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三章 断章取义混视听/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务之急,唯有平息众怒,化解这种仇视,才能寻求解决之法。

邹景山不可能真的处置邹子俊,那可是他的儿子。

但是,众将士追着不放,邹景山被逼无奈,只有推脱职责,拖延时间。

拖到左帅归来,恳求酌情处理。

越往后拖,将士逐渐忘却此事,也许可以大事化无。

然而,邹景山的聪明人,众将士却不是傻子。

特别是孙逸心思敏锐,《轻灵诀》对情绪以及气息捕捉十分敏感,可以清晰的捕捉到邹景山浮动的煞气。

毫无疑问,邹景山对他,以及洪毅皆心生杀意,仇恨已然结下。

估计,若非局势不利,邹景山只怕都要动手击杀他们。

孙逸有所察觉,岂会坐视邹景山算计,他将周天为的头颅交给旁边的兵士捧着,站了出来,冷然嗤笑:“邹监军真是好手段,插科打诨的本事了不起。”

“你是谁?”

邹景山眉头紧皱,眼神不善的看着孙逸。

他不认识孙逸,但心头却有所猜测。

孙逸冷笑一声,岂会不知邹景山明知故问?

但他也不揭穿,只是淡然道:“邹子俊陷害我不义,污蔑我不忠,妄图盖罪斩我,视我功勋于无物。”

“如此丑陋行径,邹监军视而不见,只字不提,更对我没有半点歉疚,反倒各种推脱狡辩,玩弄将士于鼓掌。试问,邹监军之职务,公正否?”

公正否?

质询声冷厉深沉,轰动四方。

众将士纷纷响应,质问邹景山,场面顿时沸腾,再次汹涌。

邹景山脸色微凝,紧皱的眉头凝结成了川字型。

他紧盯着孙逸,对后者的质询充耳不闻,反倒淡淡道:“一家之言,不足为凭。你说子俊污蔑你,陷害你?可有证据?”

“那某又问你,子俊未得军令出关,你做为其麾下,不遵其令,不服其约束管辖,却擅自出关,是否为真?”

好精的算盘!

居然要倒打一耙!

孙逸脸色骤沉,却是分毫不惧,昂然道:“若非邹子俊因私怨阻我,我又何须违令而行?”

“这么说,违令而行,擅离职守,不是谣言?”邹景山嘴角微抿,露出几分微笑,淡淡地反问孙逸。

断章取义!

孙逸眉头挑动,深谙邹景山之心,这是要将一切罪责悉数推到他身上,从而为邹子俊脱罪。

岂能容他得逞?

孙逸冷笑,“当初左帅亲令,召集大军出关搜救,邹子俊知我之心,却不为所动,冷漠坐视。他之心胸,狭隘卑劣,因私怨而置人族义士生死于不顾。我不齿其行径,贸然出走,有何不可?”

“胡言!一派胡言!”

孙逸话音刚落,被邹景山亲兵羁押的邹子俊当即跳脚痛斥:“人族义士之生死,我岂会不顾?然而,人族义士需救,第二关隘同样需要驻守。”

“我率众设防,留守关隘,为人族义士守护一片净土,怎算不仁不义?难道,驻防将士,就没有功劳了吗?”

“分明是你自己贪功冒进,不屑驻防的微薄功勋,想要贪图大功,而擅离职守,私自出关。如今立下功勋,便居功自傲,携功狡辩,反告我不仁,污我不义。”

“孙逸,你口舌之歹毒,其心可诛!”

邹子俊破口痛斥,一副悲愤欲绝的样子,令人触动。

“无耻!”

孙逸闻言,脸色骤沉,一脸惊怒。

邹子俊所言,根本都是混淆视听,扭曲是非,颠倒黑白。

在邹子俊这样的驳斥下,原本震怒的将士居然纷纷平息,不少人都是目光闪烁,惊疑不定的看向了孙逸。

显然,邹子俊的混淆视听,达到了他想要的目的。

只要众怒平息,邹子俊之罪过,就将一笔揭过。

邹景山目光一闪,回头看了邹子俊一眼,不禁心生宽慰,眼中有赞许之色闪逝而过。

显然,邹子俊这番驳斥,让孙逸哑口无言,无法栽脱。

那么,想要解决此事,就太轻松不过了。

被动局势化为主动!

邹景山颌首一笑,脸颊浮现轻松,看着孙逸淡笑道:“果然如此,此事另有隐情。不过,本监军鉴于公平公正,不能听信一家之言。所以,便只好将二人一起拿下,待左帅归来,再做审理。”

“来人!”

“将他拿下!”

说着话,邹景山挥手断喝,命令亲兵缉拿孙逸。

亲兵动身,冲向孙逸,四周将士却无阻拦,再没声张。

显然,邹子俊的驳斥,很有效果,让众将士心头起疑。

孙逸环视四周,发现这般状况,心头骤沉,怒从心起。

这对卑劣无耻的父子,操纵人心,可谓狡诈。

“一派胡言,邹子俊,你满口谎话,诓骗众将士,其卑劣行径,迟早会得到报应!”孙逸痛斥,怒不可遏。

若非顾忌军纪,担忧落下把柄,授人口实,他都恨不能暴起杀人,直接杀了邹子俊。

但他不能,邹景山父子心性狡诈,若是他真的敢动手,必然会被他们抓住把柄,从而真的坐实他的罪名。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混蛋!

邹氏父子的无耻,孙逸都是气得暴跳,狂躁如雷。

“无耻!无耻!”

周海等人深受孙逸恩德,对其深信不疑,所以同仇敌忾,对邹子俊父子的行径大为不齿,恨怒欲狂。

然而,众怒渐消,他们却根本无法再借势而为,不能再逼迫。

否则,邹景山绝对会状告他们一个结党营私,伙同哗变的罪名。

然后,一起收监。

“带走!”

邹景山淡然一笑,挥手断喝,亲兵强势涌出,威武凛然。

孙逸双拳紧攥,却无从反抗。

“不要让他们带走孙兄弟,邹氏父子性情狡诈,指不定会用手段逼迫孙兄弟屈打成招!兄弟们,无论如何,孙兄弟对我等皆有大恩,此时此刻,孙兄弟有难,我们绝不能坐视不管。”

周海冲了出来,动身撞飞了邹景山的亲兵,阻止了孙逸被擒拿而去。

“对!孙兄弟义勇无双,他之所言,我更信服。反倒是邹氏父子虚伪造作,性情狡诈,让我反感!”薛礼紧随其后,冲了出来,和周海一左一右,将孙逸护在了中间。

“兄弟们,周海兄弟说得对!孙兄弟是什么性情,这段时日以来,我们有目共睹。他之义勇,让人折服,我绝对不会相信,孙兄弟会如邹氏父子所言那般卑劣。”

刘羽也是站了出来,拔刀而起:“保护孙兄弟,绝对不能让邹氏父子肆意逞凶,将孙兄弟屈打成招!”

“对!保护孙兄弟!”

洪毅等人纷纷动身,被孙逸营救的五百兵士齐齐跨出,围成一圈,将孙逸护在了中间,阻挠下邹景山率众缉拿。

“放肆!”

邹景山见状,厉声断喝:“尔等聚众哗变,莫非是要造反不成?”

“邹景山,少要乱扣帽子,吾等只是不齿你们父子的丑陋行径,不忍目睹忠勇受害。哗变造反之说,简直堂皇!”洪毅怒斥。

“邹氏父子不仁,造反,乃是你们!”周海破口大骂。

顿时,五百兵士纷纷呼喝,声势浩荡。

“放肆!一群狂徒,枉为人族军士。来人,给我全部拿下收监,待左帅归来,一并审理!”邹景山暴喝,大批兵士从后方涌来,手持天戈,要将孙逸等人团团围住。

看那架势,分明是要展开围剿。

周天为目睹这一幕,都是眼神震动,眉头皱起,忍不住浮现愠怒。

是非曲直,他一介聚神九重境的盖世强者又岂会看不明白?

谁是谁非,虽然他不清楚具体过程。

但孙逸一路的表现,以及种种行径,却比邹氏父子更具大义。

周天为本就是个义勇无双的人物,对大义之人的行径,岂会没有了解?

所以,是非曲折,周天为一眼便看得明白。

既然明白,他又岂会坐视,目睹邹氏父子操控人心,玩弄将士?

眼看着众兵士兵戈出鞘,要对孙逸等人展开围剿,周天为终于开口,断喝道:“住手!”

众兵士纷纷止步,喧嚣沉寂下来。

周天为的名声和威严,广为流传,不少兵士对其十分信服。

“周将军,还请为我等主持公道!”

周海闻音,下意识看向周天为恳请道。

“请周将军主持公道!”

洪毅等人也是纷纷恳切,他们皆信服周天为。

周天为被兵士捧起头颅,环视四周,道:“众兄弟,听某一言。是非曲直,自在人心。公道青白,终有明朗的一天。作恶者,天理不会容!为善者,苍天不会负。”

“众兄弟皆乃义勇之辈,胸有忠义,某奉劝一句,莫要有负忠义,授他人权柄,沦为他人之刀兵。”

这番话虽然没有明言斥责邹氏父子,但话里话外透露的意思,却让人遐思纷飞。

霍然,那些蠢蠢欲动,参与围剿的兵士纷纷犹疑起来。

彼此对视,相互征询,最终进退两难。

邹景山见状,脸色骤沉,看向周天为的目光,隐晦的闪过一丝恨意。

大好局面,竟然仅凭一句话,就被搅和平息。

邹景山岂能甘心,所幸一不做二不休,冷然喝道:“周将军,某领监军职务,有督促三军,监察将士之责。如今有人违反军纪,某不能坐视,烦请周将军不要插手,让某难做!”

“来人,请周将军下去休息!”

不容周天为辩驳,邹景山直接挥手断喝,示意亲兵上前抱走周天为的头颅。

周天为虽是聚神九重境强者,但如今只剩下一颗头颅,实力早已不复存在。

又怎能反抗得了?

周海等人欲要反抗,邹景山直接外放威势,凌压下来,全场数百人,无人能动,皆如负山岳。

一位聚神八重境的巅峰强者,岂是一群开窍境高手可以抗衡得了的?

【作者题外话】:第三更~今天又四更嘛~呼求塔豆订阅,跪求扶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