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九章 大麻烦/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奇少爷?”

霍然,四周惊哗,骇然一片。

邹子奇咽气了,一身气息迅速枯萎,生命气机在疯狂消逝,分明已经殒命。

“嘶!”

“天呐,那家伙居然真的杀了邹子奇?”

“他怎么敢?他居然敢?”

“完了完了,这家伙绝对完了!”

“我草啊,我们会不会被牵连啊?”

“我们目睹了这一幕,会不会被邹氏殃及无辜啊?”

人群一片骚动,数不尽的人惊惶交加,心慌意乱。

不少人悄然溜走,不敢逗留,做鸟兽散。

“出大事了!”

有人低声惊叹,仓皇奔逃,不敢在院内久待。

邹氏嫡系子弟被杀,足以掀起风暴,整个南部恐怕都要动荡一片。

邹氏声威,绝对不是说着玩的,那可是数百年积攒下来的。

并且,军武学院初设,都还没有来得及开学,就有学员身殒,被人当众击杀。

这种事情传扬出去,学院是否能够坐视?

若是默许,以后会否助涨歪风?

答案显然是不可能的!

军武学院乃是为人族培养强者,强化人族底层战力的圣地,岂会纵容人族相残?

所以,无论哪一种,今日的事情,都足以掀起风波。

孙逸之名,只怕将会迅速传扬开去。

“我的妈呀!”

不少人醒悟过来,纷纷惊叫转身,望风而逃。

即便是邹子奇的随从,都是一个个吓得仓皇,如同丧家之犬,都顾不得邹子奇的尸身,一个个屁滚尿流的转身就跑。

跌跌撞撞,仓皇外显。

很快,拥挤的广场,迅速空旷下来,嘈杂的场面,迅速平静。

除了孙逸,林妙依和绿萝三人外,便再无其他人。

广场中,孙逸徐徐抬腿,收回了脚。

他一脸平静,面无表情,波澜不惊,并没有任何的畏惧和慌乱。

杀邹子奇,他早已考虑过后果。

邹子奇该死,杀他,孙逸自认无罪!

当众欺辱绿萝,不管绿萝跟他是否有关系,这种恶劣行为,都该死!

若是学院偏袒,孙逸大不了退出军武学院。

连最基本的公平公正都做不到,这样的学院,孙逸不屑加入。

有黑狗护道,孙逸自忖,无人可以拦下他。

即便总领事赵忠仁,都未必有那本事。

大不了离开义城,远赴边关,去魔灵平原游猎异族。

天下之大,他不信没有立足之地。

然而,孙逸有想法,林妙依却是并不知道,只觉孙逸冲动了。

“孙逸,你……你……你真的杀了他?你怎么能这样?”

林妙依一张清美出尘的脸颊布满惊骇,饶是性情清冷,不为外物所动的她都是忍不住震动。

邹子奇的背景太强了,一般人哪里惹得起啊?

孙逸直接碾杀,并且,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邹氏焉能放过他?

就算邹氏不在乎邹子奇的生死,但是,邹氏的脸面,他们要不要?

毫无疑问,如邹氏这样声威在外的霸主势力,最在乎的就是脸面。

孙逸当众碾杀他们的族人,无异于赤‘裸’裸的打脸,邹氏焉能不报复?

“你……你怎么可以这么糊涂?”

林妙依扼腕痛惜,对孙逸的行为,难以理解。

“哥……哥哥?”

绿萝也被吓坏了,一张娇俏的脸颊布满慌张与彷徨,怯生生的走上前来,小心翼翼的看着孙逸。

林妙依的痛惜,绿萝看在眼里。

虽然绿萝性子比较懵懂纯真,但她并不是傻子,是非轻重却分得清。

杀了邹子俊,会有怎样的后果,她不知道具体。

但看林妙依都被急成这样,绿萝知晓,绝对不会有好结果。

“哥哥,我们……我们逃吧?”

绿萝怯怯地伸手,抓着孙逸的宽厚的手掌,小声提议。

感受到触手的温热,孙逸扭头看向了绿萝,抿嘴轻笑。

将近数月没见,这丫头性子依旧那么懵懂纯真,丝毫没变。

这样单纯的想法,也就只有绿萝才会想得到。

不过,孙逸并无嘲笑,反倒很欣慰。

赤子之心,世人皆有,但却难守。

他喜欢绿萝,便是因为绿萝始终如一的保持着这颗赤子之心。

林妙依在旁却是忍不住的跺脚,没好气的瞪了绿萝一眼。

“逃?傻丫头,咱们能逃去哪里?”

林妙依忍不住叹息,倍感无力。

招惹邹氏,根本就无路可逃。

天涯海角?

那根本就是臆想,完全不现实,也就只有绿萝这样的单纯丫头才敢想。

听着林妙依的话,绿萝委屈的抿起了嘴角,眼眶顿时红了,楚楚可怜,垂泪欲滴。

“对不起,师姐,对不起,哥哥,都是绿萝的错,是绿萝太胆小,走路没看到,不小心撞到了他,才会导致这样的……对不起……”

绿萝很愧疚,心头满是悔恨,早知道,她就不应该紧张,不应该步履慌忙。

那样,她就不会撞到邹子奇,就不会被邹子奇为难,就不会让哥哥愤怒,哥哥就不会杀邹子奇,也就不会有这样的结果的。

“对不起,哥哥……”

绿萝泪满眼眶,饱含愧疚。

林妙依见状,顿时轻叹。

孙逸闻言,急忙拉过绿萝,伸手抹掉了绿萝的眼泪,并揉着绿萝的脑门儿,道:“不哭不哭,绿萝乖,不哭啊,这事儿跟你没关系,是哥哥的问题,你别自责。”

“哥哥,绿萝……”绿萝瘪嘴,愧疚更深。

孙逸顿时苦笑,急忙解释道:“这事儿真跟你们没关系的,我跟邹氏,早已结仇。之所以杀这家伙,跟绿萝的关系不大。”

“如果非要说,绿萝的事情,只是一个导火线。邹子奇自寻死路,即便他欺辱的不是绿萝,今日,我也照杀不误的!”

绿萝和林妙依皆一脸茫然,满怀质疑。

“说来话长……”

孙逸叹了口气,将他跟邹子俊结怨,再到边关强杀邹子俊,得罪邹氏的过程讲述了一遍。

然后,又将邹子英寻仇报复,屡次压制,以及先前在北院天级班门前,被邹氏长者欺压,险些被镇杀的事情讲述了一遍。

林妙依闻言,黛眉紧皱,俏脸生寒。

“邹氏竟然如此猖狂霸道?难道他们真的要只手遮天,想要横压天下不成?”

对于孙逸的遭遇,林妙依哪怕身为局外人,都是倍感愤怒。

得知孙逸和邹氏的矛盾恩怨,林妙依瞬间理解,孙逸为何如此大的杀意。

“邹氏如此猖獗无度,飞扬跋扈,也难怪邹子奇有这样的行径,并且桀骜不驯。”

愤怒之余,林妙依对邹子奇也没了同情,反倒暗叫痛快,很支持孙逸的行为。

这样的人,就该死!

只是,痛快之余,林妙依又不禁担忧起来,对孙逸的处境,忧心忡忡。

“虽然邹子奇该死,但是,你这样众目睽睽之下杀了他,邹氏必然震怒。”

“并且,军武学院初设,你就当众杀人,学院方面恐怕也不会轻饶你的。”

林妙依看透关键,意识到了不妙。

“不用担心,这件事情,我会处理!”

孙逸倒不在意,反倒一脸平静,甚至还波澜不惊的灌了口酒,坦然自若的态度,完全看不出半点忧虑。

林妙依黛眉微皱,对孙逸的性情,有些捉摸不定。

都火烧眉毛了,这家伙居然不急?

难道,还有什么后招?

林妙依怀抱七弦古琴,很想询问孙逸的处理办法。

但在这时,孙逸将绿萝推给了林妙依,道:“带着绿萝走,不要跟我在一起,这件事情,交给我来处理!”

“你怎么处理?”林妙依追问。

“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邹子奇欺善凌弱,死有余辜。学院乃众神开设,必然会秉公处理的,不会如同邹氏那般乱来。”孙逸灌了口酒,淡然道。

“那邹氏报复呢?”

林妙依黛眉紧皱,仍旧难以释怀。

“我跟邹氏之仇,早已不死不休,即便没有杀邹子奇,双方也难以化解的。”

孙逸不以为意的笑了笑,道:“多一事不多,少一事不少,没什么大不了。走吧!”

林妙依踌躇,难以放心。

“哥哥……“

绿萝想要扑向孙逸,却被林妙依抓住了胳膊,急得满头大汗,急声呼唤。

“走吧!”

孙逸挥手,催促林妙依离去。

他不想牵累林妙依和绿萝,他有自保之力,但若是加上林妙依和绿萝,就不好说了。

邹氏要报复,孙逸未必保得住。

林妙依知晓孙逸的担忧,犹豫了下,拽着挣扎的绿萝转身离去。

“大人,就是他!”

然而,二人还没来得及离开南院,院门口,嘈杂的脚步声迅速传来,大批人影蜂拥而至,堵住了南院门口。

带头的,正是邹子奇的几名随从,一个个脸色发白,饱含愤怒。

在他们身后,则是一批金甲卫兵,腰佩金刀,手持长枪,画戟,战戈等。

“大人,就是他,杀了我们少爷,请大人为我们少爷做主,务必要擒杀他啊!”

邹子奇的几名随从领队而来,一个个带着哭腔,恳求那些金甲卫兵。

金甲卫兵乃是军武学院的执法队,统一的半步聚神境修为,由平原城众将领亲兵联合组成的队伍。

被邹子奇随从带来的乃是一支巡逻小队,一共十人。

走进南院,看到躺在地上毫无声息,早已咽气的邹子奇,这些金甲卫兵纷纷脸色微凝,瞳孔微缩。

显然,孙逸强势碾杀邹子奇,让他们这些执法人员都是很震惊。

单不说邹子奇的身份,敢在军武学院初设就这样大胆妄为,简直是猖獗。

“兄弟们,拿下他!”

带队的一名金甲卫兵经过最初的惊震后,便是挥手断喝,示意众将士拿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