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一章 外放狂言/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邹子英为了杀孙逸,可谓无所不用其极,手段狠辣,机关算尽。

请得杜无常这位毒功了得的人杰辅助,孙逸即便三头六臂,都无法应付。

特别还是在对方的主场,被困邹府内,无法逃逸,唯有硬战。

而面对杜无常这样一位高手,孙逸有力无处使。

如果是单对单,孙逸自忖可以仗着身法,先下手为强,斩杀杜无常,避免对方毒功彻底爆发。

但如今有实力不输他的邹子英辅助,担当正面强攻,孙逸的难度就剧增了。

想要越过邹子英这方阻碍,击杀杜无常,短时间内根本做不到。

而在邹子英牵制他时,杜无常便已经杀来,毒功足以让孙逸毙命。

“该死!”

面对这种困境,孙逸恨怒欲狂。

只有施展底蕴,拼命抗击,争取找准机会,进行反击!

这样被动下去,显然是不智之举。

“住手!”

只是,在他们战斗正酣时,一声断喝,猛地传来。

一道身影飞奔而来,强力轰杀下来,直接打爆了邹府护院大阵。

恐怖天威压塌下来,将整个邹府都是覆盖,邹子英和杜无常皆被压趴在地。

院内毒雾都是被压制下来,难以涌动。

整片天地,仿佛都直接凝固下来,空气都是变得僵滞下来,难以流通。

“左帅!”

邹子英和杜无常艰难扭头,看向来人,皆都心头一沉。

来人,正是樊明宏。

孙逸看到樊明宏到来,不由暗松了口气。

“邹子英,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屡次暗算同袍!”

樊明宏阔步走进邹府大院,满脸煞气的瞪着邹子英怒斥。

他很愤怒,燥怒得如同一头发狂的雄狮。

他再三警告过邹子英,不要擅动孙逸。

结果,邹子英对他的警告视若无睹,几次三番的暗算孙逸,无疑是没有把他放在眼里,在打他的脸。

樊明宏好歹是左帅,一代宗师人物,却被一个小辈如此轻视怠慢,再三打脸,焉能不怒?

然而,邹子英早已预料到,顿时狡辩道:“左帅误会,今日事,错不在邹某。一切罪责,乃是孙逸仗势欺人,太过狂悖!”

“今日,邹某邀请群英,前来见证,乃是有意和孙逸冰释前嫌,化干戈为玉帛。但是,孙逸不接受便算了,反倒侮辱我等,更是暴起动手,妄图杀害我们。”

“我们也是被逼无奈,奋起反抗,只得联手镇压他。”

邹子英的诡辩,樊明宏早已有所请教,几次三番听他诡辩,心底早已经有了抵触。

所以,这次任他所言,樊明宏根本不信,怒气不减,阔步而来,抬手就要给邹子英一巴掌。

“你说的话,老夫不信!”

樊明宏直接挑明,抬手就要暴打邹子英一顿。

“左帅,你若是不信,可以询问其他人,此次我广邀群英,皆可佐证。”邹子英急忙解释。

樊明宏冷哼一声,却是根本不搭理,誓要动手。

“左帅若是不管不顾,不问青红皂白就要动手镇压我,包庇孙逸,是欺我邹氏无人吗?”邹子英顿时愤怒暴喝,对樊明宏恶意森寒。

樊明宏包庇邹子英太明显,其心迹表露得不加以掩饰。

“你真以为,老夫怕了你们邹氏吗?”

樊明宏脸色骤沉,本就对邹子英没好感,邹子英却屡次抬出邹氏欲要压他,樊明宏更是恼怒。

“左帅怕不怕,邹子英不知道,但是,若是左帅倚老卖老,仗势欺人,我邹氏,同样也会!”邹子英梗着脖子,昂首凝视着樊明宏冷然道。

“放肆!”

樊明宏顿时暴怒,抬手就要一巴掌拍落,誓要给邹子英一个教训。

“左帅!”

却在这时,孙逸站了出来,叫住了樊明宏。

“嗯?”

樊明宏疑惑扭头,霍然住手。

“放过他吧!”

孙逸却是十分平静,镇定自若的道。

“什么?”

孙逸的话,让得樊明宏一脸错愕,邹子英,以及杜无常等旁观者都是纷纷讶然。

所有人都是倍感意外,孙逸居然会为邹子英求情。

“滚开,邹某需不着你在此假惺惺!”

邹子英一阵惊异,但很快就恢复了平静,一脸狞恶的喝道:“你算什么东西?某的闲事,也是你管的?滚远点!”

樊明宏脸色微凝,冷冷的看了邹子英一眼,随即疑惑的看向孙逸,道:“你可知道,这家伙屡次算计你,本帅可是在为你出气。”

“左帅,此事,我自有分寸!”

孙逸漠然的看了邹子英一眼,对邹子英的怒目而视没有半点在意,只是淡淡道:“邹子英跟我之间的矛盾,我会自己解决。左帅的好意,孙逸心领,感激不尽。”

“至于邹子英,还是留给我自己来解决,下次有机会,我会亲自动手,当着天下人的面,斩下他的头颅,以报屡次算计之仇。”

孙逸很淡然,不屑让樊明宏动手,准备自己动手斩杀邹子英。

邹子英之可恶,犹在邹子俊之上。

屡次算计他,已经彻底激怒孙逸。

所以,不亲手斩杀邹子英,孙逸的心头可难出恶气呢。

孙逸的话,让得邹子英脸色骤沉,漠然的眼神一片狞恶。

还真是个狂妄的家伙呢!

邹子英咬牙切齿,若非被樊明宏压制,他都已经扑杀出去,直接斩杀孙逸。

然而,孙逸并没有在此纠缠,灌了口酒,便是径直转身朝着邹府外离去。

临去前,他回头看了杜无常一眼,淡淡道:“对了,还有你,洗干净脖子。下次再见,你也活不成!”

说完,扬长而去。

“好狂的家伙!”

邹府门外,驻足的人杰纷纷惊呼,暗暗惊哗。

“竟敢扬言要斩杀血屠夫邹子英,更还威胁毒公子杜无常,此子真是好大的胆子。”

“啧啧,此子只怕不是池中物!”

“能在血屠夫和毒公子二人困杀中僵持,坚撑百余回合还活着,这份实力,就足够表明其本事不凡。若是有机会,恐怕,斩杀血屠夫,不是笑话!”

“还真是期待呢,血屠夫凶名昭著以来,这还是第一个敢这样威胁血屠夫的吧?”

不少人低语,目送着孙逸的背影离去,皆满含期待。

一些人更是脸色凝重,眉宇挑动,目光饱含敬畏。

唯独邹府大院内的邹子英和杜无常脸色深沉,铁青难看。

“混账!”

杜无常直接气得踹翻石桌,将院内一片狼藉的筵席踹得遍地。

他一代毒公子,恶名传八方,居然被一介无名之辈威胁了。

这让杜无常有些咽不下气,心头盛怒至极。

邹子英没有说话,但阴沉的脸色,却是透露出他并不愉悦的心情。

……

平原城,街道上。

孙逸拍了拍灰尘,走在宽敞的街道上,樊明宏从后方阔步追来。

“你小子,可真是大胆,明知邹子英那小贼没安好心,你还敢孤身前来赴宴。如果不是老夫派人暗中盯着他们的举动,今日恐怕你会有大麻烦。”

樊明宏没好气的瞪了孙逸一眼,对孙逸的胆魄又佩服,又无奈。

“是小子鲁莽了!”

孙逸灌了口酒,感激地看了樊明宏一眼,道:“小子也没想到,邹子英会这么大胆,在您的再三警告下,还敢屡次动手。”

樊明宏闻言,脸色骤沉,心情很不愉悦。

毕竟,被邹子英再三忽视警告,屡次打脸,换做任何人都会恼怒。

更何况,樊明宏乃是宗师人物。

“这可恶的小畜生,仗着邹氏底蕴深厚,居然不把老夫放在眼里,简直是气煞老夫!今日若非你阻止,老夫非得给他一个教训!”樊明宏拂袖冷哼,一脸不爽。

“没事,下次,我会斩他头颅,也为左帅出口恶气!”孙逸抿嘴一笑。

“你小子啊……”

樊明宏闻言,无奈一笑,孙逸的胆子,是他见过的年轻人中,最大的。

同时,也是最受他喜欢的。

“算了,不提那小畜生了,晦气!”

樊明宏摆摆手,懒得再管邹子英,随即脸色郑重起来,转移了话题,道:“这次你回来得有些晚了,昨晚总领事得知你的功绩,本欲召见你。只可惜,你没跟着一起回来,错过了。否则,老夫把你举荐给总领事,足以保你一生荣华。”

孙逸闻言,对樊明宏的心迹十分感激,但却并没有在意,淡淡笑道:“没什么,有左帅庇护,小子已经很知足了。”

当然,这是恭维话。

有黑狗护道,法身下,难有人可以伤他。

所以,樊明宏的庇护,无足轻重。

只是,人家一片好意,孙逸不可能拒之门外,视若无睹。

并且,对方是真心实意,一片赤诚。

若是辜负,孙逸也于心难安。

听着孙逸的恭维,樊明宏顿时心情大好,忍不住哈哈大笑。

“你小子,倒是挺会说话。”

樊明宏笑了声,随即讲道:“放心,有老夫在,即便邹氏也休想奈何你。而且,总领事那边,老夫会不遗余力,再次推荐,你会有机会的!”

说着,拍了拍孙逸的肩头,以示鼓励。

“那小子就提前谢过左帅了!”孙逸灌了口酒,淡然笑道。

樊明宏颌首一笑,寒暄了几句,随即提醒道:“对了,近段时间,平原城可能会有大动作,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什么大动作?”孙逸不由讶异。

樊明宏抿嘴一笑,没有明说,只是故作高深一笑:“过两日,你便知晓了。”

【作者题外话】:四更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