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八章 嫁祸/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丁长文死了,死在被孙逸俘虏的当晚。

据悉,在死前,丁长文已经将‘焚天煮海’这部秘术交予了孙逸。

于是乎,一则流言沸腾,以旋风般的速度迅速传遍学院,并向着学院外弥漫开去。

一时间,内外震动,世人哗然。

不少人都是瞪大眼睛,骇然惊绝,议论纷纷。

“不会吧?孙逸刚得到仙术,丁长文就死了?”

“怎么会这么巧啊?孙逸居然这样做?”

“是孙逸杀人报复?他居然这样小肚鸡肠吗?”

“我的天呐,怎么会这样?孙逸居然是这样言而无信的人?他可是已经向丁家提出交涉条件了的啊。”

“万万没想到啊,孙逸居然是这样的人,出尔反尔。”

许多人震骇绝伦,凭着一条流言纷纷揣测起来。

皆都下意识认为,是孙逸得到仙术后杀人报复。

一时间,孙逸的人品、德性、信誉等皆受到严重质疑。

“竟然想不到,孙逸是这样的人,真是枉费我看好他了。”

“言而无信,出尔反尔的卑劣小人,真是耻与他为伍!”

“这种人居然也会进学院?学院高层真是瞎了眼吗?”

“开除他!必须开除他!这种人待在此地,简直是对我们的侮辱!”

“对,必须开除他!”

“开除孙逸!”

流言纷飞,紧接着,一股轰动迅速窜起,传遍学院。

轰动不断扩散,引起许多天骄人杰的响应,在学院掀起了浩瀚风暴。

更有人直接向高层谏言,围堵高层住处,联名上访,请求学院高层主持‘公道’,开除孙逸。

这股风暴来得十分迅猛,并且猝不及防,让得不少中立者都是讶然。

柳如龙等故人得知消息,都是脸色剧变,难以从容。

樊明宏得到消息,更也是神情微变,瞳孔微缩,察觉到棘手。

毫无疑问,丁长文的死,影响深远。

这是孙逸的第一个俘虏,却在孙逸的俘虏下被杀。

并且,孙逸还处在风口浪尖上,被邹氏盯梢,处处针对的时候。

毋庸置疑,这种时候,孙逸但凡出现丝毫差错,都会被邹氏逮住机会,往死里搞。

所以,丁长文的死,被掀起风暴,引发激烈震荡。

流言升腾,风暴酝酿,樊明宏焦急时,被总领事传讯,召唤而去。

一时间,学院高层汇集,再次聚议。

而在学院内,各大院落议论声,争执声,此起彼伏,沸腾不绝。

……

南院,宿苑。

孙逸宿苑内,人群拥堵,指指点点,高谈阔论。

孔文耀一脸愤怒,与憎恨惋惜,凝视着孙逸,杀意滔滔。

孙逸倍感头疼,一颗心沉入谷底,感觉到了风波诡谲的气息。

今晚一切,是精密算计,还是机缘巧合?

被人袭杀,被人伏击,结果丁长文殒命,接连起来看,难保孙逸不多想。

他开始怀疑,有人故意调虎离山,真正的目的,是为了杀丁长文,嫁祸他。

“邹氏!”

毫无疑问,这种算计下,最得利的是邹氏。

孙逸已经耳闻,并且听到了周围的种种议论,以及流言蜚语。

不少人都主张开除他。

若是他被学院开除,离开了学院,那么,邹氏无疑更方便杀他。

那样,将再无顾忌,没有约束,邹氏足够以强大手段碾杀他。

“这么急躁了吗?”

邹氏想他死的心思,还真是越来越坚定呢。

孙逸心头也是升腾着火焰,被人嫁祸,没谁能够镇静。

“孙逸,长文兄都已经将仙术交予你了,为何你还要杀他?”

孔文耀双拳紧攥,体内元力汹涌,瞪着孙逸喝问:“当初你说过,要善待长文兄,为何要如此出尔反尔?为何?”

“我已经传讯丁家,丁家已经答应你的条件,托我转告你,三天内,会凑齐百万功勋,前来赎人。为何,你要如此狠毒,出尔反尔?”

“为什么?孙逸,你个小人!枉我孔文耀觉得你是好汉豪杰,在丁家面前为你说尽好话,促成你们和解。我竟没想到,会害了长文兄!”

孔文耀扼腕叹息,满脸悲痛。

孙逸见状,很无奈,他想解释,但是孔文耀情绪激动,根本不听。

“仙术在哪?交出仙术!”

孔文耀厉声喝道:“将长文兄的仙术,归还丁家。”

孙逸闻言,眉头皱了起来,不由审视起孔文耀。

孔文耀这样的要求,让孙逸心生警惕。

如今丁长文之死,还有很多谜团。

谁杀了他?

谁希望丁长文死?

杀丁长文的目的,只是单纯的嫁祸自己吗?

下手之人,会不会有其他目的?

或者,贪图丁长文的秘术?

孙逸思绪纷飞,忍不住揣测纷纷。

秘术的价值,实在太高了,法身高人都要动心。

学院鱼龙混杂,难保没有人心生贪婪,为之动手。

毕竟,丁长文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孙逸封锁了元力,沦为了毫无修为的普通人。

只要稍微壮实点的人,都可以威逼丁长文。

所以,孙逸不禁脑洞大开,暗自揣测,会不会有人从丁长文口中逼出了秘术的修炼法诀,从而杀人灭口呢?

若是这个猜测成真,那么,学院所有人,都有嫌疑。

囊括,面前这个为丁长文叫屈,主持正义的孔文耀。

知人知面不知心,真相不曾揭露前,谁也不知道谁的心思如何。

所以,孙逸看向孔文耀的眼神,开始有了审视。

“孙逸,交出秘术,归还丁家!”

孔文耀一脸愤慨,瞪着孙逸怒啸。

一身元力沸腾,煞气沉沉,那般架势,一言不合就要动手。

孔文耀的修为与丁长文在伯仲之间,但是,气息似乎更加雄浑强悍。

孙逸眉头皱起,审视着孔文耀,道:“我说过,我没杀丁长文。”

“放屁!长文兄就死在你的宿苑内,众目睽睽,岂容你抵赖。”孔文耀怒斥。

“死在我的宿苑内,就是我杀的人吗?”

孙逸嗤笑:“入夜时,我被人暗杀引走,离开了学院。前后一共有一个半时辰的空闲,宿苑内只剩丁长文一人。这段时间,具体发生了什么,谁又知道?”

“胡言!”孔文耀显然不信。

“胡言吗?”

孙逸淡然道:“我曾怒啸,相信不少人听到过动静,我一路从南院追到西院,最终从西院离开,一路追至南城。曾与暗杀者交手,被人伏击。”

“若是诸位有不信的,大可赶去南城一探究竟,那片街道,还有废墟尚在。”

孙逸意图证明自身清白,撇清与丁长文之死的关系。

但是,说服力不够,很多人都不信。

或者说,暗中有人故意搅混水,在煽动人心,推波助澜。

“难保那不是你声东击西的手段!”

人群中,有人放言,斥责孙逸。

孙逸猛地扭头,看向放言者,脸色骤冷,煞气外放。

“你想煽动人心?故意抹黑我吗?”孙逸杀意一闪而逝。

结果那人根本不惧,反倒昂首挺胸,厉声斥道:“怎么?被我说中了心思,你想杀人灭口吗?”

“你……”

对方肆无忌惮,抓住孙逸痛脚,很张扬,浑然不惧。

即便孙逸,都是无语驳斥。

若是他真的动手,将会真的坐实他杀人灭口,声东击西的‘真相’。

混蛋!

若是此时孙逸还看不出来有人在算计他的话,那他就真的愚蠢了。

只是,算计者是谁?

邹氏吗?

恐怕脱不了干系。

但是,眼前的孔文耀,似乎也很有嫌疑。

总之,几乎学院每个人,都存在嫌疑。

秘术的诱惑力,太大了。

必须查清楚,还自己清白。

“还来秘术!”

孔文耀怒喝,体内元力沸腾,手中出现了一支判官笔。

孙逸漠然看着孔文耀,冷声道:“丁长文之死,我表示惋惜。但目前真相未明之前,任何人都别妄动,包括你孔文耀。”

“至于秘术,我不否认我得到了,但是,这是我应得的。至于归还,那就不要想了,没那可能。”

孙逸气息外放,浑然不惧孔文耀。

“果然,孙逸,你个小人,暗藏狼子野心!”

孔文耀闻言,却是两眼圆睁,煞气蒸腾。

“既然如此,那就为长文兄陪葬!”

孔文耀怒啸而动,手中判官笔闪烁光辉,元力灌溉,他提笔书写。

“横戈九霄戮青天,血染枯海斩情缘。再无他心分两事,睥睨万族傲九天。”

笔走龙蛇,一个个光芒大盛的篆体大字凭空显化,散发着一种铁马金戈的气势。

字体膨胀,轰然爆开,化作漫天血海。

血海升腾,翻滚汹涌,煞气腾腾。

血海深处,一道朦胧人影踏浪而起,披金带甲,提着一把战戈,掀起海啸狂潮,朝着孙逸劈杀了过来。

血海现,人影动,煞气涌,整片宿苑区都掀起长啸声,似有无尽英魂,天地生灵嘶吼咆哮。

声威动天地,凌压八方。

周围拥堵的人群,纷纷脸色剧变,骇然失声。

“嘶!”

不少人都是倒吸冷气,心神颤栗,如被无尽鬼魂附身,虎视眈眈一样。

“这是什么手段?”

“好强!好诡异!”

“此人之威势,犹胜丁长文啊!”

许多人震骇,惊呼交加。

孙逸都是瞳孔微缩,脸色微凝。

“文道修炼者?”

孙逸目绽精光,一脸震动。

大道三千,远不止武道一种。

武道之外,咒道、丹道、阵道、器道、魔道等数之不尽。

其中,值得一提的,还有文道。

【作者题外话】:粉丝群:319257557~加群请输入本书任意角色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