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章 逃兵/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使不得!使不得!”

孙逸要为二人疗伤,薛礼和周海却是慌不迭的摆手推拒。

“兄弟,好意心领了,但现在形势不利,异族追兵随时都会赶来。你还是留着力量,尽可能的多搜救其他兄弟吧!我们弟兄二人虽一介残身,却还撑得住,死不了。”

周海是个仁厚汉子,一脸血迹却笑得开怀,即便浑身鲜血仍在流淌,他都毫不在意,眉头都不皱一下。

薛礼搀扶着周海,虽然瘸着腿,却也是个倔强汉子。

即便额头大汗淋漓,脸颊苍白,整个人快要虚脱,却仍然拒绝了孙逸的治疗。

“去救其他兄弟吧,我们弟兄二人,沿着大路,向第二关隘归去即是。”

薛礼也是含笑推拒,不愿接受孙逸治疗,担心孙逸力量不济,会拖累孙逸。

孙逸闻言,却是摇头,道:“二位仁兄放心,某有疗伤良药,不会影响某之实力。所以,二位不必要心怀歉疚而觉得会拖累。”

“真的?”

周海和薛礼对视一眼,皆都一脸郑重地盯着孙逸追问。

“某岂是那种不自量力的憨人?”

孙逸笑着反问,二人顿时半信半疑的坐了下来。

孙逸坐在二人身后,两手分别搭在二人后心,霞帔激发,抽动着天地元气,转化成紫蒙蒙的力量,蕴含着浓郁的生命精气。

沿着孙逸的掌心,不起波澜的灌入二人体内,为二人疗养着伤势。

霞帔的疗伤效果自不必多说,虽然为了不引人瞩目,没有全部激发效果,但哪怕只是些许,神效却也惊人。

周海身上的外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一条条深可见骨的伤痕,迅速愈合,流溢的鲜血顷刻止住。

并且,紫蒙蒙的力量汇入体内,不断温养着他们的内伤。

筋络、血肉、骨骼、脏腑,悉数温养,损耗的精气神都在不断恢复。

周海和薛礼有此感觉,皆都大吃一惊,纷纷震骇,下意识对视一眼,想要回头查探。

“别动!”

孙逸告诫了一声,“潜心疗伤,不要胡思乱想。”

二人心头一凛,不敢怠慢,摒弃杂念,任由孙逸治疗。

大约盏茶时间,二人外伤痊愈,内伤初步恢复,精气神不再枯萎。

持续了小半刻钟,二人神采奕奕,彻底康复,所有伤势悉数好转。

“好了!”

随着孙逸收手,二人睁开眼睛,感受到自身的状况,皆喜出望外,一脸的震骇。

“兄弟,你这是施了什么手段?效果这么神奇?”

周海心思仁厚,没有心思,下意识的讶异询问。

孙逸抿了抿嘴,笑而不言。

薛礼见状,急忙拉了下周海的手腕,示意周海不要多言。

二人对视一眼,随即向孙逸齐齐跪倒,叩头跪拜。

“诶,二位仁兄这是何意?”

孙逸讶异,急忙弯腰搀扶二人,却被二人挣脱,跪拜不起。

周海叩首道:“兄弟舍命相救,恩同再造,如生身父母。我周海,拜谢兄弟,今生之后,我这条命,就是兄弟的了!”

“我薛礼亦是!”

薛礼随之附和。

孙逸大为动容,却是摇摇头,用力搀扶起了二人。

他拍了拍二人身上尘埃,抿嘴笑道:“同为人族,二位驻守边关,为人族,为天下舍身。慷慨仁义,远在某之上。二位若是如此,倒是折煞某了。”

周海和薛礼对视一眼,不由大急,开口想要解释,却被孙逸抬手制止。

“我明白二位的心情,也已见识了二位仁厚。不过,二位若是仍要答谢的话,那便请答应某,余生请穷尽全力,杀异族,攒功勋,为人族尊严,为天下道义而奋起。”

孙逸脸色郑重,抬着周海和薛礼二人的胳膊说道。

二人对视一眼,皆忍不住动容。

随即朝着孙逸弯腰一拜,郑重答道:“善!”

孙逸扶起二人,相视一笑,一见如故。

“走吧,一道随行,搜救其他将士吧?”

孙逸邀请二人,二人毫不犹豫答应下来。

“我来带路!”

周海一人当先,拽起早前被孙逸吼翻的异族战马,骑马而行。

三人分别上马,勒马奔腾。

……

第二关隘,营地内。

邹子俊结束了设防议会,走出议政厅,提枪朝着宿营地走去。

途中,他嘴角微抿,一脸得意笑容。

想着孙逸被他钳制,而无法出关救援,攒立功勋而将一辈子被他压制时,便忍不住心绪升腾,开怀至极。

越想,心情越是亢奋,脸颊都是爬满了笑容。

“得罪本公子,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邹子俊冷然暗哼,喜滋滋地,一脸骄傲。

然而,还没高兴多久,迎头便见负责盯梢孙逸的两名什长一脸慌张的朝他跑来。

“公子,不好了!不好了!”

二人一脸惶恐,揣揣不安的叫道。

邹子俊驻足,脸上喜色一僵,随即眉头皱起,满含深沉的盯着二人,道:“什么情况?孙逸那狗东西呢?我不是让你们盯死他吗?”

二人顿时脸现苦涩,唯唯诺诺,惶恐交加。

“怎么回事?说!”

邹子俊脸色骤沉,跺枪斥喝。

“回公子,孙逸他……他袭击了我们二人,打晕了我们,然后趁机溜走了。”一名什长揉着后脑勺,忐忑难安的回道。

“混蛋!废物!”

邹子俊顿时气得暴跳,差点忍不住提枪戳死他们。

二人吓得战战赫赫,提心吊胆,揣揣难安。

邹子俊狠狠叱骂了一顿,方才罢休,稳住情绪,他细细凝思。

很快,嘴角抿起,露出几分狞笑。

“想立功?哼,有本公子在,我倒要看看,你怎么立功。”

邹子俊冷哼,一脸狞色:“没上级命令,私自脱离部队,擅离职守,本公子便先治你一个逃兵之罪。我倒要看看,你立的那点功勋,能不能抵得过你这项罪名。”

逃兵,在任何时代,任何地方,都是耻辱的代名词。

冷冷唾骂了一声,邹子俊提枪而起,朝着监军营地走去。

此次出援,邹景山同样率队而来。

……

浩瀚山林,萧瑟沉寂。

三匹快马在林间穿梭,趁夜摸黑,四处搜寻。

一路窜走,不知奔行了多远,突然,三匹快马勒紧缰绳。

“有动静!”

孙逸勒马而立,告知左右二人。

“什么动静?”

周海和薛礼皆大吃一惊,朝着孙逸靠拢,一脸疑惑。

他们开窍六重境的修为,居然都没有听到丝毫风声,孙逸居然察觉到了动静?

这未免有些匪夷所思!

虽然他们已经见识过孙逸的实力,确实在他们之上,但这差距,未免也太悬殊了吧?

“在哪儿?”

薛礼直接询问,一脸异色。

“在前,大约九里地。”

孙逸偏头动耳的听了听,随即睁眼说道。

“九里地?”

周海和薛礼大吃一惊,皆不可思议。

开窍九重境都听不到这么远的动静吧?

“兄弟确定?”

周海半信半疑的询问。

“嗯!”

孙逸郑重点头,随即驱马而动:“抓紧时间,一共五个人,被二十名异族铁骑追杀,快要被追上了!快!”

“驾!”

周海和薛礼闻言大急,体会过那种绝望的他们拍马奔腾,疯也似的朝着前方赶赴而去。

一路狂奔,疾驰数里地,终于,前方喝吼声,长啸声,狞笑声,咆哮声远远传开,响彻山林。

孙逸策马而动,远远地便是看到,五名人族兵士,丢盔弃甲,仓皇而逃。

他们皆身负重伤,战甲染血,披头乱发,极尽狼狈。

他们的修为在开窍二三重境不等,被二十名开窍境的异族战兵追杀。

异族战兵策马追击,挥舞着刀兵,嚯嚯叫唤,如同猫戏老鼠一样,玩得兴起。

“真的有人!”

周海和薛礼对视一眼,皆震骇惊异,对孙逸的本事再次有了新的认识,心底不禁愈发钦佩。

但很快压下杂念,因为他们看到异族铁骑似乎玩得厌了,居然开始提弓,弯弓搭箭,准备射杀掉五名人族兵士。

“瓦拉希!”

异族铁骑长啸,尽显凶狞。

“快逃!逃!”

五名兵士中,一名身材修长,鲜血染透铁甲的兵士停了下来,紧握住了两柄断刀,如青松般站在了原地。

他准备断后,要为同袍争取逃亡时间!

“不要跑直线,曲线跑!”

那名兵士头也没回的断喝,断刀在手,昂然而立,紧盯着铁骑冲来。

嗖嗖嗖几支利箭射来,上中下分别直指他的脑袋,心脏,腰腹。

“异族狗,不得好死!”

那名兵士分毫不惧,不退反进,提着两柄断刀迎向箭矢。

铛铛!

两刀劈飞上中两支,却来不及应付下面一支,顿时被射穿腰腹。

箭矢强大的劲力贯穿了兵士腰腹,更是直接连带着兵士一起带着飞退。

砰的一声,翻滚倒地,砸在地上半晌爬不起身来。

断刀脱手,兵士仰倒,气喘吁吁,剧痛扭曲了他的面孔。

“瓦拉希!”

异族铁骑毫不留情,策马而来,扬蹄就朝着他的脑袋踏去。

那般架势,分明是要残忍的踏爆他的头颅。

“吾命休矣!”

那名兵士仰天长叹,认命的闭上了眼睛。

“咻咻咻!”

然在此时,林间一支支利箭骤然射出,如闪电般射穿了那些异族铁骑的眉心。

“唏律律!”

顿时,逞凶的异族铁骑人仰马翻,连人带马滚了出去。

“兄弟莫慌,吾等前来救你!”

周海和薛礼一马当先,策马狂奔而来。

气势汹汹,狂躁凶狞。

【作者题外话】:第一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