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六章 是非曲直/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邹景山的思维逻辑实在太严谨了,全程所述严丝合缝,没有半点破绽遗漏。

想要辩驳,根本都无从开口,压根儿找不到驳斥的谬点。

其所述‘事实’,将一切罪责都推到了孙逸身上,将自己和邹子俊摘得一干二净。

并且,在这个过程‘事实’内,说得他们父子二人公正严明,两袖清风,俨然是天下君子榜样,是仁义化身。

他们所述的过程‘事实’,且还有理有据,即便满场三军目睹,都是找不到辩驳的地方。

邹子俊愤慨率众,缉拿孙逸,这是事实。

但周海等人有感孙逸恩德,聚众围堵拦截,同样是事实吧?

孙逸捧举周天为喝令三军,同样不假吧?

邹景山现身,要一并羁押邹子俊和孙逸的事实,同样不虚吧?

周海等人向周天为恳切做主,也是不争的事实吧?

周天为出面,喝令三军,为孙逸说话,此事也假不了吧?

邹景山强势带走周天为,以便避嫌,听起来便没错了吧?

孙逸暴起反抗,公然袭击邹景山,这是三军共睹的吧?

周海等人聚众而起,拔刀相向,欲要袭击邹景山,同样没法否认吧?

邹景山拔剑而起,欲要杀了周海等人,以正军法,听起来也就没什么不对了吧?

关胜现身,喝止邹景山,阻挠邹景山动手,这是事实了吧?

所有的一切事实,三军皆是共睹,没有半点虚假。

无论是哪一件,邹景山所述的事情,都可以找到人证。

三军十余万人,亲眼所见,谁能否认?

左帅若是不细察,只需找人询问两句,一切矛盾,就将全部指向孙逸。

甚至,没有任何错漏,不会有丝毫偏差。

可以想象,这是什么样的谬论?

将假的,说成真的,还让人无从辩驳。

哪怕孙逸两世为人,前世纵横天下,见惯风浪,如今遭遇这一幕,都是忍不住悚然大惊。

邹景山的心思之缜密,让人害怕。

若非孙逸是当事人,只怕都要被邹景山的言辞说服,对其深信不疑。

周海等人直接傻眼,膛目结舌,满脸的惶然。

他们分明占据大义,为何到最后,居然彻底沦为了败兵?还落得如此骂名?

一切矛盾,怎么全落在他们身上了啊?

这……这他妈怎么说出来的?

众将士错愕,难以置信,竟都是哑口无言,无处驳斥。

左忠仁挑眉,下意识看向周天为,却见周天为一脸悲愤,竟都是苦楚难言。

左帅樊明宏都是目光闪烁,下意识将质询的目光,看向了孙逸。

那眼神深处,有几分深沉。

孙逸感观敏锐,岂会察觉不到樊明宏对他的反感?

邹景山所述,居然煽动了人心,瞬间占据了道义制高点。

“断章取义!一派胡言!”

孙逸破口痛斥,气急败坏。

这种时候,他都是找不到怎么来辩驳邹景山。

除了愤怒,似乎别无他法?

邹景山老神在在,一派坦然的看了孙逸一眼,随即向左帅明示道:“卑职所言,句句属实。若是左帅有所疑惑,可询问关将军。若非关将军及时阻止卑职,卑职今日恐怕真要犯下大错,早已镇压这群狂徒。”

左帅下意识看向关胜,却见关胜思索了下,沉吟了下,居然无从驳斥的点了点头。

关胜确实出面阻止了的啊!

而这,便是邹景山全程所述最高明的一点。

他唯恐左帅不信,所以将关胜这位权高位重的大将拉了进来,很合适宜的为他做了佐证。

这容不得左帅不信!

这就给他断章取义的谬论增添了可信度,烙印上了真相事实的痕迹。

“我草啊,好深的算计!”

孙逸身后,刘羽直接惊叹,失声呓语。

左帅眉头皱起,眼神深沉下来。

他扭头看向孙逸,淡淡问道:“孙逸,你可有话说?”

孙逸悚然吃惊,他听出了左帅语气中暗藏的冷意。

显然,邹景山的话,左帅信了。

孙逸心头苦涩,暗骂邹景山狡诈阴险。

但他表面不动声色,一派沉重,抱拳道:“邹监军所言,虽然部分事实不虚,但却是断章取义,所述观点有悖光明。”

“那你说说看,你的观点。”

左帅颌首示意,准许孙逸讲述。

这让孙逸松了口气,表明左帅非是那种中庸之人。

如此,便有了驳斥的底气。

孙逸深吸口气,昂然抬头,道:“邹监军所述之事,皆是不争的事实。某尾随大军出关,不假,某救回周海等义士,他们感念某之恩德,为某辩解,护某安危,同样不假。”

“甚至,周将军为某开口,也是不争的事实。某暴起袭击邹监军,也是有之。周海等义士愤而动手,同样不虚。但是……”

“这些种种,皆是邹监军断章取义之言,不足为凭!”

说到这里,孙逸冷漠的看了邹子俊一眼,随即又看向左帅道:“左帅可否知晓,某与邹监军之子,邹子俊百夫长互有私怨。”

“这倒是不知。”左帅摇头。

孙逸抱了抱拳,道:“此事真伪,左帅可向墨老询问,其中缘由,起自义城,墨老率领邹百夫传讯某,觐见总领事。”

“某因闭关,未曾及时迎接,邹百夫狂躁上门,要打杀于我,却被我反抗避开,不曾得逞,从而怀恨在心。”

“某入平原城,得知异族扣关,某感念人族义士奋勇前线,特向总领事大人申请入伍。此事,左帅应该亲眼目睹。”

左帅颌首,此事不假。

孙逸申请入伍时,是在平原城的誓师大会上。

当时,左帅以及众将领皆在其中。

看到左帅再次点头,满场众人纷纷挑起了眉头,意识到事实似乎并没有那么简单。

邹景山眉头微锁,脸色微凝,心底浮生起几分不妙。

他下意识看向身后的邹子俊,便是看到邹子俊一脸紧张,整个脸颊肌肉都是紧紧绷起。

显然,局势在向不利的方向偏移。

孙逸嘴角微抿,渐露笑意,他看了邹景山父子一眼,随即继续讲道:“某随大军赶赴第二关隘,适逢异族大军围关。”

“左帅亲令,三军将士阻击异族。某随邹百夫左右,冲锋陷阵,绞杀异族,全力而为,不敢藏私。”

“然,邹百夫却因私怨,屡屡阻我,在某每当要将异族击杀时,骤然杀出,抢夺某之对手,夺取某之功勋。”

“某竭尽全力,伤敌数百,得获功勋,却屈指可数。皆因邹百夫下令麾下部众,纷纷阻某,让某寸功难立。”

说到这里,孙逸冷漠的看了邹子俊一眼,才继续说道:“某贪功勋不假,乃为换取所需,增强自身。”

“所以,入关后,左帅亲令,召集三万大军出关搜救伤残,某满怀期待,等待邹百夫举荐。然,邹百夫知我立功心切,故意退缩,不为所动。”

“甚至,更向某耀武扬威,私下放言,邹百夫若在一日,某便一日难立寸功。某心生愤慨,欲禀明左帅,孤身出关,却被邹百夫令麾下什长尾随,监视某。”

“某被逼无奈,无从选择,只得打晕两位什长。然,大军出关过半,某已无过多时间禀明左帅,只得贸然动身,尾随大军之后,混迹出关。”

说到这里,孙逸又看了邹子俊一眼,脸色更冷。

随即又继续讲道:“历经半月,某救伤残数百,更冒死营救出周将军。幸得左将军驰援及时,得以安然逃脱,回返关内。”

“某不敢居功,但冒死半月,无功,却有苦。然,未得嘉奖,邹百夫却率众而来,下令擒拿某,借势发挥,欲要将某斩首。”

“某不忿邹百夫之行径,不屈反抗,引来三军瞩目。被某搭救的数百义士闻讯赶来,得知经过,皆不齿邹百夫行径,纷纷护佑某,不受迫害。”

说到这里,孙逸向周海等人抱拳,感激之色溢于言表。

“邹百夫见局势不利,无法奈何某与数百将士,请来邹监军助阵。邹监军不问缘由,对邹百夫迫害某的事迹充耳不闻,不为所动,欲要假做无为。”

“然,被某所救的众义士不忿,禀明缘由,恳请邹监军主持公道。但,邹监军护子心切,不予理睬,反倒联合邹百夫,污蔑某以下犯上,不守军纪,欲要缉拿某。”

“众义士忧虑某会受到邹氏父子私下迫害,拒不从命,从而引发对抗。周天为将军义勇无双,不忍义士受罪,开口劝解,却被邹监军凌压,强势带走。”

“某不忍周将军受辱,怒而暴起,袭击了邹监军,引发了三军瞩目。众义士皆感动周将军义勇,奋发而起,要阻止邹监军凌辱周将军。”

“于是,邹监军自觉权威受到挑衅,拔剑而起,假借平叛之由,欲杀我等。幸得关将军及时出面,制止了邹监军,从而免去了我等流血之痛。”

“后续事宜,便如左帅与诸位将军所见。”

终于,孙逸讲述完了全部过程。

言罢,向左帅等人郑重施礼,恳切道:“某之所言,句句属实,绝无半句虚假。”

“胡言!一派胡言!”

邹子俊按耐不住,冲出来厉声呵斥:“分明是你贪功冒进,擅离职守,才引发这场风波,却将一切推得干净,反污蔑我。”

孙逸闻言,面不改色,波澜不惊的看了邹子俊一眼。

随即他转身,向左帅明示道:“某所言真假与否,烦请左帅召集邹百夫麾下部众一问便知!邹百夫因私怨处处阻我,屡屡刁难,他们皆有目共睹。”

“左帅乃宗师人物,想来自有手段让邹百夫的麾下部众讲述实言。”

孙逸话落,邹子俊却是勃然色变,骤然踉跄。

【作者题外话】:第二更~呼求塔豆订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