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四章 以命抵命/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位宗师辩驳,针尖对麦芒,互不相让,争执激烈。

大堂氛围,都显得紧张,剑弩拔张。

虚空都有风雷蕴育,压抑翻滚,似乎随时都要迸发,爆开惊天‘动’荡。

各大高层皆都默不作声,不好参与。

二人的态度,显而易见,贸然插入,很可能引火烧身。

赵忠仁坐在上位,面目漠然,一派深沉,不显情绪。

默默地看着二人争吵半晌,争端激烈,渐有失控的趋势,终于哼了声。

闷雷滚滚,风云跌宕,大堂虚空轰鸣,所有人都如遭雷击,震耳欲聋,有种神魂都要离体的感受。

霍然,樊明宏和邹明泉气焰一滞,顿时收敛了心绪,默不作声的退了回去。

毫无疑问,二人的争吵,让赵忠仁很不满。

这种时候,他们的争吵根本无济于事,只会让局势更加扑朔迷离,愈发难以解决。

“此事,二位就不必参言了。”

赵忠仁淡淡地告诫了一声,语气平淡漠然,却透着不容置疑的态度。

樊明宏和邹明泉对视一眼,皆都默不作声,噤若寒蝉,不敢驳斥。

无可奈何,只得坐回原位,保持缄默。

赵忠仁发话,无人敢反驳。

即便邹氏底蕴深厚,却也不敢无视赵忠仁的威势。

邹明泉坐回原位,倒是古井无波,不显颓丧。

他微微扭头,看了一眼首位的右帅寇准,眼中神色闪烁,递了一个眼神。

寇准视而不见,假做未觉,只是微不可察的点了点头。

“墨老,请继续!”

赵忠仁这时发话,示意墨文青。

墨文青微微颌首,随即又看向孙逸,问道:“丁长文之死,诡异颇多,但一切矛盾都指向你,你若无证据证明自身,恐怕你的一切言辞,都将难以获得认可。”

“要证据,我没有!”

孙逸摇头,平静回答。

“若无证据,那杀人罪,你便需要担当!”墨文青如实告诫。

“为何?”

孙逸淡然抬头,迎视着墨文青反问:“我与邹氏约法三章,学院内,开窍境学员,皆可挑战我,甚至杀我。一旦挑战,都将生死不休。”

“丁长文主动挑战我,实力不济,殒命乃是理所当然,为何要问我之罪?”

“话虽不错,但你已经提出交涉条件,便算是作废挑战条款。并且,传闻你已经获得丁长文秘术,而丁家也同意赔偿。如今丁长文却死了,你便逃不脱干系,杀人罪自然成立。”墨文青解释道。

孙逸沉默,眉头微皱。

“我没有杀人的理由!”孙逸解释。

“一面之词,不足为凭!”墨文青却是平静摇头,不予同情。

“这么说,没有证据,丁长文之死,就必然落在我头上了?”孙逸眯起了眼睛。

“理论上确实如此!”

墨文青点头应道:“但你若能够找出凶手,也可以洗刷冤屈。”

“凶手?”

孙逸眉头挑动,目光闪烁,计上心头。

他曾有所觉,宿苑内曾有熟悉气息残留。

丁长文之死,对方涉足宿苑,曾残留下些许气息。

孙逸《通幽诀》赋予了极敏锐的嗅觉,对气息十分敏感。

丁长文死后,他返回宿苑,清晰地捕捉到过。

不知道,能不能凭借着这丝气息找出真凶?

孙逸下意识看了一眼满堂高层,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将满堂众人的气息尽收心头。

不是这些人!

这表明出手的真凶,不是学院高层。

也许高层人物不乏觊觎秘术的,只是,不少人碍于身份,没有动手。

那么,出手的,很可能是学员。

外人,是难以进入的。

军武学院开设,众神庙早已被封闭,不许外人随意涉足。

所以,外人入侵,可能性几乎为零。

当初孙逸并不知晓,后来得知丁长文死了,他打听过消息,得知学院封闭,外人根本难以入内。

于是,孙逸推翻了外人侵入杀人的猜测,并且推断,袭杀和伏击他的人,定也是学院学员。

若是凶手是学员,那么,想要找出来,就容易了。

《通幽诀》加持,他可以清晰捕捉对方气息,辨别对方气息,对一切生物气息十分敏感。

只要对方还在学院,那么,只要站在自己面前,定然会无所遁形。

“我可以找出凶手!”

孙逸霍然抬头,目光灼灼的凝视着墨文青道。

“什么?”

霍然,全场大惊,满堂失声。

“茫茫大海,又苦无证据,如何寻找?”

有人质疑,觉得不太可能。

“我自有法门,但需要学院配合!”孙逸说道。

“不要妄言!”

“莫要虚张声势!”

“若无证据,最好不要随意放言!”

有人阻止,觉得孙逸在无的放矢。

墨文青看了赵忠仁一眼,随即看向孙逸道:“孙逸,你可要想清楚,胡言是要付出代价的。”

“我可以立军令状,若是找不出凶手,我愿领罪!”孙逸自信满满。

众人闻言,彼此对视,交头接耳,低语一阵,反驳声渐渐平息。

孙逸都做出了这样的表态,无疑说明了信心。

找得出,皆大欢喜。

找不出,此事也可以告一段落。

无论如何,众人都找不出反驳的理由。

“说说你的想法!”

墨文青颌首示意。

孙逸将自己的猜想讲了一遍,随即解释道:“只要学院召集所有学员,一个不落,我自会辨明,真凶人手。”

此话一出,引发一片喧呼。

“未免太小题大做了吧?”

“这样大动干戈,恐带来不利影响。”

“不错,劳师动众,恐怕会引起公愤。”

不少人质疑,觉得孙逸要求太高。

“当初伏杀我的人,其气息,我十分熟悉,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若是再见,我必然可以一眼认出。”孙逸解释道。

“笑话,你说有人伏杀,便真的有人伏杀吗?”有人嗤笑,质疑孙逸。

孙逸漠然的看了那人一眼,冷声道:“我孙逸若要杀人,不至于遮遮掩掩,藏头露尾。邹氏嫡系我都敢当众宰之,何况区区丁家?”

这番话,很有气势,论理极强,让人无可辩驳。

只是,落在邹氏耳中,却是分外刺耳。

邹明泉老脸骤沉,一片阴郁。

孙逸这话,可是赤‘裸’裸的打脸,让邹氏颜面尽失。

全然没有将邹氏放在眼中,让人可恨又可气。

但有赵忠仁告诫在前,邹明泉愤怒却也不敢言,不敢吱声。

只得扭头,看向寇准。

寇准假做未觉,但却是轻咳了声,清了清嗓子,淡淡道:“话虽没错,只是,片面之词,何以为信?”

孙逸看了寇准一眼,知晓寇准跟邹氏走得亲近,却是浑不在意,道:“若是找不出凶手,我甘愿领罚。”

“以命抵命吗?”

寇准淡然凝视着孙逸反问。

孙逸眉头微皱,对寇准的态度很不喜欢。

对方这话,可有些咄咄逼人的架势。

但是,这种时候,孙逸已然没有退路。

即便心头不悦,却也只能点头应承。

“既然如此,那么,就准你试试又何妨?”

寇准不再逼迫,点到即止。

墨文青看向了赵忠仁,将决定权交予了总领事。

赵忠仁思量片刻,颌首应允:“传吾命令,召集学员,明日清晨,举行入院典礼。并庆祝军武学院开设,首届开院大会。”

这是个好主意!

既准许了孙逸的调查,又可以安抚学员情绪,不至于引起哗动。

“善!”

众高层纷纷称赞,响应赵忠仁的命令。

“报!”

这时,大堂外,传来呼声,一名金甲侍卫快步进来。

“讲来!”

赵忠仁应允。

“大人,丁家遣人,星夜赶至,如今正在学院外等候。”金甲侍卫禀报道。

“丁家来人了?”

满堂哗然,来得好快。

不少人都是眉头挑动,露出讶异。

邹明泉眼角微眯,流露出几分喜意。

“传!”

赵忠仁颌首示意。

金甲侍卫匆匆离去,大堂顿时陷入沉寂。

孙逸都是呼吸压抑下来,眉头紧锁,脸色一片深沉。

他倒是不惧怕丁家,只是,丁家此时到来,会不会引发变故,却让他很忧心。

毕竟,当前苦无证据,丁家若是死活咬着他不放,可就麻烦了。

最关键的,孙逸不敢笃定,丁家是否会被邹氏,或者幕后真凶收买,一起栽赃嫁祸他。

若是那样,孙逸恐怕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心思揣揣,气氛压抑。

大堂一片深沉,众高层皆默不作声,一语不发。

很快,在紧张等待中,一位老者,与一位青年,自外走了进来。

“见过大人!”

老者与青年一前一后,朝着赵忠仁施礼。

“免礼!”

赵忠仁颌首示意。

老者与青年抬起头来,便是一眼锁定了孙逸。

然后,不待众人反应,青年却是如狼似虎,扑了出去。

双拳如龙,带着滔天杀意,打向了孙逸。

“还我兄弟命来!”

青年两眼怒目,煞气汹汹,杀意蒸腾。

此人乃是半步聚神境修为,气势如虹,精气神充沛饱满,圆润归一,俨然距离聚神不远。

若非其年纪超过了二十五岁,此番也会前来军武学院深造。

如今盛怒之下,全力爆发,轰杀孙逸,其威势尽显,凌压得虚空都是爆鸣,汹涌起滔天浪潮。

九窍发光,淹没八方,体内似有山洪爆发,海啸汹涌的动静。

声威动天地,颇有震慑八方四域的趋势。

【作者题外话】:第二更在下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