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四章 杀上门来/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军武学院开设在众神庙,供神阁是众神庙核心,如今也是学院圣地。

阁内供奉着众神神像,明文禁止,不许动武。

即便是半步法身驾临,也得心怀敬畏,不能破禁。

樊明宏叮嘱孙逸前往供神阁,足以自保。

偌大学院,除了供神阁是安宁之地,其余任何地方,孙逸都难以立足。

孙逸闻言,知晓樊明宏好意,但却并未在意。

若是没有聚神境强者动手,他需要逃吗?

樊明宏知晓自己的话有些打击气势,但终归是为了孙逸好,深怕孙逸鲁莽冲动,力敌死战。

这样的潜力股,樊明宏很珍惜,不希望孙逸夭折,出现意外。

孙逸也没责怪樊明宏小觑自身,反倒很感激樊明宏的重视。

一路交谈,抵达了樊明宏的住处,乃是一座独立厢房。

孙逸随同进屋,但还没来得及落座,院外便是传来嘈杂脚步,紧接着,阵阵叫骂,汹涌而来。

“孙逸,滚出来受死!”

“孙逸在哪儿?滚出来一战,容某斩你人头!”

“滚出来,别藏着躲着,做个缩头乌龟!”

“告诉你,如今,没谁能够庇护你!”

叫骂声极尽凶戾,饱含煞气,交相呼涌,激烈至极。

“来得真快啊……”

孙逸灌了口酒,唏嘘了声。

邹氏杀他之心,甚是坚定,居然连口气的时间都不给喘。

樊明宏没有说话,站在房间内,只是默然看着孙逸转身离去。

他没跟出去,约法三章已定,只要邹氏不违反三章条款,他不能干预。

所以,他只有漠视,不能露面现身。

毕竟,都知道他在庇护孙逸,若是现身,难保外人不会忌惮,从而留手。

这是邹氏不愿看见的!

樊明宏不能给邹氏留下把柄,破坏规矩的借口。

“安全为重!”

眼看着孙逸的背影将要消失在视野内,樊明宏神念传音,郑重告诫了一声。

孙逸未曾回头,默然颌首。

院落外,大批人汇聚,密密麻麻,数以千计的人。

全是闻讯赶来,妄图杀孙逸,结交邹氏的人。

这些人皆是南院黄级班的学员,修为在开窍四重境内。

一个个气血饱满,精神焕发,气势高昂。

聚众围堵,来势汹汹,显得十分躁动威武。

孙逸走出别苑,便是引发骚动,叫骂的阵容更加激烈。

“孙逸,可敢一战?”

“孙逸,自缚手脚,跪地求饶吧!”

“不要逼我们动武,众矢之的,你的一切反抗,都是徒劳的!”

人群断喝,叫嚣声此起彼伏,激烈不休,如雷贯耳。

孙逸站在别苑门口,灌了口酒,淡淡地扫了一眼人群,问道:“谁要杀我?”

“我!”

“我!”

“还有我呢!”

霍然,许许多多的人络绎不绝的站了出来,响应声不绝于耳。

孙逸瞥了一眼,灌了口酒,又问道:“你们都是邹氏人?”

“不是!”

“但是,邹氏有悬赏,杀你可得邹氏重赏。”

“孙逸,我等奉劝你,还是老老实实受缚,成全我等吧。”

“势不如人,你不可能跟邹氏斗得过的。迟早会死,不如死前成全我们。”

“说得不错,孙逸,你若是死前成全我们,我们还会在你死后念你的好。如若不然,你死也是白死。”

人群叫嚣,一片告诫声。

孙逸闻言,不由冷笑,这些家伙还真是脸皮厚呢,居然可以说出这样厚颜无耻的话来。

但是,孙逸不屑计较,这些人,根本不值得他动武。

开窍四重境内的人物,即便资质再高,也难以是他的对手。

同阶之内,孙逸自忖无敌。

所以,灌了口酒,孙逸淡淡挥手,漠然道:“你们走吧,我不愿多造杀孽,孙某的人头,不是你们能够摘得走的。”

他本是一番好意,但落在众人耳内,却是赤‘裸’裸的轻蔑。

“好大的口气!”

“狂悖之徒,竟敢轻视我们?”

“不知死活的东西,我们好言相劝,你还真当自己是个人物?”

“滚出来,受死!”

“狂徒,可敢决斗场内走一遭,某要杀你!”

人群纷纷叫骂,怒斥声,痛批声,延绵不绝。

孙逸闻言,脸色骤沉,不悦道:“我在好言相劝,念在你们非邹氏族人饶恕你们,你们不要得寸进尺,不识好歹!”

“哈哈哈,敢说我们不识好歹?这家伙真是脑袋有毛病吧?”

“都已经众矢之的,处在风口浪尖上了,居然还敢这样狂悖?”

“孙逸,你有种!既然如此,便跟我们去决斗场啊!”

人群不屑一顾,嗤之以鼻。

孙逸灌了口酒,淡淡道:“尔等别自误,以你们的修为,真不是我的对手。我要杀你们,即便你们群起而攻之,也难奈我何。都散去吧,没有开窍九重境修为,别来找事。否则,杀人不成,反倒误了卿卿性命。”

“狂妄!”

“大言不惭!”

“死到临头的东西,竟还敢不自知,口出狂言!”

“分明是在虚张声势!”

“滚出来,死战不休!”

人群纷纷叫骂,许多人勃然大怒。

孙逸的态度,不仅没有劝退他们,反倒助涨了他们的嚣张气焰。

一个个叫嚣得更加起劲,气势更加汹涌,杀意更加澎湃。

孙逸见状,脸色骤冷,眼神漠然下来,煞气涌动。

泥人还有三分火,更何况他是活生生的人。

他之所以规劝这些人,并非是矫情,而是不愿牵连无辜。

毕竟,他深知这些人只是被邹氏煽动的旁人,跟邹氏没有瓜葛。

贸然杀之,杀孽缠身,徒增因果,没那个必要。

但这些人不识好歹,自寻死路,反倒得势张狂,孙逸再好的性情,都会怒了。

只是,旁人不知,却当他的仁慈,是畏缩。

而在数千人围堵孙逸叫阵时,林妙依和绿萝正在焦急赶来,一脸的忧虑。

“师姐,哥哥他能应付吧?他会不会有事啊?”

一路疾走,绿萝两眼含泪,紧张兮兮的询问林妙依。

林妙依没有说话,她不知道孙逸的实力,无从判断。

但是,以邹氏的声威影响,孙逸想要活命,恐怕很难。

军武学院开设,几乎引来了整个南部的天骄。

资质卓绝者,不计其数。

可谓是天骄辈出,人杰遍地。

孙逸哪怕再了得,恐怕也难以应付。

殒命,似乎是唯一结局。

但是,这种结果,不能跟绿萝说。

林妙依唯有沉默,无法作答。

绿萝见状,心底更急,忍不住悔恨交加。

“都怪绿萝,都怪绿萝,绿萝要是不紧张,就不会惹事,哥哥就不会出事了……”

绿萝哭红了双眼,紧紧地抓着林妙依的胳膊道:“师姐,我们去找师尊,向师尊求救吧!”

林妙依闻言,满脸苦涩。

找师尊?

有用吗?

邹氏面前,整个回音门都是土鸡瓦狗,更何况师尊只是聚神六重境。

别说回音门,即便柳族,恐怕也难以应付邹氏。

林妙依一颗心,沉入谷底,倍觉沉重。

而在林妙依和绿萝焦急难耐时,别苑外,对峙的氛围愈发激烈。

“孙逸,你难道怕了吗?想要避战吗?”

“告诉你,你别忘了你跟邹氏的约法三章,只要挑战者在开窍境内,你就不能以任何理由推拒,更不能认输!”

“孙逸,你死定了!别畏缩了,若是有种,像个男人一样滚出来决战!”

“你早晚都要死,就算拖延时间也没用的!”

人群叫骂,喝吼声,如雷震耳。

孙逸脸色漠然,扫视着人群,冷声道:“不要逼我开杀戒!”

“哈,冥顽不灵!”

“孙逸,少要放狗屁,有种的话,直接滚出来一战,不要废话!”

“你若有那本事,就杀了我们,大丈夫死则死矣!”

“对!你要是能杀了我们,那就是我们无能,是我们自己没用,怨不得你!”

“来啊,动手啊!杀了我们啊!”

许多人叫阵,浑然不惧。

孙逸见状,压抑的怒火轰然爆发。

一群不知死活的东西,不给他们颜色看,他们真是拎不清自己有几斤几两。

霍然,孙逸一步跨出,威势外放,轰然宣泄。

“滚!”

一声暴喝,《雷言诀》加持,其音如雷,轰鸣震动,数百米方圆,虚空塌缩,如有雷霆汹涌,霹雳横呈,降世而来。

霎那间,院外广场一片大乱,风起云涌,电闪雷鸣,声威动天地。

“噗噗噗噗噗!”

一道道人影如遭雷击,只觉被一只只大锤轰在胸口,相继横飞了出去。

狂暴的气息与劲力灌入体内,震得他们气血跌宕,汹涌澎湃,难以遏制。

一个个口吐鲜血,咳血飞退,如同滚葫芦,下水饺一样,狼狈不堪。

转瞬间,叫嚣的数千人,无人站立。

无一例外,全部咳血飞退,狼狈滚倒。

院前广场,清空大片。

“嘶!”

霍然,围堵而来的人群纷纷倒吸冷气,早前一个个叫嚣得如欢脱野马的人杰纷纷变了脸色,失了心魂。

“好强!”

“这……这么强的威势?”

“他……他他他他他的实力这么强吗?这……这是开窍四重境的修为吗?”

“怎么可能?”

一个个人杰傻了眼,慌了神,惊恐交加。

这一刻,他们才恍然大悟,自己冒失前来,捏的不是软柿子,而是撞了座大山。

我的妈呀,早知道他有这样的实力,打死我也不敢来啊!

不少人心生悔意,仓皇交加。

“不怕死的就上来!”

别苑门前,孙逸沉脸而立,扫视众人,漠然断喝。

全场死寂,无人再敢应声。

【作者题外话】:粉丝群:319257557~加群请输入本书任意角色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