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三章 仗势欺人/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关隘,宿营地前。

大批兵马包围着营地,千人铁骑层层围堵,将一片营帐堵得水泄不通。

这些铁骑统一制式,一身血甲,气势凛然,威武强势,戾气森森,赫然是名动边关的血屠军。

血屠夫邹子英仗马在侧,右手拄血影枪,昂然而立,漠然不语。

在队伍前端,闽洪抽刀仗马,指着营帐内部朗声叫阵。

这座营地乃是孙逸麾下部众所属,宿营的都是周海等数百部众。

邹子英率众围困,命人叫阵斗将,日日挑衅。

接连数日,每日每刻都不停歇,千人铁骑始终如一,围堵在营地周围,堵着门叫阵。

周海等人皆乃义勇,忍受不住,最开始的时候,次次应战,派遣麾下部众公平比试。

双方同阶论战,相互对决,彼此各有胜负。

但是,孙逸麾下部众却是负多胜少,且每场负战,将士皆要惨遭重伤,伤筋动骨,都是轻的。

更有人直接被打得脏腑震动裂开,内出血,惊动三军。

对方分明是来挑衅的,下手狠辣,凶戾残暴,没有半点留情。

要不是军纪森严,不许斗将出现死亡,恐怕这些家伙都要直接下死手,斩杀掉对手。

这让孙逸麾下部众倍受打压,气势交锋完全处在下风,被血屠军碾得死死地,抬不起头来。

如今三日过去,双方斗将过百回合,孙逸麾下部众重伤三十多人,轻伤五十多人,皆都被送往医疗处休养。

其中,洪毅、杨杰、周海、薛礼、刘羽等人皆都受伤。

洪毅开窍八重境修为,都被闽洪一刀劈开胸膛,在胸膛骨骼上都留下了刀痕。

差点直接劈碎骨骼,斩裂脏腑,危及生命。

另外,几位开窍九重境高手皆都出战,但都没有讨到好处,一胜两败。

一时间,三军哗然,震动关隘高层。

有聚神境将领前来劝解,让邹子英率众离开,阻止他们斗将。

但邹子英充耳不闻,压根儿没有买账,依旧率众驻守,围堵孙逸营地。

聚神境将领无可奈何,部队虽然没有明文鼓励斗将,但却也没有禁止。

只要斗将不出现死伤,便都在允许范围内。

并且,斗将切磋,有利于将士印证所学,利于将士相互竞争,能更好的提升自我实力。

所以,斗将合乎情理。

即便聚神境将领都无从驳斥,最终上禀左帅,左帅下令,让邹子英率部协防。

左帅出面,邹子英倒是没有反抗,没有违抗,率众协防。

但是,你总不能让人家二十四小时一直协防吧?

部队协防,都是按班换防,每两个时辰轮换。

哪怕血屠军天天协防,都有歇息的时间。

于是,换防之后,邹子英一语不发,再次率众而来,围堵营门。

能怎样?

又能怎样?

左帅都无可奈何,倍感头疼。

如今数日,第二关隘闹得不可开交,三军瞩目。

受伤的周海等人气得暴跳如雷,破口大骂。

面对邹子英,想要反抗,打又打不过,斗将又输多胜少。

他们无可奈何,唯有咬着牙强忍。

血屠军名动边关,麾下都没有无用之辈,个个勇武,且实力了得。

特别是几位百夫长,皆是开窍九重境的高手,巅峰高手层次,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完全碾压孙逸麾下部众。

“王八蛋,气煞我也!”

周海最是暴躁,忍耐不住,在营帐内咆哮,恨不能拖刀冲出去。

他右臂骨裂,被重创内脏,瘀血内积,气血不畅。

即便休养数日,其脸色也都是一片苍白,嘴唇乌青,看起来憔悴不堪。

薛礼同样伤势不轻,胸骨断了三根,脏腑震得内出血,被对手一锤重伤,如今气息虚弱,惨不忍睹。

看着周海暴躁,拖刀而动,薛礼勉强抬手拉住了周海,宽慰道:“不要冲动,别搭理他们!势不如人,忍忍吧!”

“忍他老娘的大爷!”

周海破口大骂:“邹子英欺人太甚,率众围堵我们营门,分明就是故意欺辱我们。你们一个个脑袋灵光,难道看不出来吗?”

“你们都瞅瞅,洪百夫的伤,差点死掉。你们看不出来吗?那群王八蛋分明就是冲着我们来的,故意折辱我们。要不是规矩不允许,洪百夫早死了。”

“妈的,仗势欺人,简直过分。”

周海愤慨甩手,想要挣脱薛礼钳制,拖刀冲出营帐。

“算了,周海兄弟,你的心情,我们都理解。大家皆为同袍,生死同穴,荣辱与共,你觉得愤怒,我们又何尝不觉得屈辱?”

营帐内,唯一一位轻伤的开窍九重境高手柴蔚无奈叹道:“邹子英势不可挡,血屠军勇猛无畏,肆无忌惮。我们却处处顾忌,心有忌惮,难以全力以赴。所以,处处受制,是必然的。”

“谁让人家势必我们更强呢?势不如人,只有咬着牙受着。”

“草!”

周海摔刀怒吼,恨怒欲狂。

孙逸麾下部众皆愤慨,躁动难安。

营门外,闽洪抽刀断喝,不断叫阵。

“怎么没人出战?你们怕了吗?不敢吱声?”

“若是怕了,出来认输,自认不如人,我们便退走!”

“怎么没人出来?难道尔等都是无胆鼠辈,没种怂包吗?”

“哈哈,耳闻孙逸素有勇武,为何其麾下部众却一个个如此草包?”

“看来传闻有虚,不足为信。孙逸与麾下部众,皆乃欺软怕硬的鼠辈。”

“不屑为伍,不齿为同泽。”

闽洪冷然断喝,言辞间,羞辱之意尽显。

“啊!”

对方如此羞辱,周海再也忍不住,不顾伤势,拖起旁边的一根长棍,怒吼着冲出了营帐。

“狂徒小儿,老子杀了你!”

周海嘶声怒啸,冲出营帐,一跃而起,单手持棍,朝着闽洪当头劈下。

棍棒威猛,呼呼生风,狂暴慑人。

但在闽洪面前,却是不足为虑。

周海只是开窍六重境修为,闽洪却足有八重境,双方实力悬殊。

且周海更有伤势在身,一身实力十不存二,发挥不出多少威势。

此消彼长,周海根本无法威胁到闽洪。

眼看着长棍打来,闽洪勒马而退,轻松避开了棍棒。

周海棍棒落空,抽在地上,周海同时落地,一个低腰,横扫千军,棍棒直接打向了闽洪胯下马腿。

擒贼先擒王,射人先射马。

闽洪仗马而立,打断马腿,显然会有影响。

“唏律律!”

闽洪武艺精湛,又岂会看不出自身状况?目睹周海打马,他猛地一提缰绳,胯下骏马长嘶而起,两只前蹄高昂,骏马人立起来,避开了周海的攻击。

“杀!”

周海一棍扫空,便是立身而起,但在这时,闽洪猛地下按马颈。

“咴……”

骏马一声长嘶,前蹄蓄力,猛地朝着前方踏落下来。

周海刚刚起身,提棍准备冲击,结果迎面遭遇马蹄。

来不及闪躲,来不及抗击,胸膛内马蹄狠狠踏中。

“咔嚓!”

马蹄狂暴,力量威猛,周海本就是重伤之躯,根本没法抗衡马蹄,胸骨直接被踏碎,半边胸膛都是明显凹陷了进去。

“噗!”

周海血溅长空,咳血倒飞了出去。

整个人如同炮弹,砰的一下撞回了营帐。

趋势狂暴凶猛,直将营帐撞得破裂崩溃。

周海身负重伤,裹着营帐破布,翻滚着埋进废墟。

“周海!”

“周兄弟!”

薛礼、洪毅、柴蔚等人纷纷失声,惊怒而起。

营帐内的看护兵士纷纷上前搀扶起周海,却发现周海已经昏死了过去。

其右胸直接塌陷,骨头断裂,插进了肺腑,导致他气息都是微弱下来,大有气绝的趋势。

“我草你老母啊!”

薛礼当即红了眼眶,他跟周海多年弟兄,生死与共,如今目睹周海重伤垂死,当即杀意横生,不顾伤势,奋力而起,抓起地上佩刀,劈向了闽洪。

“薛礼兄弟回来!”

柴蔚等人急喝,想要阻止,却是为时已晚,根本来不及。

“不自量力!”

闽洪抿嘴冷笑,眼神漠然,毫不畏惧,直接策马狂奔,迎着薛礼横冲而来。

手中长刀一挑,轻松架住了薛礼劈来的佩刀。

然后驱马冲刺,骏马长嘶奔腾,直接将薛礼撞飞了出去。

“噗!”

薛礼口吐鲜血,砸进营帐废墟内,步了周海后尘。

“薛礼兄弟!”

柴蔚等人纷纷暴怒,皆杀意弥坚。

“邹子英,你欺人太甚!”

柴蔚提枪而起,瞪着不远处仗马而立的邹子英暴喝。

闽洪所为,皆是邹子英授意。

血屠军行径,皆是邹子英指使。

“血屠夫,仗势欺人算什么本事?”

“王八蛋,杂碎,有种你亲自动手,来杀了我们啊!”

“草你老母的,伤老子兄弟,算什么本事?有种你来啊!”

不只是柴蔚,宋承,洪毅,杨杰等人纷纷暴喝,煞气森森。

邹子英闻言,提起了血影枪,胯下血红战马徐徐而动,不急不缓的朝着柴蔚等人走来。

长枪在手,邹子英气息增长,气势节节攀升,徐徐外放。

凌厉、凛然、威猛,不一而足,悉数放开。

随着策马而动,气势如皓日当空,压迫得四周众将士气喘不匀,面红心跳,骇然发怵。

“你以为,某不敢吗?”

逼近柴蔚面前,邹子英冷然一哼,随即,血影枪一动,如鬼魅幻影,朝着柴蔚眉心洞杀而去。

【作者题外话】:家里头打谷子了~秋收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