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九章 三战两胜/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前世孙逸纵横天下,凌压万族,战斗经验可谓丰富。

即便转世重来,仗着《轻灵诀》与《明识诀》的奥妙,更是具备敏锐的感观,以及洞察本质的眼力。

实力相差不远的对手,其点滴动作,都难以瞒过孙逸耳目。

甚至,《轻灵诀》的敏锐,可以让孙逸反应朝前,预先捕捉对方出手的动作痕迹。

若是将此提前告知宋承他们,等同于料敌先机,可让宋承他们提前预防。

甚至,先声夺人,先下手为强。

如此,双方修为同阶,实力相差不多的情况下,宋承他们的胜算无疑大大提升。

甚至,几何倍暴涨。

所以,孙逸提出这个要求,乃是确保万无一失,不愿宋承他们担负风险。

樊明宏闻言,却是没有回答,而是看向了邹子英。

邹子英横枪仗马,却是嗤笑一声,不以为意的道:“就凭你区区开窍三重境的修为,能指点个什么鬼?即便你资质卓绝,不输他们,论战斗经验又比他们强得了多少?”

“虚张声势的狂悖之徒罢了,不足为虑,邹某便成全你这个心愿,听听你这小儿,又能如何指点得了开窍九重境高手一战。”

“届时,也好让你输得心服口服,死得心安瞑目。”

非是邹子英小觑孙逸,实在是鬼都无法相信,孙逸会是法身转世。

别说邹子英,即便是樊明宏,以及众将领都是暗暗摇头,不看好孙逸,觉得孙逸所谓的指点,只是虚张声势,唬弄对方。

看到邹子英同意,不做反对,樊明宏也不阻止,乐得送人情。

点头同意,孙逸便开始为宋承他们疗伤。

“谢孙兄弟,这一战,吾等会尽全力,必不会许邹氏狂徒得逞。”

宋承抱拳,向孙逸郑重保证。

“宋兄善意,孙逸皆都明白。”

孙逸颌首轻笑:“待会儿一战,听孙逸指示,孙逸保证,宋兄三个回合内解决对手。”

“嗤!”

孙逸的话并没有遮掩,周围不少人都听得清楚。

邹子英更是时刻关注,耳闻孙逸的话,顿时嗤笑起来:“好狂的家伙,就凭你,三个回合内能指点他人挫败我的百夫长?狂言!狂言!”

不只是邹子英,众多围观的关隘将士都是纷纷摇头,哗然失声。

“啧啧啧,孙千夫这是自信还是自大呢?居然说出如此狂言来。”

“虽然孙千夫不负猛修罗之名,但修为差距终究存在,他指点宋百夫等人,能力敌对手吗?”

“不好说,孙千夫之勇猛,有目共睹,保不准,他真有那本事也说不定。”

众将士各抒己见,众说纷纭。

但其中大多数言论都不太看好孙逸,毕竟孙逸所言,太过狂妄,让人觉得有些不太现实。

不过,众将士质疑,宋承等人却是眉头微挑,眼神微亮。

他们是追随过孙逸的人,曾跟着孙逸奔袭过千里地域,见识过孙逸的实力。

即便宋承他们实力不差,但面对孙逸时,想要取胜,恐也有些悬殊。

所以,耳闻孙逸的话,宋承他们虽有些许惊疑,但却并不如其他人那般讥笑和怀疑,反倒隐生期待。

难道孙兄弟有什么特殊手段?

宋承、柴蔚,以及高傕对视一眼,皆都看到对方眼中的惊异。

“开始吧!此番斗将,三战两胜制。”

这时,邹子英迫不及待,早已等得不耐烦,提枪催促。

随着邹子英话音落下,身后队伍中,三名开窍九重境的血屠军走了出来。

三人皆长得高大,统一穿着血色铠甲,翻身下马。

一人提朴刀,豹头环眼,浓眉大耳,长相凶恶,气势威猛。

乍然一看就让人忍不住心生忌惮,给人一种彪悍勇猛的性情。

一人提长枪,长眉平展,大眼明媚有神,俊逸外貌不苟言笑,一派漠然庄重之色。

他手中枪长一丈,枪身纹龙,呈暗金色泽,枪尖呈三菱尖锥,内陷血槽。

血槽中血迹斑驳,猩红渗人,暗淌幽光,隐晦的戾气给人一种森寒感。

最后一人则手持十字镋,身高体阔,膀大腰圆,宛如暴熊身材,气势狂暴,渊渟岳峙,给人一种巍峨不屈的凛冽感。

此人早前和宋承交过手,天生力大,远胜宋承。

宋承气势被压制,双方碰撞,惨被压制,坚持没多久便处在了下风。

虽然有带伤力战的原因,但也可以预见对方的实力之狂猛,宋承略有不及。

随着血屠军站出来三人,宋承眉头一挑,率先锁定了手持十字镋的魁梧汉子,当即一步跨出,手提战戟,厉声叫战。

“你,滚出来受死!”

宋承战戟高昂,直指十字镋汉子断喝。

三军沉寂,纷纷皱眉,凝神瞩目。

不少将士目睹宋承作为,看着宋承挑选的对手,顿时心弦紧绷,精神集中。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十字镋汉子不是好惹的,气势狂暴,如同一头荒古猛兽。

宋承虽然气势凛冽,但在对方面前,仍有些豺狼与猛虎的差距,不在同一水平上。

“宋百夫挑选此人,明显气势不敌,处在弱势。”

“为何要这样?难道,宋百夫想要以下对上,以中对下,以上对中的策略赢得斗将?”

“不对啊,宋百夫和柴百夫,以及高百夫之间,柴百夫的实力,似乎要略处下风吧?”

“嘶,那宋百夫此举,是为何意?莫不是,他真的觉得,孙千夫能够指点他大获全胜?”

“不可能吧?孙千夫真有那能力?”

“鬼知道呢!”

“嘶,若是孙千夫有那能力,那可就有好戏看了!”

三军将士窃窃私语,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不少人都是挑起了眉头,暗生期待。

囊括左帅樊明宏,以及众将领,都是凝神瞩目,拭目以待。

“手下败将,焉敢逞能?”

十字镋汉子闻言,手提兵器阔步走出,粗犷的面目浮现凶狞暴躁之色。

十字镋一摆,指着宋承狞喝:“尔且记着,杀尔者,乃血屠夫帐下百夫长,嗜血牛庞刚。”

“咚!”

话音刚落,嗜血牛庞刚一步踏出,大地都是猛地震动,沙尘飞扬。

脚下狂浪汹涌,沙尘如风暴,席卷升腾。

庞刚摆臂而动,十字镋呼啸而起,朝着宋承便当头劈了下去。

呼呼生风的动静,隐含风雷咆哮,震动长空。

许多人围观将士都只觉耳膜震颤,识海眩晕,有种要被震慑心魂的趋势。

“好强!”

“此人好猛的力气,好充沛的血气!”

不少人震骇,目睹庞刚威势,心惊胆颤。

孙逸都是眉头挑动,被庞刚展现的威势震撼了下。

庞刚肉身强悍,血气雄浑,优胜常人数倍。

所以,其力量超越同级,足以横扫,鲜有对手。

但是,孙逸以《明识诀》洞察本质,发现庞刚力量强盛,但敏锐不足。

血气强盛,血压同样倍增,从而让体内脏腑筋络等承受的压力也会相应增长。

庞刚血气强盛,但筋络并不粗壮,且元力也如常人,并不精纯。

所以,相同的元力,相同的筋络,在承受更强大的血气压迫时,流动起来就会相应减缓。

因此,庞刚肉身强悍,力量彪悍,却也导致了四肢敏锐欠缺。

当然,这种欠缺只是在同阶之中论,对于低级修炼者而言,却也快得迅猛,强势卓绝。

并且,庞刚气势凶猛,彪悍勇武,在差距微小的状况下,完全可以掩盖,让人望而生畏,无法捕捉到战机。

宋承被压制,处在下风,便是气势被慑,心有忌惮,从而出手时略有犹疑,便导致庞刚这点缺陷被忽略拉平,而难被把握。

若非孙逸仗着《明识诀》洞察本质的奥妙,单纯的对峙下,恐怕也难以发现。

心下了然,孙逸毫不犹豫脱口指点:“左跨一尺步,沉腰出戟,取其右腋。”

“哗!”

孙逸话音传出,三军皆惊,下意识看向孙逸。

“孙千夫真敢开口啊?”

“他真敢指点啊?”

“这是实力强大带来的自信,还是大言不惭的胡言乱语?”

不少人惊哗失声,窃窃私语。

宋承耳闻,也是心头一惊,下意识一怔。

不免有所迟疑,但紧随其后,他还是选择了相信孙逸,按照孙逸所言,左侧一尺步,战戟沉腰,戟尖上扬,猛地刺出,直奔庞刚右腋而去。

呼的一声,疾风咆哮,战戟如游龙,张狂躁动。

宋承一戟刺出,三军将士不觉得有什么奇怪,暂时没看出什么异样。

但邹子英,以及庞刚本人却是猛地一震,眉头挑动,瞳孔狠狠收缩了下。

同时,左帅樊明宏,以及众将领一批聚神境强者也都是目光一闪,脸色微凝。

实力不济者难以看出,但实力优胜者却是一眼分明,宋承这一戟俨然是冲着庞刚弱点去的。

庞刚抬手劈镋,腋下及右肋空门大开,正是虚无防守之际。

宋承挺戟而去,便是趁虚而入,只要速度够快,足以杀得庞刚措手不及。

“喝!”

庞刚脸色微凝,沉声一喝,急忙后撤半步,十字镋改劈为挫,缩短了出击距离,斩向了宋承战戟。

铛的一声,十字镋险而又险的劈开了宋承战戟,让宋承一击落空。

“嘶!”

外人终于是看了出来,察觉到其中凶险。

“哎,差了点!”

宋承一击落下,不由懊恼,心生悔恨。

早在孙逸提醒时,宋承有霎那犹疑。

要是当时毫不犹疑,直接动手,庞刚绝对难以变招。

【作者题外话】:家里晒着谷子,突然下雨,正写更新,慌不迭的出门抢收,热得浑身大汗,被淋了个落汤鸡~最后都分不清是汗是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