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章 盛名之下无虚士/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眨眼间,二人便斗在了一起。

刀来刀往,皆凶气凛然,杀气深沉,刀刀凶狠。

威猛的气势呼啸八方,席卷开来,周围众多兵士都是不敢靠拢,纷纷退避。

沙尘被卷起,四周旋风呼啸,雷动爆鸣。

二人皆是开窍八重境的高手,且都在边关磨砺多年,生死鏖战,实力远胜同阶对手。

双方你来我往,龙争虎斗,打得激烈轩昂,难分胜负。

周海等人按兵未动,却都紧绷着身体,凝神瞩目。

目睹着洪毅久攻不下,周海等人皆都悬起了心,满怀忐忑,紧张极了。

而在对面,邹子英却是一脸平静,眼神依旧漠然,不含情绪。

他手拄血影枪,勒马而立,纹丝不动,巍峨如山,气势威武凛然。

在其身后,千人铁骑整齐肃立,煞气弥漫,凛冽不屈,沉默不发一言的对峙着周海等人。

双方气势争锋,周海等人俨然落入下风。

这样的紧张对峙下,洪毅在争斗中都心怀紧张,彷徨忐忑,攻伐时手脚多有约束,不敢力尽。

邹子英亲自掠阵,其凶名在外,即便洪毅等人嘴上逞威风,不屑一顾,但心底却是忌惮得很的。

所以,洪毅哪怕凶狂,仍有些惊悸,不敢竭力一战。

但闽洪没有顾忌,刀刀要命,狠辣狂暴,宛如雷霆万钧,山洪宣泄。

双方争斗过百回合,最终,洪毅被压制下来,处在了下风。

特别是随着双方队伍对峙更深,气势交锋更加胶着,洪毅心绪愈发彷徨,开始节节退避,难以反制。

“杀!”

闽洪狂暴动身,强势逼近,杀招层出不穷,接连斩出。

洪毅更是不支,额头都是浮现汗水,豆大的汗滴顺着脸颊淌落,浸湿了衣襟。

“洪百夫!”

周海等人心悬到了嗓子眼,忍不住紧张呼喊。

不少人按耐不住,紧按刀柄,忍不住要动身冲出。

邹子英身后,千人铁骑齐齐抬手,按住了刀兵。

动作整齐划一,宛如一人。

那般架势,掀起的气势尤为慑人,让得周海等人顿生一股压抑,有种毛骨悚然的紧迫感。

血屠军,无愧屠夫之名,远传边关。

看这般默契,就知道他们皆是身经百战的铁军,非同凡响。

周海等人的实力虽然普遍高于对方,但彼此配合远没有对方默契。

他们皆都是残兵败将,从第一关隘退出来的,被孙逸搭救,团结在一起。

但相互间的默契还没有来得及磨砺,没有来得及培养。

所以,整体对峙,气势被压得死死地,无从抗衡。

且对方还有着邹子英掠阵,血屠夫的威名更是名动边关,足以让同阶对手心生悚然,难以沉稳宁静。

此消彼长,周海他们难免不敌。

“死!”

这时,闽洪一声暴喝,突然强攻上前,佩刀高举,掀起狂暴雷霆,轰然劈下,逼得节节退避的洪毅仓皇招架。

“砰!”

两刀相接,铿锵声响迸发,狂浪冲击,肆虐奔腾,洪毅直接暴退,被劈得手臂发麻,虎口都被震裂开,鲜血汩汩而流。

砰的一步跨出,踩碎沙尘,闽洪穷追不舍,拖刀而动,追着暴退的洪毅抬手又是一刀,临面劈落,要将洪毅当众劈杀。

“洪百夫!”

“洪兄弟!”

周海等人纷纷大骇,驱马上前,要阻击闽洪。

“驾!”

霍然,邹子英身后,千人铁骑齐动,不约而同策马冲锋。

马蹄扬尘,声势浩荡,压迫得虚空一片沉重。气势巍峨,凛然躁动,凌压着周海等人。

一时间,场面爆炸,如同被点燃了火药桶,对峙的氛围轰然爆开,凛冽煞气,狂躁怒意,纷纷迸开,难受控制。

混战,一触即发。

“住手!”

但在这时,广场外传来暴喝,一位聚神境将领匆匆而来,沉声喝止了躁动的双方人马。

聚神境威势笼罩全场,威压八方,双方铁骑皆勒马止步,刀兵出鞘的双方被迫中止了争锋。

周海等人扶起洪毅,搀扶着朝后退避,眼神戒备,凝神以待。

血屠军刀兵出鞘,勒马而立,僵在原地,未动分毫。

双方气势升腾,仍未彻底散去。

显然,他们皆有心掂量彼此,不愿罢休。

聚神境将领走来,脸色深沉,不苟言笑,一派肃穆的扫了一眼双方,冷冷道:“怎么?本将命令,听不到吗?退下!”

周海等人对视了一眼,皆看到了对方眼中不甘。

但碍于将领颜面,以及考虑到他们未必是血屠军的对手,最终不得不咬了咬牙,满脸不忿,心有不甘的收起了刀兵,默默后退,收敛了锋芒。

血屠军却是分毫未动,甚至都没有看聚神境将领一眼,皆如同雕塑,僵滞在原地,巍峨凛然。

聚神境将领微微皱眉,眼神不悦,下意识看向了邹子英。

邹子英勒马而立,右手拄血影枪,左手捧头盔,不苟言笑,神情肃穆冷酷,眼神漠然。

察觉到聚神境将领的目光,邹子英扭头看了一眼,随即淡淡的喝令:“回来!”

“唰!”

千人铁骑不约而同收刀入鞘,齐齐勒马,后退回原位。

整个队伍井然有序,分毫不乱,看得不少将士骇然交加。

显然,血屠军纪律严明,邹子英治军有方,麾下部众极为忠诚。

唯邹子英之命是从!

没有邹子英开口,即便聚神境将领都无从命令,难以率领。

足可见,邹子英的威望。

邹子英之才,远胜邹子俊。

聚神境将领都是忍不住吸了口气,对血屠夫的勇猛声威,有了更直白的见识。

心下凝重,聚神境将领抬头看向邹子英,传达道:“邹千夫,左帅有请。”

邹子英扭头看了一眼周海等人,漠然的眼神闪过一丝冷意,随即微微颌首,看向聚神境将领道:“好!”

淡淡地应了一声,邹子英随手将头盔扔给了闽洪,然后翻身下马,提起血影枪,随同将领身后,朝着帅帐走去。

邹子英被带走,有守将匆匆赶来,引领血屠军前往宿营地扎营。

然而,千人铁骑纹丝不动,皆勒马而立,如同雕塑留守原地。

全军千人,看都没看守将一眼。

没有邹子英的命令,他们寸步不离。

这让关隘守将很尴尬,将恳求的眼神投向闽洪,结果闽洪目视前方,眼神冷淡,不含外物。

直接被无视!

守将只得讪讪一笑,一脸尴尬地自行退去。

“装逼!”

周海很不忿,握刀冷哼。

“很拉风啊!”

薛礼在旁,满是羡慕的轻喃。

“血屠夫之名,不虚!”

洪毅收刀归鞘,一边任由旁边兵士包扎崩裂的右手虎口,一边凝重地盯着血屠军,沉声低语。

“这邹子英的本事,远在邹子俊之上,看来,邹氏也不全是草包!”

杨杰两眼微眯,站在旁边,端详血屠军每一位兵士。

这些兵士皆纪律严明,气势凛冽,都是从生死线上爬回来的义勇之辈。

甚至,他们的性情,都很残暴狠辣,是那种不屈的汉子。

可以想象,邹子英的为人。

能够领导这样的部众,并让千人队伍对其死心塌地,唯命是从,邹子英若是草包,又怎么做得到?

“孙兄弟有麻烦了啊!”

刘羽轻声一叹,脸色满是凝重。

一番话,引发骚动,五百义勇纷纷变了脸色。

刘羽的话,牵动了所有人的心。

傻子都看得出来,邹子英来者不善。

孙逸当众剑斩邹子俊,作为胞兄的邹子英找来,显然不会放过孙逸。

哪怕部队军纪压制,以邹子英的凶名,恐怕也不会在意。

否则,他不会亲率千人铁骑,跋涉而来。

仅凭对方一言不合,就敢命人动手的脾性,足以预见邹子英的性情,绝非那种会轻易低头的人。

“现在怎么办?孙兄弟远在外面,不知状况,若是回来,恐怕讨不得好。”

周海脸颊肌肉紧绷,布满沉重,彷徨紧张。

“要不去通知孙兄弟,暂时别回来,在外面避避风头,等血屠夫走了,再回来?”薛礼在旁提议。

“怎么通知?孙兄弟去了哪里都不知道,我们怎么去找他告知?”刘羽一脸无语的看着薛礼反问。

“那该怎么办?孙兄弟若是回来,邹子英必然不会轻易放过。到时候,孙兄弟会是血屠夫的对手吗?”周海焦急起来。

五百部众,其中一名开窍九重境高手,任职百夫长的宋承搓了搓手,扫了一眼走进帅帐的邹子英,道:“孙兄弟虽然表现不凡,且有不俗实力,但在邹子英面前,未必是对手。”

“血屠夫之名,我略有耳闻。据传,这家伙已经触及聚神奥义,开始在涉足聚神境界。并且,已有所成。”

“甚至,有消息称,邹子英曾单挑异族聚神境将领,并斩下其头颅。”

“嘶!”

宋承的话,引发骚动,数百部众纷纷震骇,倒吸冷气。

血屠夫斩过聚神境?

天呐,那其实力得有多强大?

孙兄弟哪怕表现勇猛,且开窍境无敌,恐也不是对手啊。

一时间,周海等人皆心绪纷飞,高悬起来。

“孙兄弟有麻烦了!”

众人纷纷叹息,心情紧张到了极点。

对此,孙逸却并不知情,他率领着十一位聚神境强者,一门心思的赶赴异族后勤大营,摧毁异族后勤。

一路风尘,长途跋涉,不曾停歇。

【作者题外话】:第四更咯~为嘛没看到大家的动静?心塞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