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八章 左帅之怒/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邹子英率众在营帐等候,一直没有散开歇息,等着徐梁的消息。

营帐内的氛围很紧张,每个人都暗暗的高悬着心,紧绷着神经,一脸的忐忑。

尽管他们先前斗志昂扬,说得豪气万丈,但真正实施起来却是仍然很不安。

因为徐梁若是刺杀失败,暴露身份,会牵累邹子英,牵累血屠军的。

毕竟,违抗军令,擅自行动,暗杀同袍,都是大罪。

并且,徐梁只是百夫长,孙逸是千夫长,双方身份不对等,徐梁暗杀孙逸,也等于以下犯上。

一旦暴露,必死无疑。

所以,他们只能赢,必须杀了孙逸,才能保全下来,安然无事。

以至于,每个人心弦紧绷,难以放松。

“一定会成功的!”

闽洪按刀的手指都是紧紧地抓着刀柄,粗犷的面貌肌肉紧绷,紧张之色溢于言表。

“对!徐梁兄弟实力在我们之中都是上等,加之出手迅疾,比我们都快一筹。施展暗杀,成功率极高。”

“孙逸哪怕妖孽,但修为终究太低,灵觉肯定远不及徐梁兄弟。”

“坐等吧,不出多久,孙逸必死!”

众人纷纷发言,自我安慰。

邹子英端坐主位,一语不发,只是平静地擦拭着血影枪。

他动作反复,不停不歇,似乎很认真。

但看他出神的双眼,便是可以知晓,他的心绪也很不安。

众人一度紧张,静候到深夜。

“轰隆!”

一声巨响,震动宿营地,邹子英等人纷纷大吃一惊,骇然一震。

“这么大动静?”

“徐梁兄弟得手了?”

众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冲出营地。

整个宿营地一片大乱,营帐被掀开,三军将士纷纷冲出来,举起火把,照彻四方。

众人陆续现身,纷纷看到孙逸暴揍徐梁,将其锤飞,然后擒拿下来,脚踏在地。

“徐梁兄弟……”

血屠军众将士纷纷骇然,却没敢发出声音,一个个脸色剧变。

邹子英紧握血影枪,枪芒吞吐,脸色微凝,微咬钢牙。

整个血屠军缩在人群后方,煞气腾腾,一语不发。

“谁人如此猖獗,竟敢趁夜暗袭!”

“好大的胆子,居然袭杀孙千夫,此人是谁?”

“孙千夫,撕开那家伙的面巾,让我等看看其丑陋模样。”

“此人必是人族,居然暗杀有功之人,定是叛徒,当斩!”

三军将士纷纷高呼,怒斥起来。

他们对孙逸颇有好感,一直以来,孙逸的种种表现,深得人心。

所以,今夜看到有人趁夜暗杀孙逸,不少人都很愤慨。

宋承他们都准备休息,突然被惊动,纷纷冲了出来,看到孙逸被袭杀,顿时暴怒。

“孙兄弟,没事吧?”

“此人好大胆子,真是该死!”

“让某看看,此人是谁?竟敢如此猖獗!”

宋承等人纷纷怒斥,动手就要撕掉徐梁的面巾。

孙逸见状,很感动,抱拳谢过众将士,但却并没有撕开徐梁面巾,阻止了周海的动作。

“烦请诸位,通知左帅前来!”

孙逸抱拳,示意将士通知。

“不用了,本帅已经知晓。”

不待将士禀告,樊明宏已经披盔戴甲走了过来。

身后众将领跟随,声势浩荡,气势凛冽。

三军将士纷纷施礼,对樊明宏十分恭谨。

孙逸抱了抱拳,随即道:“敢问左帅,暗杀同袍,以下犯上,按军纪该当何罪?”

“杀无赦!”

樊明宏闻言,心头一动,瞬间察觉到孙逸的意思。他看了一眼被孙逸踩在脚下的徐梁,面色漠然的答道。

孙逸嘴角微抿,眉头挑动,跺脚狠狠地践踏了一下徐梁的脊背,将徐梁整个人踩得骨断筋折,随即看向樊明宏道:“此人乃军中之人,职务不及于我,却以下犯上,趁夜暗杀我。请左帅做主,还孙逸一个公道。”

樊明宏颌首,冲着左右亲兵示意,道:“拿下!”

金甲亲兵动身,从孙逸脚下羁押起了徐梁。

徐梁毫无反抗力,被孙逸踩得骨断筋折,浑身提不起劲,根本做不到反抗,只能如同鸡崽般被抓了起来。

“撕下他的面巾!”

樊明宏授意,金甲亲兵顿时撕掉了徐梁的蒙面黑巾。

火光照耀,徐梁俊逸冷漠的面孔瞬间映入眼帘,被满场众将士看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

“徐梁!”

“是血屠军百夫长,飞龙枪徐梁!”

“这不就是今日斗将,重创柴百夫的那个人吗?”

霍然,三军哗然,失声惊叫。

“他居然暗杀孙千夫,这是什么情况?”

“血屠军居然暗杀同袍?”

“好大的胆子,以下犯上,暗杀同袍,血屠军这是要造反,叛逆人族啊!”

许多人失声惊呼,骇然惊绝,引发一片喧哗骚动。

血屠军纷纷惊震,邹子英等人都是变了脸色,神情剧变,心生惶恐。

闹大了!

这次闹大发了,超乎了他们的想象和预计。

原本他们还觉得,即便徐梁失败,也不至于被擒。

即便被擒,樊明宏也不至于这样当众审理。

谁知道,徐梁被孙逸强势镇压。

更让他们意外的是,樊明宏没给他们面子,直接当众审理,引发三军哗动。

这样闹下去,血屠军叛徒之名一旦坐实,会被三军将士群起而攻之,血屠军会被推往风口浪尖,成为众矢之的。

“混蛋!”

邹子英紧握血影枪,一脸杀意。

而在此时,四周三军将士自发散开,和邹子英他们保持了距离。

甚至,不少人刀兵在手,默不作声散开,将血屠军营地团团包围了起来。

那般架势,显然一旦坐实叛徒名声,便要群起而上,屠戮血屠军。

孙逸见状,嘴角微抿,笑意盎然,很满意这样的结果。

他之所以闹这么大,要的就是这样的结果,让血屠军在第二关隘沦为众矢之的,无立足之地。

邹子英小人行径,暗算他,甚至不惜趁夜袭杀,孙逸恼怒不已,要反击,给邹子英一个教训。

当然,孙逸没指望能杀得了邹子英,这种手段,虽然会让邹子英很狼狈,却不至于要命。

邹子英是个手狠心黑的家伙,必然会有办法解决掉这种局势的。

所以,他最多损失名声,变得声名狼藉,不至于对他自身实力造成多大影响。

有此结果,孙逸也满意了。

所以,孙逸很平静,取下酒葫芦灌了口酒,一脸淡然,不惊不躁。

只是,孙逸能够沉稳以待,身后宋承等人却是愤怒不休,暴躁欲狂。

“邹子英,你个王八蛋,野种杂碎,竟然这样卑鄙无耻,龌蹉下贱,驱使手下人暗杀孙千夫。你简直枉为人族,乃人族之耻!”

周海破口痛骂,指着被团团围住的邹子英暴喝:“与你为伍,简直是人生耻辱,对某莫大羞辱。”

邹子英一脸深沉,铁青难看。

但血屠军众将士无人驳斥,皆默不作声,只是紧握刀兵,满怀警惕戒备。

这种时候,他们无从驳斥,拿不定主意。

闽洪等人皆看向邹子英,等候邹子英拿主意。

目前,想要解决危机,别无选择了。

邹子英紧咬牙关,死死地盯着孙逸,满脸煞气。

血影枪吞吐锋芒,凌厉暗藏。

对面,樊明宏披盔戴甲,按刀而立,看到暗杀者乃是徐梁,却没有半点讶异和惊疑,很平静,一副不出所料的样子。

樊明宏不是傻子,在得知有人暗杀孙逸时,就猜到了邹子英。

毕竟,整个第二关隘,没有第二个恨不能孙逸死。

所以,樊明宏很恼怒,脸色渐渐深沉,一脸愠怒的看向了邹子英。

“此事,邹千夫,不应该给个解释?”

樊明宏面目深沉,怒色暗涌。

显然,邹子英要是给不出合理解释,樊明宏必然要给邹子英一个教训。

白天的时候,樊明宏可是严肃警告过邹子英,不遵从军令,格杀无赦。

结果,一夜未过,邹子英麾下的人就暗杀孙逸,这等于在抽樊明宏的脸。

樊明宏一代宗师人物,左帅身份,岂容人挑衅打脸而无动于衷?

他要是没点脾气,邹子英会更放肆,觉得他是好欺负的纸老虎。

邹子英被樊明宏喝问,一脸铁青,沉默不言。

这种时候,他该怎么辩解?

只有一推二五六,假装不知情,将罪责全都推在徐梁身上。

他只有表态,说是徐梁擅作主张,不是受他指令。

那样,让徐梁做个替死鬼,吸引火力,这场干戈才会瓦解。

否则,血屠军将会全部屠戮,三军将士都不会放过他们的。

但是,让他这样开口,只怕会寒了部众的心。

邹子英即便手狠心黑,却也不好轻易开口,只有将挣扎的目光投向徐梁。

他希望徐梁自己开口,揽下全部职责,那样,才可以完美解决。

徐梁不是傻子,看到邹子英的目光,顿时会意,眼底闪过一丝悲呛。

但他知道,邹子英别无他法,救不了他。

樊明宏何等老辣,岂会看不到邹子英的异样,顿时抬手喝令,道:“邹子英违抗军令,唆使部众暗杀同僚,其心险恶,其罪当诛!”

“血屠军不加劝阻,辜负人族大义,实乃叛逆之举。其心歹毒,其罪难恕。”

“来人,拿下血屠军上下,推出关门口斩首。若有违抗,格杀无赦!”

霍然,三军骚动,刀兵出鞘,喊杀四起。

【作者题外话】:第一更~虐狗节不要太伤心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