉送性命啊!”

孙逸抿嘴一笑,拍了拍裘安的肩头,一语未发。

裘安一颗心都悬了起来,没再多说,跟随着直奔前厅。

前厅内,刚刚收拾完,重新摆置起的桌椅板凳上坐满了人。

入座者皆是各方势力的人雄,在其身后,便站着各路天骄,各方人杰。

在上首位置,一位老者神情肃穆,精神抖擞,左右陪坐着一男一女。

下面左右,则坐着几位年轻男女,皆都丰神俊貌,气质非凡。

而最为醒目的,则是前厅中央,一位白袍少年,吃枪而立,面向门口,气势傲然,默然静候。

孙逸走来,一眼看到对方,并被对方锁定了身影。

四目相对,孙逸很是平静和疑惑,对方却是两眼骤沉,脸色浮现冷厉,傲然更甚。

“你就是莽金刚?”

孙逸还没跨门而入,白袍少年便是抬枪指向了他,同时喝问。

这般架势,针对之意,尽显于外。

孙逸眉头挑动,抬头看了白袍少年一眼,疑惑道:“阁下是?”

“本公子姓邹,名子俊,特来擒拿你。”

白袍少年提枪而起,傲然哼道。

“擒我?所为何?”

孙逸灌了口酒,淡淡嗤笑。

“目无尊上,狂妄无知。”白袍少年邹子俊冷声道。

“仅凭此就拿我,阁下未免才是真正的狂妄无知吧?”

孙逸镇定从容,灌了口酒,淡淡嗤笑。

“放肆!你算什么东西?也配与本公子相提并论!”邹子俊脸色骤冷,厉声呵斥。

“呵!”

孙逸顿时嗤笑,不以为意的瞥了邹子俊一眼,淡淡道:“神城之人,若都如阁下这般狂妄自大,异族入侵,人族早晚必败!”

“大胆!你竟敢蔑视神城!”

邹子俊抬枪厉喝,两眼闪烁寒芒。

“在下蔑视的不是神城,而是如阁下这样无知的蠢货!”

孙逸灌了口酒,神情冷淡的笑道。

“你竟敢骂我蠢货?狂徒,找死!”

邹子俊何许人也,平原城都赫赫有名的俊彦人物,居然被人当众骂做蠢货,岂能不怒。

盛怒之下,必有勇夫!

何况邹子俊早看孙逸不顺眼,心头煞气积攒满腹。

这一刻直接爆发,提枪而起,猛地刺出。

长枪如龙,洞穿虚空,咻的一下刺向孙逸眉心,狠辣无情,要洞杀孙逸身与魂。

好毒的攻击!

孙逸两眼骤冷,他自忖跟邹子俊无冤无仇,初次见面,对方便这样动手,杀机满腹,简直是欺人太甚,目中无人。

“铮!”

孙逸抽身后退,拉开距离,右手第一时间拔出了天鸢残剑。

残剑上挥,将长枪劈开了去,擦着孙逸头顶刺空。

劈开长枪,孙逸一步跨出,重又欺身上前,天鸢剑疾刺而去,直奔邹子俊胸腹。

你要杀我,我便杀你!

且看谁的身手更快,更急。

孙逸脸色平静,全然没有在乎对方乃是神城特使的身份,一如寻常人,该杀则杀!

“哗!”

眼看着孙逸这般姿态,杀伐果断,决绝干脆,满厅群雄都是震动哗然,纷纷震骇。

这家伙好大的胆子,神城特使竟然都敢击杀,未免太狂妄了吧?

众天骄更是脸色剧变,瞳孔紧缩,心脏猛跳,险些失声叫出来。

孙逸的大胆,超乎他们意料,超乎他们想象。

即便是上首肃穆而坐的老者,都是眉头挑动了下,眼中闪过一丝异色。

左右中年男女更是脸色微凝,眼神浮现惊异。

“放肆!”

白袍少年邹子俊气急败坏,暗惊孙逸的大胆,同时暴怒呵斥。

面临着孙逸反击一剑,邹子俊不敢怠慢,抽身狂退,同时收枪回防,横档在了胸前。

叮!

断裂的剑尖刺在了长枪枪柄上,溅起火花,发出金铁声。

邹子俊受力飞退,迅速拉开了距离。

孙逸则是身躯一震,后退半步,便是稳住了脚步。

拂袖甩手,残剑归鞘,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全无半点停歇。

从容平静的姿态,引发广泛关注,许多人都是忍不住暗中叫好。

【作者题外话】:第二更~评论订阅收藏都刷起来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