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一章 邹子俊授首/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左忠仁!

第一关隘副指挥官。

一位聚神九重境的盖世强者,竟然也参与进来,赞同立英雄碑。

可以预想,孙逸这个谏言,影响有多深远。

一旦达成,必然在神州天下引起轩然大波。

恐怕,英雄碑成,孙逸之名,将传遍天下。

而随着左忠仁请命,犹疑难为的左帅终于再难坚持。

心理不堪重负,一声长叹,颌首应承下来。

三军请命,十余万人共谏,即便左帅一代宗师人物,都感觉到了压抑。

不得已,点头答应。

“众将士,速速请起!此事,本帅定会通禀总领事,请总领事定夺!”

左帅樊明宏环视三军,郑重喝道:“邹景山!”

“卑职在!”

将领位前,邹景山闻音上前,不敢怠慢。

左帅看向邹景山,吩咐道:“你持本帅印信,即刻返回平原城,将三军将士请命,立英雄碑,镌刻英名的事情禀告总领事。”

“卑职?”

邹景山眉头挑动,眼中闪过一丝阴霾。

左帅突然吩咐他,难保没有刻意支开他的意图。

毕竟,他若走,第二关隘内,邹子俊便没了靠山,失去了狂妄底气。

若是孙逸有意针对邹子俊,邹子俊必然难以活命。

现在的孙逸可不是那个初入队伍的普兵,而是一个千夫长,且募捐功勋,为英灵请命的谏言更让他深得人心。

如今在这三军内,人气最高的,恐怕不再是左帅,而是孙逸。

一旦孙逸要搞死邹子俊,三军内恐怕不会有人阻拦。

所以,邹景山很担忧,若是他走了,邹子俊恐怕难以苟活。

左帅察觉到邹景山的犹疑,眉头皱起,怫然不悦:“怎么?本帅命令,你要违抗?”

“卑职不敢!”

邹景山急忙抱拳躬身,郑重道:“左帅之命,卑职欣然领命。只是,卑职有事请求,愿左帅应承。”

“说!”

左帅脸色淡然。

邹景山当即请示,道:“左帅,犬子邹子俊如今身负重伤,恐需静心休养。卑职恳请左帅答应,准许卑职带犬子回平原城,静养伤势。”

左帅闻言,微微思索,便欲回答。

却在此时,孙逸立身而起,淡淡嗤笑:“些许小伤,便跟要了命似的,监军之子,便如此非同凡响?”

“你什么意思?”

孙逸的话,讥讽与蔑视溢于言表,邹景山顿时怒斥。

“什么意思?邹监军会听不出来?”

孙逸脸色冷漠,手指着救援回来的数千伤残,道:“烦请邹监军看看,这数千将士,哪个不是伤痕累累,伤势惨重。”

“但在当前战事吃紧,异族压境的危急时刻,他们可有如邹监军这般,恳请休养?回城安歇?”

“监军之子是人,难道我等将士就不是人吗?监军之子受伤便要退,那我等将士伤痕累累,只剩残肢断臂,可曾央求?”

话到最后,孙逸厉声断喝,气势凛然,让得邹景山都是瞳孔紧缩,脸色微变。

这王八蛋,分明是想阻拦他带走邹子俊,分明是在捆绑三军将士,携势威胁他。

如此明显的作为,其目的如何,傻子都看得出来。

显然,孙逸想杀邹子俊之心,不加掩饰。

傻子都知道,若是准许邹景山带走邹子俊,那么往后再想杀他,就难了。

如今邹景山被调遣回城,邹子俊留下来,孤立无援,杀他易如反掌。

邹氏父子皆是心思敏锐之辈,看着孙逸大加阻拦,顿时心神惶惶。

邹子俊一张脸都是猛地苍白,一双瞳孔紧缩,浮现惊慌。

“爹,别让我留下,千万别让我留下!”

邹子俊紧抓着邹景山的衣袍,急声喊道。

他若留下,必死无疑!

邹景山脸色沉重,目光冰冷的看着孙逸。

他很不想邹子俊留下,但是孙逸携势阻拦,让他怎么办?

他若强势带走,必然会引发三军哗变,造成不利影响。

届时,他一介监军,恐怕都要遭受牵累,更别说庇护邹子俊。

无可奈何,邹景山只得恳请左帅,道:“左帅,犬子身负罪过,难以宽恕。请左帅下令,羁押犬子,让其闭门思过。”

既然带不走,那便借左帅之手,庇护邹子俊。

只要左帅羁押邹子俊,关押紧闭,足不出户,孙逸想要害他,就没机会了。

只要撑过一段时日,邹景山会想办法,再返第二关隘。

届时,便不再忌惮孙逸暗施手段。

然而,不待左帅开口,孙逸拂袖一扫,淡淡嗤笑:“邹子俊有罪,固然该罚,只是,目前战事吃紧,异族压境,正是用人之际。邹子俊实力不俗,本领不凡,不宜浪费。如今更是戴罪立功,报效人族的时机。”

“你……”

邹景山脸色微凝,瞳孔骤狞,煞气暗淌。

孙逸这是非要搞死邹子俊啊!

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邹景山恨怒欲狂,想要一巴掌拍死孙逸。

孙逸却是浑不在意邹景山的愤怒,转身向左帅恳请,道:“左帅,卑职恳请,准许邹子俊戴罪立功,杀异族,攒功勋,洗脱罪责。”

“左帅,万万不可!”

邹景山急忙恳切,心绪大急。

左帅见状,扫了一眼二人,随即看向身后众将领,问道:“诸位以为如何?”

“孙千夫所言有理,当前正值用人之际,邹子俊武力不凡,应留其戴罪立功。”

“不错!赞同孙千夫之言!”

众将领纷纷表态,皆支持孙逸。

邹景山脸色骤沉,急忙道:“左帅,犬子身负重伤,恐无力出战!”

然而,孙逸跨步上前,淡淡一笑:“这点伤势算什么?邹监军放心,一盏茶时间,卑职可让他生龙活虎!”

“什么?”

邹景山脸色一狞,扭头瞪着孙逸。

“让开吧,卑职愿不遗余力治愈令公子,以便为人族而战,以全道义。”孙逸淡然上前,大义凛然的道。

王八蛋!

邹景山瞪眼,恨杀欲狂。

孙逸看起来一副好心,但暗中心思如何,明眼人皆看得出来。

这是打定主意,要让邹子俊留下,并赶赴战场。

一旦邹子俊上了战场,孙逸要搞死他的机会就多了。

随便阻击异族的命令下达,就足以置邹子俊于死地。

若从,必会送死!

若不从,直接斩杀,扣下一顶不从军令的帽子。

无论哪种,都无处说理。

然而,不容邹景山阻拦,孙逸直接越过他,走向邹子俊,要为邹子俊疗伤。

“不要!我不要治伤!滚!你滚!”

邹子俊见状,一脸惶恐,跌跌撞撞朝后退开,不愿孙逸接触。

他深知,一旦孙逸治愈他,那他离死就不远了。

“邹公子,卑职一片好心,你岂能拒绝?莫非,公子不愿为人族而战?贪生怕死不成?”孙逸不紧不慢的追上前去,淡淡笑道。

“滚!我不去!什么人族大义,跟我无关!我不要去!我要回家!爹,孩儿要回家!”邹子俊甩手咆哮。

“回家摸娘们儿大腿吗?”

左忠仁适时嗤笑一声,引发满场哄笑,三军皆笑开了嘴,一脸的鄙夷。

逃兵不可怕,怕死没什么大不了。

但邹子俊如此孬种,却让人难生好感。

特别是目睹邹氏父子的狡诈,亲眼看着邹景山拔剑斩杀数十位兵士的头颅,三军将士早已心生反感。

所以,如今邹子俊这般模样,三军自然难生好感,厌恶至极。

正因为如此,孙逸才敢这般大胆,当众表露杀意。

“爹!救我!救救孩儿啊!”

邹子俊不管不顾,毫不在意三军讥笑,冲着邹景山求援。

邹景山按剑而动,便要上前阻拦孙逸。

“邹监军,孙千夫一片好意,某看你还是受领了吧,不要客气。”

察觉到邹景山动作,左忠仁一步上前,拦住了邹景山,淡淡笑道。

霍然,邹景山受阻,一脸狞色起伏。

最终,他只能目睹,眼睁睁的看着孙逸追上邹子俊,将其压制,强行治愈。

盏茶时间,邹子俊的伤势恢复,精神奕奕。

“滚!”

伤势刚好,邹子俊便是爆发开来,奋力一震,将孙逸掀翻在地,然后他一跃而起,如同出山猛虎,朝着第二关隘外狂逃而去。

邹景山救不了他,他只有自己逃命。

逃出关内,逃回平原城,逃回人族,逃回邹家。

只要离开,邹子俊发誓,再也不回来。

这该死的鬼地方,他不会再回来。

什么人族大义,他才不管。

即便人族覆灭,神州尽丢,他也懒得管顾。

活命要紧!

“唰!”

然而,邹子俊反应虽快,但有人的速度更在他之上,转眼追了上来。

“临战脱逃者,军法处置!斩!”

孙逸翻身而起,《轻灵诀》施展开来,如同鬼魅般,一阵轻风拂过,已经追上邹子俊。

天鸢残剑出鞘,一点寒芒骤起,撕裂长空,斩掉了邹子俊的脑袋。

“噗!”

人头飞起,带起一股血色喷泉,冲向虚空。

邹子俊狂逃不歇,无头尸身朝着前方飞奔出去四五米远,最终失去动力,尸身扑飞滚倒,砸进沙尘中,溅起一地鲜血,混迹尘埃。

“嘶!”

霍然,全场将士纷纷震骇,倒吸冷气。

好果断的性情!

好干脆的手段!

直接当众斩首,这般杀伐果断,让人震撼。

即便左帅都是眉头挑动,眼神狂跳了下。

三军之中,即便左帅,都不敢这样对部众说斩即斩,说杀即杀。

“俊儿!”

三军震骇沉寂,邹景山却是瞳孔紧缩,勃然震动,失声长啸。

【作者题外话】:第一更~这两天订阅量咋不涨反退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