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一章 秒杀/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柴蔚被打断颈脖,骨骼寸断,横飞着砸了出去。

口吐鲜血,气息奄奄。

“柴兄!”

宋承和高傕纷纷骇然,失声惊呼。

周围部众皆都怒目,瞪圆了眼睛。

三军将士都是震骇交加,惶惶失声。

“秒杀!”

“好快的反应!飞龙枪徐梁,不得了!”

“同阶秒杀,太强了!”

三军惊疑,纷纷敬畏。

唯独邹子英一片冷然,不苟言笑,显得很深沉。

孙逸同样漠然,脸色一片沉重。

柴蔚未听他言,心神被徐梁气势所慑,心有忌惮,出手的时候产生了迟疑和畏缩,才导致了一步慢,步步慢。

否则,一马当先,挺枪直上,并迅速反应,结局必然是相反的。

孙逸不由暗叹,若是换做自身对决,他绝对可以秒杀徐梁。

“杀!”

而在孙逸暗叹时,徐梁站稳脚跟,一步蹬地,手持纹龙枪穷追不舍,刺向了柴蔚的眉心。

虽然柴蔚重伤,奄奄一息,但徐梁不放心,誓要补上一枪,刺穿其头骨。

唯有绞灭其神魂,才能真正的杀掉一个人。

否则,伤身残体,是可以痊愈过来的。

目睹过孙逸为宋承等人疗伤,短短半个时辰,居然让身负不同程度内伤的三人完好无损。

足可见孙逸的疗伤手段非同寻常,柴蔚即便重伤,恐怕未必会殒命。

所以,为了保证杀掉柴蔚,徐梁挺枪直上,要一鼓作气杀掉柴蔚神魂。

“认输!”

孙逸一声暴喝,暗运《雷言诀》发出,震动虚空,震慑徐梁神魂。

同时,孙逸一步跨出,冲向柴蔚,挡下了徐梁的攻势,将柴蔚抱出了中央空地。

徐梁一击落空,未能杀掉柴蔚,颇为遗憾。

不甘的,满含恼怒的看了孙逸一眼,最终不得不忿忿收枪,脚步踉跄的退回血屠军阵营。

柴蔚虽然惨败,但奋死一枪,还是给徐梁造成了不可忽视的伤势。

邹子英看着孙逸冲出来制止,漠然的眼神微微冷厉,紧握血影枪的手指更加用力。

“真是好运气,一击不死。”

邹子英冷冷咬牙,漠然冷哼:“下一次,就没这么好运气了!”

说着,出战的最后一位,手持朴刀的高大青年走了出来。

孙逸漠然回头,看了邹子英一眼,心头杀意涌动。

邹子英的狠辣,绝对无情。

尽管对方的目的让人钦佩,但这般行径,却是让人不齿。

孙逸心生愤怒,煞气腾腾。

但他没有驳斥,扭头为柴蔚疗伤,稳住了伤势。

持续了盏茶时间,尽管霞帔疗伤效果惊人,但柴蔚颈脖骨骼寸断,元气大伤,短时间内没法痊愈。

需要时间!

并且,辅以宝药疗养。

所幸,伤势稳住了,一条命算是保住了,没有生命危险。

孙逸命人将柴蔚抬了回去,随即站了起来,扭头看向高傕。

高傕手提铜槊,郑重的向孙逸点了点头。

“孙兄弟放心,你说一,就是一。”

高傕性情爽朗,郑重表态,彰显他信任孙逸的心思。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孙逸的眼力十分精准,善于捕捉对手的缺陷和不足。

无论是宋承,还是柴蔚,两场斗将,孙逸都清晰的捕捉到了对方的缺陷,并给出了最合适的反击或进攻方式。

宋承信了孙逸,结果迅速获胜。

柴蔚却因为迟疑,反遭惨败。

所以,高傕明确表态,必须听孙逸的指点。

孙逸闻言,心情大定,暗松了口气。

“沉住气,心稳为重!”

孙逸叮嘱了高傕一句。

高傕重重点头,提槊而动,走出了阵营。

“高百夫加油!”

“高百夫,干掉他!”

“高百夫,杀了那杂碎,为柴百夫报仇!”

“为柴百夫雪耻啊!”

孙逸身后,麾下部众纷纷高喝,冲着高傕背影呐喊。

高傕没有说话,没有回头,只是提槊的手更加用力。

在高傕对面,对手身材高大,一身血色甲胄,给人威武凛然的气势。

其面貌黝黑,五官丑陋,宛如地狱恶鬼,为其威势更添了几分凶恶。

他手提一口朴刀,刃口锋锐,寒光凛冽,俨然有开山劈石的架势。

但高傕身材魁梧,宛如山岳,提槊而动,宛如一头大山挪动崩塌,威猛的气势,不输对手。

“不要让孙逸看破破绽!”

邹子英在场外叮嘱,沉声告诫。

出战的血屠军百夫长头也不回的微微颌首,一步上前,朴刀倒提而起。

“杀尔者,黑面鬼霍达。”

一声狞喝,霍达猛地一步跺地,咚的一声,大地剧震,狂沙飞卷,迷乱人眼。

顿时,许多将士都是视野朦胧,看不清场中虚实。

沙尘飞舞,飘扬不休,密密麻麻,遮蔽了人们视线,阻碍了旁人视野。

显然,担心孙逸看破破绽,被趁虚而入,霍达借沙尘阻碍,想要瓦解孙逸的窥视。

只要阻碍下孙逸的窥探,高傕便缺了外援,二人足以一战。

霍达有信心,若无孙逸干涉,可以碾杀高傕。

然而,他低估了孙逸的能耐。

孙逸的精准眼力,靠的不只是单纯的肉眼,而是《明识诀》这部妙法。

《明识诀》具备洞察本质的奥妙,可以勘破虚妄,看透空幻。

别说沙尘,即便山岳横挡在前,孙逸都可以看透山体,穿过对面。

这便是《明识诀》的奥妙,与聚神境的神念异曲同工。

当然,《明识诀》圆满,是堪比法身境的武道天眼的。

所以,不知晓孙逸底蕴的家伙,错估了孙逸的能力。

“死!”

沙尘飞扬,迷乱人眼,霍达抓住机会拖刀而动。

逼近高傕身前,霍达扬刀而起,迅猛如龙,劈向了高傕面门。

速度又快又狠,又猛又疾,刀锋凛冽,寒芒迸溅,将虚空都是劈出道道白痕。

刀气纵横,弥漫八方,将虚空都是绞杀出一个个漩涡。

这一刀蓄势而动,猛地爆发,如泰山压顶,狂暴又凶狞。

高傕迎面,便是感受到倍受压迫的感觉,自觉手脚都变得沉重,如负山岳。

但他没有动,在等待孙逸的指点,即便心头紧张,危机感让他浑身皮肤生起无数鸡皮疙瘩,让他心悸窒息,他也没有动。

霍达见状,却是一脸狞笑,心底冷然,满脸讥讽。

等孙逸指点吗?

嘿,被阻碍了视野的他,就等于瞎了双眼,还能指点得了你吗?

黑面鬼霍达嗤笑,却是未发一言,速度更快,誓要趁此机会,一刀必杀。

察觉到黑面鬼霍达递增的气势,高傕心弦紧绷,浑身肌肉都是猛地紧绷起来,一颗心高悬,四肢蓄力,待机而动。

孙兄弟,咋还没动静?

孙兄弟,别掉链子啊!

高傕瞳孔微缩,看着越来越近的朴刀,感觉到身躯越来越沉,他一颗心纷乱如麻。

若是孙逸不发声,他便要抽身闪躲了。

“死吧!”

看着高傕仍然不动如山,霍达顿时大喜,觉得孙逸果然瞎了,再无法构成威胁,便彻底放开了防御,猛下杀手。

早前他还有几分顾虑,担忧沙尘遮蔽不了孙逸的视野,无法阻碍孙逸。

所以动作和气势都留有几分余力,以便应付突变。

但等候半晌,孙逸却没有动静,仍没有发声,霍达顿时大喜,觉得孙逸再无威胁。

于是,暗藏的余力全都爆发出来,猛下杀手,誓要一击必杀。

“轰隆!”

刀势爆发,虚空塌缩,整片天地都是风雷咆哮,沙尘飞舞更加狂乱。

一刀兜头,让得高傕脚下砂石地都是崩裂,沟壑龟纹如蛇蟒蜿蜒弥漫。

高傕再也无法承受,蓄势待发的他便要抽身而动,闪身退避,再做反击。

却在此时,孙逸的声音猛地传来。

“右进两尺,龙起深渊!”

孙逸以《雷言诀》暴喝,声音滚滚,如雷轰鸣,传入高傕心头。

高傕瞳孔紧缩,大眼骤亮,暗自激动,终于等来了。

他毫不犹疑,几乎是本能地做出了反应。

蓄势待发的他按照孙逸指点,大步右跨,手中铜槊猛地抡动,自下而上,狠狠打出。

铜槊发光,青铜光芒盖压虚空,如同一轮太阳镶嵌在内部,光芒耀眼。

猛地抡动,似有龙吟虎啸声,声威浩荡,震动长空。

内蕴狂猛力量,如海啸喷薄,撕裂霍达的威势。

那般架势,宛如一条潜渊之龙,猛地窜出海面,腾跃冲霄,直奔苍穹。

“哗!”

虽然三军许多将士看不破其中景象,但高傕爆发的气势却是十分清晰,瞒不过众人。

所以,不少将士都是震骇交加,被凌压得血脉喷张,有种要喷出体内,猛地爆炸的感觉。

“你……”

黑面鬼霍达脸色剧变,看到高傕猛然反击,趁他余力尽去,新力难生时。

如今局面,他连闪躲的余地都没有,所有力量都灌入了这一刀内,除了一往无前,便再无其他转圜的余地。

孙逸等的就是这一刻,迫使霍达无法闪躲。

“砰!”

心底震骇,心绪惊惶,还没来得及发出怒吼与惊叫,铜槊带着无尽光霞,打爆了霍达的脑袋。

连带着铜甲头盔,打得爆碎。

头盔碎片,沾染着血与脑浆,疯狂迸溅。

那般景象,宛如一颗西瓜炸开,骇然心魂。

“霍达!”

邹子英霍然失声,瞳孔紧缩,勃然色变。

霍达的实力,在他麾下足以排进前三,居然被一击秒杀。

其修为仅次于邹子英,将要触及聚神奥义,居然被秒杀。

这让邹子英肝肠寸断,勃然暴怒。

【作者题外话】:第一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