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五章 八方皆惊/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声断喝,凌压全场,数千人噤若寒蝉,不敢吱声。

这份威势,震动八方,惊骇了许多人杰天骄。

如此实力,哪里是寻常的开窍四重境?

这般修为,根本就不应该出现在南院黄级班。

被坑了!

这根本就不是软柿子,而是一块硬铁。

果然,胆敢强杀邹氏子弟的人物,岂是寻常之辈。

别苑前,被镇压下来的数千人杰心思惶惶,忐忑难安。

他们居然自不量力的前来找死,更是大言不惭,刺激这样的人物。

妈呀,早知道如此,就算借他百八十个胆也不敢来啊。

许多人心生悔恨,恨不能以头抢地。

众人杰纷纷畏缩,胆颤心惊,战战兢兢,瘫坐在地,满脸畏惧的凝望着孙逸。

没有孙逸应允,他们甚至都不敢贸然起身,连逃跑的念头都不敢升腾。

孙逸表露的威势太强了,险些压垮他们的肝胆,吓破他们的心脏。

别苑门前,孙逸沉脸而立,环视众人杰,漠然的眼神煞气升腾,如同凶狞的猛兽,看得不少人颈脖发凉,浑身寒颤。

所幸,孙逸一直没有动手,让不少人心存侥幸。

良久,终于,在不少人心思惶恐交加,将要崩溃时,孙逸挥了挥手,收敛了气息。

“下次想要捏软柿子,记得把眼睛擦亮点。滚吧!”

孙逸没有跟这些人计较,只是威慑了一番,便放任他们离去了。

一群自不量力的家伙,心性贪婪之辈,妄图走捷径,讨好他人的无能之徒,杀与不杀,都没什么影响。

听着孙逸的呵斥,一群人如蒙大赦,顿时哗然躁动,慌不迭从地上爬起来,跌跌撞撞的仓皇离去。

一个个头也不敢回,步履紊乱,如丧家之犬而去。

须臾间,别苑前空旷下来,空无一人。

孙逸站在别苑前,平静地灌了口酒,眼角余光扫了一眼四周,然后转身离去。

而在四周远处,走廊中,凉亭下,隔墙上,一道道人影矗立,徘徊周围。

这些人皆是修为有成,资质卓绝的天骄俊彦,实力远在早前数千人之上。

甚至,不乏一些开窍九重境的高手,藏在暗中围观,窥探孙逸的能力。

毫无疑问,邹氏的悬赏,让不少天骄俊彦动心,妄图斩杀孙逸。

但是,这些人都是聪明人,不曾争先恐后,都在观望。

他们不是傻子,都十分清楚,能让邹氏绞尽脑汁,大费周章对付的人,岂是寻常之辈?

听闻左帅樊明宏对孙逸十分重视,就更足以证明这点。

寻常人物,岂能入得了一代宗师人物的法眼?

心怀歹意的人,不乏少数,明里暗里开始彻查,搜寻有关孙逸的事迹,前来综合判断孙逸的实力。

以至于,除了最先的一批出头鸟贸然冲动外,便鲜有真正的高手强势出手。

都在观望,都在窥探。

一处走廊中,陈宇和罗希赶了过来,站在远方,将孙逸盖压群英的场面尽收眼底,看得清楚明白。

陈宇目睹,双拳下意识紧攥,冷漠的脸色更显沉重。

果然是他!

没想到数月不见,这家伙的实力竟然增长这么快,已经具备这样的威势。

若说谁对孙逸的实力最了解,军武学院内,陈宇算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人。

毕竟,当初孙逸初开眼窍时,陈宇便曾屡次凌压他。

最终在一次又一次的斗争中,目睹着孙逸步步崛起,到最后与他分庭抗礼,不输下风。

如今修为更进一步,其实力如何,陈宇都是无从掂量。

“有意思!倒是挺有意思的家伙。”

罗希搓了搓手,低声轻笑,看那架势,显然有动手掂量的心思。

陈宇眉头微皱,冷然道:“你别乱来!”

罗希嘿嘿一笑,扭头看向陈宇,道:“怎么?你不打算出手吗?”

陈宇默然不语,深深地看了孙逸一眼,随即转身即走。

罗希见状,眉头微挑,眼中闪过一丝讶异。

这家伙的表现,有些反常。

该不会,不是对手吧?

罗希暗暗猜测,想到这点,嘴角微翘,不禁流露出几分玩味。

若是他的猜测为真,那么,这次怕是有好戏看了。

连陈宇都不是对手的人物,偌大学院,会有几人与之抗衡?

嘿,恐怕会有场大屠杀呢。

罗希暗暗低笑,喜闻乐见,很高兴看到人族内讧,自相残杀。

时渐推移,日落西山,夜幕降临。

一则消息传扬开来,孙逸的种种事迹被曝光出来。

“孙逸,荣城孙家世子,十七岁,开窍四重境修为,觉醒一星神相,曾背负废物之名十余年,名动荣城……”

这则消息传出,很快便如旋风般传扬出去,迅速扩散学院。

须臾,便引发阵阵喧哗。

“什么?他觉醒的一星神相?怎么可能?一星神相的资质,能有这样的威势?”

“一星神相的资质,怎么能够以开窍四重境的修为,凌压下数以千计的同阶人杰?”

“传闻是假的吧?这么明显的漏洞,分明就是谣言!”

种种争论,此起彼伏,学院一片喧嚣。

“神相虽然可以代表着个人天赋与资质,但是,却未必跟个人实力有关,更多的乃是预示未来潜质。”

“孙逸的神相品级虽低,但不代表其实力就会低。这更可能预示的是其潜力有限,未必长远。”

“不错,神相品级越高,修炼潜力越大,但这并不代表绝对。在真正的强者人物眼中,更注重的乃是后天的刻苦修炼,先天天赋只是起步优越别人,不代表成就就会高于他人。”

“此话不假,须知,众神中,就有几位觉醒的神相仅是三星呢。”

“不错不错!高品级神相,只能锦上添花,为强者增添几分殊荣。”

很快,各种反驳声相继泛起,纠正着那些以神相定高低的言辞。

“不得了,不得了!大消息!大消息啊!”

“出什么事了?”

“孙逸的事迹,远不止如此!这家伙曾出没黑曜城,从黑曜城崛起,一路高歌猛进,横对黑曜城众天骄,不落下风。”

“什么?他还有这样的本事?”

“我的天呐,这个孙逸真不简单,竟有如此事迹!连神城天骄都奈何不得他。这到底是他的实力太强悍,还是神城天骄太废物?”

“哼,神城天骄会是废物?你怕是孤陋寡闻吧?这次学院开设,黑曜城就有好多天骄前来报名,几乎都进入了北院天级班。”

“我曾耳闻,黑曜城有位梦公子,乃是该城千年难遇的绝代天骄。据神殿评价,有望在二十五岁前晋升聚神境。”

“嘶,二十五岁晋升聚神境?我的妈呀,这样的资质,谁敢说废物?”

“远不止如此呢,还有,一位绰号狂刀的人,实力不输这位梦公子。论声威,甚至远在这位梦公子之上。”

“我的妈呀,黑曜城有这样的天骄人物,竟然都无法压下孙逸的风头?那……那孙逸的能耐,得有多强?”

一时间,流言四起,各方天骄,各路人杰纷纷惊哗,骇然欲绝。

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

查出来的结果,险些没惊破他们的肝胆。

看起来平平无奇的家伙,竟然有这样的声名?

不少人心底震颤,思绪纷飞。

那些早前还意图掂量一番,杀人取赏的人物,不少都是烟消息股,打消了念头。

而一些自忖实力无双,资质卓绝的天骄人物,也都是按耐住了冲动,不敢再轻举妄动。

若是传闻不假,孙逸恐怕不好应付。

且容他人再去掂量掂量。

种种消息,被曝光出来,传遍学院,引发广泛关注。

但是,孙逸的事迹远不止如此。

很快,后续各种传闻,被陆续曝光。

“听说了吗?这个孙逸在边关还留下赫赫声名呢,援救伤残,独战异族投矛手,火烧异族后勤储备,迫退异族大军,立下过赫赫战功呢。”

“那家伙看起来平平无奇,据传,在边关军队担任有千夫长职务呢!”

“这家伙之所以和邹氏结怨,便是在边关战线,当着十余万将士的面,强势斩杀了邹氏三杰的邹子俊。”

“我的妈呀,他……他他他胆子这么大?竟敢杀邹子俊?”

“难怪,难怪敢在学院内强势斩杀邹子奇,这他妈早就开了杀戒的,不是第一次的生手啊!”

“嘶,他杀了邹氏三杰的邹子俊,竟然还活到了现在?不得了!不得了!”

“嗤,若非左帅庇护,此子早死了。据悉,邹氏三杰的血屠夫邹子英,曾屡次算计,只可惜被左帅阻拦,未曾得手,否则,岂容他活命!”

“左帅为何如此重视他?不惜得罪邹氏。”

“这个……我听说,孙逸好像是咒师。”

“咒师啊?原来如此,一位咒师,倒是值得重视培养。”

“不过,若是寻常咒师,恐怕也不值得左帅如此劳心劳力,费尽心思吧?毕竟,孙逸得罪的可是邹氏,根本不是左帅可以抗衡的。”

“嘿,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吧?孙逸可不是寻常咒师。据悉,疑是人族有史以来,最杰出的咒师。”

“嘶,有这么夸张?如何个杰出法?”

“有传闻称,孙逸疑是集符咒、印咒、言咒于一身的全系咒师。”

“哗!”

“怎么可能?”

霍然,无数人杰震惊,骇然欲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