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七章 孙逸请战/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左帅现身,三军哗动。

不少将士眼珠子滴溜溜转动,面露惊容。

孙逸和邹子英的对峙,竟然引来了左帅压场,惊动了左帅现身。

不愧为当代天骄,皆乃不世奇才,左帅都得重视。

左帅亲至,邹子英收敛了气势,杀意内敛,整个人变得平和起来。

尽管他很想斩杀孙逸,为弟报仇,但左帅的面子终究要给的。

“见过左帅!”

三军将士纷纷施礼,对左帅极尽恭谨。

孙逸和邹子英皆微微颌首示意,彼此对峙,仍在僵持。

左帅走过来,披盔戴甲的他按刀而立,两眼深沉,一脸威严的扫视着孙逸和邹子英,淡淡道:“军营重地,何故喧哗?”

孙逸抱拳答道:“邹千夫率部围我营门,伤我部下。”

“胡言乱语!”

邹子英冷然驳斥:“军中儿郎相互切磋,印证所学,乃是常事。”

孙逸脸色漠然的看了邹子英一眼,淡淡道:“你们邹氏之人,都一样无耻。颠倒黑白,搬弄是非最有一手,我懒得与你费口舌。”

“左帅乃是英明神武之辈,尔之龌蹉心思,岂会看不明白?某相信,公道自有评判。”

对于邹子英的驳斥,孙逸都懒得反驳。

邹氏父子的阴险狡诈,孙逸早有领教,所以很平静。

“放肆,你如此污蔑同僚,泼某脏水,是为何意?莫不以为邹某好欺凌,不敢教训你吗?”邹子英趁势发难,冷然暴喝,一身煞气外显。

孙逸平静的灌了口酒,看都没看邹子英一眼,临危不惧。

“找死!”

被孙逸无耻,邹子英冷怒而动,提枪策马,挥动长枪就要打向孙逸。

“住手!”

左帅断喝,声浪如雷,邹子英被迫踉跄,长枪打空,失去目标,未能得逞。

“邹子英,本帅面前,岂敢放肆?”

左帅脸色深沉,不悦的瞪着邹子英喝问。

邹子英却是浑然无惧,收枪而回,淡淡道:“左帅明鉴,孙逸污我声名,辱我太甚,子英不得已而失态。”

“够了!辩驳之言,本帅不愿再听。”

左帅挥挥手,未曾在意邹子英的解释,脸现不耐烦,淡淡道:“如今异族大军后备资源尽毁,退兵之日不远矣。目前关隘危机不攻自破,邹千夫援兵之举结束,本帅责令,即刻启程,撤离关隘。”

“什么?”

左帅的话,让三军震动,一片哗然。

异族退兵了?

若是如此,乃是大喜。

邹子英眉头一挑,脸色微凝,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若是如此,他驰援的借口就站不稳脚跟了。

左帅若要拿捏,倒是相对容易了许多。

只是,邹子英岂是轻易罢休的人?

不杀孙逸,誓不归。

邹子英横枪仗马,淡淡道:“异族牲畜退兵,大喜过望。只是,子英前来,仍有要事未完,请左帅恕子英暂时不能撤离。”

“本帅的命令,邹千夫也要违抗了吗?”左帅眯起了眼睛。

“违抗不敢,只是私怨不平,子英心中不忿,请左帅恕罪。”邹子英不卑不亢的道。

左帅脸色微沉,淡淡告诫:“邹千夫,你要明白,你是军人,是统辖部众的千夫长。上级命令,拒不服从,该是什么后果?”

邹子英闻言,淡淡地看了左帅一眼,随即他抬手摘掉了头盔,面目漠然的道:“若是如此,那邹子英便卸掉军务,退出部队又何妨?”

说着,他将手中头盔,随意的朝着沙地一扔,混不在乎的样子,一片漠然。

“大胆!”

左帅脸色骤冷,邹子英这般行径,浑然不给他一代宗师的面子。

三军皆震动,一脸骇然。

邹氏父子,果然一模一样。

不仅诡辩狡诈,更也是铁血坚毅之辈。

父子二人,如出一辙。

邹子英却是浑不在意,对左帅的愤怒视而不见。

他一脸平静,坦然道:“实不相瞒,邹某此番前来,只为杀孙逸。孙逸不死,某便不归。左帅若要为难阻止,即便逼走邹某,某也会留守关外。孙逸若敢踏出关隘半步,邹某,必斩他项上人头!”

左帅眉头挑动,脸现不悦,深沉的眼神闪过一丝恼怒。

邹子英这番话,可是满满的威胁。

“真是好大的胆子,血屠夫竟然敢威胁宗师人物!”

“不愧是血屠夫,凶猛之名远播,连左帅都敢无惧。”

“血屠夫杀孙千夫之心甚坚,孙千夫麻烦大了啊。”

三军将士都是震动,惊哗不已。

邹子英的态度,十分强势,连左帅一代宗师人物的面子都不给。

“大胆!”

左帅不悦,身后大批将领皆都纷纷震怒。

熊禁最先站出来呵斥:“邹子英,你可知晓,你的这番态度,乃是以下犯上,按军中规矩,乃是忤逆。”

邹子英淡淡嗤笑,不以为意的看着熊禁,道:“很抱歉,邹某已经辞掉军务,再非军中之人。所以,以下犯上,触犯军规的托辞,邹某拒不接受。”

“你……”

熊禁顿时脸色一凝。

邹子英却是淡淡道:“若是将军非要治罪邹某,邹某势不如人,也无话可说。不过,将军以大欺小,便也要做好我邹氏仗势欺人的准备。”

“放肆!”

熊禁顿时羞恼,勃然大怒。

邹子英这番话,可是赤‘裸’裸的威胁。

邹氏底蕴实力,别说熊禁,即便左帅一代宗师人物都不敢轻易掂量。

邹子英搬出邹氏背景,满场众人,谁敢动他?

左帅的脸色都是一片铁青,浮现难看之色。

他漠然的盯着邹子英,沉声道:“邹千夫可知道,尔之行径,毫无心胸,置人族大义而不顾,简直是自私自利。”

邹子英闻言,再难平静,狞声断喝:“人族大义?左帅当某三岁小儿,好糊弄吗?”

“邹某年少从军,入伍至今已八载有余,所杀异族,没有十万,也有八万。攒获功勋,不计其数。可到最后,得到的是什么?”

“我弟被杀,却无公道可讨。仇人逍遥法外,活得自在,唯我弟死不瞑目,泉下难安。我为长兄,却要置之不理,视若罔闻,左帅让我情何以堪?”

“我邹子英七尺男儿,胸怀骨血,却连胞弟性命都护不住,连胞弟公平都守不了,又有何资格去守护人族大义?”

说到这里,邹子英挺枪而起,气势昂扬,直指左帅,厉声喝问:“小义不守,何来大义加身?私义不存,怎得公义分明?”

一番质询,震动长空,引发风雷咆哮。

三军闻音,皆心神颤栗,骇然惊绝。

邹子英的强势,超乎想象。

比之其父,犹有过之。

竟敢众目睽睽之下,提枪指向左帅,当着十余万将士的面质询宗师。

屠夫威猛,无惧生死。

即便孙逸与之为敌,都是忍不住心神颤动,暗生凛然。

不得不承认,邹子英很有气概,枭雄之姿让人钦佩。

哪怕身为敌人,孙逸都忍不住欣赏。

单以品性论,邹子英能够说出这样一番话,足可见其性情。

只是,奈何为敌?

左帅即便贵为宗师人物,都忍不住气结。

邹子英太强势,太猖獗,太桀骜。

寻常人物,根本压制不住。

孙逸看在眼里,不忍左帅为难,思索了下,站了出来,开口表态:“左帅容禀,邹千夫若是执意要杀孙逸,孙逸便奉陪到底,愿与之一战,生死不休。”

邹子英闻言,两眼骤亮,眉头挑动了下,不禁扭头,讶异的看了孙逸一眼。

明知他的威势,却还敢恳切一战,生死不休,这份胆量,倒是出乎邹子英的意料。

“不可!”

但左帅闻言,却是摆手拒绝:“邹子英已经触及聚神奥义,半只脚跨入了这个境界。你不过只是开窍三重境,即便资质卓绝,但修为终究太浅。相互难免有差距,即便一战,也不公平。”

孙逸眉头挑动,郑重道:“请左帅放心,孙逸有应付之力。并且,此事本就是孙逸与邹氏私怨,孙逸不敢劳烦左帅为难,便请左帅成全。”

邹氏底蕴实力非凡,即便左帅贵为宗师,身负左帅职务,得罪邹氏,也不明智。

孙逸心怀仁义,敢作敢当,不愿牵累他人。

“不行!”

左帅态度坚决,仍然不愿退步,并且叮嘱熊禁道:“烦请熊将军将孙千夫带下去,此事,不容许他涉足。”

“是!”

熊禁领命,便要挟持着孙逸离开。

邹子英见状,却是挺枪而起,冷冷道:“左帅,就算今日,你护得住他孙逸,可敢保证,明日,你还能护得住他?”

“今日,我邹子英杀不了他。那么,就等明日。明日若还杀不了,那便此生此世,不死不休!”

邹子英厉声狞喝,杀意弥坚。

“你敢!”

左帅暴怒,拧眉冷喝。

“左帅且看,邹子英,是敢,还是不敢!”

邹子英冷冷迎视,毫不畏惧左帅威势。

“你……”

左帅瞪眼,深沉的脸色浮现愠怒。

邹子英的狂,可让樊明宏气急败坏,恨不能一巴掌拍死他。

但邹氏背景在,樊明宏即便贵为左帅,都不得不掂量掂量。

孙逸见状,挣开熊禁钳制,上前再次恳切:“左帅庇护之恩,孙逸心领,铭感五内。但邹子英若要战,便战即可。孙逸愿舍命奉陪,不敢让左帅为难。”

【作者题外话】:第一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