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一章 忠义之名,勇者无双/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冒领军功,乃是死罪!

即便身负职务,也不敢胡乱冒领。

邹子俊扣押下这样一顶大帽子,直接将孙逸推向了风口浪尖,惹得许多人口诛笔伐。

“不错!此人只是区区开窍三重境,怎么可能救得下周将军?”

“传闻异族大军数十万,他凭什么来去自如?”

“我也听说过,左忠仁将军前去救援,恐怕周将军乃是左将军救援而出,被他巧遇,从而带了回来的吧?”

四周兵士也都是哗然,纷纷指点,议论不绝。

“我记起来了,此人我认得,曾经偶遇异族偷渡,结果被总领事大人记下大功,嘉奖功勋八百。这家伙的运气好到爆棚,估计这次又是侥幸吧!”

突然一声惊喝,响彻八方,引发广泛关注,议论声更是沸腾。

许多人再看向孙逸的目光都是变得质疑,眼神审视。

邹子俊有所察觉,听着四周人群的滔滔议论,他一颗慌乱的心顿时镇定下来。

成功挑唆起众将士的情绪,那么,局势就可以被他所掌控。

孙逸见状,脸色骤沉。

邹子俊的狡诈,超乎他的想象,竟然比他还懂得借势。

借三军将士的气势,威压他一人。

孙逸冷哼,随即看向怀中捧着的周天为,他希冀着周天为开口,为他证明清白。

不过,还没待周天为说话,人群忽然躁动。

“让开!”

一批兵士突然闯了进来,推攘着周围将士,不约而同的朝着内部拥挤进来。

“孙兄弟,果然是你!”

“哈哈哈,我就知道,是孙兄弟回来了!”

“能救出周将军的,只有孙兄弟!”

“孙兄弟,活着就好!”

这批兵士闯入,生龙活虎,气势汹涌,皆是开窍境高手,其中不乏开窍七八重境,甚至九重境的巅峰高手。

看到孙逸,顿时惊喜交加,亢奋激动的迎了上来,簇拥过来。

孙逸抬头看去,顿时笑了起来。

这些人赫然是周海、薛礼、刘羽、洪毅等人,是他救下的五百将士。

他们早孙逸一步,在黎明时分抵达,顺利入关。

本在休养,却被此地动静吵醒,闻讯赶来。

“诸位安好,孙逸便心满意足!”

孙逸也很高兴,这些人一个没少,顺利归来,算是他此行最大的收获。

“孙兄弟,这里怎么回事?”

周海上前给周天为敬了个军礼,随即看向孙逸询问。

孙逸顿时嗤笑起来,抬头讥讽的看着邹子俊道:“当初,左帅亲下军令,遣派三万军士出关搜救。我欲尽一份力,但邹百夫却跟我有私怨,明知我心,却固步不前,拒不出关。”

“我被逼无奈,只得偷偷离开,追随大军出关搜救。却不想,此人处心积虑,污蔑我是逃兵叛徒,要拿我斩首!”

“什么?”

“王八蛋!他敢!”

“卑劣小人,竟有此事?”

周海等人闻言,纷纷暴怒,双眼圆睁,满脸煞气的看向了邹子俊。

洪毅身为百夫长,更是豪爽忠勇之辈,得知此事,更是气得差点炸毛。

“孙兄弟义勇无双,在异族铁骑下冒死救援。我等皆是第一关隘败兵,若非孙兄弟冒死而来,必然早已亡命异族屠刀下。”

“可以说,孙兄弟功勋赫赫,对我等皆有活命大恩。如此侠肝义胆,忠勇人物,你这厮竟然要斩杀孙兄弟?”

洪毅气势狂烈,铁甲染血,威武赫赫,朝着邹子俊逼迫上前,厉声喝道:“卑鄙无耻的东西,如此残害忠良,迫害义勇,你这狗贼的心,不会痛吗?”

霍然,邹子俊脸色剧变,被喝得下意识踉跄。

洪毅乃是开窍八重境的修为,且杀气深沉,犹在邹子俊之上。

双方虽然同阶,但邹子俊本不占理,气势被夺,以至于竟被迫退。

但反应过来,邹子俊却是骤然暴怒,提枪断喝:“放肆!孙逸,你个狂徒好大的胆子,竟敢在部队结党营私,串谋他人,引发军中哗变。”

邹子俊心思活跃,率先扣下罪名,将洪毅等人定义为孙逸结党营私的同伙。

这般狡诈,气得洪毅差点拔刀。

“这厮好狡诈!可谓阴狠!”

“没想到,世风日下!此人何须人也?竟敢污蔑义勇,陷害忠良,好大的胆子!”

“左帅在哪儿?吾等要禀明左帅,定要斩了他!”

周海等人暴跳如雷,气急败坏,被邹子俊的阴险气得不轻。

五百义勇,都有人拔出了刀兵,恨不能斩了邹子俊。

所幸,邹子俊身后麾下部众刀兵霍霍,站了出来,双方展开了对峙。

“怎么?被我说中心思,想要杀人灭口吗?以下犯上吗?”

邹子俊厉声呵斥,分毫不惧,瞪着双眼,凝视着洪毅等人。

“杂碎!这贼厮真是好猖獗,某饶不了他!”周海按耐不住燥怒,恨杀欲狂。

“某也忍不了,此人之阴险,枉为人族,让人齿冷!”薛礼也是痛恨交加。

“让某斩了他!”

刘羽更是暴躁,拔刀而起,想要冲出去斩杀邹子俊。

却被洪毅阻拦了下来,压制了下去。

“不要冲动,此人心思阴险,性情奸诈,恐怕就等着我们动手!一旦真的斗起来,将真正的坐实哗变罪名。届时,我们将百口莫辩。”洪毅冷静分析,道破邹子俊的心思。

哗变者,杀无赦!

洪毅也是百夫长,对军中规矩知之甚详。

所以,他很快冷静下来,无视了邹子俊的挑衅,抬头看向四周将士,朗声道:“诸位兄弟,某乃洪毅,忝为第一关隘一路大军帐下百夫长。今日,某有话讲,但请众兄弟认真聆听。”

邹子俊看到洪毅举措,脸色微凝,顿时提枪而起,厉声急喝:“有什么好讲的?尔等结党营私,聚众哗变,论罪当诛!如今所言,定是煽动军心,一派胡说。”

“众将士!不要听信谗言,给我拿下他们,羁押问罪。胆敢反抗者,格杀无赦!”

说着,邹子俊提枪而动,便要痛下杀手。

他不能准许洪毅等人狡辩,一旦煽动军心,让大好局势逆转,那他将成为众矢之的。

“放肆!”

洪毅勃然大怒,邹子俊这般强势打断,分明是做贼心虚,想要强制性坐实他们的罪名。

一旦真的被他得逞,他们数百义勇,没死在异族屠刀下,便将死在这小人诡计中。

“王八蛋!卑劣杂碎,你这是做贼心虚!”

周海破口痛斥,点指大骂。

“叛逆谗言,何足道哉?”

邹子俊面不改色,厉声冷哼:“逆贼,还不束手就擒!”

说着话,长枪如龙,刁钻刺出,直接杀向了洪毅。

枪芒吞吐,洞穿虚空,锋锐又凌厉,要连带着绞杀掉洪毅神魂。

洪毅勃然色变,脸色骤沉,拔刀而起,就要迎击上前。

“住手!”

这时,一声断喝,制止了纷争。

喝声沙哑,并不洪亮,甚至并不清晰。

但声音传出,却给人一种毋庸置疑,不容抗拒的气势。

霍然,躁动的兵士纷纷沉寂,邹子俊和洪毅准备交手,都是情不自禁的罢手,气势消弭。

众将士纷纷寻音望去,便是看到,被孙逸捧在胸前的周天为的头颅嘴唇开阖。

断喝声,出自周天为之口。

“周将军?”

“周将军说话了!”

“是周将军!”

众将士纷纷骇然,特别是第一关隘的兵士,纷纷震动,跪倒在地,叩首膜拜。

“吾等,拜见周将军!”

第一关隘将士无不跪伏在地,纷纷叩拜。

周天为面貌憔悴,眼眶凹陷,看起来十分憔悴。

尽管有着孙逸温养,确保元神不曾枯裂,且精神有所稳定,但其模样依旧疲倦不堪。

他环视了一眼跪倒的将士,嘴唇开阖,沙哑的声音道:“众兄弟不要多礼,速速起身!”

“善!”

众将士纷纷遵令,无不遵从。

这般威严,让得邹子俊都是心头一沉,感觉到了几分不妙。

将士起身,直发簇拥过来,将周天为团团围住,护在中间。

数万将士骚动,严防死守,戒备邹子俊。

聚众而起,那般架势,让得邹子俊彻底变了脸色,心头不妙愈发浓郁。

这时,便听周天为的声音再次传来:“诸位兄弟,某之所言,可能信?”

四周沉寂,一片平静。

许多兵士彼此对视,随即纷纷点头。

“周将军义勇无双,乃不世忠良。将军所述,自然是金口玉言,吾等,深信不疑!”

不少兵士纷纷表态,对周天为十分信服。

其中,不乏第二关隘的兵士。

周天为欣慰一笑,随即讲道:“日前,异族大军扣关,某率八万弟兄誓死一战。却因兵力悬殊,举众不敌。”

“某不忍弟兄亡命,特率八百亲兵镇守要塞,为弟兄们断后。最终力竭,被异族斩首俘虏。”

“某被俘虏,悬吊异族战旗之上,风吹日晒,受尽折磨。本以为此生将终,残生已尽。却不想,孙逸小兄弟突然率众,夜袭异族营地,偷偷劫走了某,让某劫后逃生,苟延残喘,得以归来关内。”

说到这里,周天为深感惭愧,沙哑的声音都是多了几分哽咽。

他叹了口气,才继续说道:“某虽然不知孙逸小兄弟率了多少部众,更不清楚他的全部行程。但是,救某者,确认孙逸小兄弟无疑!”

“而孙逸小兄弟之所以能够安然回返,却是忠仁将军驰援及时,为我们断后。否则,某与孙小兄弟,便也无法归来。”

“论过者,某不便评判。但论功者,孙逸小兄弟之功,当应重赏!”

一番话,公正严明。

霎时间,引发剧震,全场哗动。

【作者题外话】:第一更~和我妈唠了下嗑,更新耽误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