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四章 遗谜成团/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前世纵横一生,走过无数生死,结下的死仇肯定很多。

只是,随着他修为登巅,便再未畏惧。

想来,也无人可以暗算得了他。

即便他们贼心不死,恐怕也不敢轻易动手。

若是威胁龙语嫣动手,那就更加想不通,甚至荒谬。

龙语嫣前世实力不比孙逸弱多少,位列天榜第二,仅在孙逸之下,就足以表明其实力影响。

谁人敢撸虎须,去威胁龙语嫣?

威胁龙语嫣,和威胁孙逸有什么区别?

处在他们那样的修为,又能以什么样的手段去威胁?

绑架亲属?

拿捏把柄?

寻找缺陷?

无论哪种,都不现实,龙语嫣随手一巴掌都足以拍死他们,从而毁尸灭迹。

所以,孙逸可以肯定,能够威胁龙语嫣的人,修为必然在她之上。

而除了前世的孙逸,昔年天下,无人能够力压龙语嫣。

既然如此,龙语嫣还会是受胁迫的吗?

疑问得不到答案,孙逸想不通关键,最终又不禁怀疑,前世时候,龙语嫣真的是心怀苦衷的吗?

若是有苦衷,为何不与他讲,二人一起面对?

难道,在那种威胁面前,连他都没法解决吗?

霍然,孙逸心头一震,想到了这种可能性。

若是龙语嫣遭遇的胁迫很恐怖,超乎想象的恐怖,恐怖到孙逸都无法抗争的地步。

那么,龙语嫣被迫动手,就合乎情理了。

只是,偌大天下,有那样的人吗?

昔年的孙逸,可是问鼎法身境,一路追寻更进一步的路径。

能够胁迫龙语嫣,让孙逸都无法抗争的话,那么,对方的实力起码也得是仙圣?

昔年天下,可是无仙啊!

孙逸皱眉,心头狂跳,他隐约觉得,要触及到某种关键。

可是,最终冥思苦想,绞尽脑汁,却是想不透,看不破,难以戳开那层迷津。

“到底是谁?”

想不透,看不破,孙逸不由燥怒,攥拳怒吼,恨怒欲狂。

若是真的有人胁迫龙语嫣,那么,前世的他,死得有些冤。

若有仙圣针对他,那么,又是谁?他自忖没有得罪过仙圣。

若有仙圣,孙逸早已寻访仙踪去了。

可是,前世的孙逸终其一生,也没遇到过仙圣人物。

所以,得罪仙圣人物,让仙圣人物算计他,便有些站不稳脚跟,不太现实。

种种矛盾相互冲突,孙逸的思维又陷入了僵局。

“到底是谁?”

孙逸仰头怒啸,心头煞气汹涌,有种恨欲狂。

因为随着不断思索,他愈发肯定,自己前世死得很冤,殒落得太糊涂。

这换作任何人,只怕都会不甘心,恼怒难耐。

而在孙逸恨欲狂时,他识海深处,无力浮沉的金猴神相似乎也是遭受刺激,居然开始复苏。

浑身金毛熠熠生辉,金霞暗淌,如流水涟漪不断激荡,最终根根毛发倒竖,瘦弱的身躯徐徐膨胀,隐约要撑破束缚,挣扎起来。

“吼!”

金猴昂首,怒目圆睁,狞啸苍穹。

金霞灿烂,黄金锁子甲浮现,凤翅紫金冠迎风摇曳,藕丝步云履迅速凝聚,浮云镶玉带如龙蜿蜒。

转瞬之间,金猴模样剧变,从早前的落魄颓丧,变得威武神骏,狂暴非凡。

孙逸双眼都是红了,不知是自身情绪作祟,还是遭受神相气息感染,整个人也都是膨胀起来。

瘦弱身躯变得魁梧昂藏,两眼布满血红,气息变得狂暴,燥怒冲霄。

一团杀气,在胸膛中汹涌,似乎要冲破胸口,撑爆开来。

金猴怒啸,孙逸嘶吼,人与猴似乎在这一刻要融为一体。

孙逸浑身毛孔喷张,毛发疯长,很快覆盖周身。

其俊秀面貌逐渐狞恶,五官渐渐凶狞,整个人化作了巨猿一般,气势威猛,狂暴强盛,如欲凌天。

孙逸四肢变得粗壮,胸膛肌肉饱满,如山丘攀附,躯体变得强健,魁梧有力。

一声怒啸,孙逸踱步而动,抡动拳头,朝着山巅那道身影打去。

拳洪滔天,金霞灿烂,压盖苍穹,整片两界山巅的云海都被绚烂成了金光斑驳。

金霞蒸蔚,汹涌八方,四周景象陡然告破,龙语嫣的身影轰然粉碎,一切光景全都炸开,化作一团朦胧的光,最终要销声匿迹。

幻象破灭,印记崩溃,再无法重现。

山巅恢复原样,一片宁静,巅峰处竖立着龙语嫣的玄铁雕像。

孙逸两眼猩红,紧盯着玄铁雕像背影,一声怒啸,整个人猛地腾跃而起,抡动双拳,带着狂暴滔天的威势,就要打爆那尊雕塑。

结果,刚刚腾跃而起,孙逸头颅发光,眉心开裂,血迹渗透出来。

一条条符纹如同龙蟒纠缠,相互交织,在识海内升腾,最终化作一张蛛网,朝着金猴神相笼罩下去。

剧变挣扎的金猴顿时受制,体内外一团团光发作,特别是头颅上,一团灿烂的紫金霞光冲霄,要撑裂祂的头颅,让得金猴抱头怒啸,魁梧身躯都是再次佝偻下来。

神武的气势汹涌澎湃,最终未曾在痛苦中坚持下来,轰然崩溃。

黄金锁子甲炸碎,凤翅紫金冠化作烈焰熊熊焚灭,藕丝步云履寸寸消散,浮云镶玉带化作烈焰焚烧殆尽。

一切都崩溃,金猴再次恢复原样,化作金猴,在不甘的怒吼中,愤怒的挣扎下,被一团团光,一条条神纹锁链镇压下来,钳制下来,老实沉眠。

早前神武非凡的金猴再次变得颓丧,气息衰颓,落魄如狗。

“砰!”

孙逸腾跃而起的身姿瞬间失去了力量源泉,轰然暴跌,狠狠地砸在了山巅硬石上,摔得浑身青紫,阵阵生疼。

他疯长的毛发迅速龟缩,喷张的毛孔重又闭拢,散发的金霞都是沉寂下去,整个人恢复原样,变得普普通通起来。

“啊!”

孙逸只觉浑身有种难以遏制的痛,肌肉抽搐,筋络痉挛,如同抽筋一样,躺在地上痛苦难耐。

这种痛苦,让孙逸都是忍不住,难受至极。

“嗡!”

而在这时,虚空颤动,一团光,突兀浮现,微微明媚,朝着孙逸扑了过来。

那是一团朦胧微光,内部的气息让孙逸很熟悉,仿若龙语嫣的气息。

孙逸两眼发光,金霞暗淌,窥探那团光,发现那团光正是早前崩溃的印记,收拢了龙语嫣残留下来的气息,融合成了这样一团光。

那团光飞扑而至,孙逸全无反抗力,便是融入了五脏六腑,灌入了奇经八脉。

什么情况?

难道又要再死一次吗?

孙逸很难安,对那团气息很不放心。

他不知道龙语嫣的态度,到底经历了什么,是否有不得已的苦衷。

而若有苦衷,受人胁迫,她又是否抗争了出来。

如今残留的气息融入他的体内,是否会对他造成影响,从而扼杀他的成长亦或生机?

孙逸很彷徨,揣揣难安。

那团光,龙语嫣残留的气息,为何会融入他?

疑惑时,孙逸突然感觉到阵阵燥热,自五脏六腑,奇经八脉内升腾起来。

犹如被火焰炙烤一样,燥热难耐,迅速传导,遍及周身。

很快,孙逸周身肌肤都是变得通红起来,如同被烘烤的烙铁,滚烫至极。

孙逸浑身衣袍都是冒起了青烟,要被焚烧成灰烬。

燥热不断增高,不断持续,孙逸脏腑轰鸣,有磅礴大力汹涌淌动,在体内翻滚,冲击穴窍,筋络,血肉,识海,荡涤他的肉身。

随着这种荡涤不断加持,孙逸却是感觉到自身似乎要打破桎梏,更进一步。

在他的鼻孔内,微弱的光开始喷薄,晦暗的金霞在淌动,自鼻孔喷烟。

“要突破了!”

孙逸察觉到自身变化,大吃一惊,这是要开辟鼻窍的迹象。

那团光,龙语嫣残留的气息,居然化作了他的力量,要助他一臂之力。

孙逸微微吃惊,有些意外。

但很快恢复平静,稳住情绪,强撑而起,盘膝而坐,从背包内取出几株灵珍,咀嚼入喉,加速突破。

他感觉到那种突破尚差一步,力量有些枯竭,尚有欠缺。

所以,他必须吞噬灵珍,借助灵珍药力突破。

说做即做,孙逸陷入修炼中,就地闭关。

而在孙逸闭关时,樊明宏率领的大部队已经回返平原城。

随着樊明宏一声令下,大军有条不絮的分散行动。

这支部队本就是召集的平原城的城卫等兵士,各有其职。

如今归来,自然恢复自由。

遣散部队,樊明宏便是率领高层将领直奔领事府。

当然,临走前,不忘叮嘱人,监视邹子英行踪,不愿看到邹子英暗中行动,截杀孙逸。

察觉到被人监视,邹子英并没有擅动,没打算截杀孙逸。

他率领血屠军千人队伍,返回邹氏府邸,在邹府内驻扎了下来。

换洗了一身干净衣裳,邹子英在邹府院坝饮茶,都没离开过邹府。

只是,日落黄昏,夜幕降临,邹子英才招来一位邹府卫兵,示意道:“带份厚礼,去请毒公子前来一叙!”

毒公子杜无常,平原城赫赫有名的天骄人物。

开窍八重境修为,远逊邹子英。

但是,听其绰号便知道,武力并非其擅长的范畴。

其擅长的,乃是用毒。

一身毒功,同代无人出其左右,令人忌惮。

即便邹子英凶名在外,面对毒公子时都得小心翼翼,不敢开罪。

那家伙一身剧毒,用毒手段出神入化,聚神境强者都得忌惮三分,不敢轻易招惹。

【作者题外话】:今日三更了~酷牙酷牙,书评区动态记得刷起来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