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七章 畏罪自杀/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时间飞逝,如白驹过隙。

转眼间,一夜过去,翌日天明。

清晨时分,军武学院便是喧嚣起来,哗然八方。

各院人群攒动,相继梳洗干净,走出宿苑区,朝着中央广场汇集而去。

数以万计的人汇集而来,占地空旷的广场迅速被充满,变得紧凑。

人山人海,人声鼎沸,嘈杂不休。

大批人汇集,三五成群聚在一起,或交头接耳,或高谈阔论,引得场面喧嚣沸腾。

学院高层未见人影,日上三竿都没动静。

但每个人都热情高涨,并不觉得枯燥,也没急躁。

终于,晌午时分,人群骚动,大批金甲侍卫全副武装,自四面八方蜂拥而入,将演武广场围堵了起来。

“什么情况?”

“这是什么状况?”

“这些金甲侍卫,好像是学院的执法者,来这么多,干什么?”

“难道,流言为真,所谓的开学大典,乃是为了搜捕真凶?”

喧嚣的人群有霎那静寂,但很快就喧呼起来,沸腾不休。

不少人脸色微变,眉头挑动,一脸彷徨的看着四周。

邹子英,杜无常,陈宇,罗希,皆有目睹,一个个眉头微蹙,目光闪烁,环视四周围堵的金甲侍卫,脸色各有异动。

柳如龙、柳茹嫣、姜浩、赫连杰、林毅、林妙依、绿萝也都在场中,目睹着这一切。

他们也都心情各异,脸色不同,各有揣测。

柳如龙和柳茹嫣站在一起,赫连杰和林毅、林妙依陪同在侧,环视四周动静,皆都满含担忧。

姜浩不知道什么时候蹿了过来,低声询问:“你们说,孙兄弟真如流言那般,有搜捕凶手的把握?”

众人不语,皆默不作声。

这种问题,不好回答。

“若是搜捕得出来,倒是好事。若是搜捕不出来,孙兄弟可就麻烦了。”

姜浩自问自答,喋喋不休:“我听说,孙兄弟若是在今日搜不出凶手,他将以命抵命,赔偿丁家。”

柳茹嫣黛眉微皱,美眸闪过一丝担忧。

以命抵命,不是说着玩的。

他……真的有把握吗?

柳茹嫣不免忧虑,一颗心全为孙逸高悬而起。

柳如龙有所察觉,在旁笃定道:“孙兄能否搜出真凶,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孙兄气运加身,定然可以逢凶化吉。”

这番话,算是回答姜浩的问题,同样也是变相安抚和宽慰柳茹嫣。

“庆幸如此!”

姜浩没了笑容,肃然期待。

众人没了声音,沉默等待。

随着金甲侍卫抵达,围堵广场众人,一方入口,人群骚动,大批学院高层陆续现身,在金甲侍卫的簇拥下,朝着广场演武台走去。

一马当先的,便是总领事赵忠仁,现任军武学院院长。

紧随其后,是左帅樊明宏与右帅寇准,二人分别担任副院长。

其后则是各大掌院,皆是宗师人物。

后方陆续是聚神境的高层,执事与导师紧随其后。

很快,悉数抵达,一个不少。

而在这批高层人物中,一道年轻身影混迹,显得鹤立鸡群,十分醒目,引发了广泛关注。

“那年轻是谁?”

“看着好眼熟!”

“那不是孙逸吗?”

“孙逸居然跟学院高层同时抵达?这是什么情况?”

“嘶,看来流言是真,他真的有搜捕真凶的把握?”

“啧啧,这是否表明,孙逸跟丁长文之死并无利害关系?可能是被嫁祸栽赃?”

“那么,幕后真凶会是谁?”

人群瞬间哗然,交头接耳,议论纷纷起来。

不少人目光闪烁,情绪各异。

人群深处,一位年轻男子两手紧攥,缩在袖中,掩饰着他的忐忑与彷徨,紧张与不安。

他目光看了一眼孙逸,便是迅速收了回来。

没敢凝视,没敢盯着打量。

修炼者皆五感六识敏锐,长时间凝视,会被对方察觉到气机,从而顺着反窥,察觉到他。

毫无疑问,年轻男子有些心虚。

这时,演武台上,学院高层陆续登台,按照身份地位站好。

一位执事走出队列,站在演武台边缘,环视八方,朗声道:“现在,听我口令,按班级分区站好。”

“天级班,站东部区域,依次往后,黄级班站西部区域。时间半刻钟,给我抓紧了!”

执事断喝,人群瞬间骚动,不敢怠慢。

一道道人影来回奔走,相互穿梭,按照修为分化的班级,泾河分明的站好队列。

前后纵横,井然有序。

半刻钟时间未到,数以万计的人站得整整齐齐。

执事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即朗声道:“现在,开始清点人数!”

聚神境强者神念一扫,满场众人数量几乎在眨眼间便被尽收眼底。

他们可不是普通人,需得一个个的数。

很快,执事皱眉,转身走向赵忠仁,在其耳旁低语了一阵。

霍然,全场骚动,人群忐忑。

不少人都是高悬起了心,情绪紧绷,难以释怀。

赵忠仁耳闻执事低语,眉头微挑,下意识看了孙逸一眼。

孙逸察觉到赵忠仁的目光,微微抬头,毫不畏惧的迎了上去。

他不知道赵忠仁的注视,算是什么意思。

心头疑惑,却听赵忠仁讲道:“本次学院开设,招生人数,一共十万三千一百四十八人。但今日开学大典,实到人数却是十万三千一百四十七人。”

说到这里,赵忠仁停顿了一下,目光骤沉,环视八方,道:“也就是说,现场,少了一个人!”

“哗!”

霍然,全场哗动,数万人惊呼。

“少了一个人?”

“天呐,这说明什么?难道,那个人是真凶,心虚未到?”

“流言传出,说孙逸有搜捕真凶的把握,如今看来,对方得知消息,畏罪而逃了?”

“看来孙逸真有可能是被冤枉的,有人在故意嫁祸他!”

一时间,满场人惊骇,纷纷喧哗起来。

不少人对视,皆看到了对方眼中的释然。

“搜出来!”

人群议论激烈,赵忠仁下达命令,一批金甲侍卫迅速集合,在一位执事率领下,离开了演武广场。

随着金甲侍卫离去,喧嚣的人群愈发沸腾,议论声更加激烈。

众说纷纭,种种揣测不尽相同。

“会是谁呢?是邹氏吗?”

“难道真的有人贪图秘术,铤而走险,做出杀人灭口的事情?”

“若是如此,可真有意思了!”

“好狡诈的家伙啊,居然耍得我们所有人团团转。”

“妈的,如此说来,我们是被当枪使了,居然被煽动起来嫁祸孙逸。”

“我就说嘛,孙逸虽然狂悖,但却性情桀骜,不至于做出这种出尔反尔的事情嘛。”

“险些冤枉好人!”

不少人都是改变了态度,猛然醒悟,意识到自己被有心人怂恿煽动,无形中推波助澜,造成了现在的局面。

场面渐渐激烈,议论喧嚣不减,经久不绝。

“没事的!”

天级班区域,柳如龙笑吟吟地看着柳茹嫣,低声道:“他是祸害,死不了的。”

柳茹嫣听着柳如龙打趣,精致妖媚的脸颊浮现起几分嗔怪。

地级班区域,姜浩呲牙笑开了嘴,肥嘟嘟的两手使劲的搓了搓,一脸的窃喜与兴奋。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他很开怀,松了口气。

黄级班区域,绿萝紧绷的俏脸微微松缓,一颗高悬的心暗暗放了下来。

她紧攥的小手满是汗水,将紧攥在掌中的衣裙边角都浸湿了。

谢天谢地,哥哥不会有事的。

绿萝眼泪汪汪,无声庆幸。

而在他们相继释怀时,离去的金甲侍卫,很快返回。

这些人面貌肃穆,不苟言笑,显得凛冽威武。

不过,随行而来,却多了一副担架。

担架上盖着白色巾布,遮掩了担架上的事物。

但有人眼尖,看到了担架尾部上露出来的双脚,瞬间猜测到了。

金甲侍卫将担架抬上了演武台,在执事示意下放在了众高层面前。

所有人目睹这一幕,皆静谧下来,停止了议论。

不少人屏息凝神,皱眉紧锁,凝望着担架。

众高层也都是皱起了眉头,一语不发。

孙逸目光闪烁,心头猛地一跳。

“死了!”

执事沉声解释。

“哗!”

演武台四周,人群瞬间哗然,轰动开来。

“真凶死了?”

“这是畏罪自杀吗?”

“看来真相已经揭露,真凶已死,是我们冤枉孙逸了。”

许多人议论开来,静谧了片刻的场面迅速又喧嚣起来。

赵忠仁看了一眼担架,才看向执事问道:“怎么回事?”

执事解释道:“我们找到此人时,是在东院一处小巷中。他当时躺在地上,已经没了声息,早已死绝。”

众人眯起了眼睛,目光闪烁,心绪各异。

这算畏罪自杀吗?

无巧不巧,死个人。

要说没问题,傻子都不会相信吧?

可是,这人死了,让他们如何查?

此人,是凶手吗?

众高层都是纷纷对视,感觉到了棘手。

“查查他的身份,咨询下他的身边人,昨晚有没有发现异样。”

赵忠仁很快沉着下来,井然有序的吩咐下去。

“是!”

执事领命,示意侍卫抬走担架,并转身欲走。

“不用查了!”

却在此时,孙逸站了出来,朗声开口,叫住了受命执事。

霍然,满场惊哗,纷纷扭头看向了他。

樊明宏目光微凝,一脸紧张。

演武场八方人群,许多人都是高悬起了心,闪烁起了眼神。

难道,此事另有隐情?

死去的人,不是真凶?而另有其人?

【作者题外话】:第二更~第三更稍晚点哈~吃完晚饭再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