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九章 文武争锋/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古有两法,史称文武。

指的,则是文武两道。

在孙逸前世时代,文道十分昌盛,是仅次武道的修炼之道。

其声名,远在丹道之流上。

只是,如今时隔一千八百年,文道却没落了。

据悉,自千年前异族入侵,人族文明受到严重摧毁,文道修炼法普遍流逝,故而没落。

没想到,眼前居然出现了一位,并且,造诣不浅。

孔文耀提笔书写,一句句文字,化作血海汹涌,压盖虚空,凌压八方。

血海深处,一道朦胧人影踏浪而起,披金带甲,手提战戈,朝着孙逸劈杀过来。

气势威武,杀意浓烈,凶狠滔天。

那般威势,宛如千军万马,迎面奔腾,冲杀而至。

那道朦胧人影,像是百战不败,神勇无双的战将一样。

战戈锋锐,气势威武,让得孙逸都是感受到了威胁。

文道,涉及广泛,修炼驳杂,牵涉极深。

相较之而言,比武道更具奥妙。

孔文耀乃是文道修炼者,且造诣极深,这一击之下,暗合天地大势。

隐隐间,孙逸感觉到有些许聚神境的威势。

好强的手段!

文道修炼者,果然了得!

孙逸不敢怠慢,抽身狂退,避开了朦胧人影的铁血杀戮。

但是,对方并不退避,持续杀来,掀起血腥气息浓郁至极的罡风,扑面而来。

孙逸瞳孔微缩,当即施展《强身诀》与《金刚印》,《斗字印》同时运转,将力量提升到巅峰。

“滚!”

《雷言诀》暴喝,声雷滚滚,狂风呼啸,想要掀翻铁血身影。

但是,血浪汹涌,滔天打落,直接与声雷碰撞,双双爆开。

虚空塌缩,掀起一股股漩涡,散发着凛冽之势。

孙逸双拳如金刚捣杵,与铁血身影碰撞,噗的一下,打爆战戈,轰进身影胸膛。

血浪爆开,炸成漫天血雾,铁血身影也被打得崩溃,狂啸着炸成粉碎。

但是,孙逸还没来得及高兴。

血浪翻腾,汹涌澎湃,深处,一道铁血身影再次踏浪而起,一如先前,披金带甲,手提战戈,朝他劈杀而来。

“嘶!”

围观者纷纷倒吸冷气,顿觉诡异。

孙逸再次动身,打爆血浪,打碎人影。

结果,血浪腾涌,人影再起,似乎源源不尽。

孙逸都是变了脸色,察觉到了诡异。

这般状况,无疑很糟糕。

若是血浪不灭,人影不殒,他将被钳制在此。

《明识诀》加持,孙逸看透本质,随即毫不犹疑的施展开刚刚获得的秘术‘焚天煮海’。

秘术运转,孙逸肌肤开始通红,体内血液迅速沸腾,渐渐滚烫。

周围温度急剧飙涨,开始蹿燃起一簇簇火焰。

火焰交融,化作一片赤霞火海。

火海不断扩散,朝着血浪汹涌而去。

“轰隆!”

双双交汇,发生大爆炸,虚空塌缩,掀起狂风漩涡。

紧接着,火焰沸腾,覆盖血浪,熊熊燃烧。

那道踏浪而起的铁血人影,都被火焰包裹,焚烧得厉声长啸。

有效!

秘术果然了得,焚灭天地万物,无物可阻。

“哼!”

但是,孔文耀面色不变,冷哼一声,再次提笔书写。

“举剑凌天舞,雨中蹒跚步。不知情与泪,何言苍天哭。”

笔走龙蛇,横竖撇捺,宛如铁戟银钩,充满凛冽感。

字体膨胀,迅速炸开,光芒大盛。

顿时,人们看到,虚空浮现出一道人影,身穿长袍,手提利剑,凌天而起。

人影舞剑,剑势凌厉,漫天都是弥漫开滔滔剑气,撕裂苍穹云霄。

骤然,天降大雨,滂沱如瓢泼。

雨滴如瀑,汹涌澎湃,泼向孙逸。

暴雨汹涌,滂沱洒下,周围急剧飙涨的温度受到抑制,徐徐降低。

甚至,燃烧的火焰都被暴雨浇灭,化作青烟,迅速消散。

并且,雨滴饱含剑气,布满锋锐。

雨滴爆开,无穷剑气从中汹涌迸射,斩向四方。

孙逸首当其冲,倍感威胁。

“文道修炼者,果然非同凡响!”

孙逸脸色微凝,不敢撄锋,催动青铜圆盾,挡下了席卷而来的滔天剑气。

一声怒啸,孙逸手托圆盾,横冲直撞,蛮横地朝着孔文耀暴冲而去。

同时,右手取出一枚符咒,抖手撕裂。

轰隆声响,一股龙卷风暴骤然爆开,将漫天暴雨卷起,化作龙卷雨,轰向了孔文耀。

同时,血浪被风暴撕裂,铁血身影被绞成粉碎,彻底失去神威。

风暴与暴雨侵袭,双双交汇,彼此争锋,声威动天地,景象堪称毁灭。

“好强!”

“天呐,这是孙逸的实力吗?刚才那是符咒吗?”

“我的妈呀,孙逸的符咒造诣居然这么高?只怕开窍九重境高手都得有殒命危机吧?”

“那人是谁?竟然可以与孙逸抗衡,他的手段很强悍神奇啊。”

人群惊呼,哗然失声,被眼前景象,以及这场突兀大战震得无以复加。

其精彩程度,远超往日所见所闻。

颇有种,围观聚神境强者大战的趋势。

风暴与暴雨交击,天地风云色变,像是末世灾劫降临一样。

景象恐怖,超护凡响。

但是僵持没有多久,双方纷纷湮灭,难以持续,呼呼崩灭。

孔文耀脸色微凝,提笔再起。

“铁血黄沙夕阳幕,战马悲鸣生死路……”

笔走龙蛇,一句句字词相继浮现,光芒闪烁。

但是,孔文耀还没写完,孙逸却是一跃而起,仗着《轻灵诀》冲进了身前,抬手一指点来。

“定!”

《定身咒》突兀施展,天地如有神威降临,虚空浓缩压抑,孔文耀顿觉一股无形大力束缚而来,让他周身猛地一紧。

霍然,身不能动,口不能言,躯体倍受束缚,迅速僵滞固化。

刹那间,孔文耀保持着提笔书写的姿态,整个人宛如雕塑,僵滞在了原地。

那一个个书写出来的词眼,缺乏后续,最终光芒闪灭,噗的一下炸成漫天荧光,消逝无踪。

孔文耀被镇压,强势压制下来,再难逞威。

孙逸冲上前来,接连两指,封锁了孔文耀的元力。

“哼!”

刚刚锁困住孔文耀的元力,对方猛地一震,便摆脱了《定身咒》的压制。

但是,元力被封锁,再难逞威。

腿脚忍不住发软,孔文耀身躯踉跄,险些摔倒在地。

孙逸漠然凝视着他,灌了口酒,压下了心有余悸,随即道:“我说过,真相未明之前,你最好不要妄动。”

“你杀了长文兄,事实就在眼前,你还想如何遮掩?”

孔文耀喘了口气,看着孙逸厉声呵斥。

“闭嘴!”

孙逸冷喝:“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杀了丁长文的?”

“我……”

孔文耀眉头挑动,无语凝噎。

孙逸漠然审视着孔文耀,道:“我孙逸要杀谁,还不至于遮遮掩掩。邹氏之人,我都敢众目睽睽之下杀掉,何况他区区一介丁长文?”

“你觉得,我遮遮掩掩,怕什么吗?怕丁家报复?还是怕你为友复仇?”

孔文耀闻言,目光闪烁,凝视着孙逸,一语不发。

孙逸所言,很有道理,曾经也驳斥过丁长文。

虽然有些狂悖,但毫无疑问,道理无可驳斥。

孙逸要杀丁长文,真不需要遮遮掩掩,反而为自己惹来一身骚。

这从根本上,站不住脚跟。

“若你没杀长文兄,那么,凶手是谁?”

孔文耀冷声质询,他暂时信了孙逸的解释。

孙逸闻言冷哼,“秘术价值,天下稀珍,足够法身高人动心。偌大学院,鱼龙混杂,难保没有心生贪婪之辈。可以说,学院之内,任何学员,以及学院高层,都有出手可能。”

“同样,包括你孔文耀在内,也逃脱不掉嫌疑。”

最终,孙逸将矛头指向孔文耀。

孔文耀脸色微变,瞳孔紧缩,当即叫道:“我没有!我与长文兄八拜之交,曾生死与共,不可能惦记他的秘术。”

“知人知面不知心!”

孙逸灌了口酒,淡淡嗤笑。

“你血口喷人!”

孔文耀顿时气急怒斥。

孙逸不以为意的看着孔文耀,道:“我说过,任何人,都有嫌疑。你只是其中一个,但我并没有确认指责是你。”

“我……”

孔文耀脸色微凝,无言驳斥。

孙逸审视了孔文耀一眼,认真端详,发现对方并没有造作心虚的趋势,渐渐地排除了孔文耀是凶手的可能性。

当然,只是暂时放下怀疑,不会真的放下戒备。

现在,孙逸信不过任何人。

如今处境,孙逸需要盟友,一起去找出背后真凶。

否则,黑锅被他背负,他将处境危险。

也许,邹氏力推,人心不平,学院真有可能将他逐出学院。

到时候,邹氏全力倾轧,孙逸即便不惧,却也难以安宁。

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愿与邹氏鼎立对峙。

毕竟,他的修为太低,仗着黑狗之威,未必是好事。

所以,孙逸准备劝动孔文耀,与他一起联手。

思及于此,孙逸看着孔文耀道:“若你真的视丁长文为友,并对他的死感到愤怒和惋惜的话。那么,我希望你与我一起联手,查出背后真凶,让丁长文瞑目。”

孔文耀眉头紧皱,死死地盯着孙逸,似乎想要看透孙逸的心思,看穿孙逸的虚伪嘴脸。

只是,孙逸很坦诚,没有心虚怯弱。

最终,孔文耀渐渐信了几分,思量下颌首。

“我希望,真凶不是你。否则,即便九死无生,我孔文耀定也要杀了你,为长文兄报仇雪恨!”

孔文耀漠然地看了孙逸一眼,随即抱起丁长文的尸身,转身离开了孙逸的宿苑。

【作者题外话】:粉丝群:319257557~加群请输入本书任意角色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