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八章 斗将/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孙逸态度坚决,郑重恳切,彰显着无惧之心。

左帅看了孙逸一眼,仍然不愿答应,担心孙逸不敌,是在故作逞强。

所以,他毫不犹豫的挥挥手,便要拒绝。

“请左帅成全!”

孙逸察觉到左帅态度,郑重道:“左帅庇护之情,孙逸甚为感动。只是,剑不磨不利,若孙逸有幸得左帅一世庇护,此生必无坎坷,但却失去了做个顶天立地大丈夫的机会。”

“孙逸虽不才,却也不愿做个蒙荫的放荡子。孙逸之志向,乃问鼎绝巅,余生便注定要披荆斩棘,九生一死。”

“如今邹子英威逼在前,虽然势强,却也不过是孙逸前路上的一道荆棘而已。他若识趣,收敛锋芒最好。他既然不识趣,劈开他,昂然前进又有何妨?”

说完,孙逸昂然挺胸,眉目挑动,眼神坚定决绝的盯着左帅。

那般态度,令众将领动容。

左帅都是眉目微凝,心神震动。

孙逸之狂,之傲,不输邹子英半点。

甚至,更加高昂,更加激烈。

“好!”

“好样的!”

左帅沉默,众将领却是一片叫好,三军将士都忍不住鼓掌,拍手赞赏。

孙逸一番话,激情澎湃,昂然不屈,尽显桀骜,引发不少人心生共鸣。

一时间,关内喧哗,经久不绝。

左帅眉目微凝,紧紧地盯着孙逸,眼神闪烁,心底犹豫。

他十分看好孙逸,特别是从熊禁口中得知,孙逸乃是集符咒、印咒、言咒于一身的全系咒师时,樊明宏的亲睐就更浓。

孙逸性情勇武,心怀人心,却资质卓绝,无论是人品德行,还是潜力未来都不差劲,同代无人可比。

这样的后起之秀,值得培养。

樊明宏一代宗师人物,眼光自然不差,看得出来孙逸的根骨惊奇。

所以,随着逐渐了解,目睹孙逸的一次次表现,樊明宏心头就逐渐重视,培养孙逸的心思渐渐弥坚。

因此,邹子英前来,樊明宏处处阻截,不许邹子英迫害孙逸。

但现在孙逸昂然请战,气势强盛,不愿退避,樊明宏不免犹豫。

他担心孙逸在逞强,一旦应战,会被邹子英趁势击杀。

这样的人才若是殒落,乃是人族的一大损失。

但若是不同意,难免打击了孙逸气势,恐怕未必尽得人心。

所以,樊明宏陷入沉默,脸色深沉难看。

众将领一片叫好,鼓掌赞赏,让得樊明宏心烦气躁。

关胜在旁,拄刀而立,察觉到樊明宏情绪,长眉挑动,微微沉吟,随即神念传音,向樊明宏道:“左帅,关某倒是有法门,化解此事。”

“噢?”

樊明宏眉头微挑,下意识扭头看向关胜。

关胜手抚短须,抿嘴一笑,道:“邹子英既然执意要战,孙千夫又不愿退避。双方气势争锋,俨然已成,不可破解。那么,左帅就顺水推舟,让他们斗将就是。”

“这怎么行?孙逸虽然不差,但与邹子英之间却存在距离。双方斗将,未必讨得了好。”樊明宏凝眉。

关胜抚须一笑:“左帅误会了,关某所说斗将,非是他们二人。”

“那是?”樊明宏眉头挑动,目光闪烁。

“让其麾下部众,挑选三人,同阶而战,以化解双方气势。”关胜含笑传音。

“好!”

樊明宏顿时喜笑颜开,深沉面貌浮现赞赏。

关胜抚须一笑,便退了回去。

樊明宏心情大好,脸现笑容,扭头看了孙逸和邹子英一眼,二人气势升腾,桀骜不驯,不愿退却。

他抚须一笑,道:“既然你们二人心意已决,执意一战。也好,本帅便勉为其难,答应你们。不过,双方以斗将方式。”

“斗将?好!”

孙逸和邹子英对视一眼,皆都点头同意。

邹子英嘴角浮现狞笑,只要动手。

届时,生死仅在瞬息。

失手杀人,也不是没有的事。

樊明宏扫了二人一眼,淡淡道:“本帅所言斗将,乃是指你们二人各自在麾下挑选三名将士,同阶相斗。”

“什么?”

霍然,邹子英和孙逸皆都一脸诧异。

这算什么斗将?

分明是曲解他们的心迹。

邹子英何其聪敏?思维一转,便是明白,他被樊明宏耍了。

“左帅之意,非某心迹,不干!”

邹子英当即怒斥,漠然反驳。

樊明宏却是不咸不淡的看着邹子英道:“尔已自卸军务,如今已非军中之人。所以,斗将的规矩,尔已不合适。”

“本帅体恤尔之心迹,所以思虑之下,才为难的做出这项决策。若你放弃,那便别怪本帅不近人情。”

狡辩!

分明是故意为难!

邹子英顿时脸色狞恶,樊明宏老奸巨猾,居然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这让邹子英不禁暗恨!

他自卸军务,避免被樊明宏以职务压制。

如今樊明宏以军中规矩逼他,让邹子俊无从辩驳。

邹子英若是不服,想要斗将,那也可以,入伍呗,重新参军呗。

一旦参军,樊明宏就有了正大光明压制他的借口。

狡猾!

奸诈!

老不死的老王八!

邹子英险些破口大骂,提枪的手都在颤抖,一张脸都是青白交加,全是被气的。

孙逸都是一脸尴尬,他没想到,樊明宏最终搞这样一手。

他有心反驳,却被熊禁按住了肩膀,禁锢了身体。

手脚难动,连得嘴唇开阖都做不到,孙逸只能干瞪眼。

邹子英下意识看向孙逸,看到孙逸纹丝不动,大眼圆瞪,误以为是孙逸贪生怕死,怂恿的樊明宏,顿时恨意交加,对孙逸杀意更深。

“无耻鼠辈!”

邹子英紧攥长枪,仗马而立,恨不能戳死孙逸。

但樊明宏威逼在前,邹子英一时间也无从辩驳。

“可要放弃?”

樊明宏按刀而立,淡淡询问。

邹子英闻言咬牙,煞气难以掩饰。

“既然左帅宽宏,邹某又岂敢不识抬举?”

邹子英咬牙答道:“不过,某却有个要求,需得说清。”

“说!”

樊明宏淡然示意。

“斗将切磋,刀剑无眼,双方若是有所伤亡,左帅可不要怪某麾下部众下手狠辣。”邹子英冷然道。

杀不了孙逸,那便杀了孙逸的部众。

部众伤殒,孙逸作为首领,不信你还坐得住。

就算你忍辱负重,麾下部众,只怕也要离心离德。

这关内三军,恐也要唾弃你一生。

杀不了你的人,但毁你的名,今日也不枉此行。

邹子英冷然暗笑,心生算计。

樊明宏闻言,眉头挑动,眼神微沉。

邹子英的心思,樊明宏岂会不懂?

所以,他毫不犹豫便要拒绝。

“左帅,答应他!”

却在此时,宋承站了出来,抱拳恳请。

邹子英想要杀了宋承他们刺激孙逸,宋承他们又何尝不想杀了邹子英的部下?

血屠军围困营门,以多欺少,重伤他们众多弟兄。

宋承等人心头早已盛怒交加,积攒了滔天怒火。

如今邹子英提议,正中宋承他们下怀。

公平一战,且看谁生谁死。

“左帅,我等愿死战不退!”

“左帅,死战吧!”

柴蔚和高傕皆都站了出来,带伤恳切。

“请左帅同意,死战不休!”

孙逸麾下,清醒着的一百多人纷纷请命,昂然不惧。

樊明宏见状,眉头皱起,微微沉默。

邹子英提出这条要求,分明是要下死手。

即便樊明宏拒绝,对方恐怕也不会在意。

毕竟,斗将切磋,失手错杀,在所难免。

宋承等人又激烈恳请,不愿退避。

所以,思索了下,樊明宏微微点头,便没有再反对。

“谢左帅!”

邹子英以及宋承等人皆都抱拳致谢,彼此心头皆忍不住暗喜。

“选将吧!”

樊明宏淡然吩咐。

“我出战!”

“我来出战!”

“还有我!”

“我也要!”

孙逸麾下部众纷纷表态,皆都带伤而动,想要出战,毫不畏惧。

邹子英冷然一笑,漠然地扫了一眼,不以为然的道:“随便你们选谁,都难逃一死!”

“欺人太甚!”

宋承暴怒,转身冲着身后众兵士道:“诸位兄弟,不要争了。斗将三战,就让某,柴蔚和高傕二位百夫长受领了。尔等为我们掠阵助威,看我们阵斩这群杂碎。”

“好!宋百夫,定要斩杀他们!”

“杀掉他们,一个不留!”

孙逸麾下部众纷纷高呼,气势高涨。

“左帅,他们带伤!”

有将领提醒樊明宏,宋承等人皆伤势不轻,若是就这样斗将,必败无疑。

樊明宏微微颌首,随即扭头看向孙逸,道:“你疗伤手段极具神异,便准你为部下疗养伤势。”

说着,冲熊禁打了个手势,熊禁放开了禁制。

孙逸恢复自由,吐了口长气,百般无奈的看了宋承等人一眼。

他本想自己出战,奈何樊明宏另辟蹊径,搞这样一出移花接木的手段。

何苦呢?

牵累宋承等人。

孙逸心生歉疚,不忍宋承等人亲赴生死。

所以,孙逸脱离自由,便向樊明宏请命,道:“若要如此斗将,孙逸无话可说,但,孙逸也有条件,请左帅应允。”

“说!”

樊明宏挑了挑眉,颌首示意。

“此番斗将,乃是因我与邹子英二人私怨所起。斗将双方,又皆是我二人麾下部众。所以,孙逸恳请,斗将之战,容许我二人开口,指点麾下部众。”孙逸道明想法。

虽然无法出战,但孙逸自信,有他指点,足以让宋承等人立于不败之地。

【作者题外话】:今日四更~下午还有两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