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章 立碑刻名/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孙逸的话,引起左帅讶异,众将领纷纷侧目,疑惑的看着他。

“有什么想法?尽管说来!”

左帅微微抚须,淡淡轻笑。

孙逸抱了抱拳,随即直起身来,取出怀中,早前为救周天为,舍生取义的三十二位金甲亲兵的印信,递给了左帅。

“这是?”

左帅眉头挑动,一脸凝重。

左忠仁和周天为则是脸色悲痛,不忍的撇开了目光。

因为他俩熟悉,并知晓那些印信是谁的。

孙逸深吸口气,解释道:“回左帅,这三十二枚印信,乃是周天为将军的三十二位金甲亲兵所有。”

“当初,营救周将军,由卑职与这三十二位亲兵共同策划,并一力执行。不过,为了确保周将军,保障卑职与周将军能够平安返回第二关隘,他们却舍生取义,为我们吸引了异族大军的注意力。”

“他们忠勇有加,仁义无双,乃是为人族洒血,为天下舍命的英雄。他们在边关殒命,在战场喋血,如今魂归天地,身后事却无人料理。”

“所以,卑职恳请,将卑职此次援救伤残所获的两万功勋嘉奖,分配给这三十二位英雄的家属,为他们的父母,妻儿,亲人留一份保障。”

说完,孙逸抱拳,朝着左帅躬身到底。

郑重恳切。

左帅不禁身心一震,肃然起敬,手捧着三十二枚印信,顿时感觉重如山岳。

这不只是简单的三十二枚印信,更是三十二位英雄的忠魂,是三十二位义士的勇义精神。

听着孙逸所言,周天为忍不住红了眼眶,闭眼抽泣。

他可以想象到,三十二位金甲亲兵义无反顾的样子。

为救他,不惜舍命,慷慨赴义。

众将领,以及三军兵士都是肃穆起来,一脸沉重。

同时,三军将士,看向孙逸的目光都变得敬重起来。

是一种发自肺腑,发自灵魂深处的尊敬。

小小年纪,却心怀仁义,心胸坦阔,当为楷模。

关隘气氛变得压抑,四周鸦雀无声,一片沉寂。

左帅沉默,手抚摸着印信,一一摩挲。

许久,一声长叹,道:“难得孙千夫如此仁义,侠肝义胆,本帅岂能阻拦?你的要求,本帅做主,答应了。不只是这两万功勋,本帅愿私人赞助十万功勋,一起分发下去,以慰英雄,在天之灵。”

“谢左帅!”

孙逸抱拳致谢,对樊明宏好感顿生。

目睹孙逸此举,周海等人彼此对视了一眼,纷纷上前,恳请道:“禀左帅,吾等一介残兵,所剩功勋无多,愿全部捐助,为英雄家属贡献一份心意。”

五百义士,纷纷表态,积攒功勋足有五十余万。

“末将愿捐助三万!”

“末将也愿捐助三万!”

“末将捐四万!”

“四万……”

一时间,众将领也不甘落后,纷纷表态,数百聚神境将领,捐助功勋共一千余万。

“左帅,卑职募捐五千!”

“卑职捐三千!”

“卑职捐四千……”

紧接着,三军兵士纷纷哗动,相继表态,展开捐献。

霍然,一场募捐在无意识间进行了起来。

十余万兵士,从普兵,到千夫长,纷纷捐献功勋。

众人拾柴火焰高,全军将士积极捐助,积攒起来,功勋数值直接破亿。

孙逸目睹三军哗动,见证着这场无意识形成的募捐,忍不住动容,倍感震撼。

人族有义,将士有情。

“好!好!军中儿郎,好样的!”

左帅都忍不住红了眼眶,声音有了哽咽,被三军情义所感动。

孙逸见状,深吸口气,压下哽咽的情绪,向左帅再次恳请,道:“左帅,卑职,还有一事相求!”

“但讲无妨!”

左帅擦了擦红润的眼眶,轻声道。

孙逸抱拳躬身,郑重道:“当初,三十二位亲兵赴义之前,卑职曾向他们许诺。若卑职平安归来,必向左帅请命,于平原城内,立英雄碑,将舍生取义的英雄之名,镌刻碑上,供后人,万万代敬仰!”

“哗!”

孙逸的话,瞬间引起哗动,第二关隘,十余万将士纷纷震动,脸色凝滞,一脸骇然的看着孙逸。

立英雄碑,镌刻英名,这无疑乃是一场盛事。

自古至今,殒落边关的将士何其之多?

若是悉数镌刻,将是一场浩大工程。

但若是成功,从此,天下英灵有归处,可名垂青史,永传万代。

届时,天下义士,千万将士,只怕都将感激孙逸,铭记孙逸之名。

左帅都是神情震动,倒吸了口气,脸色微微凝重。

孙逸这个恳求,有点大了,即便左帅都无权处理。

立英雄碑,镌刻英名,恐怕,总领事大人都未必敢私下同意。

毕竟,涉及太广泛,牵扯太深远。

孙逸抱拳躬身,一拘到底,始终不起,静候左帅答复。

看着孙逸如此态度,左帅双手搀扶起孙逸,郑重道:“孙千夫之仁义,某很赞赏。只是,此事牵扯甚广,影响深远,某即便身为左帅,也不敢点头。”

“便请左帅,通禀总领事,请总领事思虑。”孙逸恳切道。

左帅摇摇头,一脸苦笑:“孙千夫,此事,恐怕总领事大人都未必敢点头啊。”

“为何?”

孙逸皱眉,昂首而起,一脸深沉,道:“天下法身,可立神庙,为何天下英灵,不可立碑刻名?”

“哗!”

孙逸的话,瞬间引发震动,满场将士无不哗然,惊骇失声。

这是质疑法身,在挑衅众神。

好大的胆子!

好狂的性情!

三军将士,无不惊异。

即便左帅都是脸色微变,急忙竖手遏制,示意孙逸不要妄言。

“孙千夫,你之仁义,本帅深表欣慰,倍感赞赏。只是,立碑刻名之事,影响深远,需得从长计议。至于,神庙,不可妄议,不可妄议!”左帅郑重告诫。

“有何不可?”

孙逸眉头皱起,一脸淡漠:“法身有功,立庙宇供奉。三军将士喋血边关,舍命赴义,难道就无功吗?”

“法身之功,广为流传,天下尽知。难道,三军将士之功就要埋没黄沙,消散烟云间吗?”

“人族义士喋血边关,义勇在前,死后尸骨难存,亲人含恨。一生悲呛,却功名深藏,义勇无人所知,泯然如尘埃。如此,何其不公?人族道义何在?”

说到最后,孙逸几乎是暴喝出口,声音广传,波动八方。

三军将士闻言,不少人都是红了眼眶。

孙逸的话,说到了许多兵士的心坎上。

他们不怕牺牲,不怕死亡,就怕死后无名,成了孤魂野鬼。

孙逸主张提出立碑刻名,等于让天下将士死后有了归宿,不怕沉寂。

至少,让他们觉得死得其所,死得值得。

察觉到三军兵士情绪,左帅脸色微凝,众将领都是目光闪烁,眉头挑动。

这种时候,左帅显然不能轻易做决策,不能驳斥。

孙逸的话,符合三军心迹,如今煽动起了三军兵士情绪,让许多将士无形中和他站在了一起。

孙逸携势而起,等于代表着三军将士。

左帅若是驳斥孙逸,就是驳斥三军将士。

一个处理不好,解释不清,恐怕,会寒了将士之心。

所以,左帅都是脸色沉重,深深地看了孙逸一眼,目光闪烁,有异色浮动。

“请左帅通禀,立英雄碑,镌刻英名!”

这时,孙逸突然拂袖挥袍,朝着左帅樊明宏屈膝跪倒,长声高喝。

为同袍请命,男儿不惜一跪。

霍然,全场震动,三军惊哗。

众将领都是不禁动容,倒吸冷气。

左帅瞳孔微缩,深沉的脸色更是凝重。

孙逸长跪不起,脊背挺得笔直,一脸昂然的盯着左帅,静候着左帅答复。

满场沉寂,气氛压抑,三军将士无不屏息凝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左帅沉吟许久,难做决策。

孙逸身后,周海等人对视一眼,突然跨前一步,不约而同跪立下来。

“恳请左帅通禀,立英雄碑,镌刻英名!”

五百义士,齐声高喊,昂然请命。

“哗啦!”

五百义士跪下,四面八方,十余万将士一阵喧呼。

紧接着,一批又一批的将士屈膝跪倒,面朝左帅樊明宏,长跪不起。

“恳请左帅通禀,立英雄碑,镌刻英名!”

“恳请左帅通禀,立英雄碑,镌刻英名!”

“恳请左帅通禀,立英雄碑,镌刻英名!”

一时间,第二关隘内,请命声,此起彼伏,长啸声,滚滚不绝。

不一会儿,十余万将士,有七八万人跪倒。

黑压压一片,簇拥八方。

下至普兵,上至千夫长,皆一脸昂然,气势威武。

“嘶!”

霍然,不只是左帅脸色沉重,众将领都是齐齐倒吸冷气,满脸震动,骇然惊绝。

他们纷纷看向孙逸,瞳孔紧缩,一脸惊异。

孙逸一人之力,短短数句言辞,竟然煽动起三军情绪,挑起三军侠义。

如今借势而起,要威逼左帅点头。

好大的胆子!

好狂的性情!

众将领无不震骇,看向孙逸的目光充满了凝重。

此子年纪轻轻,却心怀侠义,兼济忠勇,不得了!不得了!

左帅都是倍感压抑,心绪沉重,紧盯着孙逸,思绪纷飞,咽了口唾沫。

孙逸这般作为,可让他为难得很呢。

然而,在左帅犹疑难定时,身旁一道身影突然屈膝,重重跪倒。

“请左帅通禀,立英雄碑,镌刻英名!”

长喝声传遍八方,在第二关隘内久久回荡,盘旋不散。

三军将士齐齐扭头,骇然瞩目。

【作者题外话】:第二更~今天就两更了吧~情节过度,有些难写~跳过这个坎儿,咱们加更爆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