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章 风云诡谲/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北院,宿苑。

邹子英居住处,杜无常一片欣喜,拍手称赞,不住叫好。

丁长文的死,引发一片风波,掀起一波狂潮,席卷学院内外。

孙逸如今再次沦落至风口浪尖,成为众矢之的。

许多学员联名上访,要求学院开除孙逸。

毕竟,丁长文被孙逸俘虏,结果被杀,孙逸难辞其咎。

一旦孙逸被开除,就将没了庇护,邹氏想要铲除他,便再无顾忌。

当初约法三章可是早有提过,即便樊明宏都无法反驳,拦不住。

杜无常得知消息,欢天喜地,喜不自禁。

“子英兄,这手高啊,真是高!”

杜无常冲着邹子英竖起了大拇指,忍不住称赞。

这种手段,足以将孙逸逼到绝境,堪称釜底抽薪。

邹子英闻言,抿了口酒,却是不住苦笑,一脸无奈。

杜无常见状,眉头挑动,不禁疑惑:“子英兄怎么了?计谋如此成功,为何看起来闷闷不乐?”

邹子英斟满酒,一饮而尽,这才扭头看向杜无常,反问道:“无常兄弟也以为,这手段出自愚兄之手?”

“怎么?不是吗?”

杜无常一脸讶异,学院之内,除了邹氏,还有人想搞死孙逸吗?

邹子英无声摇头,斟满酒,一饮而尽,道:“愚兄也很好奇,到底是谁,导演了这场戏。”

“有意思,学院之内,还有谁跟孙逸有大仇大恨?竟然这么想要孙逸死?”

杜无常端起酒杯抿了口,一脸惊疑,但很快就释然,道:“管他呢,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手段玩得高,能将孙逸逼到绝境,我们又何必去管顾幕后凶手是谁呢?”

邹子英却是抿嘴淡笑,眼神有些阴郁,道:“这种局势,对邹氏无疑是不错的。只是,愚兄很讨厌,被人当刀使啊。”

不只是被当了刀,莫名奇妙的还背了个黑锅。

毫无疑问,丁长文被杀,孙逸声名尽毁,渐入绝境,邹氏必然要坐收渔翁之利。

自然而然,但凡聪明的人,都会第一时间想到,幕后真凶是邹氏,或跟邹氏有关。

毕竟,邹氏想杀死孙逸的心思,路人皆知。

幕后真凶无疑看透了这点,所以,暗杀掉丁长文,嫁祸邹氏,借邹氏之刀,杀孙逸。

这手段,缜密不漏,难以查缺。

所以,邹子英很不爽,心底有些膈应。

邹氏想杀孙逸不假,但这样被人嫁祸,难免有被利用的嫌疑。

邹氏何等强大?

岂能坐视宵小利用?

所以,邹子英很恼怒,对幕后真凶也很厌恶。

但是,邹氏却只有吃哑巴亏。

毕竟,邹氏先前有悬赏,诱人对孙逸出手。

不说邹氏辩解,会不会有人信。

就算辩解了,恐怕也会让人寒心。

以后,谁还敢在乎邹氏悬赏?谁还敢去交好邹氏?

人家帮你除掉孙逸,帮你将孙逸逼往绝境都不感激,还出来澄清黑白,贼喊贼捉,谁还敢偏帮?

所以,邹氏注定必须吃哑巴亏。

这也是邹子英恼火之处,觉得憋屈。

杜无常心思转动,察觉到这点,心领神会。

“要不,我们暗查下去?暗中揪出凶手?”

杜无常谏言,提出想法。

邹子英沉思了下,灌了杯酒,才漠然颌首:“试试吧,不要走漏风声。”

这种时候,邹氏不便发布声明,只有暗查真凶。

并且,这场风波,明面上还是孙逸杀的人,大多数人的注意力还是在孙逸身上。

邹氏若是这时候跳出来,必然会吸引注意力,反而会为孙逸减轻压力。

得不偿失!

所以,邹氏只有沉默,哑巴亏是吃定了。

邹子英默默地灌了杯酒,随即提醒杜无常道:“若是要查的话,可以从今晚暗杀孙逸的踪迹入局。”

孙逸被暗杀的动静,传出去很远,不少人都听到过。

只是,对方具体身份,无人得知。

与孙逸是不是同伙,谁知道呢?

反正从这点入局,应该更容易找出蛛丝马迹。

二人商讨,策划着具体细节。

与此同时,北院另一片宿苑区。

陈宇和罗希早已返回了住处,回到了厢房。

宿苑灯火通明,众人皆没入睡,全都被惊醒。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众学员早已没了睡意。

此刻皆都围坐在宿苑内,议论着这起事件。

众说纷纭,各抒己见,聊得不亦乐乎。

罗希和陈宇在阴影处,依靠着门墙,饶有兴趣的听着众学员议论。

得知风声,罗希不由抿嘴笑了起来,一脸称赞的看向了陈宇。

大拇指竖起,给陈宇点了个赞。

陈宇漠然的眼神看了罗希一眼,岂会不知道罗希的意思。

他哼了声,漠然道:“不是我。”

“嗯?”

罗希眉头一挑,一脸懵逼:“不是你杀的?”

陈宇漠然望天,淡淡道:“我若要杀人,不至于遮遮掩掩。”

这……

罗希一脸错愕,那真凶是谁?

他一直以为,杀丁长文的幕后真凶是陈宇。

毕竟,陈宇和孙逸有大仇,恨不能孙逸死。

自己引走孙逸,陈宇杀丁长文,嫁祸孙逸,乃是完美计划。

谁知道,陈宇压根儿没动手。

“还有人想搞死他啊?”

罗希摩挲着下巴,做出沉思状。

局势愈发扑朔迷离,幕后真凶石沉大海,隐秘无踪。

陈宇抱膀在旁,一脸冷酷,漠然道:“也未必是与孙逸有仇之人。”

“此话怎讲?”罗希疑惑的看向陈宇。

“秘术!”

陈宇淡淡地看了罗希一眼,漠然解释。

罗希眉头挑动,瞬间明悟了过来。

秘术的价值,法身高人都要怦然心动。

丁长文掌握秘术,无疑是身怀重宝。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这是人族自古以来不变的真理,丁长文之死,也许不是什么仇杀,纯粹就是杀人越货,贪婪所致。

若是如此,似乎也说得通。

逼问丁长文,索要秘术,成与不成,都得杀人灭口。

适逢其会,孙逸抓了丁长文做俘虏。

所以,丁长文之死,就难免与孙逸脱不了干系。

如此说起来,孙逸还有可能是背了黑锅。

“有意思,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罗希眼冒精芒,浮现起兴趣之色。

……

南院,孙逸住处。

拥堵的人群渐渐散去,被孙逸驱离。

孙逸独坐宿苑内,脸色深沉,喝着寡酒。

他在思索,回忆事情关键,觉得这起事件风云诡谲,可疑点太多。

他在判别,谁人的可疑性更大。

这起事件若是解释不明白,无法澄清,孙逸的声名就将彻底臭掉。

他倒是不怕被开除学院,也不怕邹氏报复,但是,声名尽丧,却是万万不能的。

倒不是孙逸看重声名,而是平白无故受此冤屈,又无处宣泄,孙逸没法咽下这口恶气。

不蒸馒头争口气!

人活着,总归有点必争的东西。

所以,这样背黑锅,遭人嫁祸,孙逸岂能坐视不理?

必须揪出真凶,杀之解恨。

“哐当!”

宿苑外,姜浩等人闯了进来。

得知消息,他们第一时间聚集,赶来询问。

“兄弟,咋回事啊?什么情况?好端端的,丁长文咋就死了呢?”

姜浩虽胖,但却是第一个窜进宿苑,咋咋呼呼的询问。

姜浩身后,柳如龙、柳茹嫣、赫连杰、林毅、林妙依和绿萝皆都来齐了。

故友重逢,再次聚在一起。

孙逸灌了口酒,一脸凝重,道:“我被人陷害了。”

“谁?是谁?哪个王八蛋?草,小爷弄死他去!”姜浩挑眉怒问。

“我也想知道。”

孙逸无奈的看了姜浩一眼,道:“对手蛰伏手段很高,我差点着道,被其得逞。”

“对方踪迹暴露后,我便追了出去,对方一路逃出了学院,转去了南城。我虽一路穷追,但可惜,没看出对方容貌。对方气息诡异,我没法看透。”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对方不是一个人,应该是两人,乃至三人以上。”

孙逸将被伏击的过程讲述了一遍,引起了众人重视。

“当我伤愈返回后,就发现丁长文死了,许多人都拥堵了周围。”

孙逸灌了口酒,道出结局,引发众人深思。

“邹氏吗?”

姜浩眼睛眯成一条缝,疑问道。

“应该不是!”

孙逸摇摇头,解释道:“暗杀和伏击我的人,实力都很强,绝对在开窍境巅峰。任何一人,都足以让我感到棘手。但对方并不与我纠缠,这跟邹氏心迹不符。”

最开始时,孙逸也怀疑过邹氏,但仔细思索细节,发现对方行径不符合邹氏心迹。

若是邹氏的话,在他追出学院后,就应该展开围杀,直接镇杀他了,何必多此一举,陷害他呢?

“那会是谁呢?”

姜浩一脸惊异,摸不着头脑。

“难道是……秘术?”

柳如龙脸无笑容,被凝重取代。

众人沉默,皆未反驳。

这个可能性,孙逸想过,并且,觉得可能性最大。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丁长文身怀秘术,价值无双,足以让人心生贪婪。

于是,趁孙逸不在,前来逼问。

未防暴露身份,不论成与不成,都会杀人灭口。

这也是最初孙逸怀疑孔文耀的原因。

“哐当!”

而在此时,宿苑外传来脚步声,紧接着一批金甲侍卫刀兵霍霍,冲进了宿苑。

“孙逸在哪儿?”

为首一人,面貌漠然,环视众人,冷声喝问。

众人纷纷转身,孙逸在柳如龙等簇拥下徐徐起身,一脸戒备的凝视着金甲侍卫。

“带走!”

看到孙逸,为首侍卫大手一挥,漠然喝令。

【作者题外话】:书评区招打字的广告都是骗人的,单价比我都高,要是真的,我早不写书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