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一章 有人欢喜有人愁/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樊明宏的惩戒下,风波暂时平息,邹子英率众回营,再无躁动。

最终,杖责八十,并支付了两万功勋给孙逸,补偿孙逸的精神损失。

邹子英可谓惨败,被孙逸碾压得体无完肤。

血屠军士气低落,极为愤慨,短短一日,他们损失了两位开窍九重境的高手。

加上重伤的,等于损失三位巅峰高手,这般损失,放在血屠军内都是惨重。

他们屠戮异族数十万,都还没遭遇过这样的损失呢。

反观孙逸,却是完胜,不仅狠狠地挫了邹子英的威风,杀了邹子英的锐气,更得到了两万功勋补偿。

一举两得,孙逸的心情倒是挺不错的。

宋承等人汇聚一堂,目睹这样的结局,皆都拍手称快。

“报应!邹子英都是报应!”

“邹氏奸诈,为人狡猾,处处算计我们,现在终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赔了夫人又折兵。哈哈哈,报应不爽!”

“亏得孙兄弟机智,否则,今日恐怕反倒要吃哑巴亏。邹子英的奸诈,不在其父之下,甚至犹有过之。今夜见他诡辩,差点给徐梁脱罪。”

“是呀是呀!幸好孙兄弟手段不凡,用《鉴心诀》这部妙法吓退了对方。”

“话说,孙兄弟,你真的有《鉴心诀》这样的妙法?”

众将士纷纷称赞,周海更是忍不住询问。

孙逸哈哈一笑,灌了口酒,道:“我哪有什么《鉴心诀》,都是诈唬邹子英的。”

《鉴心诀》这般妙法,世间少有,孙逸哪怕前世见多识广,也没有类似搜集。

先前只是临时起意,诈唬邹子英,让邹子英心虚,从而不敢赌。

所幸,赌赢了,邹子英输得一塌糊涂。

听到孙逸证实,众人纷纷大笑,皆忍不住开怀。

“早就知道孙兄弟在愚弄人,没想到邹子英那家伙还真的上当,可见其做贼心虚,缺乏底气。否则,孙兄弟这种手段,怎能凑效。”

“邹子英若是知晓,估计会被气得咳血吧?哈哈,他聪明一世,却糊涂一时,败得一塌糊涂。”

“千算万算,哪想到反被孙兄弟反将一军。”

“也是他活该!小人之心,奸诈卑鄙,否则,何以落得如此地步?”

众将士纷纷叫好,对孙逸的举措十分佩服。

一般人可想不出这样的妙计,只能被邹子英玩弄鼓掌。

“想来这次之后,邹子英应该会老实了吧?”

“左帅亲自庇护,重点保护孙兄弟,邹子英应该不敢再狂妄了!”

“早前邹子英夜郎自大,猖獗无度,可没少哥几个受气。今夜之后,想来他应该会收敛些,不敢再胡作妄为。”

众将士不无期待的议论,不愿和邹子英爆发冲突。

对方势大,一旦爆发冲突,对他们没好处。

但他们也清楚,孙逸和邹子英之间的恩怨没法瓦解平息了,迟早有一天,双方会彻底对立,公开厮杀。

他们只有祈祷,那一天稍微来晚点。

孙逸自然知晓众将士的担忧,他灌了口酒,平静道:“经此之后,邹子英必然不敢再明目张胆的刁难我们。只是,诸位也要谨慎防备,对方会用阴损手段暗算。今夜暗杀,只是开端。”

“不过,他们的目标只是针对我,主要目的应该不会太过针对你们。而且,这次风波肯定会让他们老实一段时间,短时间内,对方肯定不敢擅动。”

“所以,诸位好生修养,只要不去主动招惹,都不会有事的。”

孙逸安抚着众将士的忧虑,但心底却不乏警惕。

经此之后,他与邹氏的恩怨算是彻底激发,彼此仇恨彻底发酵,双方关系会彻底尖锐,会随着时间不短增长,再难调解。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孙逸倒是不担心自身安全,只是有些忧虑,担心邹子英会牵累这些部下,牵累身边人。

“只希望邹氏能够识时务些,不要太过分。否则,即便费尽心思,也要屠戮邹氏满门。”

孙逸灌了口酒,心中煞气凛冽。

而在孙逸他们一片欢庆中,血屠军营帐内,却是一片消沉,煞气凛凛。

帐内高层列坐,中间放置着徐梁和霍达的尸体。

满帐沉寂,煞气交织,令得空气都是凝滞,一片沉重压抑。

邹子英坐在主位,擦拭着血影枪,一脸煞气,面目凶狞,难以遏制。

他光着上身,鲜血淋漓的脊背仍未干涸,血迹仍在流淌。

狰狞的后背,惨不忍赌,伤痕交错,触目惊心,让人不忍直视。

部众想要为他清理伤口,但都被拒绝。

“让我痛下,才能铭记今夜耻辱!”

邹子英未曾在意,忍受着脊背撕裂般的痛苦,一语不发。

他出道多年,鲜逢敌手,未尝一败。

结果,在孙逸手上接连损兵折将,屡次受阻,这让心高气傲的邹子英愤怒至极。

在此之前,血屠夫之名,传遍边关,三军莫不敬仰。

如今,血屠夫却沦为笑话,处处受制,全无屠夫之威,反如丧家之犬。

“我必杀他!”

邹子英擦拭着血影枪,反复擦拭,一脸煞气。

男儿大丈夫,有仇不报,岂能忍受?

“我等愿随千夫左右,不杀孙逸,誓不为人!”

众将士纷纷抱拳,躬身表态效忠。

孙逸今夜之举,不仅仅羞辱了邹子英,更辱没了血屠军。

血屠军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如今反倒知耻后勇,被刺激得同仇敌忾。

“今夜算他运气,居然避过了徐梁兄弟的暗杀,导致暴露,功亏一篑。”

“可惜,早知道我们应该多人行动,直接以武力镇杀他,就不会出现这样的事了。”

“强势碾杀掉孙逸,即便暴露身份,左帅也不至于如此偏袒包庇。”

“悔不当初,让徐梁兄孤身上路!”

不少人攥拳痛惜,悔恨交加。

邹子英嘴唇抽搐,脸颊肌肉痉挛,擦枪的手都在微微颤抖。

想到徐梁死前悲愤,满帐众人,无不心生愧疚。

“徐梁兄一介好汉,勇武过人,又仁义无双,却被孙逸那狗贼逼得自杀,更堕进声名,沦为叛逆。此仇此怨,杀之难以平恨。”

“某定要将孙逸剥皮抽筋,挖心掏肺,碎尸万段,挫骨扬灰!否则,何以告慰徐梁兄在天之灵!”

“便宜了孙逸这狗贼,让他逍遥法外,继续作恶。”

血屠军众将士攥拳咬牙,恨意交加。

邹子英紧抿唇齿,遏制不住的杀意在胸腔翻腾,滚滚汹涌。

听着众将士痛斥,邹子英咬牙狞声道:“诸位放心,徐梁兄之仇,某必报之!某不仅要杀了孙逸,更要屠尽他身边所有人。但凡与他有牵连之辈,无一例外,杀完杀尽。某也要让他尝尝,痛失手足之恨。”

“杀得好!杀光他们,方才能泄心头之恨!”

众将士纷纷支持,赞同邹子英的心思。

可以预想,他们的复仇之心,有多凶狞。

邹子英咬牙切齿,狞声冷哼:“待某崛起,更要除掉樊明宏那老匹夫。王八蛋,今夜若非他刻意压制,徐梁兄不会死,我等不会这样狼狈。”

“不错!左帅处事不公,一碗水端不平,处处偏袒孙逸那狗贼,其心当诛,同样可恨。”闽洪最先表态,攥拳冷哼。

“左帅私心太重,包庇之心路人皆知。奈何,我们势不如人,远不及他,唯有被他压制。”不少人叹息,对樊明宏渐生恨意。

“若有机会,定要让樊明宏身死。”

“这样的左帅,留之无用,对人族才是大害!”

“对头,处事不公之辈,焉有资格担任左帅职务?”

众将士纷纷痛斥,对樊明宏极尽恨意。

邹子英见状,深吸口气,压下了燥怒情绪。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如今樊明宏执掌三军,受总领事认命,别说邹子英,即便邹氏尽出,都不敢贸然擅动,需得谨慎。

毕竟,樊明宏不足为惧,但总领事却不容忽视。

总领事乃是半步法身人物,且背后站着法身高人,无论实力还是背景,都非邹氏可以抗衡。

所以,目前为止,邹氏需得蛰伏,不敢妄动。

邹子英还算识时务,明知不可为,便只好咬牙忍受。

“好了,樊老匹夫暂不议他,人在屋檐下,斗不过他。孙逸那狗贼,算他好运,仗着樊老匹夫庇护。”

邹子英抬手,制止了众将士的纷纷痛斥,强忍愤怒,镇定道:“经此以后,都冷静下来,不要轻举妄动。没有绝对把握,暂时不要动孙逸半分。”

“这段时日,诸位都闭营不出,不要擅离职守,授人以柄。来日方长,待班师回城,再另寻他计。”

众将士思索有理,纷纷认同。

邹子英放下血影枪,立在旁边兵器架上,走出主位,来到徐梁和霍达的尸身前,接过了旁边闽洪递上来的衣袍。

“霍达兄与徐梁兄,因我而殒,其恩重如山。哪怕今夜受千夫所指,我也不能让二位兄弟尸骨难安。”

邹子英深吸口气,声音不禁哽咽:“传我命令,将霍达兄与徐梁兄尸身火化,骨灰交予我。待班师回城,我要将二位兄弟送往故乡安葬,以全落叶归根。”

说完,挥动衣袍,盖在了徐梁和霍达的尸身上。

“兄弟,安息吧……”

邹子英背转身去,闭眼轻叹。

“善!”

众将士纷纷抱拳躬身,对邹子英的安排深表赞同。

【作者题外话】:今日更新完~距离本月保底百章更新还有10章~大家还是把推荐票,评论,收藏,订阅都刷起来呀~过节也不要忘了支持本书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