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章 千古留名/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学院初设,便有人开杀戒。

消息不胫而走,传扬开去,学府震动,八方骇然。

“好大的胆子!此人是谁?竟敢如此猖獗!”

“学院初设就敢杀人,这种胆子,以后还得了?”

“好生张扬,此人真是好大的胆魄!”

“杀的谁?”

“什么?邹氏嫡系子弟?我的妈呀!”

“天塌了,天塌了啊!”

一时间,众天骄惊绝,群英哗动,纷纷骇然,难以宁静。

军武学院初设,迅速掀起风波,各方云动,震动交加。

同时,各方高层,各地首领纷纷惊怒,躁动欲狂。

“给我拿下,如此胆大妄为之辈,焉能容他!”

“目无法纪,眼无尊卑,此子当杀!”

“狂徒!实乃狂徒尔!”

高层暴怒,扬言擒杀孙逸,要将孙逸正法。

消息传开,学府惊惧,众天骄心颤,各路人杰战战兢兢。

毫无疑问,这胆敢当众开杀戒的家伙,会被杀鸡儆猴,震慑群英。

一时间,各院纷纷议论,高谈阔论,对突然冒出来开杀戒的家伙,惊奇不已。

“啧啧啧,了不得,了不得,如此人物,愧不能一见。”

北院内,一座凉亭下,有青年俊杰举杯,遗憾摇头。

“莽徒而已,有何唏嘘之处?”

旁边同伴淡笑,却是不屑一顾。

青年闻言,却是摇头,“某倒是不认为,如此处境,如此时势,仍敢下杀手,反倒应是勇者无畏!”

“哈哈,付兄未免太高看他了吧?”

同伴朗声大笑:“此人明知学院规矩,严禁私斗杀伐,他仍下杀手,此为不智也。”

“非也!非也!”

姓付的青年则是摇头一笑:“此人明知邹氏势强,声威在外,却仍痛下杀手,无惧邹氏声威,此乃大勇。”

“哈哈,付兄,看来你是欲与某一争对错啊?”

同伴举杯,一饮而尽,失声一笑。

付姓青年抿嘴一笑,默然无语。

同时,在北院各地,也有天骄对谈。

陈宇和罗希走在一处,并肩而行,在走廊内徘徊。

耳闻消息,罗希抿嘴一笑,温和的脸上浮现几分玩味,看着同行的陈宇,低声道:“汝等人族,可真沉不住气呢。”

陈宇闻言,眉头微皱,扭头看了罗希一眼,面无表情的哼道:“少说话,别惹是非!”

“哈哈,汝无须忧虑,吾自当谨慎。”

罗希淡然一笑,“只是,吾甚好奇,汝等人族为何要如此内讧,相互厮杀争斗?吾常闻,人心复杂,皆贪婪自私。不知,旁闻可对否?”

陈宇缄默,大步朝前离去,不曾回应。

罗希站在原地,目睹陈宇背影,炯炯有神的双眼,有异色闪烁而逝。

北院,一片院落内,柳如龙和柳茹嫣站在高处,俯瞰义城八方。

“哥哥,他真的会来吗?”

柳茹嫣轻撩鬓发,忧心忡忡,迷惘不已。

“学院开设,必是风云地。以他的性子,必来无疑!”

柳如龙两手后背,云淡风轻的样子,颇有几分世外高人的气质。

远眺苍穹,俯瞰天下,衬托得他的气势,超然物外。

“可是为何仍不知他的消息和影踪呢?”

柳茹嫣一脸焦躁,有些沉不住气。

真是女大不中留……

柳如龙看了柳茹嫣一眼,无奈轻叹:“我说嫣丫头,什么时候,你的性子,竟也变得如此躁动?”

柳茹嫣白了柳如龙一眼,风情万种,妖媚惹人。

……

邹子英和杜无常抵达义城,在邹氏族人接应下,迅速报名,入了学院。

前脚刚刚涉足学院,便是耳闻邹子奇被人斩杀,众目睽睽下碾死。

霍然,邹子英暴怒。

“谁人如此大胆,竟敢当众碾杀吾族天骄?”

邹子英长眉紧锁,煞气深沉,手中血影枪,血光闪烁,枪芒凛冽。

“是……是孙逸!”

接引邹子英的邹氏子弟低声解释。

“该死的狗东西,欺人太甚!”

邹子英哚的一枪,将身前一块石雕刺了个对穿,杀意升腾,狞声切齿:“他在哪儿?我定杀他!”

杀意外放,凶戾滔天,引领的邹氏子弟被凌压得心思惶惶,满头大汗,气喘吁吁,战战兢兢,难以宁静。

杜无常在旁都是有些忌惮,不敢靠近。

“说!”

邹子英瞪着邹氏子弟喝问。

“被……被执法队拿走了!”

邹氏子弟的解释,并未让邹子英平静。

哼了声,邹子英转身而去,满腔杀意,提枪直奔学院开辟的执法堂。

执法堂坐落众神庙中间,是一座金殿。

金殿恢弘,气派雄伟,摄人心魄。

而在金殿内,学院高层列坐,汇聚一堂。

金殿上方,端坐着的赫然是平原城总领事大人赵忠仁。

军武学院开设,一众高层,皆是平原城众将领担任。

赵忠仁担任军武学院院长,左帅樊明宏,和右帅寇准担任副院长。

文职的各大参谋,担任掌院,即东南西北四院的掌座人物,负责统辖各院事务。

麾下各路都统、议员担任学院长老,组成长老团。

治下监军、从事,担任学院执事,负责督促处理学院各类事务。

校尉与专员等,则担任学院干事,受执事管辖,负责处理各类事务,专干实事。

因此,执法堂内,众将领齐坐,左帅樊明宏赫然在列。

众高层纷纷扭头,凝视着大殿中央,被反绑双臂,扣押而立的孙逸。

孙逸杀人,且在众目睽睽之下,其行径不说恶劣,但造成的影响,却是十分远大。

学院初设,一切尚新,便有人开杀戒,无视学院规矩,这还得了?

若是不处置惩戒,后来人必然效仿。

学院规矩便将沦为摆设,成为笑料,岂有威慑在?

所以,众高层齐聚,且开展了学院第一次集会,共同商讨处置孙逸。

这种大事,必然会被记入史册。

往后千年万年,无论孙逸今日是何结局,必然千古留名,永垂青史,会被后来人念起。

学院初设,第一杀人,第一次引发学院高层集会,第一次被执法堂处置,第一次……

许许多多的第一次,首开先河,其声名,万古难坠。

“胆大狂徒,你可知罪?”

一番审视,一位长老拍桌怒斥,瞪着孙逸。

孙逸目不转睛,面无表情,一派淡然。

耳闻长老训斥,却是不卑不亢的道:“邹子奇欺善凌弱,众目睽睽之下羞辱他人,他之罪,又该如何处置?”

“放肆,学院规矩,岂容你一介小儿阔论?”

那位训斥孙逸的长老顿时拍桌咆哮,对孙逸很恼怒。

孙逸丝毫不惧,昂首挺胸,漠然迎视着那位长老,道:“若是邹子奇欺善凌弱,当众羞辱他人而无罪的话,那某便不服!”

“你……”

那位长老顿时气得脸面铁青,恨不能掌毙孙逸。

樊明宏见状,抬手制止,打断了对方,道:“此事,需得问明缘由,前后通透再商讨。若是听信片面之词,就妄自定罪,岂不堂皇?惹人笑话?”

“樊明宏,你还要包庇?此子杀我后人,其心凶恶,其性卑劣,简直枉为人族耻辱。”

一位掌院怒斥,暴躁起身,指着樊明宏喝吼。

此人乃是邹氏一位宗师人物,领参谋职务,今拜军武学院东院掌座。

“放屁,老夫何曾包庇?”

樊明宏闻言,不甘示弱,拍桌怒起,瞪着邹氏宗师人物喝道:“说孙逸卑劣凶恶,老匹夫,你也不问问你们邹氏之人,什么时候光明磊落过?”

“放肆,樊明宏,你竟敢污蔑我们邹氏?”邹氏老人厉声斥喝。

“污蔑与否,世人自会明辨。”樊明宏无惊无惧,淡然冷哼。

“你……”

邹氏老人意图驳斥,孙逸却是昂然插话:“禀明诸位大人,某受左帅恩准,前来学院报到。本应入北院天级班,却被邹氏之人阻截。”

“并且,在北院门前,当众动手,欲要镇杀我。若非同行的专员大人施以援手,某恐怕早已成为黄泉野鬼。”

“若论卑劣,邹氏族人,远胜某百倍不止。邹氏老匹夫之言辞,某更不服。”

孙逸的话,引发一片哗然,满堂震动。

“狗东西,此地,哪有你说话的份,闭嘴!”

邹氏老人暴怒,威压外放,怒斥孙逸。

孙逸巍峨不动,无惧其威。

“怎么?被拆穿了丑陋面目,想要以势压人吗?”

樊明宏站了出来,瞪眼驳斥,袒护孙逸。

“樊明宏,你真是铁了心跟吾族作对?”邹氏老人皱眉怒斥。

“作对?言过其实。只是道不同,不相为谋罢了。”

樊明宏不卑不亢,漠然迎视着邹氏老人的怒目,淡淡道:“老夫一心为人族,赤胆忠诚,殚心竭虑,不似邹氏狂悖猖獗。”

“樊明宏,你……”

邹氏老人欲要动手,气急败坏。

“够了!”

上位处,赵忠仁一拍桌面,断喝而起。

满堂沉寂,剑弩拔张的气氛霍然消解。

众高层纷纷退回原位,不敢忤逆。

赵忠仁无论身份,实力,都远胜他们一筹,满场之人,无人敢抗衡。

即便邹氏声威在外,底蕴深厚,也不敢轻易触犯赵忠仁。

众高层鸦雀无声,满堂沉寂,落针可闻。

赵忠仁站起身来,扫视了一眼众高层,眼神平静,波澜不惊。

但那种神色,却给人极大的威压,让得众高层,囊括左右元帅这样的宗师人物都是心思惶惶,忐忑难安。

凌压下众高层,赵忠仁这才收敛气势,转头看向殿中孙逸,示意道:“你且将事情经过,与本座一一道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