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五章 激烈争锋/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面对青年这般威势,孙逸不敢怠慢,瞬间施展《强身诀》与《金刚印》。

瘦弱身躯骤然膨胀,拔高一大截,变得昂藏魁梧,宛如一尊铁塔一样。

“定!”

口中断喝,《雷言诀》加持,喝出《定身咒》,顿时声威如雷,轰鸣滚滚。

天地大势汹涌,一股无形力量作用在对方身上,青年杀来的迅猛身影骤然一滞,像是被无形大手死死束缚住了一样。

对方浑身没事都是凝结,好似被冰冻一样。

肉眼都可以看到,其九窍发光,光芒如潮水激荡,却瞬间凝结,仿佛那片时空都定格了一样。

唯独其眼中有神,其他一切,都被冻结定住。

“滚!”

孙逸抬拳轰出,魁梧身躯摆臂而动,宛如金刚捣杵,狠狠地轰向了对方的胸膛。

拳洪滔天,金霞灿烂,如同一颗骄阳,璀璨夺目,绚烂的光刺得人眼睛生疼。

伴随着一拳打出,虚空风雷阵阵,咆哮跌宕,如群兽怒啸一样。

声威不凡,非同小可。

寻常的开窍九重境都远不及这般威势!

不少高层人物看得眉头微挑,目光讶异。

墨文青的眼神更是狠狠颤动了下,一缕精光一闪而逝。

但众人都没有阻止,没有喝断,任由二人交手。

孙逸强势迎击,以强悍姿态打进对方胸膛。

但在拳头即将轰进胸口时,青年虎躯一震,关键时刻摆脱了《定身咒》的束缚,仓促收力,格挡孙逸的反击。

“砰!”

拳拳对碰,如铜锤相撞,雄浑气浪滚滚汹涌,狂暴力量轰鸣躁动,翻滚开去。

二人皆是身躯一震,孙逸踉跄后退数步,便是一步后踏,迅速稳住了趋势。

反倒是青年强势出击,却被震得暴退,脚步止不住,飞退出去三米多远,撞向了随同而来的老者。

被老者抬手轻推,才卸掉其一身劲力,站稳脚跟,稳住趋势。

但是,其脸色洪潮涌动,起伏了好几次,最终才恢复平静。

毫无疑问,孙逸的强势力量,让青年并不好受。

也许青年的实力优胜孙逸,但是,孙逸手段颇多,各种能力突出。

对其处处钳制,从而独战上占据着主动权。

以至于,青年猝不及防,被压制下了威势。

一击逼退青年,孙逸却没有趁胜追击,站稳脚跟的他漠然凝视着对方,收敛了气息。

丁家青年的冲动与狂躁,他理解其心情。

所以,在没有解释清楚前,孙逸不会下杀手。

否则,手段频出,青年根本不会有还手之力。

但是,青年并不领情,被老者接住身影,心头不忿,冷哼一声,重又蓄力,阔步迈出,想要杀向孙逸。

“你最好不要乱动,否则,死的一定是你!”

孙逸漠然提醒,告诫对方不要冲动。

即便他不愿下杀手,但若对方不识抬举,处处逼迫的话,孙逸不介意下重手。

他并不惧怕丁家,所以无顾忌。

只是现在不愿被坐实杀人罪而被冤枉,才处处留情。

不然,岂容青年猖獗?

“狂妄!”

然而,孙逸的好心提醒,却并没有获得青年的理解,反倒激怒了对方。

这在对方眼中,简直是赤‘裸’裸的羞辱与轻视。

“卑劣小人,我倒是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

青年怒斥一声,杀意更浓,体内元力汹涌,九窍发光,宛如九颗皎月镶嵌体内一样。

明媚的光照彻八方,点亮四域,轰然而动,虚空都是塌缩下来,有崩溃的趋势。

“狂贼,还我兄弟命来!”

青年下手狠辣,狂暴威猛,如一头荒古凶兽,声威浩荡。

目睹青年再次动手,仍然没有人阻拦,学院高层也都是漠视,一副坐壁上观的态度。

孙逸察觉到了学院高层的态度,眉头微皱,弄不明白对方的心思。

但面对青年的咄咄逼人,孙逸却是并不畏惧,反倒哼了声,神情间多有不悦。

“滚!”

一声暴喝,《雷言诀》加持,声威滚滚,宛如风雷咆哮,震耳欲聋,震天动地。

虚空汹涌起浪潮,如怒海惊涛,凌压得八方隆隆轰鸣。

青年面目微凝,面对这般威势,也不禁肃然沉重。

一声暴喝便有如此威势,毫无疑问,寻常人根本做不到。

青年自忖,他没有这样的能力。

暴喝声中,暗合天威,勾动天地大势,造成的动静十分慑人。

但青年无惧,并未止步,没有被孙逸吓唬住,反倒嘶吼一声,奋尽全力,如同狂暴金刚,轰动拳头,激发起滔天洪潮,打向孙逸。

威势狂暴,更加汹涌。

孙逸施展开《斗字印》与《伏魔印》,整个人气质一改,变得盛气凌人,至强至圣。

一拳打出,迎向青年,双方硬碰,拳拳到肉。

互不退避,互不闪躲,以最强姿态碰撞。

那般架势,极尽凶悍,全然不像是开窍境高手对决,反倒如同两位盖世强者,在决斗厮杀。

声威动荡,场面激烈,欲罢不能。

不少高层目睹,目绽精光,看着孙逸的勇武与彪悍,心底震撼。

毫无疑问,孙逸的实力,震撼了不少人。

以开窍四重境修为,硬撼半步聚神境高手而不落下风,反倒隐隐有凌压对方的趋势、

这般本事,堪称妖孽。

早就耳闻孙逸资质逆天,有妖孽之力,如今看来,传闻不虚。

邹明泉看在眼里,脸色骤沉,目光闪烁,杀意更深。

这样的年轻人物若是不除掉,任其成长起来,绝对会为邹氏带来灭顶之灾。

邹氏跟孙逸早已结下血海深仇,双方不死不休。

想要和解的几率,几乎为零。

所以,为除后患,邹氏不得不痛下杀手,将孙逸这个威胁,扼杀摇篮。

否则,如此妖孽人物,傻子才会得罪,谁不愿结交拉拢?

难怪樊明宏那家伙不遗余力的偏帮袒护,显然是看重了孙逸的潜力。

“可惜!可惜!”

右帅寇准看在眼里,目光闪过几分惋惜。

孙逸的表现,让寇准都是震撼,心底起了爱才之心。

奈何,孙逸得罪了邹氏,恐怕很难活下来。

除非总领事大人出面袒护,兴许有一线生机。

当然,也只是兴许,并无绝对。

邹氏忌惮总领事,总领事又何尝不忌惮邹氏?

双方不到万不得已,皆不愿开罪彼此,这是人之本性,也是高手与强者之间的默契。

“轰隆隆!”

大堂内部,对碰不绝,轰鸣不断。

二人你来我往,拳来腿往,相互较劲,彼此争锋,斗了上百回合。

青年竭尽所能,全力以赴,想要击杀孙逸,却都始终无法如愿。

孙逸的手段对他极具压制性,《定身咒》与《锁魂咒》让青年都是无法摆脱。

每逢交击,都难免受制。

但所幸青年进入半步聚神境,精气神圆润归一,勾动天地大势,比开窍九重境高手凝实了许多。

所以,《定身咒》和《锁魂咒》对青年压制会被大幅度削弱。

以至于在受制下,青年每次都会在孙逸强势杀近时挣脱束缚。

否则,即便是开窍九重境的绝代天骄,都得被孙逸趁机击杀。

即便死不了,也会被重创。

因此,二人交手上百回合,难分胜负。

青年看似处在下风,却仗着修为高深化险为夷。

孙逸修为低下,却仗着手段频出,极具神异,迫使着青年被动抗击,而无法主动冲锋。

你试试当运足全力冲向对手,而对手直接以《定身咒》束缚你的感受。

那就像做床上运动时,正准备挺枪上马,却被人拽住命根,难得寸进一样。

憋屈,无奈,痛恨,狂躁。

青年气得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

以他的修为,还不足以免疫《定身咒》的神异。

《锁魂咒》与《定身咒》大同小异,一种束缚肉身,一种束缚神魂。

二者双管齐下,即便是太古荒兽都得被压制得死死地。

“吼!”

青年气急败坏,怒吼连连。

孙逸一语不发,脸色沉着,漠然冷酷。

双方不断交击,最终,在一次强势触碰下,分退开去。

青年被轰得暴退,踉跄倒飞,站不稳脚跟。

一路跌跌撞撞,撞爆虚空,撞在大堂墙壁上,才堪堪止住趋势。

被强大浑厚的反震力震得气血跌宕,忍不住嘴角溢血。

而孙逸也不好受,即便仗着手段频出压制下青年,但终究修为差距太大。

连番应付,消耗极大。

即便有着《引灵诀》掠夺天地元气补充,都是有些撑不住。

一路飞退,脚下劲力迸射,震得大堂轰鸣,脚掌下如有莲花般的气浪涌动迸发。

倒退出七八米,撞在大堂撑梁柱上,才止住趋势。

站稳脚跟,他腿脚却是微微颤抖,瑟瑟抖动。

仿佛随时都要软倒,屈跪在地。

那不是吓的,而是精气神消耗过重,导致内虚。

毕竟,施展《定身咒》与《锁魂咒》都需要精气神支撑,不是随意就能施展的。

双方斗了上百回合,每次都全力以赴,耗损即便是聚神境强者都吃不消。

有亏得孙逸有《引灵诀》掠夺天地元气支撑,以及自身根骨奇佳,元力纯粹,远胜同阶。

否则,早把自己耗死了。

此刻交击,双方终于罢手,皆再难动手。

青年不忿,极不甘心,强撑身体,恨不能再次动身。

孙逸依靠着撑梁柱,气息微喘,汗流浃背,两眼仍然冷漠,紧盯着青年。

他未动手,但眼神闪烁的精光,却是透露出他的威武不屈。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青年想要压制他,恐怕得付出代价。

【作者题外话】:明日三更~敬请期待~粉丝群:319257557~加群请输入本书任意角色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