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三章 名动学院踩浪尖/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杀人罪消除,但约法三章的消息,却传扬出去。

军武学院,很快尽知,明悟了孙逸的处境。

一时间,学院风波四起,哗然一片。

执法堂将审判结果以公告方式挂了出去,审判的具体情况被详尽透露。

并且,为了达到震慑,维护法纪的效用,学院大加宣传。

所以,消息很快传遍四院,人尽皆知。

“哗!”

各地纷纷喧哗,掀起惊呼声。

“好家伙,当众杀人居然免了死罪,真是牛逼!”

“杀了邹氏子弟,居然还可以活命,有没有搞错?邹氏什么时候这么仁慈了啊?”

“仁慈?你个蠢货,好好看看后面,人家的约法三章,那跟死罪有什么区别?”

“不能推拒邹氏开窍境任何天骄的挑战,不能认输,不能找后台,这三大要求,分明是邹氏的威胁,在将对方往死里逼呢!”

“我听说,杀人者只是开窍四重境的修为,四重境的修为啊,若是邹氏一位开窍九重境的天骄高手现身挑战,那家伙绝对死翘翘的。”

“依我看,邹氏根本不是仁慈不杀他,而是在猫戏老鼠,根本就是玩弄他。先给他一点希望,再一点点的让他绝望,这比直接杀了他,更让人痛苦!”

“嘶,好家伙,邹氏这招好狠毒啊!”

人群围堵在各大公告前,相继议论,纷纷交流。

不少人都是唏嘘喟叹,感慨不已。

招惹邹氏,果然不是明智之举。

并且,风波不断发酵,不断蔓延,飞遍学院。

各方天骄,各路人杰皆都有所耳闻,忍不住探讨。

“真是蠢货,当众碾杀邹氏之人,不知道有几颗脑袋。”

“邹氏声威在外,横行无忌,欺善凌弱多年早已成了习惯。若是那么好招惹,早就被人覆灭了。”

“这家伙敢去撸虎须,也不知道是胆儿肥,还是愚不可知?”

“哈哈,说起来倒是挺佩服这家伙的,竟敢同意邹氏的约法三章,这胆魄,常人哪敢?”

“嘿,他同意?我看啊,恐怕是在邹氏凌压下,不得不点头吧?”

“说得不错,在邹氏面前,哪有他反抗的余地?邹氏说的话,他必须无条件服从!”

“不管怎样,就冲这家伙的脾气,敢杀邹氏人,我就服他。他要是不死,我真不介意跟他认识认识。”

各地交流声此起彼伏,源源不尽。

北院天级班,柳如龙和柳茹嫣走在一起,一语不发,安静地聆听着四周路过的种种消息。

所过之人,无不在讨论孙逸的事迹。

听闻详尽消息,柳如龙不由抿嘴轻笑:“有趣!有趣!”

柳茹嫣闻言,不禁疑惑:“有趣?大哥何出此言?”

柳如龙抿嘴笑道:“嫣丫头,你不觉得此人的事迹,更某个人很相似吗?”

“谁?”

柳茹嫣黛眉微蹙,一脸疑惑。

柳如龙捋了捋袖口,含笑道:“此人之行事,看似鲁莽,但却透着几分大勇无畏的张扬。”

“孙逸?”

柳茹嫣美眸一闪,一缕异色一闪而逝。

柳如龙哈哈一笑,未再言语。

柳茹嫣却是不依起来,抓着柳如龙的衣袖追问:“大哥,你的意思,此人可能会是他?”

“我可没说!”

柳如龙抿嘴轻笑:“当初,你可是说这家伙一根筋,当众碾杀邹氏子弟,太过鲁莽,没有智慧,缺乏灵动。总而言之,你可将他贬得一无是处呢。”

“我……人家哪有说过?”

柳茹嫣杏眼微瞪,一脸不悦的看着柳如龙反问。

“哈哈,没说,没说,都是哥哥胡诌的。”

柳如龙见状,急忙改口。

“哼……”

柳茹嫣这才满意的娇哼了一声。

柳如龙无奈的耸了耸肩,随即转移话题道:“走吧,我们去探探消息,且看看,此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嗯……”

说到此处,柳茹嫣不禁娇羞起来,臻首微垂,只是细若蚊吟的轻应了声。

……

陈宇和罗希在北院寻找到了宿舍,宿苑内,到处都是谈论孙逸杀人的话题。

不少人高谈阔论,毫不遮掩,消息传得沸沸扬扬。

时渐推移,孙逸的名字,也是不断飞舞,被人熟知。

“孙逸?”

陈宇耳闻孙逸之名,两眼骤凝,收拾床铺的他都是猛地支起了腰,漠然冷酷的脸颊,浮现起几分厉色。

“他也来了?”

陈宇呢喃呓语,浑身煞气凛冽。

“谁?”

旁边罗希察觉到陈宇的呢喃与异样,细眉微蹙,偏头询问。

陈宇攥了攥拳头,寒声道:“若非巧合的同名同姓,那他便可能是我的害师仇人。”

“喔,就是他呀?”

罗希微微讶异,随即轻笑起来:“倒是有趣,有趣得很。若是如此,可真是冤家路窄呢。”

陈宇一语未发,只是漠然地看了罗希一眼,随即继续整理床铺。

罗希抿嘴一笑,对陈宇的冷漠并不在意,反倒凑上前去,低语道:“你准备怎么做?报仇吗?”

陈宇未答,看也没看罗希一眼。

“此时乃是大好时机,不要错过,若你动手,依照他跟邹氏的约定,不能推拒,不能认输。你杀他,不仅能报恩仇,更可以交好邹氏,何乐而不为呢?”

罗希不曾在意陈宇的冷漠,或是早已习惯,自顾自的坐在旁边,低声笑道:“我听说,邹氏的实力,可比你们流云宗,强太多哟。傍上这棵大树,未尝不是好事。”

陈宇动作一滞,扭头看向了罗希,漠然的眼神闪烁锋芒。

“我做事,需不着你指教,你只管记住,你来此的目的就好。”

陈宇冷然警告了一声,煞气外泄,压得周围虚空隐隐扭曲。

罗希见状,撇撇嘴,不以为意的摊了摊手,未再多言。

从始至终,他的脸上,都带着浅浅笑容。

……

邹子英和杜无常本欲前往执法堂质问孙逸,结果赶到时,审判已经结束。

孙逸被放走,由樊明宏带离。

邹子英攥拳暗恨,一枪戳在地上,满脸冷怒。

邹明泉见状,拍了拍邹子英的肩膀,道:“子英啊,邹氏的颜面,能不能挽回,就看你们的了。”

说着,邹明泉将约法三章的事情告知了邹子英。

顿时,愤怒欲狂的邹子英才微微好转。

旁边,杜无常也是浮现笑容,一脸狞色。

“若是如此,这次,他必死无疑!”

杜无常狞声轻笑,一脸的冷意。

孙逸跟邹氏的约法三章,毫无疑问,邹氏占据着绝对的主动权。

任何时候,任何地点,邹氏之人皆可以挑战孙逸。

当然,有愿意出手的,非邹氏之人,同样可以代邹氏出手。

只要杀了孙逸,邹氏并不责怪,这在约束条款内。

孙逸无权推拒,无权认输,唯有一战。

有此约束,无论是杜无常,还是邹子英,都有绝对的把握碾杀孙逸。

二人很有信心,若是没有外人插手,单对单的厮杀,孙逸必败无疑。

“子英兄,这次,就交给无常了。”

杜无常一脸狞笑的看向邹子英,想要出手。

当初在邹府,杜无常小觑了孙逸,一着不慎,被孙逸狠狠地落了颜面,他可一直耿耿于怀呢。

不杀孙逸,难消恶气。

察觉到杜无常的戾气,邹子英思索了下,最终点了点头。

尽管他也很想亲手斩杀孙逸,但既然杜无常更激进,他也不好拂了颜面。

毕竟,他主动邀请了杜无常助阵。

“走,我们现在就去!”

杜无常迫不及待,示意邹子英当即动身。

邹子英不曾犹疑,提起血影枪,便是动身。

邹明泉站在台阶上,手抚长须,目睹着邹子英和杜无常离去,脸颊笑容渐渐转冷。

片刻,他招手示意一位金甲亲兵上前,叮嘱道:“传出消息,学院任何人,若有意斩杀孙逸者,只管出手。杀孙逸者,邹氏重重有赏!”

“善!”

金甲亲兵领命而去,很快将消息散布了出去。

一时间,学院风起云涌。

孙逸之名,传遍八方,人尽皆知。

同时,不少人心生贪念,对孙逸饱含杀意。

邹氏的悬赏,可令很多人动心呢。

尽管没有确切点明奖赏之物,但能获得邹氏好感,都足以值得大批人前仆后继。

傍上邹氏这棵大树,不少人梦寐以求。

一时间,四院人群蜂拥,搜寻孙逸踪迹,扬言要挑战,镇杀孙逸。

风波不断滋生,不断高涨,渐渐地,孙逸被推往风口浪尖,成为众矢之的。

想杀他者,数以万计。

风声传扬,樊明宏带着孙逸离开执法堂,还没返回住处,就得知了消息。

“邹氏,可真是歹毒呢!”

樊明宏脸色深沉,一脸惊怒。

这种局面,超乎了樊明宏的想象,大有失控的趋势。

邹氏煽动人心,针对孙逸,即便不动手,也会给孙逸造成极强烈的心理压力。

若是心志不坚者,寻常人吓都要被吓死。

孙逸倒是十分平静,不曾在意,反倒坦然地灌着酒。

樊明宏见状,对孙逸的表现很欣慰,很满意。

不过,紧张和忧虑,仍难散去。

“能应付吗?”

樊明宏看着孙逸问道,忧心忡忡。

孙逸灌了口酒,擦了擦嘴角,淡淡笑道:“来多少,我杀多少!”

随着修为晋升到开窍四重境,孙逸的信心,越来越充足。

聚神境下,不敢说无敌,但却足以难逢对手。

看着孙逸自信满满的样子,樊明宏欣慰点头,但仍不忘叮嘱,道:“若是有不敌时,可逃去‘供神阁’。”

【作者题外话】:说下9月更新:每周一至周五,保底两更,周六三更,周日四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