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八章 鸿门宴/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神域,酒神殿。

一座富丽堂皇的殿堂中,琉璃装潢。

内部置放着一部部支架,支架上放置着各种灵酒。

琳琅满目的酒,用形状不一的玉质酒壶盛放,摆满了支架。

粗略数数,不下万种。

整个殿堂,都充斥着一种浓浓酒香,散发着沁人心脾的芬芳。

一位身穿镶金边锦衣,扎髻束冠的中年男子在殿堂内徘徊,左手后背,右手伸出,一路在酒架上指指点点。

一脸的意动,满眼的垂涎。

在他的腰间,还挂着一个银制葫芦,大约巴掌大,显得小巧玲珑。

走过一部部酒架,中年想要触动酒葫芦,但终究没有胆魄,最终只得悻悻收回手,取下自己的银制葫芦小抿了一口。

“大人!”

却在此时,殿外传来呼唤声,一位金甲神卫恭谨的站在殿门口。

中年闻音回头,看向金甲神卫,淡淡道:“何事?”

金甲神卫躬身抱拳,回答道:“回大人话,平原城传来讯息,有人在查天神女的消息。”

“什么?”

中年闻言,霍然一惊,两眼猛地一凝,唰的一步跨出了殿堂,来到了金甲神卫面前。

一身气息骤然外放,方圆千里,乌云压顶。

宗师境界的金甲神卫顿时不堪重负,砰的一下跪倒在地,双腿膝盖都是发出咔咔声响,差点碎裂。

“大人!”

金甲神卫吓得肝胆欲裂,惶恐叩首,浑身瑟瑟。

中年这才意识到自己失态,慌不迭收敛气息,整个人变得古井无波起来。

“起来说话!”

中年挥手轻拂,金甲神卫顿时不由自主起身。

心底震骇,金甲神卫惶恐的咽了口唾沫,不敢怠慢,神情间恭谨更甚。

“谁人在查?”

中年目光灼灼的盯着金甲神卫,沉声询问。

“回大人话,据悉,是个少年!”

金甲神卫垂着头,抱拳躬身,紧张兮兮的回答。

“少年?”

中年顿时眯起了眼睛,取出腰间银制葫芦,小抿了口酒,眉宇间满是疑惑。

“查清楚!”

中年沉思片刻,随即嘱托道:“盯死他!”

“善!”

金甲神卫领命,慌忙离去。

目送着金甲神卫消失,中年站在殿门前凝望许久。

随即大灌了口酒,吸了口冷气,然后大步流星的朝着酒神殿‘蕴酒峰’赶去。

……

平原城,邹氏府邸。

午时时分,邹府一片喧嚣,人来人往,络绎不绝,热闹至极。

来往者,皆是年轻人物,开窍境高手。

每一位,都是平原城赫赫有名的天骄俊彦,实力都极为不凡,名动一方。

邹子英发布邀请,广邀群英,汇集一堂,准备来个论武聚会。

邹府大院,抵达者近百人,男女皆有。

一个个丰神俊貌,风姿卓绝,皆是有名的年轻人杰。

他们谈笑风生,谈吐不凡,整个场面十分融洽,看起来一片和睦。

“猛修罗,孙逸到!”

这时候,一声高喝,自府门口响起,传遍邹府大院,引起众人杰瞩目。

“猛修罗,孙逸,何许人也?”

“为何从未听过?”

“平原城什么时候出了这么一位人物?”

“好狂的绰号,猛修罗?嘿,倒是有些意思!”

“来者何人?入府一观!”

顿时,整个大院人群纷纷哗然,相继躁动。

唯有人群中间,应付自若的邹子英一片淡然,嘴角微抿,笑容清淡。

在其眼中,闪过一丝冷厉。

在邹子英旁边,杜无常手举金樽,笑容平静。

“他竟然真敢来?”

杜无常扭头看了邹子英一眼,抿嘴轻笑,眼中很讶异。

显然,知晓邹子英和孙逸的恩怨,孙逸却还敢入府一叙,赶来赴宴,这份胆魄,就不是寻常人能有的。

“一会儿,就劳烦无常兄弟了!”

举起酒杯,向杜无常示意了下,然后一饮而尽。

“好说,好说!”

杜无常同样一饮而尽,嘴角笑容渐浓。

邹子英将酒杯递给了旁边的家丁,便是大步流星的朝着府门口迎去。

还没走近府门前,一身青衣,过剪长发随意飘扬,手持酒葫芦的孙逸便是阔步而入。

“孙千夫!”

邹子英快步上前,笑脸相迎:“孙千夫,邹子英这厢有礼了!”

“嘶!”

霍然,院内众人震动,倒吸冷气,皆都被邹子英的举措惊得变色。

“此人是谁?居然劳驾血屠夫亲自出迎,并这样客气?”

“血屠夫之名,平原城年轻一辈鲜有人可比,属于巅峰层次,此人却值得他亲自出迎,其来历,恐不凡吧?”

“似乎,从未见过此人!”

许多天骄人杰纷纷哗然,交头接耳,看待孙逸的眼神满是审视。

孙逸孤身而入,早已做好了遭遇鸿门宴的准备。

却没想到,刚入邹府,邹子英却是态度谦恭,完全超乎他的意料。

难道是自己想多了?

孙逸眉头微动,一脸疑惑的凝视着邹子英,站在院门前,一步未动。

他没说话,一语不发,只是静静地盯着邹子英,静候对方的后话。

这般态度,落在院内其他人眼中,却是显得高深莫测。

“嘶,此人似乎很了得啊,居然连邹子英的招呼都直接无视,不予回应?”

“这架势,似乎很不给邹子英面子啊!”

“猛修罗孙逸,听绰号便知了不得,如今亲眼目睹,似乎真有几分能耐。”

“也不知道,是否是徒有虚名?”

众人杰交头接耳,低声议论。

邹子英却是不予理睬,充耳不闻,含笑迎向孙逸,道:“抱歉,孙千夫,以前是邹某鲁莽,冲撞了孙兄弟。今日,邹某特地设宴,广邀群英,便是准备向孙兄弟赔礼道歉,一笑泯恩仇。”

这是……和解?

孙逸心底讶异,对邹子英的话,却是不太相信。

他当众斩杀邹子俊,逼得邹景山折剑离职,又让邹子英接连损失两位大将。

这种恩怨,岂是一句话就可以化解得了的?

并且,邹氏颠倒是非的口才,让孙逸很忌惮。

所以,孙逸很难相信,邹子英会真的放下恩怨。

前世纵横一生,虚情假意,虚以为蛇的阴谋诡计,孙逸可是没少经历。

只是,伸手不打笑脸人,邹子英既然有意装,孙逸倒是很想看看,对方能玩什么手段。

灌了口酒,孙逸走下台阶,抿嘴淡笑:“邹兄若有此心,孙逸敢不从命?”

“哈哈哈,孙兄弟果然大人有大量,心胸宽敞,邹某佩服!来,愚兄敬你一杯酒,你我今日,杯酒泯恩仇。”

邹子英不由分说的拽着孙逸走进大院,大笑招呼。

转身的瞬间,眼底深处掠过一丝冷意,凶狞之色一闪而逝。

很快恢复温和,抬头与杜无常对视一眼,便见杜无常提着一个酒葫芦,托着三个酒杯走了过来。

“早有耳闻,孙兄大才,今日,无常为二位斟酒,见证二位罢手言和,从此亲如弟兄可好?”

杜无常提酒轻笑,十分坦然,眼中阴鸷都是消失不见。

孙逸倍感疑惑,并不认识杜无常,所以下意识看向邹子英。

邹子英当即介绍道:“来来来,邹某做个介绍,这位是杜无常兄弟,名动平原城,乃是赫赫有名的天骄。今日,邹某特地请他前来,为你我之事做个见证。”

孙逸抿嘴一笑,心头却是分外疑惑,警惕暗生。

邹子英若是真有心和解,根本没必要兴师动众,搞得这么正式。

对方如此做,反倒有种刻意掩饰,虚张声势的虚伪。

并且,孙逸灵觉敏锐,从杜无常身上感受到了威胁。

虽然对方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恶意,但不知怎的,当对方走来时,一种紧张感,不由自主的油然而生,从心底冒了起来。

甚至,随着对方越走越近,孙逸浑身肌肤都是下意识紧绷起来,有种危机感,越来越浓。

有暗算!

孙逸从不怀疑自身的灵觉,无论前世还是今生,他的灵觉从未出错过。

只是,饶是他费尽心思,也是无法察觉到危机的真正来源。

当然,若是他知晓了杜无常的绰号,以及名声,也许就懂了。

“来来来,今日无常为二位斟酒,见证二位杯酒泯恩仇!”

杜无常走上前来,在邹子英的介绍下,将酒杯分别递给邹子英和孙逸。

邹子英坦然接过,再递给孙逸,示意杯子无碍。

“孙兄弟,往日得罪,邹某致歉,今日万望给个薄面,你我二人,从此恩怨一笔勾销!”

邹子英郑重的讲完,随即示意杜无常道:“劳烦无常兄弟为我二人斟酒,感激不尽。”

“孙兄弟声名远播,猛修罗之威名动边关,无常能为孙兄斟酒,荣幸之至。”

杜无常吹捧了一句,便先为邹子英斟满一杯酒,然后示意孙逸,道:“孙兄弟,还请赏脸,容许无常今日与二位共饮一杯。”

说着,便将孙逸手中杯倒满了酒。

晶莹剔透的酒水徐徐倾倒,在酒杯中缓缓翻滚。

孙逸鼻翼耸动,《通幽诀》加持,嗅觉敏锐,清晰的捕捉到了酒水中暗藏着一种不易察觉的味道。

这种味道,十分浅淡,若非《通幽诀》奥妙非凡,孙逸哪怕前世经验丰富,都是很难察觉。

乍然嗅到这种味道,孙逸体内元气都是猛地一滞,有细微的滞碍。

心底危机感骤然而生,早前渐浓的威胁瞬间明悟。

酒中有毒!

【作者题外话】:今天开学,耽误了~四章更新不会少,今晚加班加点也会赶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