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五章 世间再无狂刀名/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流云宗,陈宇。

异族宗师闻言,眼神微凝,讶异更深。

牠认真端详,上下打量,发现陈宇气血旺盛,精气充足,内窍饱满,俨然已经开窍圆满,在冲击聚神奥义。

且其相貌年轻,筋骨夯实,足以看出其资质卓绝。

这种人物,在人族内应该算是天骄俊杰吧?

异族宗师微微眯起了眼睛,紧盯着陈宇暗忖。

人族天骄,跑来拜访异族,目的为何?

难道是打探吾族情报?

或者,和谈?

异族宗师两眼闪烁,嘴角顿时浮现起几分玩味之色。

牠两臂抱膀,收了宗师气息,在异族将领陪同下,居高临下的俯视着陈宇,用人族语喝问:“汝为人族,何敢来犯?”

粗犷的嗓音,讲述的人族语带着几分古韵,与当代人族语存在细微差别。

陈宇身材挺拔,站得笔直,面对异族宗师毫不畏惧。

听得异族宗师喝问,陈宇不卑不亢的道:“某来,助贵族一臂之力!”

“哈哈哈哈,助吾族之力?”

异族宗师哈哈大笑,语气满含嘲讽,一脸讥笑的看着陈宇,道:“就凭你?在吾面前蝼蚁不算的卑微人族,也敢口出狂言,妄图助吾族之力?”

“哈哈哈哈!”

周围异族将领也都是纷纷大笑,一脸嘲弄。

更有异族将领气息外放,杀意森寒,气势凶狞的锁定了陈宇。

“汝为人族,区区蝼蚁,也妄图在吾族面前狂言?汝信否,吾杀你,瞬息间。”

一位异族将领更是直接威胁陈宇,不加以掩饰的满满恶意。

然而,面对异族众将领的凌压,陈宇即便如负山岳,额生大汗,双腿都被压迫得瑟瑟发抖,脊背都是情不自禁的微微弯曲,但他仍然一派平静,冷漠淡然。

哪怕被异族将领威胁,感受到异族杀意,他仍沉着,稳重不变,只是淡淡地答道:“灵皇。”

“嘎!”

霍然,原本讥笑嘲弄的异族将领纷纷瞪眼,惊愕失声。

众将领齐齐震骇,脸色剧变。

即便是异族宗师都是瞳孔紧缩,外放的威势崩溃,不攻自解。

众将领气息纷纷瓦解,崩溃坍塌,整片虚空都是一片汹涌,崩溃的气浪一波接一波的翻滚。

陈宇顿时如释重负,被凌压的感觉消失,整个人恢复如常,微不可察的松了口气。

满场沉寂,鸦雀无声。

即便先前叫嚣的异族大军都是纷纷死寂下来,全场噤若寒蝉。

十余万异族部众,皆因陈宇口吐的两个字而沉默震动。

“汝,知,灵皇?”

许久,异族宗师两眼狞恶,紧紧地盯着陈宇。

一双眸子深邃如黑暗魔窟,隐有滔天煞气流淌涌动,翻滚不休。

陈宇迎视着那双眸子,只觉神魂要沉陷,要被吞噬,要被拉扯进无尽深渊内,堕落沉沦。

那是魔瞳!

陈宇急忙闭眼,不为所动,不看那双眼睛。

在异族宗师威压下,陈宇强忍跪倒在地的压迫,紧咬牙关,漠然道:“某,能救灵皇。”

“哗!”

霍然,全场雅雀的氛围瞬间躁动,十余万异族部众纷纷惊呼,骇然失声。

即便异族将领,都是瞳孔紧缩,脸色剧变。

异族宗师魔瞳收缩,眼神凝滞,震动之色溢于言表。

甚至都可以清晰看到,牠的双手都在颤动,那是激动之余,身体做出的自然反应。

可以想象,陈宇告知的消息,有多震动人心。

灵皇,那可是异族皇者。

千年前,灵皇率众侵犯人族,其威无敌,横扫人族,众神皆不可敌。

可谓威势炽盛,盖压一时。

若非后来天神女出世,一剑斩杀,人族早已溃败,沦为异族奴仆。

即便千年过去,灵皇之威,万族不忘。

异族宗师呼吸都是粗重起来,陈宇的话,让牠心绪大乱,差点一蹦三丈高。

陈宇,能救灵皇。

这个消息,意味着什么?

对异族而言,太至关重要了。

千年前,灵皇在,异族无敌,所向披靡。

千年后,异族却苟延残喘,偏居一隅。

异族废寝忘食,处心积虑,想方设法重现灵皇之威,想要异族崛起,杀向人族,独霸天下。

陈宇突然带来这个消息,让异族振奋交加。

“汝,敢诓骗?”

但振奋归振奋,异族宗师却非没脑子的牲畜,自然不会轻易相信陈宇的话。

异族专研千年,想尽办法,陈宇一介蝼蚁,又能有什么手段?

陈宇闻言,面不改色,波澜不惊,平静地迎视着异族宗师的眼睛,淡淡讲道:“千年前,天神女出世,阻杀神威盖世的灵皇。扫荡贵族群王,方才为人族赢得转机,从而反败为胜。”

“世人皆以为,天神女无敌,灵皇已殒。实则不然,灵皇功参造化,修为非凡,早已突破世俗,肉身不朽。”

“虽被天神女斩掉头颅,但其头颅坚不可摧,众神不可破,难以炼化。最终,众神无奈,只得设法封印。”

听着陈宇的讲述,异族宗师目光闪烁,振奋的眼神越来越明显。

“不错!”

异族宗师点了点头,对陈宇所述,不置可否。

千年前,人族历史仅记载了天神女斩杀灵皇,却并不知道,灵皇功参造化,肉身不朽,头颅不破,众神难以奈何。

最终,只得封印。

而封印之地,便在义城。

众神合力,建造义城,对外宣称,纪念万族聚义。

实则不然,义城之下,便是封印地。

灵皇头颅,便封印在义城地下。

众神庙,则是封印中枢。

万族为感念众神恩德,塑像供奉,其实是受众神授意。

众神庙内,塑像内附法身神念,与法身相连。

众神神像,便是封印源泉。

月前异族偷渡两界山,便是妄图潜入义城,摸清封印分布,从而寻觅营救之法。

灵皇出世,一旦痊愈,无敌之威将重现。

届时,异族崛起,人族必灭。

所以,陈宇道出灵皇可救的消息,才引得异族十余万部众纷纷震动,骇然惊绝。

千年来,牠们可是一直处心积虑,妄图营救灵皇,从未放弃过。

如今一介人族突然到来,告诉牠们消息,并表示前来襄助。

这让异族很疑惑。

异族宗师不是傻子,虽然陈宇道出历史,却并没有信任。

牠很快收敛心绪,两眼冷漠,充斥凶戾,紧盯着陈宇,道:“汝所言,吾怎信?”

陈宇不卑不亢,波澜不惊,看着异族宗师,道:“某欲见贵族首领,烦请引路,某自有妙计献上。”

“汝欲诳吾?”

异族宗师冷然暴喝,煞气爆发,威势轰动,朝着陈宇凌压下来。

“噗!”

陈宇直接咳血,整个人如遭雷击,踉跄飞退十余步,才勉强站稳脚跟。

但面对异族宗师,陈宇仍然不惧,冷漠的脸色分毫不变,冷硬的面孔反倒煞气涌动。

“铮!”

陈宇反手,拔出狂刀,噗的一刀掷出,狂刀寒光一闪,倒插在了异族宗师脚前。

“若阁下不信,拔刀而起,斩某头颅。”

陈宇厉声断喝,咬牙瞪眼,怒视着异族宗师。

即便宗师威势凌压,他仍无惧。

异族宗师面色凶狞,闻言拔刀,轰的一刀挥出,朝着陈宇便是毫不犹豫的一刀劈了下来。

天崩地裂,虚空崩溃,整片幽丰谷都在轰鸣颤动。

狂暴威势,宛如天地塌陷,怒海颠覆。

陈宇首当其冲,只觉自身渺小如尘埃,在其面前不足为虑。

但他仍昂首,咬牙不屈,死死地盯着那柄刀,盯着那劈来的刀。

看着刀锋越来越近,恐怖威势压得他骨肉都在崩裂,衣袍都在炸碎,筋骨都在寸断,他不禁绝望。

命该如此,师尊,徒儿无能……

不见异族宗师留情,不见异族宗师罢手,他骨骼断裂,血肉崩灭,神魂都在晦暗,陈宇终于是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两眼眼角,一滴血泪,隐隐滑落,滴在尘埃间。

“轰隆!”

但在这时,陈宇误以为自己将殒之时,一声雷鸣,耳畔炸开,一股狂浪轰然汹涌。

恐怖波动冲击而来,震得陈宇五脏六腑都是滚滚轰鸣,差点裂开。

但是,劈落下来的刀,却没有临头,他身体完好,没有被劈死。

很快,威势宣泄,消失无踪,天地恢复宁静。

陈宇霍然睁眼,猛地抬头,看向异族宗师。

却见异族宗师嘴角含笑,丑陋的面孔凶戾消失,恢复平静。

在其手中,狂刀崩裂,刀锋布满龟纹。

“咔咔咔咔!”

很快,玄铁所制的狂刀寸寸崩开,炸成碎片,只留下一个刀柄,被异族宗师握在手中。

陈宇一脸悲痛,目视着狂刀碎裂成片。

“有胆识!”

这时,却听异族宗师颌首称赞,“受吾之威而不崩,汝,胆识过人,吾且信汝,寄下人头。”

陈宇却没半点惊喜,唯有悲痛交加。

他两眼紧盯着碎裂的狂刀,片片碎片失去了光泽,他深邃的眼眶隐有薄雾朦胧。

他双拳紧握,血淋淋的拳头青筋绷起。

但很快,又消失,恢复平静。

从此,世间再无狂刀名。

陈宇闭上了眼睛,对异族宗师所言充耳未闻。

“汝,随吾而去!”

异族宗师看了一眼陈宇,随手丢掉了刀柄,大手一挥,一股狂风暴起,直接将陈宇卷起。

“吙哩呼噶!”

异族宗师长啸喝令,随即转身,卷着陈宇,扬长而去。

身后十余万异族部众,整装齐发,尾随异族宗师,朝着异族大本营撤离回返。

【作者题外话】:今日两更了~本月最低百章更新不会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