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五章 死仇/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路疾驰,风尘仆仆,孙逸抵达了义城。

人山人海的场景,让孙逸都是倍感讶异。

军武学院开设,惊动整个南部,各大势力,各路人雄,纷纷震骇,并引发许多天骄人杰趋之若鹜。

以至于,义城风起云涌,集齐了各路天骄,各方俊彦,人杰荟萃。

抵达义城,无法再策马而行,孙逸只得翻身下马,牵着马匹在街道上拥挤。

所幸,他实力不浅,气息外放,周围人群纷纷退避,自主裂开甬道,供其过往。

一路直达众神庙前,人山人海的景象更加壮观,人声鼎沸,惊叫声,哗然声,阔论声,此起彼伏。

还没挤进前方,便远远地听到了人海中传出阵阵喧呼,指点着一位位天骄人物大喊。

“快看,那是虞城的绝代天骄魏武亮,开窍八重境修为,可力敌九重境不败。”

“还有还有,那位,白衣剑客剑尘,开窍八重境修为,声名不在魏武亮之下!”

“那边的那位,是来自彭城的第一天骄,开窍九重境,横推彭城,声名传千里,同代无人敌。”

“啧啧啧,军武学院开设,居然迎来了这么多的天骄人物趋之若鹜,真是一场盛事!”

“如此多天骄人物聚集在一起,军武学院未来的竞争恐怕会很激烈啊!”

众神庙前,许多人惊叹,相互交流,一片哗然。

数以万计,十万计的人簇拥着,围堵在众神庙前,让得整个神庙前都没了立锥之地。

热闹喧嚣的景象,尽显人族昌盛的情景。

孙逸牵马抵达,听着人群喧哗声,也是抬头凝望,扫视八方,发现可堪一战的人物真的不少。

军武学院开设,影响深远,整个南部的顶级天才,几乎都汇集而来。

毫无疑问,加入军武学院,面临的将是天下顶级天才做对手,从此将是一次又一次的绝代天骄的争锋。

胜者王侯,功名远扬。

如今看来,学院内的竞争,远胜外面。

孙逸目光闪烁,突然明白了众神开设军武学院的用意。

广招天下人杰,开办学院,聚集天下英才,恐怕也有刻意驱使同代人物争锋的意思。

有竞争,才有进步嘛。

人族想要更上一层楼,想要发展,强壮底蕴,没有竞争,没有动力,怎么能行?

“快看,那是南部丰裕城的天骄!”

“还有还有,信阳城的天骄!”

“还有那边的,全是北平城来的天骄人物,足有三十多位,扎着堆来的呢!”

“啧啧啧,还有那边,二十多位,全是扎堆来的天骄,实力出类拔萃,不容小觑!”

在孙逸朝着学院招生处走去时,人潮不断涌动,不断喧哗,各方天骄,各路英杰被点名出来,引发一片骚动。

喧嚣的人潮中,孙逸终于抵达招生处,自报姓名,等候安排。

有樊明宏安排,跟招生专员打过招呼,孙逸很快拿到报表,进入了众神庙。

报表上的安排是天级班,毋庸置疑。

以孙逸的表现,樊明宏清楚其实力,所以直接后台运作,让他进入天级班进修,与顶级天骄争锋,争取早日出众。

将马匹前往马厩安排下来,孙逸便是提着行囊,按照指示,前往天级班报到。

众神庙内,被修整成学院,分成了东南西北四个院。

其中,北院为尊,即是天级班。

南院为末,即是黄级班。

孙逸直奔北院,院门前,有专员留守,负责监察。

走进北院,孙逸便将报表递交给了一名专员。

对方随手接过,翻看了一眼,顿时眉头皱起:“开窍四重境?”

孙逸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

“就这修为,有资格进入天级班?”

那名专员下意识吐槽,对孙逸的实力有些怀疑。

军武学院开设,众神商议,以修为分班。

开窍一二三四重境,皆入黄级班,五六重境入玄级班,七八重境入地级班,九重境才可入天级班。

孙逸的修为距离开窍九重境还差得悬远,被安排进入天级班,有些匪夷所思。

当然,不乏那种绝代妖孽,修为低下,实力却强绝可怕而逆流直上。

对于这类人,学院有设定专门的考核。

只要通过考核,则可越级就读。

但孙逸并未参与考核,直接安插,却有些不同寻常,难免引人审视。

孙逸也不生气,只是无奈的耸了耸肩。

樊明宏亲自安排,自然省去了许多麻烦。

后台有人,就是这么任性。

听着那名专员吐槽,这时,北院内一名老者走了出来,听到了动静,背手询问:“有什么事情?”

专员顿时解释了一遍,老者眉头挑动,示意前者将报表递给他。

老者接过报表浏览了一遍,脸色骤沉。

“此子修为低劣,远不能满足天级班征收条件,降去黄级班!”

老者大手一挥,便是漠然的将孙逸的报表随手丢弃在地。

孙逸眉头微皱,脸色微凝,霍然抬头,看向老者。

对方这样做,轻蔑外显,尽是羞辱。

有些不地道啊!

孙逸心情不悦,虽然他对加入什么班级并不在乎,但老者这样羞辱他,可就让人有些恼怒了。

收起酒葫芦,孙逸捡起报表,一脸漠然的看着老者,问道:“阁下什么意思?”

“放肆,竟敢质问老夫?你算什么东西?懂不懂尊卑?”

孙逸的质询,并没有得到老者解惑,反倒惹来一阵训斥。

若说先前的蔑视情有可原,那么,现在的训斥,羞辱性就显而易见了。

孙逸脸色骤沉,看向老者的眼神渐渐蕴含冷意。

“我读什么班级,乃是学院安排,阁下如此不由分说的将我降级,随意安排,未免有些过分了吧?”孙逸漠然质问。

“大胆!老夫的安排,乃是遵循学院规矩,你算什么东西?也配质疑老夫?”老者态度强硬,厉声呵斥。

对方如此呵斥羞辱,泥人也得气炸。

不只是孙逸,旁边留守监察的专员也都察觉到了不对劲。

老者的态度,针对性太明显,分明是故意而为,不太像秉持公正的样子。

孙逸不是傻子,自然也看得通透,断定老者跟他有怨。

只是,孙逸很疑惑,他跟对方初次见面,直接结怨明显没可能。

那么,真相就很明显,对方要么是他某些敌人的后台,要么是受人所托,故意为难。

无论哪种,都可以表明,老者今日不打算轻易放过他。

于是,孙逸便也懒得啰嗦,当即冷喝道:“老匹夫,给你脸了?学院安排老子来这里,老子就来了,你算什么东西?也配撵老子走?”

“哗!”

孙逸的爆发,引得左右专员挑眉,脸色僵滞,一脸讶然。

好大的胆子!

这少年脾气不小啊!

竟敢训斥邹议员?

专员对视,忽然意识到,二人之间恐怕有些矛盾。

老者见状,脸色骤沉,顿时恼怒。

“放肆!小畜生,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在老夫面前张扬?”

老者一声暴喝,随即一步跨出,聚神九重境的修为爆发开来,虚空轰的一下塌缩,一股雄浑威势朝着孙逸汹涌压去,直接将孙逸震得暴退。

“咳!”

孙逸如遭雷击,体内气血汹涌翻滚,跌宕起来,忍不住上涌,咳了出来。

看到孙逸咳血,左右监察专员顿时变了脸色,纷纷骇然。

看到老者动真格,欺凌新生,心底震撼。

察觉到老者不依不饶,意图镇压下孙逸时,一名专员急忙上前阻拦。

“邹议员,息怒息怒!别跟一介后辈晚生计较,您大人有大量,宽恕他一回!”

那名专员急声劝阻,道出了老者的身份。

孙逸心思剔透,瞬间明悟。

老者乃是邹氏族人,难怪看过他的报表资料后,就瞬间变脸,明目张胆的针对他。

以他跟邹氏之间的恩怨,双方断无和解的可能。

所以,对方准备借此机会,铲除自己。

若是孙逸犟嘴,或者态度张扬,对方就直接镇杀他。

很显然,对方正是这样做的,已经在动手,生了杀意,要下狠手。

一旦孙逸被杀,对方随便扔个罪名,便无人能奈何得了他。

即便左帅樊明宏,恐怕都只有干瞪眼睛。

若非监察专员劝阻,对方已经得逞。

“老东西,这个仇,老子记下了!”

好汉不吃眼前亏,在对方绝对实力面前,孙逸根本不可能斗得过。

所以,只得迅速撤离,暂避锋芒。

“小畜生好生大胆,竟敢以下犯上,老夫今日容不得你!”

老者脸色漠然,杀意横生,聚神九重境威势爆发,元力汹涌,阔步追来,就要打杀孙逸。

“邹议员,休得胡来!”

两名监察专员顿时变了脸色,纷纷动身,上前竭尽全力阻拦。

所幸,两位监察专员实力不俗,挡下了老者的攻势,让孙逸免遭于难。

退出北院范围,孙逸漠然回头,冷冷地看了老者一眼。

“今日起,邹氏之人,老子见一个,杀一个!”

冷厉的声音,自远方传开,惊动北院上下。

老者气得胡须喷张,衣袍鼓荡,当即暴走,不顾一切的想要追杀孙逸。

所幸,两位监察专员全力以赴,拦截了下来。

“小畜生,老夫饶不了你!”

老者恨怒欲狂,煞气深沉。

而他并不知道,今日因为他的举动,差点让得邹氏断子绝孙,百年内,后继无人。

对于老者的威胁,孙逸未曾在乎,并没有放在眼中。

反正他跟邹氏恩怨已经无可化解,今日之事,有没有都无关紧要。

随着老者的威胁,仅是促涨了孙逸对邹氏的杀意。

而孙逸的那声怒啸,传得很远,惊动一方。

一时间,学院内瞬间掀起喧哗。

种种流言迅速蹿升,飞扬散去。

【作者题外话】:这段剧情入局有些复杂,牵扯伏笔太多~怎么写都不顺手~坐电脑前思索了一下午,才忐忑入局~更新来晚了,很抱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