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二章 投效异族/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魔灵平原,万魔岭。

异族大本营,便在万魔岭内。

千里山岭,雄壮巍峨,延绵不尽。

背靠渤海,临海而居。

各地搭建着石屋,树屋,依仗地势,结庐而居。

山岭各地,密密麻麻,数以千万户。

有异族策马骑射,在林间狩猎。

有异族撑船出海,在浅海捕鱼。

有异族登临山壁,在悬崖山林间挖掘草蔬野菜。

也有异族开垦荒野,分划田地,种植粟米。

异族居户,勤勤恳恳,为生计奔波,忙碌不停。

所有一切,都透露着莽荒的景象。

营地外,有部队巡逻,驻扎山野间,守护大本营,拉开紧密防线。

而在营地深处,有一栋高大雄伟的石屋,乃是以一座山岳开辟出来的,建造完整,整体如一,外观雄伟壮观。

陈宇跟随异族部队撤离,返回异族营地,于昨夜抵达,今日受到召见,被异族一位将领带到了这栋石屋前。

抬头凝望着高足百丈的石屋,雄伟的门庭开阔矗立,隐约暗藏着一种威压,压迫得陈宇呼吸都是揣揣不安。

站在石屋前,等候召见,陈宇默不作声,波澜不惊,冷硬的面孔一片漠然,沉着冷静。

只是,缩在袖口内的双手紧攥成拳,暴露了他紧张的内心。

“让他进来!”

石屋内,传出一声低沉的人族语,陪同着陈宇站在石屋前的异族将领应了声,便是推攘着陈宇,催促着走进了石屋。

陈宇步履昂扬,阔步走进石屋,头颅微昂,表现得不惊不惧。

冷硬的面孔一派漠然,双眼坦然地扫视四周,端详石屋内的状况。

石屋宽敞,且分许多层,目前只是底层大厅。

厅堂很空旷,除了一张张木质桌椅,列放在左右,陈列成一行行竖排外,便再无其他多余的装饰物。

百余张木质桌椅,皆都坐满了人,全都是异族首领。

牠们分别是异族各个部落的酋首,修为高深,实力强大,地位尊崇。

陈宇抬头环视,发现这些异族酋首皆是长得奇形怪状,各种模样超乎想象,不尽相同。

有长得虎背熊腰,却一副青面獠牙的凶狞模样。

有长得瘦若竹竿,却浑身长满鳞甲,或鸟羽的。

也有双头人,长着多条臂膀,甚至背生双翼的。

也有长得类人,却有着一颗颗兽头或半兽头的。

也有手臂细长,如同树木枝桠,长得如同枯树的。

也有类人模样,却具有山岳岩石肌肤和躯体的。

各种各样的长相,各种各样的身体,看得陈宇都是心底震骇,暗呼长了见识。

异族的模样,超乎陈宇的认知。

在这些异族身上,只有你想不到的模样,绝没有长不出来的模样。

面对着这些异族,陈宇饶是性情狂纵,桀骜不驯,都有些发怵,一颗心忍不住高悬。

此番深入虎穴,抵达异族大本营,投效这些杂交种族,也不知道是福是祸,能否得偿所愿。

“汝,为人族?”

而在陈宇端详这些异族酋首时,石屋深处,传来早前低沉的人族语。

陈宇心惊,猛然抬头,看向石屋深处,却是没有看到人影,在那深处位置,摆放着一张虎皮座椅,但在座椅上却空无一人。

只是,在座椅背后的墙壁上,挂着一颗硕大的牛头。

牛头两眼闪烁鬼火,火焰呈莹蓝色,仅有绿豆大小,却闪烁升腾,晶莹剔透,散发着阴气森森的气息。

只是看了一眼,陈宇却是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仿佛整个灵魂都要沉陷在那两朵火焰内。

“汝为人族?”

而在陈宇心惊胆颤时,则听那颗牛头口吐人族语,低沉而雄浑,震动整座石屋。

大厅内,异族群雄垂首,饱含敬畏。

陈宇有些不明状况,却也知晓,对方的身份必然了不得,疑是异族领袖。

只是,不见其人,看不透踪迹,没有现身。

暗吸了口气,沉稳下心绪,陈宇昂然而立,沉着应答:“是!”

“汝为何名?”

牛头再次传出人族语,与当代的人族语言类似,却透着几分古韵。

“陈宇!”

陈宇面不改色,波澜不惊,沉着应付。

“为何,投效吾族?”

牛头质询,声音不变,依旧低沉而雄浑。

“为报仇!”

陈宇昂首而答,漠然的眼神闪烁着仇恨之色。

“汝有何仇?”

牛头质询,声音多了几分冷酷,变得更森然。

“杀父之仇!”

陈宇昂首回答,两眼一片猩红,煞气与恨意交织升腾。

“汝说!”

牛头示意,波澜不惊。

陈宇紧攥双拳,紧咬牙关,冷声道:“某自幼被恩师收养,抚育长大,并传授一身所学,视为继承人,倍受期许,其恩如父。”

“然,有人仗势欺人,暗算某之恩师。某实力低微,无从抗衡,唯有远赴魔窟,拜访贵族,恳请授予所学,重返人族,斩杀宿敌,为恩师复仇。”

陈宇语气激动,透着几分癫狂。

“汝之言,吾怎信?”

牛头传出质疑,深沉又凛冽:“汝为人族,若要复仇,大可在人族寻找机缘,以壮自身,伺机报仇,又何必远行万里,投效吾族?”

陈宇闻言,惨然而笑,道:“尊驾不知,某之宿敌,乃是法身之徒,师从神人。某就算资质卓绝,此生也难成法身,无法登临神坛。妄图复仇,谈何容易?”

“汝所言,吾深表质疑。”

牛头依旧不曾相信,对陈宇遭遇很是怀疑。

陈宇却是不以为意,淡淡道:“某前来,也没有想过要你们信任,某来,只是为了一场交易。你们助我,斩杀宿敌,我特来献计,助你们营救灵皇。”

“营救灵皇?”

听到灵皇,牛头顿时声音激昂,多了几分震动,牛眼内两团亮晃晃的鬼火都是猛地蹿燃了下,霎那明媚了许多。

陈宇波澜不惊,昂首而立,站在石屋中央,凝望牛头道:“我知晓,贵族灵皇,曾经横扫天下的霸主,并未殒落。其头颅,被镇压在人族义城,受众神封印。”

“而我此番前来,却是偷盗出了封印图,可以帮助贵族,破开封印,救出灵皇。”

“哗!”

霍然,整个异族高层都是震动哗然起来。

石屋大厅,满堂异族酋首,纷纷抬头,一脸震动,骇然震惊的看向了陈宇。

近些年来,异族一直在处心积虑的研究人族封印,却迟迟无法获得进展,没有太大收效。

以至于,数百年来,异族迟迟无法展开营救。

前段时日处心积虑的派遣部众偷渡,妄图混迹人族,暗访封印大阵,结果未曾得逞,便被孙逸撞破,腹死胎中。

异族恨杀欲狂,痛恨交加,便发动了猛攻,准备攻破人族防线,占据义城。

奈何,再次铩羽而归。

“封印图在哪?”

牛头急声质问,声音多了几分焦躁,变得迫切激昂,不再低沉。

陈宇看了一眼牛头,淡淡道:“某若献上封印图,焉知贵族不会出尔反尔,卸磨杀驴?”

“吾以信仰起誓,若汝诚心归顺,吾族必以礼相待。”牛头传出郑重承诺。

陈宇犹疑了下,最终自腰间锦囊取出一幅卷轴,平举在前。

“此为某描摹的封印图,贵族可借此观摩。”陈宇解释道。

“呈上来!”

牛头低喝一声,厅内有人起身,接过卷轴,拉了开来,赫然看到卷轴上描摹着一幅八卦图案。

并且,八卦图案上有明显标注,封印阵眼等十分清晰。

“好!”

牛头顿时惊喝一声:“若此图不假,封印可破!”

顿时,满堂异族酋首纷纷哗然,按耐不住躁动,相继哗然起来。

牠们叽里咕噜全是异族语,陈宇完全听不懂,只好装作充耳不闻。

“汝之心迹,吾已明白。”

很快,牛头平息下情绪,冲着陈宇,道:“若吾族灵皇归来,来日必伐人族。人族边关告破,吾族一统天下,必然满足汝之意愿。”

陈宇闻言,当即解释道:“某想亲手报仇!”

“届时便将汝之仇人给汝抓来,交由汝亲自处置便是。”牛头淡然回答。

“某的意思是,想学习贵族绝学,习练贵族神通,亲自返回人族,斩宿敌头颅,为恩师雪恨。”陈宇急声解释。

“唔,汝之心迹,吾不敢苟同!”牛头却是有些犹疑。

陈宇脸色骤沉,冷然道:“若贵族不答应,那么,贵族就算得到这份封印图又能如何?没有人族内应,你们能潜入人族领域吗?”

“唔……”

牛头顿时沉吟,陈宇所言,似乎有道理。

人族千万大军死守边关,防线可谓坚守,异族想要冲破防线,杀进人族领域,若不倾巢而出,恐怕难以做到。

而异族一旦倾巢而动,人族众神恐怕不会坐视不理。

届时,便可能代表着全面战争再次爆发。

异族休养千年,实力恢复了许多,但远不及巅峰时期。

一旦开战,取胜的把握,比千年前更低。

“唔,汝之意思,愿为吾族内应,协助吾族潜入人族?”牛头沉声质询陈宇。

“若能让某习练贵族神通,掌握贵族绝学,某愿为贵族驱策。”陈宇昂首,不卑不亢的道。

“吾族怎能信汝?”牛头淡然质疑。

陈宇抬头,两眼狞恶骤沉,漠然道:“某愿代贵族,杀尽人族俘虏,以献投名状。”

【作者题外话】:昨天四更一更没少的更了的~评论区说我欺骗读者的,可是天大的冤枉~虽然更新来晚了,但我加班加点的写出来了,说到做到了的。

另外,说我经常欠更的,我可要叫屈,请假好像也没几次吧?

并且,欠更双倍补,我一更没落,说好的百章保底更新,我同样一更没少~就这信誉,还人品坏的话,那我无话可说~

不过存稿建议是好的,这个月没有保底限制更新了,每日两更,我努力存稿了~免得以后有事外出更新晚了,天天挨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