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九章 升任千夫长/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哗!”

这般结局,瞬间震动全场,三军惊哗。

孙逸的表现,强势霸道,狂暴绝伦,其实力远超修为,只怕开窍九重境高手都比之不及。

整个过程,都分毫未退,直接以最强势霸道的姿态镇压下了邹子俊。

如此雄姿,三军惊骇,震动难宁。

众将领皆都是错愕,微微讶异。

这家伙的本事,倒真有些不凡!

尽管他们早有心理准备,意识到孙逸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但亲眼目睹孙逸的表现,仍然忍不住吃惊。

左帅微微抿嘴,眼中闪过一丝满意。

而在对面的邹景山则是眉头微动,眼神微沉,目光中掠过一丝冷色。

“好!”

“孙兄弟打得好!”

“好样的!”

周海等人直接欢呼雀跃,振臂高呼,为孙逸呐喊。

整个场面氛围瞬间被点燃,变得喧嚣热闹,嘈杂不休。

邹子俊横飞了出去,砸在地上,背部落地,在地上滑出去了四五米远,才狼狈止住趋势。

他嘴角血流不止,两眼圆睁,布满血丝,一张脸颊迅速苍白。

他翻身坐起,忍不住捂着胸口剧烈咳嗽,每一声咳嗽都伴随着鲜血喷溅。

孙逸的攻击可没有留情,全然没有半点留手,直接以最强势霸道的力量攻击。

双拳打在邹子俊身上,直让邹子俊胸骨脆断,断骨直接插进了肺部脏腑内,差点伤及内窍。

这般伤势,可谓不轻,邹子俊呼吸都是变得紊乱,有种难以平息的趋势。

“砰!”

然而,孙逸并未止步,双脚蹬地,如猛虎出山,一跃而起,再次朝着邹子俊扑杀上去。

身躯暴动,气势狂暴,威武绝伦,压塌得虚空扭曲轰鸣。

邹子俊见状,骇然震惊,再不敢轻视,急忙翻身,就地一滚,躲开了孙逸的践踏。

强忍胸骨脆断的伤痛,翻身而起,一个回马枪,刺向孙逸太阳穴。

枪芒吞吐,整片虚空都充斥着无尽枪芒,锐气喷薄,虚空都被刺出一个个窟窿。

“滚!”

结果,孙逸毫不退避,直接扭头一声暴喝。

轰隆隆声响剧震,整片虚空轰鸣,雷霆汹涌,霹雳横呈,狂浪惊霄,翻滚奔腾,肆虐开来。

冲刺而来的枪芒锐气全被噗噗震碎,恐怖声浪激烈狂暴,打向八方,邹子俊如遭雷击,手中长枪都是握不住,直接在狂浪中嗡鸣震颤,最终脱手掉落。

“噗!”

邹子俊再次咳血,蹭蹭蹭暴退,止不住趋势,站不稳脚跟。

《雷言诀》暗合天威,爆开的威势绝对不下孙逸全力爆发的力量,作用在他身上,邹子俊根本扛不住。

震碎枪芒,一路无阻,孙逸横移半步,骤然转身,探手一抓,顺手接过了邹子俊脱手掉落的长枪。

手持枪刃,一个翻转,枪柄落入手中,孙逸双手抡动起来,当做棍棒,直接朝着邹子俊的肩头狠狠打落。

“砰!”

长枪如龙,轰然压下,邹子俊半边肩头直接被打得塌陷,骨骼寸断。

狂暴力量灌溉而入,汇入体内,邹子俊忍不住发出惨叫,双腿屈膝,砰的一下直接跪倒在地。

“好!”

“打得好!使劲!孙兄弟再加把劲,杀了他!”

“这可恶的家伙,该死!杀了他啊!”

“孙兄弟,杀了他!”

周海等人纷纷呐喊,惊叫高呼,鼓舞孙逸。

三军将士皆双眼圆睁,紧盯场中,一脸惶然。

邹子俊的表现,跟他展现出来的强势有些不同,在孙逸手中,居然难以支撑十个回合,败得也太快,太彻底,太迅速了些。

全场瞩目,孙逸击垮邹子俊,阔步上前,双手抡动长枪,再次抽出。

这一次,直接以狂暴姿态,打向了邹子俊的脑袋。

长枪抡动飞舞,劲风滚滚,呼啸轰鸣,震耳欲聋,让人闻听都是神魂震动,皮肤颤栗。

这是杀招!

竭尽全力,要击杀邹子俊。

“不要!”

邹子俊吓得失声惊叫,面目惶恐,他想闪躲,但双腿膝盖骨磕在地上已经碎裂,他根本都站不起来,难以动弹。

目睹长枪打来,气势威猛,邹子俊吓得肝胆欲裂,瞳孔紧缩,惊恐欲绝。

周海等人则都是一脸痛快,酣畅淋漓,紧攥双拳,一脸期待。

“铮!”

然而,眼看着长枪将要抽在邹子俊的脑袋上时,一声剑鸣,邹景山阔步踏出,一剑挑飞了长枪,制止了孙逸的杀招。

孙逸被一剑挑得身躯一震,身影踉跄,蹭蹭蹭接连暴退了出去。

手中长枪险些握不住,差点震动得脱手掉落而飞出去。

邹景山看似随意一剑,却是暗藏劲力,沿着长枪灌入,传回孙逸体内,差点将孙逸双臂骨头都绞断。

若非孙逸肉身夯实,骨骼坚固,只怕都要遭受内伤。

但尽管如此,孙逸双手虎口却是崩裂,没有那么幸免。

血迹顺着指缝溢出,握枪处血迹渗透,一片猩红。

“无耻!”

“可恶的邹氏奸贼,竟敢暗箭伤人!”

“邹氏父子,可恶至极!”

周海等人眼尖,目光如炬,皆察觉到了孙逸的异样,纷纷暴怒,破口痛斥。

左帅等人都是皱起了眉头,众将领皆纷纷沉脸,神情怫然不悦。

邹景山的行径,确实有些过分,显得太小家子气,过于阴险,颇让人不喜。

“放肆!”

然而,邹景山却没有半点自觉,不觉羞耻,反倒暴怒,提剑挡在邹子俊身前,满脸煞气的瞪着孙逸喝道:“只是切磋而已,何必伤人下杀手?”

他居然倒打一耙,妄图状告孙逸。

“卑鄙!”

“可恶!”

“邹氏父子真不要脸,分明是他们处处针对孙兄弟,现在居然倒打一耙。”

“对头!挑战是邹子俊自己提出来的,实力不济,学艺不精,落败受伤乃是自讨苦吃。现在却要怪罪孙兄弟下狠手,简直是不要脸!”

“不要脸!邹氏父子不要脸,小人!”

周海等五百义士纷纷暴喝,破口大骂,痛斥唾弃。

众将领不语,三军沉寂,皆不发表意见。

邹景山得寸进尺,提剑上前,竟然朝着孙逸逼去,一脸厉色道:“狂徒小儿,切磋竞技,竟都下如此狠手,可见你之心胸歹毒。若是留你在军中,指不定会残害多少将士性命。今日若不给你一个教训,让你谨记,恐有后患!”

说着,邹景山提剑而动,劈向了孙逸。

剑气风暴骤起,方圆数百米直接炸开,虚空都是塌缩,出现龟纹,恐怖威势扫荡开来,孙逸入海中扁舟,要在风暴中倾覆。

“混蛋!”

周海等人纷纷愤怒,恨杀欲狂,邹景山的行径太小人。

孙逸见状,瞳孔紧缩,不由骇然,他急忙抽身暴退,同时激发金猴意志,准备殊死一搏。

“住手!”

这时,左忠仁阔步上前,拔剑而出,一点寒芒骤起,掀起成片剑影,劈开了剑气风暴,将邹景山直接挡了回去。

威势瓦解,孙逸危机解除,整个人松了口气,眼中金霞徐徐消退。

左忠仁跨步上前,挡在了孙逸身前,一脸冷色的瞪着邹景山喝道:“邹监军,切磋比武,刀剑无眼,难免受伤。令公子学武不精,实力不济,乃是正常,你何必咄咄逼人?”

“咄咄逼人?孙逸小儿分明下手狠辣,招招凶猛,分明是想毙我儿性命。”邹景山稳住身影,冷声喝道。

“一派胡言!”

左忠仁冷哼道:“比武切磋,皆都全力施为,不气势凶狠,如何震慑敌手?并且,我等皆是军中儿郎,面对的异族牲畜更加凶猛残暴。”

“令公子若是连这点气势都受不住,那还如何抵御异族大军?若是如此脆弱,那不如回家揉娘们儿大腿算了!”

“你……”

邹景山顿时气得脸面铁青,左忠仁这话可就有些羞辱人了。

“行了!”

这时,左帅站了出来,抬手制止了争执的二人,随即淡淡道:“比武切磋,错手误伤在所难免,邹监军就莫要纠缠不放了。”

邹景山闻言,脸色一沉,意识到今日局势彻底崩溃,不容他兴风作浪。

只得收剑而回,转身默不作声的搀扶起了邹子俊。

压下邹景山的锋芒,左帅双手按刀,淡淡地看着邹子俊问道:“现在,邹子俊可服?”

可服?

当众惨败,险些被杀,邹子俊哪还敢说不服二字?

左帅如此当众质询,分明有落井下石,伤口撒盐的心思。

但邹子俊却无法驳斥,只有咬着牙,一脸不甘又悲愤欲绝的默默点头。

他脑袋低垂,两眼紧闭,不敢看四周将士的脸色。

但他心头,却是怨毒滋生,杀意交织。

今日服软,不代表终生受制。

总有一天,本公子会重新崛起,杀了孙逸这个杂碎!

左帅见状,微微颌首,随即转头看向孙逸,道:“即今起,孙逸升授千夫长职务。麾下部众,自行募招。”

“是!”

孙逸抱拳谢过,平静无波。

对于职务,他没有什么欲望。

无论普兵还是千夫长,都没什么重要的,他所在乎的,还是自身实力。

不管何时何地,都是实力为尊。

没有实力,再高的职务,都是空中楼阁,毫不踏实。

左帅未曾在意孙逸的心思,淡淡笑道:“职务已授,募招之事你可自行安排。至于印信,铠甲,某会命人加紧赶制。”

“至于功勋嘉奖,待击退异族大军,某会禀明总领事,再做清算。”

孙逸闻言,却是抱拳躬身,开口道:“左帅,嘉奖功勋之事,卑职另有打算,烦请左帅容禀。”

【作者题外话】:昨晚失眠到凌晨三点,没睡好,精神恍惚了一天~加之故事情节处在过度断,细节需要思索,所以更新就耽误了~抱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