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八章 交手/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孙逸缺乏实力?

以表面看其内在,觉得孙逸实力不够?

简直是愚蠢!

周海等人皆是跟随孙逸援救过伤残的,途中多次见识过孙逸出手。

孙逸所表现出来的实力,绝对是开窍境的佼佼者,足以横推开窍境。

他们可是亲眼目睹过,孙逸仅凭肉拳,打爆开窍九重境的异族中队长头颅。

其实力有多强悍,超乎想象的恐怖。

须知,开窍九重境的异族中队长,一般而言,需要三位普通资质的同阶人族高手才能够钳制下来,且还不一定能够斩杀。

能斩杀的,皆是佼佼者,资质出奇。

在部队内,千夫长多数是开窍九重境的高手担任,唯有少数初入聚神境的强者留职。

孙逸的实力绝非凡俗,足以胜任千夫长职务。

不可否认,邹子俊算得上天骄,且具备开窍八重境修为,寻常开窍九重境高手在其面前,都讨不到好处。

但是,周海等人却不认为,邹子俊具备单枪匹马,轰杀开窍九重境异族中队长的实力。

所以,邹子俊质疑孙逸实力不济,无法率领千人部队,让周海等人皆忍不住嗤笑。

若是邹子俊知晓孙逸的实力超乎他的认知,不知道他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孙逸站在前面,听闻邹子俊的反对,嘴角笑容渐浓,眼中冷意勃发。

他突然平静了下来,整个人反倒放松了许多,一脸冷意的看着邹子俊,心底滋生起杀意。

他思虑了下,随即淡淡问道:“那你觉得,要怎样,我才有资格升任千夫长?”

看着孙逸这般平静镇定的样子,邹子俊忍不住嫉恨,心头恼怒,难以宁静。

但他表面却是一片冷漠,气势桀骜,昂然提枪,直指孙逸喝道:“简单,打败我!我便赞同,任你驱使!”

孙逸眉头挑动,眼底深处有厉色一闪而逝。

这可真是瞌睡来了便送枕头!

他恨不能斩杀邹子俊,结果对方不自量力的要挑战他。

既然如此,他又怎会错过?

孙逸扭头,征询的目光看向左帅。

樊明宏眉头微锁,定定的看着孙逸,片刻,微微颌首,默许了下来。

孙逸心头大定,灌了口酒,随即昂然道:“既然这样,那么,我们切磋一下可好?”

邹子俊两眼骤亮,顿时狞笑起来:“正合我意!”

说着,提枪跨出,昂然而动,断喝道:“滚出来吧,与我一战!”

孙逸灌了口酒,放下酒葫芦,一甩袖袍,便要阔步上前。

“孙兄弟,不要鲁莽!”

周海却是突然拽住了孙逸胳膊。

“放心,我有分寸!”孙逸回头低笑一声。

“怎么?怕了吗?”

邹子俊见状,误以为周海等人怂了,不敢让孙逸出战。

“怕?真是笑话!孙兄弟勇武有加,岂会怕?”

周海当即驳斥:“某是担忧孙兄弟早前受伤,被你那奸贼父亲重创。早前没有时间疗养,此刻论战,恐怕力有不逮,让你有机可趁。”

孙逸闻言,心头微暖,周海脾性暴躁,却也有细心一面。

邹子俊则是皱起了眉头,气势一滞,思索了下,最终放下长枪,冷然道:“既然如此,那我便等你一日,明日午时,我们再战。”

“一日时间?你那奸贼父亲下手可没留情,孙兄弟就算是铁打的身体,也得遭受重创,一日时间能否痊愈,尚未可知。”周海冷声骂道。

邹子俊顿时燥怒:“那你还想怎样?给你一年半载休养可否?”

“你……”

周海顿时被驳斥得无言,气得差点暴走。

孙逸见状,抬手制止了周海,淡淡道:“算了,不必跟他计较!一介跳梁小丑,对付他,哪需要什么休养?某就算重伤,应付他,也搓搓有余。”

“狂妄!”

邹子俊顿时暴怒,气急败坏。

孙逸这般态度,简直是蔑视,赤‘裸’裸的藐视。

“该死的东西,滚出来受死!”

邹子俊长枪提起,直指孙逸,当众怒斥。

孙逸抿嘴冷笑,谢过周海等人的关切,拂袖转身,朝着邹子俊阔步走去。

一时间,场中气氛剑弩拔张,对峙感油然而生。

三军围观,十余万人瞩目,纷纷议论,交头接耳,高谈阔论起来。

转瞬间,第二关隘内一片喧嚣,嘈杂四起。

即便众多将领都是纷纷低语,探讨起来,暗议孙逸和邹子俊孰优孰劣。

左帅站在场外,面不改色,看向旁边的左忠仁低声问道:“左将军,孙逸此子,真的能行?”

左忠仁单手捧着周天为的人头,血染甲胄,气势威武。

听闻左帅询问,他颌首淡笑:“放心吧,此子之勇武,世所罕见。且其实力,某也有所目睹。虽不确认到底处在什么程度,但能够生受异族宗师人物一击而不死,某敢断定,其必有依仗。”

“嘶!”

四周将领闻言,皆忍不住暗惊。

开窍境小子,生受异族宗师人物一击而不死?

若是传扬出去,恐怕足以惊震天下。

宗师与开窍境,差距有多大,足以称之为天壤之别。

毫不客气的说,宗师人物随便抬下手指头,都足以碾死开窍境高手,更别说生受宗师一击。

有将领觉得震骇,不禁低声质疑:“左将军没有故意夸大?刻意吹嘘?”

左忠仁不悦的瞥了那人一眼,道:“某像是拿将士性命开玩笑的人?”

“这倒不像……”

那人讪讪一笑,尴尬答道。

左忠仁淡淡冷哼,漫不经心的道:“是骡子是马,溜溜便知。诸位若是不信,往下看着便是。”

众将领不再多言,纷纷凝神贯注,观望着场中状况。

这时,孙逸已经走进了场中,四周将士纷纷退避,留下一片宽达百丈的场地,用以二人对决。

邹景山瞩目场中,眉头微锁,脸色深沉,看不出息怒,情绪内藏。

但他两眼内暗涌的滚滚杀气,却是出卖了他的内心。

“杀了他!”

邹景山暗中传音,叮嘱邹子俊。

邹子俊提枪而动,乍然听到传音,两眼骤亮,微不可察的点了点头,一张脸色渐渐狞恶。

邹景山既然敢开口让他击杀孙逸,显然是有着足够的保全手段。

所以,邹子俊很亢奋,迫不及待。

想杀孙逸,他忍了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受死!”

心念一动,长枪如龙,猛地疾刺而出。

邹子俊持枪随后,动若奔兔,气势昂然。

一杆长枪在手,威武凌厉,宛如无物不破,难以阻碍。

初一动手,三军将士便是哗然,有种皮毛悚然的感觉。

即便他们没有与之敌对,但邹子俊气势外放宣泄,散发开来,依旧让他们感觉到一种刺痛。

仿佛无数尖针,在周身肌肤扎落,刺痛感十分明显,让人难受。

许多未入开窍者,痛觉更加明显,不堪重负,被迫后退,远离中央区域。

“邹子俊攻击如此凌厉,孙逸能守得住吗?”

许多兵士暗暗揣测,心神紧绷,为孙逸捏了把汗。

周海等人即便深知孙逸实力,也都是忍不住暗暗攥拳,心情忐忑。

毕竟,孙逸身负伤势,也不知道能够发挥出几成实力?

若是伤势影响,不能全力发挥,被邹子俊得逞,恐怕会有不利影响。

然而,就在众将士纷纷瞩目时,只见孙逸身躯突然拔高一截,瘦弱的身材更是骤然魁梧。

短短两个呼吸,整个人模样大变,宛如化身一尊铁塔,身高过丈,体态雄武。

同时,其气势节节攀升,宛如狂龙复苏,要腾跃九霄,霸气凛然。

“轰!”

一步蹬地,腾跃而起,孙逸直接暴扑了出去,双拳紧攥高举,朝着邹子俊强势镇压而落。

双拳撼动下来,虚空塌缩,狂暴威势轰然炸开,方圆数百米,沙尘飞扬,气浪汹涌,如怒海惊涛,澎湃跌宕。

“铛!”

邹子俊长枪刺来,正好抵在孙逸双拳上。

结果发出铿锵声,激起一片浪涛,溅起绚烂金芒。

孙逸身躯巍峨,扑压下来,强势威武,更胜邹子俊许多。

枪与拳交击,邹子俊双臂一震,顿时有种刺在了金铁大山之上。

枪尖凌厉,竟然寸步难进,无法破开孙逸血肉肌肤。

好强的肉身!

邹子俊骇然,下意识色变,当即撤步后退,同时收枪而回。

双手握枪,猛地抡动起来,长枪当做棍棒,朝着孙逸头顶抽落下来。

既然刺不透,那便抽死他。

长枪力劈下来,掀起狂浪滚滚,惊涛暗涌,轰爆空气。

孙逸临危不惧,不退反进,双臂交叉,高举过顶,扛住了邹子俊的长枪。

然后阔步上前,双肘跌落,轰的一下朝着邹子俊胸膛撞击上去。

双肘如金刚捣杵,势大力沉,威武狂暴。

还没近身,邹子俊便感受到了恐怖威势,有种要被撞碎骨骼脏腑的霸道感觉。

不敢多想,邹子俊收枪而回,再次撤步后退,拉开距离。

步伐横移,邹子俊便要展开游斗,误以为孙逸身法欠缺,必然不及。

然而,他刚刚动身,眼前却是黑影一闪,孙逸的身影霎那间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双拳如柱,轰然捣出,直奔他的胸膛面门狠狠打来。

“你……”

邹子俊骇然色变,震动失声。

孙逸的身法之快,犹在他之上,更胜他数筹。

双拳打落,迅猛强势,邹子俊猝不及防,都是来不及做出应对。

“噗!”

震骇之际,拳洪压落,邹子俊只觉半边身子都要碎裂开。

整个人忍不住咳血飞退,翻滚着朝后倒砸出去。

【作者题外话】:四更完~想来个大爆发,也不知道伙计们给力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