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三章 许胜不许败/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尽管人们已经感受到了孙逸的实力,觉得孙逸可以与天级班的绝代天骄争锋,但是这样强行升入天级班,却也让人觉得震撼。

总领事大人亲自应允,这是否表明,连得总领事都认可了孙逸的实力,觉得孙逸可以与绝代天骄争锋?

感受是一回事,但真正被确认,却仍旧觉得讶异。

因此,喧哗声,此起彼伏。

不过,满场十万人,却没谁反对。

孙逸接连镇压丁长文,碾杀江明厉,都证明了其实力。

反倒随着赵忠仁的应允,各路天骄纷纷期待起孙逸与杜无常的对决。

若是孙逸强势压制住杜无常,那么,孙逸绝代天骄的声名,将实至名归。

若是失败,恐怕一切都将打回原地,沦为笑柄。

议论声,盖过喧哗,一片嘈杂。

人群中,杜无常的眼神颇为阴鸷,冷冷地凝视着孙逸的身影,浓浓杀意不加以掩饰。

这一战,他必胜!

即便不惜代价,也要斩杀孙逸。

因为,随着赵忠仁应允孙逸升入天级班,他便已经被架在了火架上,许胜不许败。

一旦失败,就将沦为孙逸的垫脚石,在天级班站稳脚跟的垫脚石。

堂堂毒公子,岂能坐许自己成为他人垫脚石?

在一片期待中,喧哗嘈杂中,开学大典结束。

赵忠仁率先离去,学院高层相继散去。

孙逸也都是随同樊明宏离开了演武场,消失在了人们视线中。

各方天骄纷纷退去,演武场很快空旷下去。

但是,学院风波,却是经久不绝,升腾不休。

高谈阔论,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这样的氛围,持续不散。

……

北院,掌院别苑。

这是邹明泉的住所,邹子英和杜无常在开学大典散会后就来了这里。

别苑大堂,邹明泉盘坐在软毯上,桌案上茶水蒸煮,升腾着白烟。

邹子英和杜无常分别坐在桌案左右,恭谨沉肃。

邹明泉笑容满面,一面煮茶,一面徐徐讲道:“无常啊,老夫与你师尊,相交多年。你年幼时,老夫就经常见到你。你打小聪颖,资质卓绝,素来是同代佼佼者。”

“当初,你与子英,可是并称我们乾州双英呢。”

邹明泉如今的样子很是和蔼,如邻家老爷爷,没有半点架子,显得平易近人。

杜无常抿着邹明泉煮的茶,听着邹明泉的夸赞,眼中闪过一丝骄傲之色。

但是,嘴上却是谦虚一笑:“世人吹嘘,倒叫邹老见笑了。”

“不不不,老夫却是以为,无常你实至名归。”

邹明泉却是笑着摆手,和蔼道:“甚至,在老夫心头,更是觉得,你的资质,犹胜子英一筹。”

杜无常闻言,眉头微挑,眼底似有波光,微不可察的颤动了下。

邹明泉这话,也不知道是违心而言,还是真心实意?

杜无常不知道,但是,听在心里,却是别有一番滋味。

邹子英和杜无常少年相识,一直相互争锋,相互较劲,却始终被邹子英盖过风头。

从小,杜无常心头便忍着口气,誓要赶超邹子英。

邹明泉此番话,可谓深得杜无常之心。

杜无常下意识看了邹子英一眼,却是发现邹子英面不改色,反倒对他微微一笑,脸上露出几分钦佩之色。

这让杜无常心底,愈发自豪,心情不免高了几分。

当然,这种时候,杜无常肯定不会承认,仍然谦虚一笑:“子英兄风采卓绝,盛名在外,犹胜于我。无常虽然自诩不凡,却也不敢与子英兄相提并论。邹老,此话可万万是折煞无常了。”

“哈哈,你这小子,跟你师尊一个脾气,喜欢嘴上作态。老夫说你是,那就是了嘛。”

邹明泉见状,顿时笑骂了声,惹得杜无常嘿嘿一笑,抿茶不语。

一番调笑,邹明泉话锋一转,放下了茶具,和蔼的面容变得沉肃。

他抬起头,一脸郑重的看着杜无常道:“无常啊,明日你与孙逸一战,不知道,你有几分把握?”

杜无常微微挑眉,原本的笑容也是徐徐消失。

他细细的品味着邹明泉的意思,眼神微微沉肃起来。

随即郑重点头,自信道:“十分!”

“当真?”邹明泉微眯着双眼,一脸质疑。

“当真!”

杜无常郑重点头。

邹明泉没有再逼问,而是端起茶杯饮了一杯,又续上新茶,这才意有所指的道:“这场决斗,随着诸多因素的掺杂,如今已经不是寻常的切磋挑战,不是往常的意气之争。其中,隐含着许多东西呢。”

杜无常不是傻子,自然听出了邹明泉的弦外之音。

这是在提醒他,许胜不许败。

杜无常顿时昂首挺胸,一字一顿的道:“此战,无常必胜!”

邹明泉抿嘴一笑,意有所指的道:“孙逸此子,老夫多番观察,可是觉得,他不是简单之辈呢。”

“无常必杀之!”

杜无常再三保证,信誓旦旦。

邹明泉却是摇摇头,未曾在意杜无常的保证,而是自顾自的取出一件物品。

这是一根长约三寸,细若毛发的银白金针。

银白金针暗淌琉璃光,即便细若毛发,却也熠熠生辉,显得十分亮眼。

若是仔细观察,则会发现,针身上布满一缕缕符纹,暗合天地大势。

邹明泉将银白金针放在了杜无常的面前桌案上,轻笑道:“此针名为‘定魂针’,顾名思义,若被扎入此针,神魂会被束缚。”

杜无常闻言,两眼微凝,霍然深思着邹明泉,道:“邹老这是何意?”

邹明泉呵呵一笑:“为保万无一失,无常且先收着,做个防身。”

“邹老这是信不过无常?”杜无常脸色难看起来。

“诶,无常,你多想了。老夫可是看着你长大的,你的资质与实力,老夫岂会不知?”

察觉到杜无常的不悦,邹明泉当即摆手解释:“只是,孙逸此子奸诈,又有樊老鬼背后撑腰。此番决斗,老夫不是担忧你实力不济,实则是担心樊老鬼会玩阴招,背后指点孙逸做些什么下三滥的事情。”

“你知道的,孙逸实力远不及你,而你又咄咄相逼,他若不采取些非常手段,又怎能赢得过你?”

“所以啊,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老夫这是为你好,只盼你平安归来,莫要遭奸人算计。你若是有个好歹,老夫可不好跟你师尊交代。”

杜无常闻言,这才脸色稍缓。

但是,看着眼前的‘定魂针’,他却是犹豫不决,不愿接纳。

作为绝代天骄,杜无常的心头自然也是有着自己的骄傲。

即便他为人歹毒,心狠手辣,甚至为达目的,不惜算计。

但在心底,却有着底线。

既然是堂而皇之的挑战,使些阴招,多少有些不太光明。

当然,背后算计,乃是斗智,跟正面决战的斗勇,不可相提并论。

邹子英见状,哪会不知杜无常的心思,顿时笑出声来,缓和气氛,并规劝道:“无常兄弟,你也别怪大公擅作主张,大公如此做,也许有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但是,大公也是为你负责,须得保你周全。毕竟,大公与毒王前辈乃是至交,你是毒王前辈衣钵传人。若你出了事,大公怎能对得起毒王前辈的满腔信任?”

说到这里,邹子英叹了口气,又接着道:“你也看到了,樊明宏明面上大公无私,背地里却是以权谋私,刻意偏袒,其心思卑劣,实乃小人。”

“孙逸受其恩惠,此番决斗,难保不会与其坑壑一气,动些歪心思。届时,防不慎防,唯恐无常兄弟有个意外啊。”

邹子英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与邹明泉一唱一和,说得杜无常脸色起伏,阴晴不定。

犹疑好久,杜无常才沉着脸收起了‘定魂针’。

“此物,无常便暂且保管,决战之后,无常定会原封不动的归还。”

杜无常沉着脸起身,托辞道:“明日决战,无常需得调养状态,今日便不多做逗留。暂且告辞!”

说完,不待邹明泉答应,不管邹子英态度,转身便走,快步离开了掌院别苑。

邹明泉笑容不改,并不在意,目送着杜无常的背影消失在视野内。

渐渐地,笑容收敛,蓦然哼了起来。

“狂悖小儿,跟他师尊一个蠢样,迂腐呆滞。”邹明泉怫然不悦,厌恶之感尽显于外。

邹子英却是呵呵一笑,“若是他不迂腐蠢笨,又怎会心甘情愿的为我们所用?”

邹明泉闻言,哈哈一笑,转恶为喜。

……

中院,副院门庭。

樊明宏的住所,便在此地。

孙逸随同樊明宏来到了这片门庭,在别苑内歇憩。

樊明宏开门见山,道:“杜无常此子,出身不凡,师从毒王,恐有厉害手段。明日一战,怕是有不小风险,你有什么需求,尽管与老夫讲来。”

宗师境翘楚,方敢称王。

孙逸闻言,心头微凛,以前倒是小觑了杜无常的出身。

眉头微皱,孙逸思忖了下,没有拒绝樊明宏的好意,坦然回道:“樊老可能为我准备一些开窍境的灵兽皮囊与精血?”

灵兽皮囊和精血?

樊明宏眉头微挑,脱口问道:“你要描摹符咒?”

“正是!”

孙逸颌首,大方承认。

樊明宏哈哈一笑,顿时爽朗应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