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六章 屠夫之威/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孙逸归来,尽显强势,威猛外漏。

面对百骑冲锋而不惧,孤身向前,以肉身硬撼。

“给我让开!”

孙逸身躯瘦弱,但肉身却是强悍无双,坚不可摧,宛如山石。

元力流淌,孙逸肌肤暗暗淌动光泽,毛孔喷张,霞彩暗流。

面对铁骑冲撞,孙逸直接以肉身撞上前去,一匹快马被直接撞得侧翻。

连人带马翻滚着朝着旁边砸去,并驾齐驱的几人全被撞翻,连带着摔飞出去。

被孙逸撞翻的马匹当场毙命,肚腹被撞得塌陷,内部脏腑都被撞得爆裂,七窍淌血,瘫软如泥。

马上骑兵全部咳血,被余波震得脏腑震动,气血跌宕,惨遭反噬。

孙逸好似一头人形暴龙,在百骑队伍中冲锋,横扫八方。

双拳如锤,抡动起来,打向四方。

甚至,硬撼骑兵刀兵,打得他们的刀剑崩卷刃口,打得他们的枪戟剧震,险些脱手。

孙逸气势威猛,凶悍而动,短短半刻钟,冲破百骑防线,朝着营门前靠拢。

“老子让你住手!”

一步跨越,孙逸猛地冲进一名镇压麾下部众的血屠军骑兵身侧,双手抱住马颈,猛地朝下一扣。

顿时,连人带马,直接掀翻在地。

“噗!”

马背上的骑兵当场咳血,被马匹压断一条腿。

孙逸暴起一脚,将其胸膛踹得塌陷,骨骼和脏腑都是碎裂开,整个人七窍淌血,重伤垂死。

“嘶!”

许多人目睹,皆都倒吸冷气,纷纷喧哗。

“那可是一位开窍七重境的高手啊!居然直接被孙逸重创!”

“我的妈呀,孙千夫这得有多猛啊?开窍七重境难以抵御他的攻势!”

“强势掀翻快马,一脚踹得开窍七重境高手重伤垂死,孙千夫无愧猛修罗之称!”

三军震骇,惊异难安。

但孙逸并没止步,快步冲击,为麾下部众解围。

“滚!”

双拳打出,如金刚捣杵,挡路的铁骑全被砸翻在地。

一步爆踹,挡在脚前的全部踢飞出去,连人带马,纷纷咳血。

一时间,血屠军惨遭镇压,伤员不断增涨,很快和孙逸麾下部众持平,足有三百多人。

血屠军目睹孙逸悍勇,皆都心头一惊,暗暗震撼。

围困被破,孙逸麾下部众则都是压力骤减,危机解除。

许多兵士忍不住疲倦,直接一屁股瘫坐在地,再也站不起来。

他们真的在竭力而战,拼着一口气,死战不退。

如今孙逸归来,围困攻破,他们皆都长出了一口气,那坚守的一口气全都松懈了下来。

最终再难支撑,再难鼓舞,纷纷倒地不起。

有些人甚至太累,精气枯竭,直接倒地昏死,呼呼大睡。

孙逸一一检查,确认他们并无生命危险,才暗松了口气。

“带回营内!”

孙逸吩咐还能活动的兵士,将不能动弹的伤员挪走。

众人没有抗拒,纷纷动手,清扫战场。

身后大批的血屠军磨刀霍霍,纷纷呼啸着,准备再次冲锋,围困上来。

“住手!”

邹子英站了出来,喝止了血屠军的行动。

血屠军顿时止步,纷纷退避,让开一条甬道。

邹子英提枪策马,沿着甬道走了上来。

马蹄深沉,哒哒而响,牵动着人心。

围观的三军将士纷纷挑起了眉头,提起了心,凝神瞩目。

血屠夫,邹子英,终于动了。

两军阵前,邹子英仗马而立,血影枪提在手中,气势凶猛,带着几分凶狞。

孙逸身后,宋承等人纷纷提起兵器上前,欲要护在孙逸身前,却被孙逸抬手,制止了他们。

二人对峙阵前,一人仗马,一人徒步,却气势交织,互不相让,隐隐带着一种风雷交击的压抑。

邹子英仗马而立,居高临下,气势巍峨,高高在上,宛如俯瞰天下的枭雄,凌压天地。

孙逸虽然徒步而立,却气势凌云,威武不屈。

即便站得比邹子英低,并微昂着头凝视,却依旧不落下风,显得桀骜冲霄。

二人对阵,三军瞩目,纷纷沉寂。

许多人都是大汗淋漓,被这种压抑的场面搞得心慌意乱,心气浮躁,揣揣难安。

一些人屏息凝神,大气都不敢喘,深怕招惹到二人,惹来雷霆之怒,被殃及池鱼。

这种状况,持续了足足半刻钟。

二人对峙,端详彼此,打量对方。

终于,邹子英率先开口,打破沉寂。

“你好大的胆子,敢剑斩我弟。”

邹子英眼神漠然,提枪而起,指着孙逸,冷冷狞喝。

孙逸神情淡然,临危不惧,目光波澜不惊,平静自若,漠然的盯着邹子英,道:“杀人者,人恒杀之。他欲杀我,我便斩他。”

“那是我弟!”

邹子英两眼骤狞,漠然的眼神杀意外放。

孙逸淡淡嗤笑,不以为意,不惊不惧,反倒平静的取下腰间挂着的酒葫芦,坦然地灌了口酒。

啧了啧嘴,提袖擦了擦嘴角,才淡淡道:“那又如何?他死不足惜!”

“既然如此,那我便杀你。”

邹子英提枪而动,杀意外放,浑身血腥煞气滚滚汹涌,四周狂风呼啸,风雷汇聚。

狂风卷动,尘土飞扬,孙逸营门前一片大乱。

风卷尘埃,迷乱人眼,许多人被吹得衣袍鼓荡,发丝飘扬。

有人睁不开眼睛,抬手遮挡面孔,借隙偷窥,无法直视。

孙逸首当其冲,被一股风暴凌压,一股疾风带着凛冽煞气,迎面呼啸,妄图凌压他。

孙逸却是巍峨不动,面不改色,平静坦然地灌着酒,对邹子英的威势置若无睹。

“死不足惜的东西,可敢跟我斗将?”

邹子英提枪直指孙逸眉心,厉声断喝。

他要刺激孙逸,二人斗将,公平公正,方才有机会杀了孙逸。

否则,军纪森严,不便动手。

“为什么要斗将?”

孙逸不了解斗将规矩,所以有些疑惑。

“怎么?不敢吗?”

邹子英误以为孙逸怕了,冷冷狞喝。

“你既然如此大胆,飞扬跋扈,伤我部众,为何不敢直接动手,杀了我?”

孙逸提起酒葫芦灌了口酒,昂然凝视着邹子英道:“我就站在这里,你敢杀我吗?”

邹子英脸色骤沉,孙逸这是在逼他?

逼他触犯军规,当众杀人?

“你当我不敢吗?”

邹子英两眼微眯,杀意狰狞。

“孙某项上人头在此,尽管来!”

孙逸抬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昂然无惧。

“找死的东西,给我纳命来!”

邹子英岂是贪生怕死之辈?被孙逸刺激,当即动手,杀意爆发,提枪策马,冲杀上前。

“死!”

血影枪如龙,穿破虚空,直刺孙逸眉心,杀意尽显。

邹子英骤然而动,浑身气势威猛,压盖下来,孙逸身周虚空都是微微凝固,有种被冻结的趋势。

孙逸顿时感觉到被禁锢,手脚像是要被束缚起来,难以动弹。

这种感觉孙逸并不陌生,这是面对聚神境以上强者人物才有的感觉。

势含天威,凌压众生。

邹子英果然触及到聚神奥义,正在朝这个境界蜕变。

不只是孙逸,以邹子英为中心,方圆千米范围内,皆都遭受凌压。

许多围观者皆有所感,全都被压得手脚僵滞,难以动作。

“嘶!”

霍然,众将士纷纷震动,骇然失声。

“天威!这是天威!血屠夫晋级聚神境了!”

“天呐,传闻果然不假,血屠夫触及到了聚神奥义,距离这一境界已经不远!”

“糟糕了!孙千夫有难了,必然不敌!”

“猛修罗孙千夫也很了得,气势威猛,同样非凡。只是可惜,遇到了早期的血屠夫,双方修为不对等,孙千夫无法力敌,必败无疑。”

“可惜了!”

众将士纷纷摇头,唏嘘叹息。

站在孙逸身后的宋承等人更是清晰有感,一个个变了脸色,瞳孔紧缩,骇然欲绝。

哪怕他们身为开窍九重境的高手,处在开窍境巅峰,都是无法抗衡,只觉举步维艰,被邹子英压迫得抬不起头。

“孙兄弟危险!”

目睹邹子英提枪杀来,高傕断喝,怒啸而起,不惜燃烧血气,拖着伤势,奋起提槊,要冲上前去。

但他的速度太慢,被邹子英压迫着,根本比不及挺枪策马的邹子英,救援只是徒劳。

“嗖!”

血影枪电刺而出,隐约带着滔天血光。

光辉隐晦,却映照天地虚空,让得孙逸及身后众将眼前一片猩红。

猩红炫目,如火烧云笼罩苍穹,美不胜收,暗藏凶戾。

一点寒芒,混迹猩红间,直刺孙逸眉心,让得孙逸察觉到,有种透心凉的危机感。

他不敢轻视,未曾怠慢,早已按住天鸢残剑剑柄的右手微微一动,便要拔出残剑。

“住手!”

却在这时,一声雄浑断喝,猛地炸开,震荡三军。

整个第二关隘都是轰隆隆震荡,虚空生风雷,天地为之变色。

一股雄浑强大的天威笼罩而落,从天而降,压垮整座第二关隘。

关内十余万将士,包括牲畜马匹,全都难以动弹,僵立原地。

一时间,仿佛时空都沉寂一样。

邹子英策马而动,挺枪疾刺,都是停滞下来,保持着这样的动作,僵在途中。

甚至,连他浑身外放的杀意都是凝结,体内穴窍绽放的血光都是定格,宛如雕塑。

三军震骇,心神惶恐。

不少人眼珠子转动,看向帅帐。

只见帅帐被掀开,左帅樊明宏率领众将领,徒步走出。

【作者题外话】:今天就两更了~收割回来摊晒的谷子得收,防下雨~

本月保底最低一百章更新,距今还剩25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