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一章 生死同归,休戚与共/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生龙活虎的周海和薛礼皆实力不凡,开窍六重境的修为,远在异族铁骑之上。

虽然他们资质不高,但常年厮杀在战线内,生死磨砺,一身本事练就得不凡。

至少,硬撼寻常的开窍七重境不在话下。

所以,二人凶猛无畏,杀进异族铁骑,如狼入羊群,杀得异族铁骑人仰马翻。

孙逸紧随其后,拔剑而出,天鸢残剑如切萝卜,斩青菜一样,削下一颗颗异族铁骑的丑陋脑袋。

牠们有的仗着羊头,有的人面,却留着獠牙,有的虎头羊角,分外怪异。

有的甚至青面獠牙,铜铃大眼,十分凶狞。

头颅飞起,鲜血狂飙,猩红如火焰。

转眼间,二十名异族铁骑授首,全被斩杀。

“兄弟,你怎样?”

斩杀了异族铁骑,周海和薛礼翻身下马,搀扶起早前断后的兵士。

那名兵士本以为会死在这里,却没想到有援兵前来,睁开眼睛,看到周海和薛礼,皆一脸感激。

“还好!还好!二位兄弟,来得及时,来得及时啊!”

说到最后,那人都是忍不住带起了哭腔。

绝处逢生,谁也忍不住不激动。

“没事了,没事了!兄弟,没事了!”

周海抱住那名兵士的脑袋,红着眼眶宽慰。

薛礼在旁,拔出了兵士腹部的箭矢,扭头看向孙逸道:“孙兄,恳请救命!”

不用多说,孙逸已经翻身下马,凑了过来。

“扶他坐起来!”

孙逸示意道,周海和薛礼急忙搀扶起兵士坐起。

孙逸大手贴在兵士腹部,激发霞帔,紫蒙蒙的力量灌入对方体内,洞穿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很快,外伤痊愈。

所幸,他的内伤没有周海和薛礼的严重。

所以,小半刻钟,对方便恢复过来,重又生龙活虎。

“小兄弟救命之恩,刘羽没齿难忘!今后若有差遣,唯命是从!”

兵士刘羽伤愈,便是急忙翻身跪倒,朝着孙逸叩拜谢恩。

“同为人族袍泽,莫要如此!”

孙逸急忙搀扶起刘羽,摆手劝诫。

“这让某心头如何感谢是好?”刘羽不免彷徨。

不待孙逸说话,周海便在旁边拍着刘羽肩膀,爽朗笑道:“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告诉你,我们弟兄二人的命,都是孙逸兄弟救回来的。如你一样,若非孙逸兄弟来得及时,我们的脑袋,早成了这群异族狗的功绩。”

刘羽闻言,再看向孙逸的目光,充满了感激。

而在这时,其他四名人族兵士察觉到身后动静,急忙跑了回来。

孙逸一一治愈,全都恢复了巅峰状态,变得生龙活虎起来。

“多谢孙兄弟再造之恩!”

一干人不约而同跪谢大恩,对孙逸无比感激。

“好了,莫要如此见外,大家同为人族袍泽,杀异族,捍卫人族威严,乃是我们的共同信念。有此信念,何须如此见外!”

孙逸一一搀扶起众人,随即道:“大家快起来,挑选战马,一起出发。这浩瀚山林,还有许多兄弟,等着我们前去营救呢。”

“善!”

众人齐声应道。

……

第二关隘,监军营。

“父亲!”

邹子俊掀帘而入,监军营内,一名身材高大,披着青铜盔甲,腰佩青铜剑的中年男子按剑而立,站在支架前,研究着地图。

听到动静,回过头来,一张英武的面孔干净无暇。

其上唇留有浓黑短须,为他英武的面孔更添了几分硬气。

“何事?”

邹景山眉头挑动,疑惑的看着邹子俊。

“父亲,孩儿前来,禀报一事。”

邹子俊抱拳解释,神情恭谨。

“讲!”

邹景山重又回头继续研究地图,平静的应允。

“父亲,孩儿麾下,出了逃兵!”邹子俊讲道。

“逃兵?”

邹景山霍然讶异,回头看向邹子俊,长眉皱起,道:“你治下不严,该当何罪?”

“请听孩儿解释!”

邹子俊急忙辩解:“此人实力不在孩儿之下,被编入孩儿麾下,一直不服,处处与孩儿对着干。所以……”

“此次左帅下令出关,搜救走失将士,孩儿未能被选上,他却不服,擅离职守,私自逃离关隘,违令而行。”

“对此,孩儿无能约束,虽有罪,却情有可原。但对方明知有过,却执意妄为,视军纪于无物。如此叛逆,实乃大逆不道。”

“所以,孩儿前来,恳请父亲明察秋毫,决断此事!”

邹子俊言辞灼灼,掷地有声。

邹景山闻言,大手一挥,冷然道:“罔顾军纪,不从军令,如此叛逆之徒,吾定当上报左帅,军法处置!”

“父亲英明!”

邹子俊大喜过望。

……

山林浩瀚,凌晨的林间一片漆黑。

一批铁骑在林间穿梭,疾行奔腾,足有三十多人。

一马当先的,一袭青衣,右腰挂酒葫芦,左腰配长剑,及肩短发迎风飘扬,尽显潇洒风姿。

余者皆披盔戴甲,手握残兵,紧步相随。

“兄弟们,加紧速度,前方八里地,正有弟兄被异族狗追杀!”

孙逸一马当前,突然急喝,策马加快了速度。

“杀啊!”

“异族狗,休得逞凶!”

“杀尽异族狗,救我人族同袍!”

身后数十人挥舞残兵,厉声长啸,追着孙逸身后狂奔而去。

这些人,皆是孙逸先后救下的人族伤兵,汇集在一起,不断拉大着队伍。

他们同仇敌忾,以孙逸为尊,服从孙逸管辖命令,在战场驰骋,搜救伤员。

一路走来,情绪高昂。

追着孙逸狂奔数里,终于看到,前面一片平原地,三十多名人族兵士,正被一支异族百人中队围剿。

异族百人中队皆骑乘高头大马,挥舞屠刀,围杀着人族兵士。

三十多名人族兵士皆伤痕累累,疲惫不堪,许多人都已经无力再战,被同袍护在中间,修养生息。

“瓦拉希!”

异族铁骑长啸,凶狞残暴。

“杀!”

人族兵士誓死顽抗,不断抗击,但无法力敌。

眼看着节节败退,包围圈越缩越小。

甚至,渐渐的有人被异族兵器穿透身体,然后直接挑飞起来,举在半空直接生撕成碎片。

“畜生!”

“异族狗,不得好死!”

“弟兄们,奋尽全力,杀!”

人族兵士纷纷红了眼睛,状若疯狂,竭力反扑。

“瓦拉希!”

异族铁骑长啸,刀兵霍霍,疯狂斩杀。

人族兵士,死伤惨重,转眼间重伤十余人,死伤四五个。

“兄弟们,咱们就算是死,也要撕掉这群畜生一块肉!杀啊!”

率队的人族兵士是一名开窍八重境的高手,七窍流血,极尽凶狞。

已经伤痕累累的他分毫不惧,反倒越战越勇,疯狂扑杀,接连斩掉七八名异族铁骑。

其凶狠气势,震慑异族。

“呜酷伢!”

顿时,异族铁骑怒吼连连,眼冒凶光。

“瓦拉希!”

周围异族铁骑纷纷嘶吼,策马强攻,更加凶猛。

顿时,人族兵士深陷重围,处境岌岌可危。

开窍八重境的人族兵士被击飞,口吐鲜血,砸进了身后伤兵队伍中。

“洪百夫!”

身后伤兵悲啸交加,含泪哽咽的扑向那名人族兵士。

那名人族兵士滚倒在地,咳血不断,却仍想挣扎起身。

但浑身骨骼寸断,被击碎脏腑,已是无力再起身。

“洪某恨啊!”

挣扎无果,那人仰头悲啸:“异族狗未绝,我洪毅却要先走一步。苍天,何其不公!”

“洪百夫!”

四周伤兵抱起洪毅,悲戚交加。

洪毅仰头环视剩下来的伤兵,无力苦笑:“对不住了,兄弟们,洪某失言了,没机会,带尔等安然归返了。”

“洪百夫,是兄弟们拖累了你,是兄弟们拖累你了啊!”

伤兵们纷纷嚎啕,悔恨交加。

“蠢货!”

洪毅闻言,顿时瞪眼怒斥:“你我同袍半生,生死同归,休戚与共,何来拖累?王八蛋,欺某无力否?掌嘴!”

顿时,众伤兵急忙挥手掌嘴,毫不犹疑。

“大哥!”

“哥!”

众伤兵纷纷抱着洪毅,放声嚎啕。

洪毅含泪咬牙,闭上了眼睛,呢喃道:“识得众兄弟,泪血染襟袍。今生无悔,此生无憾矣!”

“大哥!”

众伤兵纷纷长啸,悲痛交加。

“还我大哥命来!”

“异族杂碎,纳命来!”

“生死同归,休戚与共!大哥,等等兄弟!”

众伤兵提刀而起,纷纷燃烧精气神,临死反扑,奋力而起。

一时间,众伤兵悍不畏死,困兽斗杀,倒让一路无阻的异族铁骑接连死伤。

“呜酷伢!”

异族铁骑怒不可遏,狞声咆哮。

牠们集结重兵,要围杀伤兵。

“异族狗,休得猖獗!”

“兄弟们莫慌,吾等来了!”

“杀尽异族狗,不死不罢休!”

远方,孙逸率众而来。

“放肆!”

相隔一里地,驰援不及,孙逸直接施展《雷言诀》。

轰隆隆声响震动八方,平原掀起惊涛巨浪,策马的异族铁骑全被掀翻,咳血滚倒在地。

“杀!”

人族兵士悍不畏死,杀红了眼睛,凶猛扑出,斩杀重伤异族。

孙逸率众而来时,百多位异族铁骑死伤过半。

“杀光牠们!”

“斩尽这群畜生!”

“异族狗,纳命来!”

“受死!”

一时间,周海和薛礼等人纷纷暴喝,提起断刀斩杀异族铁骑。

转眼间,局势平定,平原上血流成河,一片猩红。

【作者题外话】:两更了~今天几更?报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