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九章 生死一线/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噗!噗!噗!”

孙逸翻滚着砸进地上,嘴里鲜血不断狂喷,血洒虚空。

体内脏腑震裂,气血跌宕汹涌,在筋络脏腑内逆流上涌,让他眼耳口鼻都是血流不止。

宗师人物含怒一击,即便没有尽全力,却也非开窍境高手可以抗衡得了的。

若非青铜圆盾乃是通灵宝器,防御力惊人,孙逸哪能活得下来?早被一巴掌拍成肉酱。

但尽管如此,孙逸却也惨遭重伤,整个人躺在地上,挣扎着爬不起身来。

浑身骨骼寸断,脏腑震裂,体内大出血,伤势惨重。

被他紧抱在怀的周天为的头颅再无力环抱,从他胸膛翻滚着掉落在地。

周天为被惊醒,疲惫的睁开了憔悴的眼睛,目睹了四周景象,顿时厉声咆哮,破口大骂。

但他的嗓音早已沙哑,声音根本发不出来多大,掀不起浪花,直接被无视。

异族宗师踏浪而来,披盔戴甲,背负大刀,阔步朝着孙逸走来。

“人族,该死!”

异族宗师口吐人言,凶狞而狂躁,牠大手十指颤动,狂暴元力在掌中跌宕,如同海啸在双掌内翻滚汹涌一样。

孙逸嘴角淌血,仰躺在地,两眼凝重的盯着异族宗师。

这一刻他不得不意识到,自己有些托大了,不曾明确敌人的实力,就贸然而动,结果撞上异族宗师这样的庞然大物。

以孙逸目前的实力,根本无从抗衡。

哪怕施尽手段,也不可能奈何得了宗师分毫。

但是,就这样认命,却是有些不甘呢。

孙逸平静而对,临危不乱,暗中激发霞帔不断疗养伤势,识海神魂翻滚,随时都要激发金猴意志,等着宗师毫无防备靠近时,给其致命一击。

一步!

两步!

三步!

异族宗师不断靠近,步履昂扬,威武狂暴。

孙逸体内大出血的伤势渐渐控制,手脚四肢已经能够勉强活动。

他将元力灌入双腿,撑在地上的双掌同样暗暗蓄力,如同蛰伏的雄狮猛虎,蓄势待发。

“愚蠢的人族,竟敢劫营,不知死活。”

异族宗师终于靠近,轻蔑地俯视了孙逸一眼,随即抬起手,狂暴的朝着孙逸的脑袋打了下去。

牠不曾留活口,更没有半点想要审讯孙逸的意思,直接动辄杀人。

这种时候,异族宗师距离孙逸仅有两米,短暂距离足够孙逸暴起。

“滚!”

孙逸激发了金猴意志,口窍发光,唇齿生辉,喉咙滚动,一声雷音轰然爆发。

天地虚空剧震,雷霆轰鸣,霹雳横呈,一片大乱。

狂风骤起,风暴侵袭,浪潮跌宕,排山倒海而起,轰向了异族宗师。

与此同时,蓄力已久的孙逸一拍地面,整个人猛地飞扑了起来,顺手拔出天鸢剑,猛地刺向了异族宗师眉心。

“死!”

《雷言诀》再起,雷音轰鸣不断,震耳欲聋,异族宗师完全没有预料到,被震得心神失守,眼神晦暗。

魁梧身体有些许僵滞,出现短暂木讷的状态。

而这种状态,足够孙逸完成刺杀!

只是,宗师终归是宗师,法身境下最强存在。

即便异族神魂薄弱,远不及人族雄浑,但境界修为摆在那里,实力差距明显如沟壑。

尽管猝不及防遭袭,但很快醒转,意识到被袭。

虽然来不及闪躲退避,但仓促抬手,横挡在了眉心。

“噗嗤!”

天鸢剑刺穿异族宗师的手,残剑染血,妄图继续洞穿其头颅骨,绞杀其元神。

但是,异族宗师大手紧握,却是抓住了天鸢剑刃,不顾疼痛的阻止了孙逸继续深入。

“糟糕!”

瞬间,天鸢剑如陷泥潭,再难寸进。

并且,剑刃受制,想要抽出都做不到,纹丝不动,被死死钳制下来。

“呜酷伢!”

骤然,异族宗师暴怒,铜铃大眼暴睁,两眼凶狞之色升腾,嗜血杀意汹涌而起。

抬手一巴掌,直接将孙逸抽翻在地,大手狂暴,直将孙逸半边骨架都抽得粉碎,血肉瘫软,不成人形。

“啊!”

饶是孙逸铁打的汉子,都是忍不住惨叫。

咳血横飞,血染襟袍。

这一回,孙逸彻底丧失了反抗力,再难动弹。

袭杀之下,惨败而归。

虽然败了,未曾彻底伤到异族宗师,但这份勇武与冷静沉着,却让周天为大为吃惊。

周天为早已清醒,意识清晰的目睹着孙逸的反击,忍不住震骇。

在宗师人物面前,即便是他完好无损,聚神九重境修为都有些发怵,都未必可以沉着冷静。

而孙逸一介开窍三重境的少年郎,却可以临危不惧,处变不惊。

甚至是大胆反击,强势而霸道的伤到了宗师人物。

就这种表现,都足够震骇他人,远胜同代。

若是传扬出去,足够笑傲天下。

可惜了,如此杰出后生,却要殒命于此。

周天为无声轻叹,恨不能暴起,阻挠异族宗师逞凶。

但仅剩头颅,元神都要枯裂的他根本无从反抗,更别提阻拦异族宗师。

他唯有不甘的沙哑怒吼,宣泄着内心悲与痛。

异族宗师缓缓地拔出了天鸢剑,一脸狞色,朝着孙逸走来。

“瓦拉希!”

一声暴吼,双手提剑,疾刺而下,直奔孙逸眉心,要将孙逸洞杀。

宗师威势弥漫,八方躁动,风卷残云,仿佛整片虚空都伴随着这一剑倾轧下来。

剑未落,恐怖威势却将孙逸压得再次咳血,脏腑碎裂,骨骼寸断,伤势更加惨重。

“哎!”

这般处境,让孙逸倍感无力,不禁轻叹。

前世丧命此剑下,今生同样如此,命中一劫,逃之不过吗?

孙逸闭上了眼睛,无力再抗争,只好听天由命。

“嗖!”

这时,生死一线。

眼看着天鸢剑将要洞穿孙逸眉心,一支破魔箭穿透虚空,骤然袭来,射向了异族宗师眉心。

破魔箭熠熠生辉,好似一颗流星,通体发光,滚滚炙热。

所过之处,虚空嗡鸣,留下一条尾焰,明晃晃的。

眨眼间,直奔异族宗师眉心,逼得异族宗师不得不放弃杀掉孙逸,双手挥剑上撩,劈飞了破魔箭。

铿锵声响,异族宗师却被破魔箭的力量震得接连倒退了四五步。

“呜酷伢!”

异族宗师暴怒,猛地抬头,朝着前方望去,只见一名披盔戴甲的人族大将狂奔而来。

双脚扬尘,迅猛狂暴,疾驰而来。

他手挽大弓,破魔箭紧扣弓弦,再次拉满,朝着异族宗师射杀而去。

“呜酷伢!”

异族宗师暴怒,挥剑力劈,将破魔箭劈飞。

但人族大将步步紧逼,不断开弓放箭,逼得异族宗师无法上前,步步退却,远离了孙逸。

人族大将冲上前来,看了一眼重伤的孙逸,又看了一眼滚落在旁的周天为的头颅。

看着周天为面孔憔悴,精神恹恹,不由煞气腾腾,杀气冲宵汉。

周天为睁开疲惫的眼睛,看到人族大将的面孔,也是精神焕发,双眼陡然圆睁,瞳孔焕发惊喜。

“老左……”

沙哑的声音十分微弱,呼唤着来人名字。

人族大将赫然是第一关隘副指挥官左忠仁,一位聚神九重境的盖世强者,与周天为搭档十八年,镇守第一关隘,情同手足。

“容某宰了这异族牲畜!”

左忠仁丢弃弓箭,拔出了后背阔剑,狞声怒吼,冲向了异族宗师。

动身前,他讶异的看了一眼孙逸,随手屈指,一枚丹药被弹了出来,射进了孙逸的嘴里。

“小兄弟尽快疗伤,速带周将军撤离!”

丹药入喉,转瞬即化,孙逸耳畔响起左忠仁的叮嘱声。

孙逸闻言,目光骤亮,不再顾忌其他,全力激发霞帔,管不了会暴露底蕴,紫蒙蒙的光辉包裹了身体,疯狂的抽动天地元气灌溉而来。

他的伤势十分惨重,若是不全力激发霞帔疗养,没有两个时辰的时间,是恢复不了的。

被逼无奈,为求活命,孙逸管不了那么多,必须全力激发霞帔。

霞帔发光,紫霞灿烂,夺目至极。

孙逸被紫霞笼罩,仿佛化作了蚕蛹,身影被遮掩,宗师都看不透内部状况。

紫霞氤氲生辉,孙逸破烂的肉身居然在疯狂恢复,被打得腐烂的血肉重现生机。

断裂的骨骼,脏腑,筋络,不断痊愈,迅速恢复。

融入体内的丹药之力也是迅速消融,里应外合,双重疗养,孙逸的伤势恢复得更快,超乎想象。

照这趋势,只要一炷香时间,便可彻底痊愈。

另一边,左忠仁拔剑而出,杀向了异族宗师,以燃烧精血为代价,拉近双方的实力差距,不断劈杀异族宗师。

尽管修为尚有不足,但悍不畏死的左忠仁不惜代价的攻势,逼得异族宗师居然无法反击。

天鸢剑在手,仅有尺余长,用不习惯,最终随手摒弃,拔出随身兵器,昂扬而动。

一时间,双方展开了激烈厮杀,狂暴波动扫荡四方,狂浪惊涛汹涌澎湃,卷起沙尘风暴,迷乱整片山林。

时渐推移,大约盏茶时间,孙逸便结束了疗养。

他肉身恢复如初,整个人看起来完好无损。

只是亏损的血气以及脏腑仍未痊愈,伤势仍有影响。

但这种危急时刻,哪能容许他彻底痊愈?

战场局势,瞬息万变,分秒必争。

将过多的时间浪费在疗伤上,只会错失掉逃命的最佳时机。

现在左忠仁生龙活虎,缠住了异族宗师,正是逃离的机会。

再不走,待得左忠仁力竭,气势衰落下来,再想走,就晚了。

翻身而起,孙逸抱起了周天为的头颅,绕开战场,捡回了异族宗师丢弃的天鸢残剑,撒丫子狂奔,朝着第二关隘方向奔腾。

“老左……”

周天为的头颅发出嘶哑叫喊,凹陷的眼眶一片猩红。

“周将军,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孙逸宽慰了一句,一边逃,一边激发霞帔,温养周天为的元神。

他可不想冒死救出周天为,结果还没送回关内,周天为就元神枯裂而殒。

毕竟,一位聚神九重境的盖世强者,就此殒落,对人族而言乃是极大的损失。

并且,金甲亲兵以性命做饵,不惜代价冒死诱敌,才让他得逞。

若是最终功亏一篑,如何对得起为周天为牺牲的三十二位金甲亲兵?

所以,无论如何,孙逸必须保证周天为活着,完好无损的活着。

他一路狂逃,一路温养,周天为恹恹不振的精神有了明显好转。

【作者题外话】:第三更~呼求塔豆订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