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五章 仇人见面/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孙兄弟啊,邹子英可不是邹子俊啊,二者不能相提并论啊。”

执杖神卫金彪很看好孙逸,对孙逸推心置腹,力劝孙逸,苦口婆心的讲述着邹子英的种种事迹。

“邹子英少年成名,从出道以来,便在军中磨砺,在边关血战,杀过的异族足有十万。其功勋之高,同辈无双。”

“其出手凶狠,心性勇猛,被冠以‘血屠夫’之名。在异族之中,都是凶名昭著的人物,让许多异族仆兵闻风丧胆。”

“据传闻,邹子英深得右帅欣赏,对其颇为看重。有小道消息传出,右帅曾向总领事大人举荐邹子英担任校尉职务。”

金彪语气沉重,脸色沉肃,不苟言笑。

他拽着孙逸的手腕,郑重提醒:“更有传闻,邹子英已经触及聚神奥义,可能已经开始迈入聚神境界。其实力强悍绝伦,同辈无敌。据悉,曾斩杀过异族聚神境强者。”

这般消息,终于让孙逸有所动容。

眉头挑动,微微讶异,邹子英的声名倒是出乎意料的强盛。

察觉到孙逸的动容,金彪心头暗喜,急忙趁热打铁,沉肃道:“孙兄弟,不是愚兄刻意吹嘘,或者涨他人威风。”

“兄弟你的本事不差,且潜质或许更胜。但是,终究是起步太晚,太年轻,积累和经验不足,修为也略有差距。所以,目前与之争锋,兄弟你未必讨得了好处。”

孙逸闻言,嘴角微抿,心头无奈。

他年轻?

积累和经验不足?

孙逸两世为人,前世贵为法身,经历的生死何其之多?其路途之坎坷曲折难以言诉。

金彪不知详情,说他积累和经验不足,让孙逸苦涩不已。

若是对方知晓,眼前的孙逸乃是法身重生,估计会直接吓尿。

但金彪并不知情,所以以一个老哥哥的身份,语重心长的告诫孙逸:“兄弟啊,听愚兄一句劝,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目前暂避锋芒,待他日实力足够,卷土重来,再向世人证明,孰优孰劣。别逞一时之勇,因鲁莽冲动而遗憾千古。”

看得出来,金彪是真心实意规劝孙逸,确实是一心为孙逸考虑,说得很诚挚,不似做作虚假。

孙逸很感动,对金彪的善意颇为理解。

他不禁点了点头,也没直接驳斥金彪的善意,他笑道:“金兄所言,句句在理,孙逸不是傻子,又岂会不明白?感谢金兄盛情,孙逸铭感五内。”

虽然感激,但孙逸却并不能接受,依金彪之言狼狈逃离。

尽管邹子英很强大,声名远播,在他之上。

但没有接触过,没有见识过,孙逸就这样不战而退,未免太怂包了些。

若是传扬出去,恐怕会被人笑掉大牙。

前世一代法身,经历过太多太多,孙逸岂会是那种贪生怕死之徒?

所以,感激金彪过后,孙逸话锋一转,郑重道:“金兄善意,孙逸心领。只是,孙逸非是那种贪生求存的人,性子也非是忍辱负重之辈。所以,金兄之谏言,孙逸无法接纳。”

“所以,若金兄执意规劝,孙逸只能歉疚的对金兄说声,抱歉。”

说着,孙逸双手抱拳,向金彪鞠了一躬。

无论怎样,金彪待他真诚,乃是诚心实意为他考虑。

虽然不符合他的心迹,但这份真情,值得珍重。

所以,金彪值得孙逸一拜。

金彪见状,不由一怔,满脸错愕,目瞪口呆。

他苦口婆心说了半天,居然半点没有打动孙逸心思。

这让金彪有些恼怒,但思前想后,却又很无奈,对孙逸十分钦佩。

孙逸的性情之勇武,超乎金彪的想象。

一往无前的性情,让金彪十分艳羡。

也许,这就是孙兄弟能够这么快名动关内,名传三军的原因。

若是自己有孙兄弟一半勇武,或许就不只是屈居一介执杖神卫之职,也不会困惑在开窍八重境两年之久而迟迟无法突破。

金彪暗叹,他的性情相对圆滑,没有孙逸那般强盛的锐气。

所以,暂避锋芒,乃是金彪觉得的万全之策。

而在孙逸做出决定,金彪倍感尴尬时,一位兵士匆匆奔来,高呼道:“孙千夫,孙千夫,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兵士飞奔而来,匆匆高喊。

“出什么事了?”

孙逸和金彪齐齐扭头转身,看向来人。

兵士乃是关内守将,对孙逸十分钦佩,赶赴而来,气息微喘,道:“孙千夫,快回营门看看吧。血屠军包围你的营门,折辱你的麾下,双方已经打起来了。”

“什么?”

孙逸两眼圆睁,骤然动容。

随即顾不得其他,转身跨步,疾如迅风,朝着宿营地飞奔而去。

金彪站在原地,目睹孙逸背影消失在转角处,不由摇头一叹。

“该来的,早晚得来,躲是躲不过的咯。”

叹息完,金彪并没有坐视,提起金杖,朝着帅帐跑去。

他担心孙逸受挫,不敌邹子英,所以赶去请左帅劝阻。

邹子英再飞扬跋扈,终归是要给左帅几分颜面吧?

……

宿营地,孙逸营门前,厮杀正酣。

血屠军千人铁骑围困,宋承、高傕、柴蔚、洪毅等人率众奋起,带着伤势,迎击血屠军。

双方斗得正酣,厮杀淋漓,鲜血不断飞溅。

双方极尽愤怒,出手招招要命,不曾留情。

短短半刻钟,地上躺下了七七八八的伤员,皆被重伤。

其中,尤以孙逸麾下部众为多,双方伤员比例是三比一,孙逸麾下占三成。

终究是双拳难敌四手,孙逸麾下部众人数处于劣势,且巅峰战力本就不足,如今更都是带伤而战。

所以,厮杀起来,压根不敌,战况不利,处在绝对劣势。

“混蛋!”

宋承暴吼,咆哮愤怒,恨杀欲狂。

“血屠军的杂碎,来啊,死战啊!”

高傕是个身材魁梧的年轻壮汉,手持一柄铜槊,打得虚空爆碎,拖着伤势硬撼血屠军一位开窍九重境的百夫长。

狂暴力量宣泄,打得虚空爆鸣,狂浪汹涌,掀翻四周沙尘。

风暴席卷,四周不少营帐都被掀得滚滚摇晃,猎猎鼓荡,要拔地而起。

战场气势紧张,氛围焦灼,斗得难分难解。

但时渐推移,孙逸麾下部众伤员越来越多,重伤者不断增涨。

渐渐地,人数扩张到两百多人,全都倒地不起,重伤难支。

孙逸得到消息,赶赴而归,远远地便是看到了麾下部众的惨烈,顿时嗤眼欲裂,杀意汹涌。

“住手!”

孙逸暴喝,厉声嘶吼。

“孙兄弟?”

“千夫长!”

“兄弟速走,不要回来!”

宋承、柴蔚、高傕、洪毅等人皆都在苦苦支撑,看到孙逸回来,纷纷急喝。

他们不惜代价,带伤而战,为的是什么?

可不就是想拖住血屠军的脚步,为孙逸制造逃离的机会吗?

血屠军被他们拖住脚步,难以行军,孙逸就有充足的时间逃离,存活的希望就更大了些。

谁知道,孙逸根本没走,居然闯了回来。

这让宋承等人又急又气!

然而,血屠军发现了孙逸,听到了孙逸的声音。

在对面空阔地带,邹子英横枪仗马,也是听到了喝声,猛地抬头,隔着混乱的战场,看向孙逸。

一眼认出孙逸,邹子英两眼骤沉,瞳孔微缩,杀意轰然浮动,眼眶瞬间浮现红润。

他横在马背上的长枪提了起来,斜指地面,握枪的手指微微用力,青筋隐现。

枪尖吞吐枪芒,锋锐外显。

但邹子英并没有急着动,高手终归有高手的骄傲。

即便邹子英恨不能即刻杀了孙逸,但却也按耐住了急躁。

他冲着身边一位仗马而立的亲兵使了个眼神,亲兵顿时策马上前,吹了声口哨。

顿时,疯狂围攻宋承的血屠军,有部分出现骚动,突然脱离部队,调转马头,朝着孙逸冲锋而去。

“杀!”

足足百人,气势威猛。

他们刀兵在手,策马狂奔,横冲直撞,显得十分凶悍。

毫无疑问,这是邹子英在掂量孙逸的本事。

若是孙逸没有那般本事,邹子英都懒得自己动手,让手下直接杀了便是。

若是孙逸有那能耐,再动手也不迟。

孙逸见状,两眼骤沉,冷意浮生。

“滚!”

孙逸阔步上前,分毫不惧,双拳抡动,直接迎着一头头快马悍然打去。

他连《强身诀》都没有施展,直接以基础力量硬撼。

“砰!砰!砰!”

双拳如电,拳洪汹涌,迎面冲来的几匹快马直接被打爆了脑袋。

“啊!”

快马爆头,身躯顿时失去平衡,狂烈前冲的趋势戛然而止,马蹄失重,连带着背上骑士都是直接朝前扑飞,翻滚着摔飞出去。

轰隆隆!

快马尸体和铁骑砸出去十几米远,一个个摔得丢盔弃甲,狼狈不堪。

甚至有人脑袋率先落地,被摔得脖子折断,当场气绝。

“嘶!”

这般一幕,引发众多围观者惊哗,骇然失声。

“好狂猛!”

许多人失声惊叫,被孙逸的威猛吓得心跳加速,身躯一震。

要知道,硬撼冲锋的快马,若无强大实力,是绝对不敢这样做的。

哪怕只是普通的快马冲锋,都足以让开窍境高手遭创。

更何况是血屠军驾驭的马匹,以元力包裹,冲锋的力量绝对足以重伤一流高手。

孙逸硬撼而不败,反倒重伤对方,其实力可见凶猛。

邹子英目睹这一幕,都是挑起了眉头。

【作者题外话】:昨天扛谷子,累惨,今天腰酸背痛,浑身没劲~更新来迟了,抱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